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据明慧网资料记载,二零一九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省政法委、610迫害,至少有10人被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86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其中64人被非法判刑;544人次被绑架;289人次遭非法抄家迫害;234人次遭骚扰迫害。

图:2019年河北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9年河北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一、被迫害致死实例

◎保定法轮功学员孔红云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孔红云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七岁。

'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 孔红云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孔红云给人讲法轮功真相时遭恶告,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看守所(在清苑县境内)。

三月八日星期五,律师接到保定市莲池区检察院南院电话,让他星期一带着家属给孔红云办理保外就医。星期一,律师和孔红云母亲去检察院,没人接待,律师给负责人打电话,对方说办不了了。问其原因,说是做不了主。于是律师去看守所探视孔红云,被告知孔红云已经住院了。

据知情人讲,孔红云三月八日被看守所送往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但是看守所没让她住院。三月十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处于昏迷状态的孔红云送往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这时看守所还不通知家属,医生说是看守所副所长签的字,医生给孔红云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一直靠呼吸机呼吸。再后来医生说:人都不行了,你们还不通知家属?警察才通知家属。

六月十二日上午八点多,孔红云家人接到电话赶到医院后,孔红云早已停止了呼吸。

◎秦皇岛法轮功学员魏起山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河北秦皇岛法轮功学员魏起山在河北省秦皇岛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此前,魏起山被非法判刑四年,妻子于淑荣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已上诉。

十一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二十左右,家人接到电话通知,匆匆赶到秦皇岛人民医院时,在急诊室看到躺在板床上的魏起山遗体,右胳膊耷拉着,全是紫色的;眼睛是半睁着的。

◎秦皇岛优秀讲师张晓杰被迫害离世

秦皇岛市高级技师学院讲师张晓杰女士,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五年。期间遭到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时出现卵巢癌。出狱后,失去工作,病情恶化,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离开人世,时年五十一岁。

二零一四年底,张晓杰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到第十三监区。张晓杰每天早晨五点就被叫醒,强行从监舍带到“学习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或者是十二点才被允许回监舍。在长达十九个小时的时间里,白天一直是“帮教”讲诬蔑法轮功的内容和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晚上回监舍休息后,张晓杰也被看着,不让休息、睡觉,看她们让看的书,用她们的东西洗脑。而且,每天在“学习室”的十九个小时里,帮教或包夹不让变换姿势,如果早上选择站着,就全天站着,如果早上选择坐着,就要全天坐着,导致张晓杰腿、脚浮肿,不但如此,张晓杰上厕所都要被限制,不能想上厕所,就上厕所。

长期的高压迫害,让张晓杰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大约二零一八年初,张晓杰被非法关押在女子监狱八监区时,她肚子里长出了瘤子。

回家后,张晓杰已经被单位非法开除,没有生活来源,养老保险也不予办理,家中贵重的财物都被掠走了。

二、遭非法判刑的实例

◎石家庄市李冬梅和耿淑兰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河北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耿淑兰和李冬梅的非法庭审,从下午二点开到六点半,主审法官是桥西区法院郑丽君、书记员王颂,公诉人是桥西区检察院高军彩,参与的公安办案人员是桥西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李征兵。

代理律师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律师认为,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事实依据,要求当庭放人。主审法官郑丽君默认,但推说得报给法院领导,自己也很着急,但做不了主。这就是中共法院所谓的法官“独立”审判。

律师最后指出:本案是一起明显的错案或假案,法院应当依法作出无罪判决,不应当为侦查人员和检察人员的错误买单、背锅,如果违法判决有罪,将自行承担法律责任。

◎一起读书 石家庄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至检察院

石家庄市鹿泉法轮功学员张云、马素瑞、陈鲜花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被鹿泉城关派出所绑架,恶意构陷至石家庄鹿泉检察院。鹿泉检察院又将构陷他们的所谓“案卷”转至石家庄市桥西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张云、马素瑞、陈鲜花、张志清、薛文玲,在陈鲜花家一起学习法轮大法著作时,被闯上门的鹿泉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张云、马素瑞随即被劫持至石家庄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陈鲜花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张志清、薛文玲当时被非法关押在井陉县矿区看守所后回家。

十一月二十一日,鹿泉城关分局和派出所将张云、马素瑞、陈鲜花非法起诉至石家庄鹿泉检察院。鹿泉城关分局和派出所将陈鲜花与张云、马素瑞一并构陷。

◎被野蛮灌食、毒打 河北廊坊市张向荣与婆婆遭非法庭审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张向荣与七十八岁的婆婆刘乃芬被廊坊市安次区法院非法开庭,两位当事人都为自己做了无罪陈述,张向荣要求关注自己在看守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家人聘请的律师驳斥公诉人的指控。

