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来的病与神奇的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五年八月的一天,当时正是要吃午饭,突然感到嗓子发痒,就咳嗽了一下并吐了一口,还以为是痰呢,可是吐到地上才看到那不是痰而是血。当时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之前身体一直很好,也没有什么感觉,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之后又接连的吐了几口,这可吓坏了,赶紧去医院。检查结果出来了,就感觉脑袋嗡的一下,医生告诉我说:你这是肺结核三型也就是肺结核开放了。我被隔离住院治疗。

当时我刚从部队退伍回来,还没有参加工作,生活困难。我住的病房前一天就是患肺结核而离世的人,第二天我就住进来了,当时别提是什么心情了。

因为是传染病,亲朋也疏远了,只有一个战友还能来看我。一天,我对他说:“现在就你还敢来看我,你不害怕呀”?他说:“我不怕,因为我炼功。”“炼功?炼啥功啊?我也学,你教教我吧。”战友看着我,说:“就你那样还能学?你能信啊?”(他知道我有吸烟、喝酒、赌博等不良的嗜好),我“哼”了一声说:“我咋就不能学啊,咋的还挑人啊?你把书拿来我看看。”几天后,战友来了,给我带来了《法轮功》(修订本)并嘱咐我要洗手看书,不看的时候要把书放到干净的地方,我欣喜的答应了。

就这样我一边吃药一边看大法书,觉得师父讲的很有道理,觉得自己遇到了真正的法,但心里还没彻底放下自己的病。

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战友带一个朋友来我家,介绍说这是某某同修。这位同修和我年龄相仿,人虽然有些消瘦但很精神,面带微笑心态祥和。战友问我说:“你书看的怎么样了”?我看着他笑着说:“你这家伙,送来书之后你就没影儿了,我时看时不看的,炼功的动作我也不会,你也不说教教我,我就照书里的图解学,也不知道对不对?”那位同修笑着对我说:“这样,你去我家吧,我看看你的炼功动作对不对,还能在我家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就这样,我每天步行几公里去同修家里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九天后,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完,同修的母亲(也是修大法的)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好,师父讲的太好了,真的太好啦,好是好,但我也得回家吃药了。”同修的母亲惊讶的问我:“吃药?你怎么了”?(之前她并不知道我的身体状况)我回答说:“肺结核,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现在一边炼功、一边吃药双管齐下,我感觉挺好。”

同修的母亲听后笑着对我说:“你说这个法这么好,如果你要真想修炼,那你就把心放下,把你的病放下,你的身体就不会有问题……”。第二天,我把每天吃的药都扔了,并去同修家炼功,第一次打坐就坐了四十分钟,当时还很高兴呢,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对大法的理解真是太肤浅了,悟性太差了。

我又去同修家里请回了师父的法像、讲法录音、炼功录音带,不再去想那个病,放下了那个心,把自己交给了师父。我炼法轮功没有多长时间,肺结核好了,我的身体健康了,心中那种重获新生的喜悦,对师父对大法感恩无以言表。

哥哥家在一楼开了间超市,以前我经常去那胡混,每次去哥哥家嫂子都用眼睛偷偷的看着我,怕我偷烟、偷钱。修炼大法之后,我明白了做坏事造业的法理,修炼就是要从做好人开始,最后达到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把常人时拿别人的物品不管是什么东西都默默的送回原主人。我戒掉了所有不良嗜好,从思想到行为整个人都变了,哥、嫂看到我的变化,脸上有了笑容,逢人就说大法好,法轮功让弟弟变好了,真的变好了。哥、嫂再也不用象防小偷一样防着我了,有时还叫我去店里帮忙卖货。

一九九六年春参加工作,单位强制要求复员兵都得先去干给拉水泥的车装水泥的活(一、两年后再重新分配工作岗位),这个工作又脏又累,一干就是两年多。工作中我从不偷懒耍滑,常常是两袋水泥一起搬运(一袋水泥一百斤),每天下班的衣服脱下来立在地上都不倒(因为都是水泥和汗水)。大家想想,之前我可是肺结核开放的人啊!能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工作,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是师父救了我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恶集团,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人人过关,我所在地公安局政保科工作人员找我谈话,让我放弃大法,用木棍打我,并掏出手枪恐吓威胁我。我平静的对他们说:“我是肺结核开放了,口吐鲜血,治病给家里带来生活上的压力,是修炼了大法,让我发自内心想做一个好人,是修炼大法让我身体健康了,身心得到了净化。大法教导我事事为别人着想,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错在哪里呢?如果说做好人都错了,那你可以开枪了,但让我放弃修炼大法那是不可能的。”那个人愣愣的看着我,最后说了一句:你走吧。

仅以本人粗浅的修炼体会,向世人分享生命在大法中升华后的喜悦、美好与正信;盼望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退出邪党组织而得救。愿我一点粗浅的体会能给世人带去希望,带去美好,带去祝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3/突来的病与神奇的法-406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