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耄耋老人樊赛英自述遭迫害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南昌市樊赛英,今年八十六岁。她自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仅身体好了,脾气也变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樊赛英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曾数次遭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以下是其自己此期间的一些经历。

'樊赛英'
樊赛英

我是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今年八十六岁。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个性比较强、脾气比较暴躁,炼功后事事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逐渐改掉了以前不好的坏脾气,努力做一个与人为善的好人,这么多年也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大家都说我前后变了个人。

这么好的功法,可是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流氓集团却容不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因为给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居委会、派出所、单位领导隔三差五来恐吓、骚扰我。单位书记还威胁我说:“如果你不转化,我就住在你家看着你,直到你转化为止。”因此我被多次绑架、多次非法关押、多次非法送洗脑班迫害,最后还被逼流离失所八个月。详情如下: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到北京去参加旁听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法轮大法研究会的王治文等四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非法审判,才到法院门口就被北京的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后被送回当地被非法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还被南昌系马桩派出所警察讹诈了三千元差旅费。

二零零一年,我被绑架到南昌市警察学校办的洗脑班,他们叫来我丈夫、儿子做我的转化工作,把写好的转化书叫我抄,我拿过转化书就把它撕毁了。在转化班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由于没有被转化,他们就把我转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了一个月,之后接着又转回到洗脑班又继续迫害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邪恶又办洗脑班,想再次把我绑架去迫害。因没找到我,他们把我所有的亲属都骚扰得不得安宁,最后把我养子抓去系马桩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三天,把他打得一身是伤。我听到后,非常痛心,不想连累家人受苦,就自己去了系马桩派出所。他们见到我立即把我非法扣押起来,然后才把我养子替换出来了。

二零零三年,居委会、派出所、单位领导要我举报同修,因为他们认为我是头儿。遭到我的拒绝后,警察就到我家想绑架我,当时丈夫叫我躲在挂衣柜里,才躲过了邪恶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和同修一起在外面讲真相、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来了两个警察强行把我们拉上警车,绑架到系马桩派出所。当时我们把一包资料打开,一边发资料给警察看,一边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还喊了“法轮大法好”。最后所长把我们放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我在南昌市讲真相时遇见一位“六一零”的人,过了几天,来了七、八个人到我家破门而入,强行粗暴地把我一个老太太从家里的楼上抬到楼下,绑架到青云谱办的洗脑班迫害。洗脑班办了一个多月,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很坚定,没被邪恶转化。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九点,我和法轮功学员谢春楣在街上贴大法真相标语和传单时,被恶人举报。被南昌市安全局的警察跟踪绑架,送到南昌市西湖国保大队迫害。谢春楣被打得遍体是伤,我们都被非法抄家,邪恶之徒在谢春楣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资料和书等私人物品。我们俩人一同被送去看守所,体验时我因为血压高达220,看守所拒收。国保不死心,又把我送到了劳改医院,他们也同样拒收。国保没办法,这时已是晚上二点多钟了,就打电话叫我丈夫把我接回家。谢春楣则被送至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系马桩派出所警察连续三天上午,不停地来我家敲门骚扰我,为了不再受这种无辜的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八个月。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下午,我们八个女性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六十~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大法学员梁美华家集体读《转法轮》一书,交流如何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时,突然闯进十多个警察,把我们一起绑架到南昌筷子巷派出所,并分别给每人做笔录,同时又到每位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抄家,抢劫我们的私有财产,如大法书、真相资料、打印机器材和现金等。关了我一天多于五月一日半夜一点多钟才被送回家。

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太,因为修炼法轮功,要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九年,这十年间,连续不断地被中共警察及相关人员绑架、骚扰、关押,每一次的迫害都对我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