此前,主审法官张鸣频频设阻,企图解聘律师。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才得以正常阅卷。律师要求延期开庭审理,被法院无理拒绝。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九日,律师来法院阅卷,法官张鸣对律师非法政治审查。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张向荣,发现她的身体状况特别不好,不能正常进食已经连续十三天了,期间看守所对张向荣进行野蛮灌食,以张向荣不服狱警为由将她拖出去毒打。

当天下午两点半,安次区法院对张向荣、刘乃芬非法开庭,庭审现场,公诉人与律师就龙河派出所非法查抄的法轮功书籍等物品进行辩论。后两位当事人都为自己做了无罪陈述,并且张向荣要求关注自己在看守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

◎石家庄辛集市三位善良妇女被非法庭审 退卷后被判刑迫害

石家庄辛集市三位法轮功女学员边燕娟、郑彦梅、李月棉被绑架、构陷,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在安平法院被非法开庭。三位律师(包括法庭指定律师)一致指出:当事人有传单、发传单都不违法。当事人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检察院提供的证人没到庭,录音、录像也都没有。法官以证据不足休庭,最后把案件驳回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十点多,法院的车驶入安平县法院,有三位家属旁听。非法开庭中,边燕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随后,所聘请的律师有理有据的做了无罪辩护,并提出异议:证人没到场,派出所提供的证据上没有详细的身份信息,不能证明这些姓名的真实性,还有办案人员的真实性,这些证据上面有个叫王波的办案人员签字,但是后面就不是(没有)他的名字了 ,我质疑这个叫王波的人是否存在。而且我的当事人家中什么都没有搜到,我的当事人无罪。

法官问郑彦梅同上类似问题,郑彦梅答:我没有犯罪。她的律师(检察院请的律师)说:我的意见与李月棉的律师的意见相同。

最后,李月棉的律师对三位当事人说,我现在说的包括你们三个每一个人,你们这属于精神范畴的信仰,中国唯一的一部认定“邪教组织”的法律文件是“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认定的明确的十四个邪教组织(公安部二十九号文件)”,没有法轮功。所以这够不上刑事案件,顶多算民事纠纷,你们不管持有多少材料,都是合法的,是无罪的。

然后法官宣布退卷。三个证据驳回。一个证人证言、还有鉴定书籍重新鉴定。下午两点半左右,法官宣布休庭。

一月十八日,在安平法院进行第二次非法庭审,当庭有三位律师(一位是法院指定的律师),分别为三位法轮功学员作了无罪辩护,三位法轮功学员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后获悉,郑艳(彦)梅被非法判刑二年二个月、边燕娟被非法判刑二年三个月、李月棉被非法判刑二年,都已上诉。

◎石家庄杨焕平第三次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石家庄行唐法轮功学员杨焕平被蹲坑的行唐公安绑架,石家庄桥西分局参与将杨焕平劫至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关押。近期石家庄桥西区法院对杨焕平再次诬判六年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石家庄市及周边县公安警察统一行动,暴力绑架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行唐县杨焕平及丈夫张栓马、还有她姐姐被行唐县公安局龙州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此次绑架被称之为“11·15事件”。后杨焕平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取保候审在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杨焕平被石家庄桥西区检察院非法起诉,二零一四年九月,桥西区法院对杨焕平进行非法庭审(庭长李立新),郭海月律师当场进行了无罪辩护。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桥西区法院对杨焕平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杨焕平上诉至石家庄中级法院,要求无罪撤销对她的非法判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院以事实不清楚为由,撤销石家庄桥西区法院原判,发回桥西区法院重审。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桥西区法院再次对杨焕平非法开庭。在法庭上杨焕平女士阐述信仰法轮大法无罪,希望法官能够听从内心良知的声音,做出正义的决定。

二审开庭后,杨焕平女士被非法网上通缉。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杨焕平被蹲坑的行唐公安绑架,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杨焕平被桥西法院再次诬判六年。

◎河北沧州市陈淑敏被非法判刑四年

河北省沧州市运河区法轮功学员陈淑敏,被运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后上诉,被沧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在看守所接见日,陈淑敏丈夫前去会见,被看守所拒绝。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陈淑敏在集市向乡亲们讲清法轮功真相时,被运河分局国保大队孙某、李毅等人绑架,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十二月十五日,家属得知陈淑敏已经被国保构陷到检察院。

