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环境中和同修配合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二零零三年五月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六十岁。自修炼开始到二零一二年期间,我一直在本地区和同修配合做三件事。二零一三年我跟着孩子到另一城市定居。来到这个城市开始找不到同修,一段时间脱离了整体,感觉很孤独、很苦闷。

我四处打听,找了好几个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找到当地同修,溶入了新的集体。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这一阶段的修炼体会。

寻找和溶入新的集体

来到这个城区以后,为了尽快找到这里的同修,我白天外出给世人讲真相时,就用巧妙委婉的话探听哪里有炼法轮功的;晚上抱着一种随缘的希望,到街上寻找发真相资料的同修;每次回到自己的家乡时就拜托同修,让大家帮我找能联系到这个城区的同修,可是好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音讯。

我等啊盼啊,大概在半年以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是我家乡的同修,为了帮助我尽快溶入到这个城区的整体,托别的同修转了一大圈,费了很多周折,终于联系上给我打电话的这个当地同修,而且这个同修住的离我家还很近,真是缘份啊,我欣喜万分!

当我和这个同修见面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我终于又能溶入到集体中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和同修的热心帮助,在这里我衷心的感谢师父!并向帮助我的同修道一声:“谢谢!”

当我和这里的同修接触后,了解到这个城区只有六、七位同修,且有一半以上没什么文化,有的只上过两年小学,有三个从来没進过学校的大门。参加新的学法小组学法,发现有很多字同修读错了。因为多少年了都是这样读过来的,要想一下纠正过来也不容易。有的同修很高兴能纠正过来,有个别同修纠正几次还是记不住,甚至给他再纠正的时候,他还不高兴的说:“别纠正了,读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人给改过,一直就是这样读过来的,改不了了,读个啥就是啥吧。”

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觉的在同修面前很让我丢面子,当时想那我以后再也不纠正了,愿意读啥就读啥吧。

回到家静下心来想,这样赌气不对呀,这不是自私心理吗?这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虚荣、显示、看不起人、愿意听好话等人心才这样想的吗?我问自己:是你的自尊心重要还是大法重要?大法是最神圣的、最严肃的!这么神圣的大法怎么能自己随便想读啥就读啥呢?想到这,我放下自己的面子,不管同修怎么样冲我,我都要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所以我平衡好自己的心态,不厌其烦的、心平气和的还是一次次的提醒同修读法要读准,读错了就不是法了。

由于我的坚持,大家基本上都能正确读法了。后来同修在一块交流时,有同修说是师父安排我来这里帮助大家的。听同修这么一说,还真提醒了我,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在点化我。于是,我就积极主动的、心甘情愿的帮助每一位同修。我知道我本人修得并不好,某些方面还不如其他同修,但我可以尽最大努力为同修和整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主动和协调人配合

有个老年同修是这里的协调人,由于没什么文化,有些文章读不懂,有些事情处理的也不太恰当,或者有些事情理解的不到位,我看到了,不声不响,哪儿缺在哪儿补,尽量去圆容。自从我来到这里,协调同修大事小事都找我,给我打电话。只要是她来电话,我就认为是集体修炼的事,不管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我都能刻不容缓的赶到她家,和她共同商量,分工合作,一起完成需要做的事情。

有一天下午天快黑了,她来电话说有时间让我过去一趟。我马上骑着电动车飞快的赶到她家。没想到她是让我第二天陪她一块去买衣服!当时我就有点儿火,就数落了她几句,她却呵呵的笑,象没事儿一样。我转念一想,“唉,老同修都八十岁的人了,女儿离的又远,用着我了,我这样数落人家,也有点不合适呀!”想到这儿,我也笑了。

第二天,我陪同她去买衣服。就在买衣服的过程中,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老同修自然而然的就给卖家讲了真相,就把卖家劝退了曾加入过的中共组织。当时,我心里感到震惊,真的打心眼儿里佩服她!感叹:这么顺便能救人的事我就没做,做不到,同修真是在实修啊!

