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刘雁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刘雁,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被沈阳市和平区吴淞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九年十一月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现被关押在大连监狱遭受迫害。

刘雁原是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技术二处刑事技术工程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逼迫辞职,之后,屡遭中共迫害。以下是刘雁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警察将刘雁和本单位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带到远离市区的警犬队,逼迫他们表态说不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六月,单位处长与科长又找到刘雁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刘雁说:“还炼。”处长说:“你要是这样的态度,我看你这个警察是当不了了。”二零零零年七月,刘雁被迫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四日,刘雁因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皇姑区看守所,后来被皇姑区公安分局法制科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刘雁被关押在皇姑区看守所期间,有一次炼功,被警察看见了,打了刘雁一个嘴巴,并给刘雁戴上了重脚镣。

刘雁在沈阳张士教养院被劳教期间,曾被强制转化;不让睡觉;被罚蹲;冬天被关在低温的屋里面壁罚站;经常被强制精神洗脑;经常被强迫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由于精神上的压力,刘雁出现过上肢无力的现象。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傍晚,刘雁在沈阳市皇姑区天山路被沈阳市铁西分局及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当天夜里,在铁西公安分局的四楼的一个办公室里,办案人杨海和另外两个警察用电警棍对刘雁进行了刑讯逼供。从前半夜开始,为了问出刘雁的身份,两个警察把刘雁按坐在地上,办案人杨海用电棍长时间电击刘雁的两肋、腋下、脖子和后脑勺等处,电到后半夜。

他们又把刘雁按坐在地上,双手铐在背后,把手铐两个圈之间的铁链往上拉起,吊挂在高靠背椅上,往上掰刘雁的双臂,目的是使刘雁的双臂剧痛,直到凌晨,才把刘雁放下来。放下来之后,刘雁趁三个警察睡着时,提着脚镣悄悄走出办公室。走到走廊的堵头,拉开窗户准备跳楼逃跑时,被三个警察发现,抓回办公室。三个警察轮流对着刘雁的头部用拳头一阵猛击,打的刘雁眼球充血,精神恍惚,几乎昏死过去。直到很多年以后,刘雁的眼球还曾经多次突然严重充血,大部份白眼球和小部份黑眼球是红色的。

刘雁被非法关押在铁西看守所期间,办案人杨海和另一个警察修得成曾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刘雁,让刘雁回忆被抓时的自己的物品清单。刘雁刚说了一个传呼机,正在回忆棉衣中的钱数时,修得成就口出脏话骂刘雁。刘雁抗议对法轮功的迫害,杨海和修得成就把刘雁送回了牢房。物品清单没写成,那张白纸上只有一个传呼机,四千多元钱、棉衣、传呼机至今未归还给刘雁。

后来刘雁被铁西公安分局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先是被铁西看守所送沈阳监狱城的监管医院打点滴一个月,后送张士教养院。张士教养院的警察看到刘雁身体虚弱接近病危,就把刘雁送到了第九人民医院,并向刘雁的妻子发出了病危通知。刘雁妻子在警察放弃看管、全部撤走的情况下,把刘雁接回家,然后去上班了。刘雁为了摆脱教养院警察再来骚扰自己,无奈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一直不敢回家,直到教养院被取消以后,才回家。

在刘雁离家出走之后,张士教养院警察又找到刘雁的妻子,让刘雁的妻子支付刘雁在第九人民医院被抢救期间的全部医疗费用。在刘雁流离失所期间,张士教养院的警察与刘雁原单位的警察曾到刘雁的父母家找刘雁。刘雁家所在地派出所警察及社区人员也曾多次打电话给刘雁的妻子找刘雁,或社区工作人员直接到刘雁家里找刘雁。尽管因为刘雁流离失所不在家而没找到,却给刘雁的妻子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精神上受到巨大伤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