五月十六日上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陈淑敏,看守所的狱警声称陈淑敏拒绝会见律师(开庭前,当事人拒绝会见自己聘请的律师?不合常理)。后来得知陈淑敏抗议迫害,不穿看守所号服,看守所非法剥夺了她会见律师的合法权利。

沧州市政法委为了阻止维权律师为无罪的陈淑敏出庭辩护,提前掌握辩护律师基本资料,联系其所在地政法委、律师协会、司法局给辩护律师施加压力。

六月十八日对陈淑敏非法庭审。非法开庭从上午九点三十分开始至十一点三十分结束,律师当庭驳回了公诉人对陈淑敏女士的所有指控,让听众从法律层面明白修炼法轮大法无罪,陈淑敏无罪。整个庭审过程,审判长、公诉人对律师的无罪辩护感到无言以对。

◎河北武强县七旬老太韩玲劝善 被绑架构陷庭审

河北省衡水市武强县七十多岁的韩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到县政府门口张贴劝善信时,遭警察绑架、构陷,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在安平县法院被非法庭审。法庭上,韩玲表示自己无罪。

公诉人指控韩玲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并以散发真相多少定罪。韩玲的女儿作为家属辩护人出示证据“解除禁书令”,说母亲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是合法的。

◎河北医学专家李延春、裴玉贤夫妇被非法判刑

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李延春与妻子裴玉贤,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在昌黎县法院被非法开庭,所谓的“法官”不让当事人说话,阻挠律师辩护,草草收场。八月二十七日,昌黎县法院开庭念判决书,非法判李延春七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万元;裴玉贤四年,勒索罚金五千元。夫妻俩当庭表示上诉。

'李延春'
李延春
'裴玉贤'
裴玉贤

李延春,六十六岁,在四十余年的医学专业生涯中,有着丰富的医院管理经验,曾担任过多家医院管理工作,担任院长。他曾发表过二十余篇医学科技论文,担任本学科带头人。

妻子裴玉贤,六十六岁,退休医生,从医四十余年,人品朴实善良、为人正派、道德高尚、医术精湛,是中国第一代影像师,她突破了最小肿瘤的早期诊断,在全国首届影像科技成果会上,获得奖励。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点半左右,李延春、裴玉贤夫妻俩到卢龙县发法轮功真相挂历(免费),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卢龙县双望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戴手铐、脚镣等,遭逼供审讯。下午五点左右,三个人强行把李延春塞进车,带去抄家,遭李延春抵制,卢龙县国保大队长白杰带四人轮番打他嘴巴,打得李延春从嘴里往出淌血,恶警还罚跪、脚踢等。李延春被非法关押二十个小时左右,经医院体检血压过高,取保候审回家。裴玉贤被劫持到秦皇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双望镇派出所将构陷两位老人的案卷递交卢龙县检察院,把放在家里的大法书、电脑、打印机、手机等私人财物作为迫害的所谓“证据”。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案卷已递到卢龙县检察院公诉科。主管副检察长是张铭生,公诉科长王丽,接卷人叫吕东,检察院说给一个月时间让请律师。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构陷案卷被移交到昌黎县法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上午,李延春与妻子裴玉贤在秦皇岛市昌黎县法院被非法开庭。当天上午十时,亲朋好友来到法院等着进入法院预期安排的一号厅,却被告知,一号厅音响坏了,临时变更庭审地点,改在仅能容纳几个人的少年调节厅进行。

法庭不履行法律程序,不给当事人辩护的权利,剥夺当事人陈述意见的机会,不正面回答当事人及律师提出的问题,最后草草收场。

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四十分,秦皇岛市昌黎县法院非法开庭念判决书,整个过程大约十五分钟。李延春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万元,被取保候审;裴玉贤被非法判刑四年,罚金五千元。两人对判决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曾十次遭绑架 七旬柴淑珍被冤判一年半

河北省迁西县七十岁的柴淑珍,近日被遵化法院非法被判一年半,勒索四千元。

柴淑珍曾十次被绑架。这次是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在尹庄集市上被尹庄派出所绑架的。遵化市法院以柴淑珍两年内罚被行政处罚过而对她判刑一年半。

迁西县公安局、尹庄派出所、迁西县检察院对柴淑珍“往刑事上靠”,串通一气,罗织罪名,有意构陷她。构陷柴淑珍的案卷被移交遵化市检察院,遵化市检察院杨海龙对她提起公诉。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遵化市法院对柴淑珍下达判决书,柴淑珍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六个月,勒索罚款四千元。柴淑珍表示她会上诉。

