【庆祝513】我们是90后 我们都修炼(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我们是中国大陆的90后,曾经也象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个性自我、处处争强、喜欢看电影、玩游戏,爱面子、求认可、追求新潮。会为朋友大打出手,会与父母争吵生气。

我们也会畅想爱情,规划未来,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奋斗。我们会计划一切能计划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却从来都没在我们的计划之内,那就是——修炼。

2014年的夏天,法轮大法把性格迥异的我们联系了起来。从那以后,我们便相互陪伴,一起经历了许多平凡又感人的修炼故事。

一、2014年,我们陆续得法

我们在北方一所一流大学上学,有一位共同的专业老师——王老师。他讲课生动,下课还耐心给学生解答问题;平时呢,又没有架子,幽默风趣;面对家长、学生的送礼也会委婉拒绝。

有一次过小年,很多同学都回不去家,他给学生打电话说:“干啥呢?你们回不了家,怪可怜的,来我家吃火锅吧。”我们高高兴兴的都去了,那次火锅吃的是热火朝天。

在大学里,这样的老师并不多见,学生都愿围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后来,王老师对学生们讲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天安门自焚伪案、还有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有的同学就疏远了他,有的接受并认同了。我们几个,不仅明白了中国发生的很多真相,做了三退,还追着王老师问:“有没有法轮功的书可以看?”这一看,就是六年。

王老师和妻子都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只修炼了两年。后来他对我们说:“真的很感动,感谢大法一线牵,让我和你们能一起提高,一起精進。”

我们每个人成长环境不一样,性格不一样,修炼后的疑问也不一样。

麦子,是一个有点男孩子气的女孩,王老师向她讲真相时,她说:“退就退,有什么怕的,实名退!但是你要是让我干什么坏事,我是肯定不去的。我想看看你们这本书,可以吗?”麦子看到大法书后,十分震惊,原来神真的是存在的!麦子就这样学下来了,几个月的时间,减了十几斤重,身上所有的病症居然全消失了。

麦子修炼之前,总是愁眉苦脸,脾气暴躁。她有本事,不吃亏,别人说一句,她能还十句。看不起和老师套近乎的同学,看不得欺负人的事发生。修炼之后,她明白了即使自己有理,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所以再遇到矛盾,心里就想着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炼功人要忍,要按高标准去做。这样,往往很尖锐的矛盾也化解了。她说:“修炼让我觉的很轻松,很快乐,不再计较那么多了。”

悠悠从小家人就教育她要“尖”一点,她总能记住别人教她的“成功经验”。知道怎样让老师更喜欢自己,怎样能得更高的分数和排名,方方面面都不落人后。在“过来人”的教导下,她早早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隔三差五就去办公室帮老师干活,是时刻为老师分忧的积极份子。但有一天,她突然见到了优昙婆罗花。

优昙婆罗花,一向被人们认为是传说,所以悠悠一点也不相信,可是不久她真的在王老师家里看到了优昙婆罗花,长在干枯的葡萄上,透过放大镜能看到里面的花蕊,洁白而漂亮。随后在王老师家的木头上、铁栅上、枯叶上、石头上都开了很多这样的小花,有些封存到今天已经6年了,依旧绽放如初。

悠悠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心里被抹掉了,从前认为“现实”的世界,变的不再那么实在了。悠悠问王老师:“我能不能学大法?”王老师说:“那你要想好,学我们这个法,不能用他来提高分数,也不能挣钱。”悠悠当时听了很难过,觉的是自己从前做的太不好,都没有资格学大法了,但还是忍着眼泪说:“想学。”悠悠说:“现在想想,那是得法前的考验,看能不能坚定这颗心学下去。”悠悠刚学法时,就能双盘将近一小时,法理也领悟的很快。在学校里,她什么都不争了,总是善心的帮助别人。说也奇怪,她不追求领先,反而更领先了。

悠悠的男朋友石头,体弱多病。年纪轻轻,保养的比一般的女生还要精心,几乎每个月悠悠都要陪着他去一两次医院,输液打针。因为从小吃药,手里的药特别多,同学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到他这来拿药。学了大法后,再也没吃过药,他很感慨:“要是不学大法,我现在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

小梦经常躲着王老师,听同学说王老师总讲活摘器官啊,还有什么神啊佛啊,小梦很害怕。有一次,小梦去办公室请教问题,办公室只有王老师一个人,她原本想赶快走,但王老师看到她后,很负责的帮她解答问题。她实在不好意思马上就走。慢慢的,王老师果然给她讲起了真相。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小梦根本听不進去王老师讲的内容,内心祈求赶快有人来,这样就可以走了。但是等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见有人来,小梦的心彻底凉了。既然这样,那就认真听听,看王老师讲的是什么吧。听到后面,反而觉的王老师讲的很有道理。

后来有机会又见到了几位修炼的人,大家很热心的给小梦分享她们学法后的亲身感受。虽然有些事小梦听不太懂,但她能感受到对方的真诚不是装出来的,这在别人身上从没见过。之后,小梦也走入了修炼。

