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牛纪南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牛纪南,一九九八年至二零一七年任甘肃省政法委研究室主任、秘书长、省综治办主任、省政法委副书记等职。二零一七年四月至今,任省政法委员、省司法厅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该人一直在甘肃省政法系统这个黑窝里充当打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命令的直接发布者、迫害勾当的部署者、指挥者,是参与迫害时间最长,最凶残的帮凶。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甘肃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八十多人次;被非法劳教三百多人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四百多人次;被非法拘留六百四十多人次;被非法开除公职三十四人;被骚扰一千一百多人次;流离失所四十五人;失联四人。邪恶的龚家湾洗脑班办了一期又一期,邪恶的兰州监狱、兰州女子监狱、定西监狱、酒泉监狱、天水监狱等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升级,并传出大法弟子袁江、姚宝荣、毕文明,刘志荣、王有江、许惠仙等多名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暴行,牛纪南应负直接责任。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现在,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牛纪南被举报。

一、个人信息

牛纪南,Niu,JiNan,男
出生日期:1962年 1月
出生地:甘肃省庆阳市环县
工作单位名称:甘肃省司法厅
职务:司法厅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兰州市

二、部份严重迫害实例

1、迫害致死大法弟子袁江

袁江,男,二十九岁,原法轮功甘肃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五年七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生前供职于兰州市电信局。母亲任灿如,甘肃兰州退休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父亲是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袁江的住所被中共警察抄了个底朝天。袁江被绑架,后先被非法秘密关在兰州电信局的鸿雁山庄,后又被劫持到兰州人民饭店的一个包层里,被多人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看守。几个月不给家人通知,更不让见面。被非法监禁连续洗脑迫害了半年多,于二零零零年元月下旬,才被保释出来。以后每周还要去警察一处汇报一次,持续了半年多。二零零一年一月,袁江被迫流离失所,遭非法通缉。

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或九日),流离在外半年多的袁江再遭绑架。公安对袁江进行了刑讯逼供,被以“大”字形吊铐,并遭到毒打,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袁江的被绑架,成为兰州警察的“大案、要案”。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后,袁江被送到兰州寺儿沟看守所关押,后被送到了鸿雁山庄。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

约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袁江艰难的潜出了魔窟,由于长期被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在西北十月末天寒地冻的荒山野岭,他耗尽体力,爬到一山洞里,昏迷了四天四夜。而山外面,袁江从迫害基地的成功出走,震动了兰州市、甘肃省,邪恶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地将兰州市翻了个个儿,非法搜查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并波及到其它县、市。

听得警笛声渐渐稀疏,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进了法轮功学员王志君家。又辗转了几天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晚,到了法轮功学员于进芳的女儿家,当时袁江受伤的腿肿得又粗又硬,整个人已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能动。右腿膝盖以下呈黑色,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当时,大家也想把袁江送到医院救治,但又不愿让其再落入警察之手。到十一月九日早晨,年仅二十九岁的袁江终因伤势过重离世。

袁江的父母亲遭严密监控。袁江去世的第二天,下午快六点了,兰州市公安局一处(现市局二十六处)的路志斌带着刑警队队长到任灿如家来。晚上市局一处的刑警队长带着一帮人,警察扛着录像机妄图给录像,问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袁江出事后是怎么知道的?等一些情况并做笔录。其间警察又指派了几拨不明身份的有男、有女等人指认任灿如夫妻俩。在袁江的遗体火化那天,警察一处的王继续仍然领着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在火葬场路边站着让这些人指认任灿如。

袁江被迫害离世后,为了继续迫害帮助过袁江的人,市局一处警察,在兰州市开始大搜捕,凡是参与救助过袁江的几位法轮功学员都相继被绑架,甚至连不修炼的于进芳的女儿、女婿也未能幸免。

2、甘肃大法弟子王有江在兰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王有江,男,四十多岁,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中共法院未经公开审理,由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在榆中秘密非法判王有江十年徒刑,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第五监区。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再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兰州市城关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又被关押进兰州监狱第五监区。

兰州监狱五监区,是属于被打散之后从新组合成一个新的监区,被人称为“魔鬼监区”。一个监区有两个小号,一个小号八个人,小号有个小窗口,有人从外面往里看来监控。

兰州监狱警察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他时常被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他的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不能咀嚼食物,大小便失禁。王有江遭受了:恶警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烫,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不让洗澡、洗衣服;包夹犯人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到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父母等来的却是王有江已于七月一日离世、监狱当天将遗体火化的消息。

3、甘肃大法弟子许惠仙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五年三月,许惠仙在家中拨打真相电话被定位,被庆阳市国保大队、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等绑架到庆阳市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六年,甘肃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朱鸿,将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退休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惠仙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五点多,一辆救护车与一辆警车送许惠仙离开兰州监狱,许惠仙插着氧气(据许惠仙本人说氧气早就用上了)。当晚凌晨一点多,到达镇原县政法委报到,监狱准备将人放下后离开。家人看许惠仙病这么严重,请求不要拔掉氧气,救人要紧,让先把人送到庆阳市医院,监狱送人的说要一千五百元他们才送,否则不行,家人只好同意。许惠仙被送进庆阳市医院急症室,人瘦得皮包骨头。

许惠仙一直处于病危状态,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离世。

4、甘肃大法弟子刘志荣在监狱遭毒打致死

刘志荣,男,四十二岁,庆阳市西峰区团结小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日,刘志荣与徐峰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说明真相,回来后被恶警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多天,遭西峰区公安局国安科恶警郑翔毒打。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被恶警郑翔从团结小学骗到派出所,非法投入戒毒所迫害,随后在西峰区遭到所谓的“公判会”、游街侮辱。刘志荣被非法劳教一年,四月被劫往兰州平安台第一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恶警郑翔率人一路冲到团结小学,威逼刘志荣在他们拿来的纸上摁掌印,刘志荣拒绝配合,在校园被众恶警围住乱踢、乱踏、乱踩,挥舞的警棍劈头盖脸的随意抽打,在恶警们不堪入耳的喊骂声中被塞进警车。

随后恶警直扑刘志荣的家中非法抄家,恶警一连撬掉好几个锁头翻箱倒柜,把刘志荣的家翻了个底朝天。四月三十日下午,恶警把刘志荣劫持到看守所时,刘志荣说自己不是犯人,把着监牢的门拒绝进入,又遭恶警殴打,被强行拖入号室。刘志荣在号室绝食抗议,后来晕倒,恶警不但不放人,还非法对刘志荣劳教三年。后来转押戒毒所时,刘志荣再次抗争,又遭暴打,被众恶警抬进监牢。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刘志荣正念从监牢中出走,恶警四处搜寻,连续数日住在他家,并且威胁刘志荣的妻子常秀玲交出丈夫。

刘志荣被迫在外流离失所期间,再次被绑架。二零零二年十月底,兰州市城关区法院以制作并利用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光盘”为由,非法重判七名法轮功学员,刘志荣被非法判刑十五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底,被转押至兰州市大沙坪监狱,遭到关禁闭等迫害。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定西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二零零五年底,刘志荣与徐锋等七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不法人员从定西监狱转到天水市第三监狱。刘志荣于二零零六年元月十四日,被一监区恶警及犯人活活打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8/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牛纪南被举报-406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