◎挂“真善忍”条幅 唐山两位善良妇女被非法判刑一年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和邓德萍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凌晨悬挂“真善忍”条幅,遭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关押构陷。十一月八日。在唐山市路北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十二月五日对李秀华、邓德萍非法判刑一年,两人提出上诉。

十一月八日法庭上,家属聘请的两位律师,从法律的各个层面,为两位受害者做了无罪辩护,认为她们的行为不违反中国的现行法律,要求无罪释放。

两位法轮功学员李秀华和邓德萍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她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通过修炼法轮功,使自己得到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她们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这个社会、整个世界都需要“真、善、忍”。她们也用自己了解的法律知识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认为自己的行为不违法,要求无罪释放。

然而唐山路北法院不顾事实,仍然枉法裁判李秀华、邓德萍一年。法律成了一纸空文。

◎河北遵化市法院继续非法审判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河北遵化下庄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勤,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在家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遵化看守所,在十二月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日被非法庭审,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再次面临非法开庭。同时被绑架和非法庭审的还有盛金玲、马扩、王瑞伶、林秀玲、高敬如、郭书环、芦翠华、王坤、王建、张玉明、田淑学。

河北遵化法院继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对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后。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继续非法开庭审判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这些学员分别是盛金玲、马扩、王瑞伶、林秀玲、张勤、高敬如、郭书环、芦翠华、王坤、王建、张玉明、田淑学。他们是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和六日分别被遵化市国保参与并指使各乡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的。因疫情,假期延长到二月六日。

◎河北遵化市东旧寨镇七旬老太温志华被非法判二年

遵化市东旧寨镇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温志华老太太,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因“起诉江泽民”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她家人被迫交了九百元伙食费、被勒索一千元罚款。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东旧寨派出所警察拿一张遵化市检察院传唤证到温志华家,因她没在家,次日又到她家,温志华不给开门,一个警察翻墙进入把门打开,温志华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检察院的人让温志华在传唤证签字,还说给她请了律师,都被温志华拒绝。他们临走时还扬言说你不签字别后悔。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遵化公安局、610人员伙同东旧寨派出所,将温志华绑架,非法关押在唐山看守所。十二月中旬,家属去看守所探望时,被告知,温志华已被非法判刑两年,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所谓的罪名是“起诉江泽民”。

三、遭绑架迫害的部份案例

1、遭非法批捕实例

◎善良青年刘紫璇、叶琳琳在北京被非法批捕被三次退卷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三日,河北沧州的青年法轮功学员刘紫璇和来自山东的青年法轮功学员叶琳琳被非法批捕。

今年八月七日晚间十点多,西三旗派出所警察闯入四位年轻法轮功学员,刘紫璇(二十七岁)、叶琳琳(二十九岁)、江珊(二十四岁)、王旭辉的租住处,绑架、抄家,抄走很多大法书籍、打印机、多个笔记本电脑,还有四、五十本真相册子,将他们绑架到海淀看守所。

九月十七日,律师再去会见刘紫璇,才知道她早已被非法批捕,但是没人告诉家人。

二零一九年末,刘紫璇、叶琳琳案卷被检方退回,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她们的案卷再次被诉至检察院。一月十九日,河北省沧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紫璇、山东法轮功学员叶琳琳家属在律师处获悉,两人案卷近日再次被检方退回北京海淀区公安局。

◎郭秀梅被非法起诉到成安县法院又转至肥乡区法院

郭秀梅,女,五十多岁,邯郸市成安县长巷乡陈边董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五月中旬,贾晓洁带领一帮警察绑架了郭秀梅,原因是她张贴“5۰13世界法轮大法日”公告遭恶人诬告。成安县警察及乡派出所八人上门非法抄家,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辆电动车,一辆电三轮和全部大法书籍等被强行抢走。郭秀梅被非法关押到县拘留所,后被批捕、非法起诉。成安公安局曾两次到郭秀梅家搜查,妄想对郭秀梅拘陷定罪,因证据不足,对郭秀梅长时间羁押不放人,后来又将案子转到肥乡检察院、法院,将郭秀梅释放。

◎复兴区李清岚被非法起诉到磁县法院

李清岚,男,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被复兴区华林派出所绑架,原因是有人举报贴法轮功不干胶。华林派出所警察又到李清岚家非法抄家,因家属没有开门就撬门而入,象土匪一样还将李清岚的妻子绑架,关了好多天,因找不到蛛丝马迹才释放。

◎魏县刘建民被非法起诉到珠海市斗门区法院

刘建民,男,魏县孟于村法轮功学员,在珠海打工,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被珠海市斗门区国保大队及610绑架到派出所,遭非法批捕,后被非法起诉。