漂亮的小桃比较任性,爱玩游戏。有了弟弟之后,她感觉父母的爱被弟弟抢走了,经常和父母顶嘴。

修炼之后,她发自内心的意识到了父母的苦衷,变的体贴父母了,她主动照顾弟弟,辅导他学习,现在弟弟反而最听她的话。有一次,小桃的母亲在街上很大声的训斥她,她一声都没吭。后来母亲说:“要不是你长相没变,我真的觉的你不是我以前那个叛逆的女儿了,变化太大了。”小桃睡觉时,能闻到神奇的香味;打坐时,能感受到热流冲下来。

沫沫敏感,偏执,有些自卑。相信有神论,所以一直在自己认定的标准内,做着符合“好人”标签的事情:在利益面前总是退后一步,尽量真诚的对待每一个人。但沫沫周围有一些“成熟”的大人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认为沫沫的行为与思想很怪异,不适合在社会中生存,便不断的把那些为人处世的经验强加给沫沫:为了得到优秀的学分而给老师送礼,为了获得更多的荣誉而不断的進出各种社团。在这种矛盾中,沫沫感到很痛苦,一方面觉的自己的想法没有错,一方面又不得不做着与之相悖的事情。

沫沫对人生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想要逃脱这种处境,有时想一了百了,但她又害怕这样会下地狱,沫沫可不想下地狱。沫沫想要灰飞烟灭,永远不要再轮回转生了。

在大学的某一天,沫沫的好友小桃一脸郑重的对她说:“你知道吗?法轮功是好的!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是骗人的!”并邀请沫沫去一位老师的家里听他详细的说一说。沫沫感到很震惊,从小桃的嘴里居然能听到这种话,但转念一想,小桃这么说肯定有她的理由。而且小时候总能在墙上看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话,法轮大法是什么沫沫不知道,但说真、善、忍是好的,又有什么不对的呢?沫沫就和小桃一起去了老师家。

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教过沫沫的王老师。沫沫稍微松了口气,虽然她一直很怕老师,但是王老师的人品很好,和其他的老师不一样,沫沫很喜欢他。在王老师详细的解答下,沫沫明白了当年人们谈虎色变的法轮功原来是一种修炼,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珍惜生命,是不会做出自焚这种事情的。沫沫也明白了人为何当人,除了灰飞烟灭之外,还有其它的方法可以摆脱轮回。沫沫很开心,之前自己坚守的东西得到了认同,有了归属感。“读一遍书吧!”王老师建议道。于是,沫沫也从那天开始,迈入了属于自己的修炼旅程。

小音看到天安门自焚视频吓坏了,从此就疏远了炼法轮功的同学。偶然的一天,到了王老师家。王老师丝毫没有架子,和她聊起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原来共产党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简直匪夷所思。这么邪恶的党,怎么能是家长眼中的骄傲?能是好学生的标准?心里的正义感让她嫌弃恶党的所作所为,也为自己身边一个个为了入党而巴结辅导员的同学感到不值。

小音想,应该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样,在无知的状态下就被迫入队入团。不清楚发过的誓言是什么,也不知道毒誓会灵验,真是可悲。三退后,小音从老师家出来后,觉的内心干净轻松了许多。后来她回想,入党申请书总是三番五次出错,原来一切都在安排之中啊。不久后,小音也得法修炼了。

小天是个高冷的男孩。曾经的老师教育他:上大学后,要和系里的教授搞好关系,要争取当班长,这样,会增加拿奖学金的几率;碰到个人利益的时候,就要去争取,做人要圆滑等等。虽然内心有时也会鄙视这种行为,但在生活中却经常把这些经验当成做事的信条。

直到听了王老师讲的真相,小天才意识到人应该为自己的良心活着,不能糊里糊涂在后天观念中迷失了自己。老师还对他讲了很多有关修炼中的真实故事,说法轮功能让人按照真善忍修炼心性,提高生命境界。当听到这些话时,小天内心中突然变的敞亮,升起了对修炼的向往。开始小天不清楚修炼的内涵,觉的买些佛珠手串挂上,就能信佛了,还想把这些让子孙后代一代代传下去。后来他看了法轮功的书籍,明白修炼不在形式,关键是要修心。小天随和多了,做事处处为他人考虑,脸上常常是笑容,谁都愿意和他聊天。

燕子是个留守儿童。孤僻倔强的她,经常靠一些励志节目来鼓励自己,可是越看这些,就越深陷名利、患得患失。但因为从小生长在信神的家庭,她相信这一切,在听明白真相后,她立刻双手合十,退出了邪党组织。那一刻,她感觉自己从一片黑压压的东西里走了出来,瞬间感觉身心轻松愉快了。

后来燕子主动看大法书,跟着麦子一起炼功,认识了很多善良的同修,感觉到一种从没有过的信任和安全。慢慢修炼后,她知道了师父说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踏实本份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好了,对毕业和找工作也没有那么迷茫和不安了。

过去,我们只是同学;修炼之后,我们感到了更温暖的友谊。我们相约每天早上去教室炼功,晚上学法打坐,不仅身体更健康了,功课也变的更好了。因为我们不凸显自己,处处谦让别人,班级的氛围也被带动起来了。

毕业的时候,我们身边有一半以上的同学都明白了法轮功是好的。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6/【庆祝513】我们是90后-我们都修炼(1)-404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