说实在的,在这之前我内心深处多多少少有点儿看不上这位同修。老觉的她处理事情不是那么太恰当,安排个事挺乱,说话没个逻辑。今天她的表现着实让我感到汗颜,真是自愧不如!从那以后,我特别注意去发现每个同修的闪光点,同时也修去了很多人心:看不起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显示心,虚荣心,急躁心等等,在这里我要感谢每位同修对我的帮助,帮助我提高了心性。

帮助同修 乐在其中

有一位同修,一天学也没上过,但她负责打印资料。资料是在一个不修炼但明白真相的人的车库里打印的。车库里夏天热的够呛,每做一次资料她浑身的汗跟水洗一样,冬天又特别冷,每次都是后半夜出来干活,还不能让老伴知道,每次都得轻手轻脚的、悄悄的出门。有时候机器出点儿小问题,本来机器上有提示,按提示自己就能处理了,可她没上过学,字认不全,又不理解啥意思,所以,大小问题都得找懂技术的同修来处理,一旦出现大问题还得到外地去修理,真是特别特别难!

我深知同修的不容易,很想替同修分担这个任务,但我们不在一个小区住,又是后半夜做这个活儿,有劲儿也使不上啊!我只有想办法替同修承担一些其它的事了。我就告诉她做资料我帮不上忙,其它事我都可以替你去做。所以,只要是这个同修说出来的事情,不管是外出还是身边的事,我都刻不容缓的无条件配合。这个同修做事不习惯提前安排,常常是说走就走、说干就干、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但有时做事欠考虑,我都会默默的去圆容、配合。她给我打电话从没有用过商量的语气,第一句话就是:“你过来吧!”我也从来没有第二句话,立即骑车赶过去,不讲条件、无怨无悔的配合。

我的家庭环境挺好,老伴不反对我修大法,还负责做饭,俩女儿也都支持我。去年秋天两个女儿也都走入了修炼,我们母女仨配合的很好。家里基本没啥事,每天大部份时间都能溶于大法之中。

去年春天开始由我负责做真相资料了,但地点离我住的地方有好几里路。我每天早上三点多钟起床炼功,六点多发完正念之后开始背法,八点开始读一讲《转法轮》,十点前出去讲真相救人,午饭后一点多去打印真相资料,下午五点回来学各地讲法,晚上听明慧广播上的同修们的语音交流。

由于这个城区的同修多数文化不高,读《明慧周刊》费时、费力,我就除每周上网下载真相期刊外,每周二还负责下载明慧语音周刊及别的栏目的语音交流文章。然后再给每位同修下载到内存卡上,让大家每周都用小播放器听明慧网上的最新交流文章。打印的真相资料和内存卡每周都是我亲手送给同修,因为安全问题还不能用电话预约,所以有时一次见不到人,还得再跑一趟。

同修都很高兴,也很感激,都说辛苦我了。我告诉同修,我没觉的辛苦,我觉的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是我的使命。所以,我做这些事也是心甘情愿,乐在其中。

疫情再猖獗 三件大事一天不落

“武汉肺炎”在中国国内猖狂蔓延,各个小区都是封闭式管理,進出都要测体温、要通行证、登记姓名及住处。我知道这些都是邪党的上级指派下来的,下级得应付上级。当前的中国,几乎人人都是自私自利,不给钱,谁也不愿意死心塌地的真心为它做事,马马虎虎的应付应付就完事了。進出登记姓名及住处也是搞搞形式,至于是不是真的住户,他们也不一一对照,只要有通行证就能过去。所以,我就让住在其他小区的同修每人给我一个他们小区的通行证。这样我就能每周按时把资料及语音内存卡送到每位同修手中。

同时我自己每天也照常做好三件事。“武汉肺炎”是针对中共去的,疫情越严重越得抓紧时间救人,不然这么多同胞就没机会得救而随中共去了,那就太可悲了!我还是和平时一样,坚持每天出去救人,只是觉的时间更紧迫了!

因老伴看的紧,不让出门,我内心那个急呀,怎么办?我就求师父帮忙。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让我老伴每天都要睡午觉,一睡至少两个多小时。于是每天午饭后丈夫一上床,我和女儿开着小电动车,带着不干胶、小册子、护身符及能通过信号塔发真相短信的机器出去了。转上两个小时回来时,老伴都是刚睡醒,还没出卧室呢。我和女儿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除了趁着丈夫午休时间出去救人,我还利用购买食物时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

总之,自从来到这个城区,每天都是進進出出、忙忙碌碌,不是为了同修,就是为了整体,为了救人,每天过得非常充实。弟子打心眼里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修炼环境。我一定听师父的教导,努力做好三件事,圆满完成自己的使命。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愿同修们都抓紧救人!抓紧!抓紧!快抓紧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