◎复兴区赵美华被非法批捕

赵美华,女,邯郸市复兴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被复兴区刑警队和铁路大院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并抄家,绑架的理由称有人举报赵美华。当时赵美华的儿子跟刑警队和派出所人员讲理,他们就将赵美华的儿子、还有法轮功学员李慧及一串门的亲戚绑架。之后,赵美华的儿子和亲戚被放回,李慧被非法拘留,赵美华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三看守所。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张月红被非法批捕

张月红,女,邯郸市丛台区南苏曹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六日星期五晚上,在柳林桥社区附近发真相资料,十二月七日星期六下午两点半左右,从油漆厂路外出时被监视跟踪的柳林桥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当晚,即被非法抄家,之后被送邯郸市第三看守所,被刑事拘留。

◎涉县法轮功学员王振红被非法批捕

王振红,女,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在天津打工被街道办举报到所住庞岐派出所,被非法批捕,当天被非法抄家,警察抄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些真相资料和真相币。警察还查抄不修炼的王振红父母的家,后又有六个人去王振红婆婆家要非法抄家,被其家人抵制拒绝。

1、绑架案的部份实例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由河北省深泽县政法委、公安局策划,各乡镇派出所具体执行,统一在早上七点左右,对深泽县法轮功学员实施抄家、绑架,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家中绑架。

河北省深泽县八名法轮功学员同日遭绑架

◎杜国防,男,铁杆镇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公安局刑警队和铁杆派出所警察曹亚辉等七、八人闯进家中抄家后,将杜国防劫持关押在无极县拘留所十日,勒索钱财六百八十元。

◎祝平宣,女,留村乡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留村乡派出所所长袁永彬等七、八人,抢走她家中大法书籍,将她强行拖到警车上,一只拖鞋在家中,一只拖鞋在派出所。她被劫持到无极县拘留所三日,后转井陉县拘留所九日。被勒索钱财七百多元。

◎王彦,女,深泽镇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深泽镇派出所警察皮大路等七、八个人闯入王彦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用于讲真相的资料和物品,并将她劫持关押在井陉县拘留所十日,勒索钱财八百元。

◎王会敏,女,大王庄法轮功学员。警察七、八人闯进家中抄家后,非法抢走大法书籍,将她劫持关押在井陉县拘留所十日,勒索钱财八百元。

◎翟会芬,女,东关村法轮功学员。早上七点多,宿跃虎等七、八个警察闯入家中,将大包小包乱翻一气,他们又叫来开锁公司强行撬开保险柜,将大法书籍全部劫走。把她强拖到警车上,将她劫持关押在井陉县拘留所十日,勒索钱财八百元。

◎赵银秀,女,白庄乡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赵银秀被警察绑架到白庄派出所,被几个人强行按住,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才被放回家。

◎李长起,男,赵八乡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赵八乡派出所警察岳义超等将吕村李长起绑架至赵八派出所,逼迫他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当日被放回家。

◎刘五英,女,吕村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赵八乡派出所岳义超等五六人,绑架她未遂,搬着梯子翻墙入门,强行把后院的门撬开,抢劫她家的东西。到六月十八日早上七点,赵八乡派出所岳义超等人又去她家,将她从家中绑架,被强制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钱财四百多元。

◎王报,男,大桥头村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桥头乡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到王报家骚扰,到处乱翻,将炼功用的三个小播放器拿走,将电视小锅拿走,并把门上贴的对联撕毁。

◎田从改,女,桥头乡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桥头乡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到田从改家骚扰,七、八个人,进屋就翻,将她屋子和儿媳妇屋子都翻了遍,没找到什么,将大门对联撕了,将她小孙子吓哭了,这才走了。

◎王彦花,女,桥头乡法轮功学员。五月三十一日,桥头乡派出所七、八个警察还闯到王彦花家非法搜查,将炼功播放器抢走,还抢走台历一本。

河北省唐山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

唐山地区警察在一个月内绑架、骚扰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仅在七月六日,遵化市一天就出动了三百个警察,绑架了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七月三日,市区警察统一行动,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了多个重要资料点,后来陆续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遵化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遵化多个村镇的法轮功学员几乎同时在凌晨三点多遭到警察的非法入室绑架、抄家。据说警察进行手机定位跟踪这些法轮功学员两个多月,遵化国保大队队长缪爱东声称,他们当天出动三百多警察;某镇派出所所长也透出消息:内定绑架名额三十多人。

◎堡子店镇北岭村法轮功学员马阔、王瑞玲夫妇(均六十七岁),凌晨三点多从家中被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抄家,警察抢走四本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台数不详)、真相币,家中的人民币、保险柜里的钱也被劫走(金额不详),还有法轮大法经书、A4纸等,家中被洗劫一空,家中轿车被开走。

◎兴旺寨法轮功学员王建,男七十岁。 七月六日凌晨三点多,以国保大队长廖爱东为首的警察,跳墙闯入院中打开大门,王建和老伴被狗叫声惊醒,当时王建就被警察带走,多个警察对非法抄家,下午又抄了第二遍。王建四十多岁就患有严重的冠心病,是个药罐子,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但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后多次被绑架劳教。

◎七月六日早上四点,遵化市铁厂派出所和东旧寨派出所警察到莫屯村,翻墙进入了法轮功学员林秀珍家,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林秀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看守所。

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甘庄子村高洪侠、隋新母子;石人沟铁矿退休大夫盛金玲和丈夫才志海、西留村乡蒲池河村殷普的妻子、下庄子张勤、小捻庄王素玲、大杨庄郭淑环、付玉河;西庄王坤、季慧君夫妇;另外还有田叔学、高静茹、郭旭东,常登平等共十九人。这些法轮功学员均被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及钱财。

◎西庄法轮功学员王坤已于八月九日被批捕。王坤,四十三岁,男,七月六日早六点左右,警察敲门,王坤夫妇拒绝开门,警察硬闯弄坏大门,先绑架了王坤,又把王坤的私家车开走,王坤的妻子当时也被带到了新庄子派出所,于当天放回。

唐山市丰润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河北唐山丰润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唐山国保、丰润国保人员绑架,有的仍在被非法关押。

◎七月三日早上五点钟,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刘秀华被闯入家中的唐山国保、丰润国保(其中一人为国保大队长蔺文军)等多人绑架至端明路派出所,后被绑架到丰润区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日。七月十日早上八点多(被非法行政拘留七日后)又被绑架至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七月三日早上八点左右,丰润区法轮功学员杨国利被六、七个人(银城铺派出所人员)抄家、绑架,傍晚被非法行政拘留,后因体检不合格回家。七月十日上午八点在家中又被绑架,警察企图把他送看守所刑事拘留,后体检不合格回家,但银城铺派出所人员说让他随叫随到。

◎七月三日早上五点多,丰润区白官屯镇田富庄村法轮功学员王爱娣,在家中被白官屯镇派出所副所长袁学民等七人绑架、抄家,当日被绑架到丰润区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二日。七月十日(是会见日)家属会见后,当天下午白官屯镇派出所人员通知家属王爱娣已被转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七月三日,丰润区常庄乡张家洼村法轮功学员董金洪,被常庄乡派出所人员骚扰,当日回家。

◎七月三日,任各庄镇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刘淑玲家中骚扰,本人不在家,后刘淑玲被迫离家。

◎七月三日早上七点多,丰润区法轮功学员贾春(音)芹家楼外围了十几个人,参与迫害人员情况不详,当时家中无人,后贾春芹被迫离家。

河北唐山市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非法抄家

七月三日早上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高振才,刘丽丽,陈林,田淑兰、田志胜都是同时在被多恶警包围,非法抄家。可能被恶人跟踪监视多时。

◎七月三日上午,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沈庄村法轮功学员石卫东、陆翠君夫妇及姐姐石艳丽被绑架,警察非法抄走大量物品。其后石艳丽回家。石卫东、陆翠君夫妇现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主要办案单位是栗元派出所。据派出所警察称是有人举报河北省公安厅督办。

◎七月三日,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新寨镇前兰坨村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刘小芳,在马头营镇集市上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马头营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乐亭县拘留所。

◎七月三日晨,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明在住所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警察抄走大量室内物品,包括打印机和资料。

河北省迁西县老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七十岁的法轮功女学员柴淑珍在尹庄集市上遭人恶告,被尹庄派出所警察绑架。柴淑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关押到迁西县拘留所。七月十七日上午,柴淑珍被警察从拘留所强迫拉到迁西县康力医院体检,之后尹庄派出所警察将柴淑珍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柴淑珍被强迫到开滦医院体检后关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八月上旬,构陷柴淑珍的案卷已被送到迁西县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上午,河北省迁西县国保大队警察穿便衣在集贸市场上蹲坑,几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刚到市场上就被照相,几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离开市场回家的路上,被便衣跟踪,分别在不同的地方被绑架劫持到迁西县拘留所。

◎法轮功学员赵桂萍,女,七十多岁。她刚从家出来到集市上就被穿便衣的警察盯上了。她与在集市上的另外两位老人说了几句话,往集市外走时,警察杨君龙就跟着她,追上她后,把她绑架到国保大队。

◎七月十三日被绑架的还有杜淑芬、田玉萍,她们也是在离开集市回家的路上被绑架。当日下午,警察将赵桂萍、杜淑芬、田玉萍三人带到医院检查身体,然后将她们劫持到拘留所,说是拘留十五天。

◎七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柴淑珍被警察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

◎七月十八日,迁西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刘进颖、教导员吴小松、警察赵江旗、李志国闯到新集镇钓水院村妇女李瑞芹的家,屋里屋外四处查看,什么也没找到,发现一张大法师父的法像,他们把法像抢走,把李瑞芹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一天。同时也把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家也都搜查了一遍。

沧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抄家迫害

二零一九年中国新年前后,河北省沧州市及其所辖的黄骅市、沧县、东光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抄家。张振伟、庞惠霞夫妇和庄子学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滕义全、侯东亮、提长胜等法轮功学员的车被扣押。

据参加此次绑架的警察说:“抓人都是市局下的命令,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次大规模迫害是由沧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下令实施,是一场有预谋的迫害。实施迫害的首要牵头责任人是沧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郭延正。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沧县国保绑架了黄骅市滕庄子乡滕庄子村。庄子学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

◎一月十五日,沧县公安局李永圣、王植朋等大批警察绑架了陈圩村法轮功学员张振伟,并非法抄家,抄走法轮大法书籍、真相小册子、电脑、打印机、家用电视等许多私人物品。张振伟妻子庞慧霞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张振伟、庞惠霞夫妇被非法关押到沧州市看守所。

◎一月十六日晚,沧州运河国保,新华国保,市公安局,沧州东环派出所二十多人将法轮功学员刘在云家包围。晚九点左右,运河国保李毅将去刘在云家串门的侯东亮绑架。当晚十一点多,将刘在云家门强行撬开,将其和另一位张姓老太太绑架并抄家,抄走大量个人物品和一万多元现金。当晚一点左右,李毅和孟村国保的警察开三辆车到侯东亮家,又将门撬开非法抄家。

◎二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黄骅市吕桥镇镇政府、镇司法所、派出所和大王庄村村委六、七人闯到大王庄村法轮功学员李加荣家里,恐吓威逼交出大法书、法轮功师父法像。现年六十七岁的李加荣受到了惊吓,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后送医院抢救,做了脑溢血开颅手术。

◎二月十九日,沧县公安局李永圣、庞亮及大官厅乡派出所、陈圩村刑警大队若干人,首先骚扰了法轮功学员张俊英女儿家,随后来到陈圩村闯入张俊英家中,强行将张俊英绑架(已回家);还骚扰了周边白马、古月庵、枣林、吕寺、策城、刘场等村的所有法轮功学员家。

◎二月二十一日,沧县白马村的法轮功学员提长胜也遭绑架、非法关押数日才让他回家,新买的车被非法扣留。

河北蔚县、山西广灵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八月三十日上午,保定市国保大队在构陷绑架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韩俊德、孙立英、李艳秋的同时,还通过手机监听定位韩俊德去过的地方来构陷河北蔚县法轮功学员蔡金川、曹桂花、郭元荣,和山西广灵县法轮功学员高素兰、田金娥。他们定位跟踪后通知张家口大同两地市局跨省绑架非法抄家迫害。

◎八月三十日上午,大同市公安局伙同广灵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二十多人去广灵县法轮功学员高素兰店里和一处学法点进行非法抄家,搜走笔记本电脑一台,葫芦雕刻机一台(当时没拿走)、U盘、光盘,刻有大法好字样的艺术葫芦一百六十四个,还有一套大法书籍和四个手机。

当天下午将高素兰和郭元荣绑架。高素兰被绑架至山西大同女子看守所。郭元荣被绑架至山西浑源县看守所。田金娥被绑架至山西大同市拘留所。田金娥十天后回家。郭元荣出现严重病业状态,在三十天后被取保候审回家。高素兰仍被关押,已经批捕。

◎河北蔚县法轮功学员曹桂花被从家中抄走四袋约五千个小葫芦。她本人被绑架至张家口拘留所关押十五天现以回家。

◎ 八月三十日,蔚县公安局局长李俊平(兼副县长)、国保大队队长张成富、副队长段树启、警察赵志鹏、韩耀辉及张家口市公安局四、五个人,总约三十多人突然闯进蔡金川家中非法搜查拍照录像,乱翻乱拿。抢走两个笔记本电脑,一台电脑主机,一个刻录机,一台葫芦雕刻机,连墙上的艺术剪纸都撕了下来,还抄走一万多小葫芦,和其它无关葫芦艺术品等。当天下午将蔡金川绑架到张家口市女子看守所。蔡金川绝食八天后,取保候审回家。

十月九日,国保大队副队长段树启打电话让蔡金川去公安局签字。告知这个案子由检察院处理,蔡金川拒签。现在蔡金川虽取保候审,蔚县检察院移交宣化检察院妄图构陷迫害。蔡金川儿子两次去宣化检察院送家庭意见申诉书。检察院办案人员让签字均已拒签。山西广灵县学员高素兰和蔚县学员郭元荣也同时被移交广灵县检察院后交法院。

承德市围场县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非法关押,十三人面临非法起诉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围场县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承德市国保大队及围场县公安局的人绑架,他们是:刘广珍、陈海东、刘桂青、张景芝、刘丽娜、王海冰、刘凤霞、车继霞、车继敏、王淑兰、刘丰、王翠艳、刘井连、刘井芹、王广学、杜桂兰、汤凤霞、王永兴、葛素芬、王素芳、李秀云、李元霞、王海芹、刘志峰、王月英、李翠侠、李艳华、杨淑英、陈国祥、于自荣、高敏、魏秀云、吕玉、刘中玉。

绑架后的第二天,警察开始对以上法轮功学员抄家,抄走大型印刷机、打印机、电脑等各类设备,还有大法书籍、海报、刻件、台历、内存卡等。

十月二十日,围场县公安局图谋对陈海东、杜桂兰、王广学、刘志峰、王海芹、李艳华、刘丽娜、王海冰、王永兴、王素芳、葛素芬、汤凤霞、刘凤霞进一步迫害,把迫害案卷送检察院,其他学员已回家。

3、警察执法犯法肆意妄为 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暴力迫害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多,河北省饶阳县法轮功学员杨忠慎女士在饶阳大集上被同岳乡派出所一群警察暴力殴打、绑架。据目击证人讲:一群警察一哄而上围殴她,把她摁倒在地,一名男警居然骑在她身上打她,并把她绑架到饶阳县公安局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晚约十点多钟,万全县万全镇法轮功学员杭世珍和一女法轮功学员在路上行走时被身份不明人员开车拦截,下车就对杭世珍进行拳打脚踢的一顿暴打,并将杭世珍按倒在地骑在她身上猛击头部,致使杭世珍整个头部沾满血迹,大口大口地吐血。当时杭世珍的脸被打得变形,四颗门牙被打得脱落、鼻梁骨骨折(后来拍片得知)、人昏迷不醒。

4、诱骗法轮功学员家属做所谓的“自首”迫害

◎二零一九年六月底,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桂生联系刘秀藏的丈夫,让刘秀藏到公安局“自首”,并欺骗称“可以从宽处理”。刘秀藏的丈夫听信李桂生的谎言,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把刘秀藏强行带到景县公安局,结果刘秀藏被强行送往衡水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中午十三点多,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曹光带领,出动两辆车来到青兰乡朱家官村,让村支书带领,非法抄法轮功学员贾秀智的家,抄走一台打印机和个人资料,当时贾秀智走脱。公安人员就给贾秀智的丈夫朱得良打电话,威胁称贾秀智在一周内到公安局去所谓“自首”,可能呆上几个月就出来,不去的话就要判刑。朱得良听信他们的谎言,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带他的妻子贾秀智去景县公安局,结果贾秀智被非法扣押后送衡水看守所关押迫害。

综上所述,河北省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遭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的就有十人,仅秦皇岛地区二零一九年就有四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或含冤离世,可见当地迫害之邪恶。其中遭非法判刑迫害的实例主要集中在保定、唐山、承德、秦皇岛地区,遭绑架迫害严重的实例主要在保定、唐山、承德;遭骚扰主要集中在保定、唐山、沧州等地区,法轮功学员被当地社区或派出所上门骚扰,逼迫签字按手印,甚至试图取血采DNA等迫害。

遭绑架、非法判刑迫害主要原因是诉江和讲真相,遭骚扰原因是河北省政法委、610执行中央政法委、610下达迫害指令,致使河北省部份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迫害;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河北省政法委、610及各市县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幕后凶手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610迫害体系。


附录:下载(192.5KB)
1、2019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明细表
2、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3/二零一九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406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