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我的癌症、孙子的白血病都好了

更新: 2020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一九四九年,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普通家庭,姐妹七个,我排行老二。我从小就像假小子,爱打架,打架专门打对方的脑袋,身高一米六的我,把身高一米八十多的大男人的脑袋打得直淌血。邻居谁也不敢惹我,结婚后我也打丈夫。然而,是宝书《转法轮》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我的道德品质;不知不觉中我的癌症不治而愈。信师信法中,大法师父不止一次救我于危难。

二十五年的大法修炼之路,在恩师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引领下,我的亲朋好友们都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并且发自内心地赞叹和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我的癌症好啦!

我是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炼的。修炼之前,我是个在家等死的人。我患有严重的胃病,胃镜做了两次。血压低,平时血压低到50-70。还患有气管炎,一到冬天,躺下睡觉,就上不来气,只能坐着睡觉。内外痔疮,手术四次,便血,脱肛,每次大便后,都得把脱出的肛门送回去。那时我一年能住八个月的院,单位给百分之七十五的医药报销。那两、三年,我常年发低烧,满口牙全掉了,又得了直肠癌。家人去单位要支票,送我去手术,单位不给支票,说我这个包袱单位背不起了。我就让家人背着我去单位,我爬上四楼,同事见我面色灰白、手瘦得象鸡爪子,说我可能活不了几天了,单位没办法,才给支票,让我住院,住院后,医生说我肛门神经全死了,手术直肠改道,以后就得外挂大便袋。我吓得心脏难受,一检查是严重心脏病,本来定的是星期四手术,就不能做手术了。我就想,那就不手术了,回家等死吧。我给两个儿子和老伴儿做了一堆棉裤,就怕死了没人管他们,冬天没有穿的。

邻居推荐我炼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就起早炼功,听师父讲法让做好人,觉的有道理,但我一出生就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灌输,不相信什么神啊、佛啊的。炼完功,就偷着回家,一听说让我学法,我就跑。半年多,我一边吃药打针,一边炼法轮功。有一天,我小便的时候,尿出了四个东西,象癞蛤蟆皮,很硬,拿铁钳子都扎不动,一个大的象鸡蛋黄,三个小的象手指盖那么大,我就知道这是子宫瘤,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子宫瘤,只是以前一拿点重东西,下身就流血,听说得了肾结石有尿出来的,没听说子宫瘤没治疗就能自己排出来,我觉的太不可思议啦。

当时同修和我交流说:“法轮功不治病,是修炼,必须得学法才行,才能好病。”我就说:“我坐不住,到时间就得吃止疼药,不吃药挺不住!”同修说:“那你也来学法吧,每天和大家一起读《转法轮》。要是坐不住的话,你再走。”我第一天拿着坐垫,坐下就和大家学法了,还真就坐住了,也没吃止疼药。学了一个多月,我才明白:法轮功是修佛的啊!我哭着和《转法轮》书上的师父法像说:“师父啊,弟子愚钝啊,学了这么多天,才知道这是修佛的,弟子死都修,一定和您回家!”

法轮功这么好,我不能自私啊,我得告诉更多的人。于是我就和同修们出去洪法。原来我自己洗头都站不住,走一里地都得歇几次。可是定下我要和师父修炼法轮大法这一念以后,出去洪法来回走几十里地的路,也不觉的累。

没过几天,我家附近拆迁,老伴儿想去捡点砖回来,修我家的车库,我站车库那看门,见老伴儿自己搬砖挺累的,就也去帮他捡砖。刚开始,我是搬一趟两手各拿一块砖,过一会,我就双手搬四、五块砖,再一会儿,就双手捧一大摞砖。老伴儿见状就对我说:“你都能搬这么多砖了,你会砌墙,我给你打杂,你来砌墙吧。”我啥也没想,就开始砌墙,砌到顶了,够不着了。见儿子下班了,就和儿子说:“我砌墙到顶,够不着了,你个高,你接着帮我砌吧。”儿子诧异的问:“妈,这墙是你砌的?你能砌墙啦?”我摊开自己满是砖土的两手看看,也不相信的自言自语:“是啊,这一身病的我都能砌墙啦?我能砌墙啦?那我这病不都好了吗?那我这身病是啥时好的啊?”

仅仅一个多月,我一身的病全都好啦!我的直肠癌,1.5×1.5的瘤也不知道啥时就没了。现在想起来,我的眼泪还忍不住要流出来,那是感恩的泪,这救命之恩,师恩难报啊!我没见过师父,我没给师父一分钱,我只是动了要修佛的那一念,我只是忘了自己的病,师父就给了我宇宙大法,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还给我铺就了一条返本归真——回家的路。我真真切切的体悟到了师父在《转法轮》宝书上说的:“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1]

二、法轮大法救了我孙子的命并赐给他幸福的生活

我的大孙子出生的时候脑袋小,胳膊粗,是畸形,医生说不要留下,四、五天又发现大孙子得的是白血病。医生说:“这孩子先天贫血,有钱就花吧。”我们不放弃这个孩子,就放在医院保温箱,戴了一个月尿不湿,孩子的屁股红了一片,黑天白天哭。大儿媳妇刀口又化脓,好不容易侍候满月了。我又黑天白天帮着照看孩子,累了半年,饭也吃不下,瘦了八斤。

同修看见我瘦得都脱了相,就让我向内找。我也知道是对儿孙的情没放下,但是陷在其中难以自拔。

有一天,我睡着了,睡的很沉很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了,看在我床前坐了一地同修,就问:“你们都来干啥了?”同修说:“听说你昏迷了,大家来给你发正念啊!”我就想:“同修多忙啊,还来看我,帮我发正念。以前自己说要出去讲真相,多救人。现在自己光顾儿孙的事,不能出去救人,还牵扯同修不能救人,我这不是做错了吗?”我就哭啊哭啊,心里觉的对不起师父,就一个劲儿的哭。

第二天醒了,我就好了,能吃下去饭了。第三天,就出去讲真相救人了。自己就想:我这半年都吃不下饭,怎么突然就好了呢?想了半天,明白了:我吃不下饭,是因为只惦记自己的孙子,是为私的;我哭,是因为牵扯同修救人了,想的是世人的得救,是为他的,是无私的。就是为他人着想的那一念,就这无私的一念符合了法,师父就管我了,我就好了!

孙子五岁那年的一天,为孩子的病感到绝望的大儿媳从医院开了一编织袋的中药,放在家里,和我儿子办了离婚手续,丢下孩子就走了。孩子上托儿所总感冒,每次感冒去医院打点滴,都得我按着孩子的针头,一动不能动,动了就渗血,打几个小时的点滴,我就得按着几个小时。到了上学前班的时候,哪个学前班都不要,都怕因孩子的病担责任。

孙子六岁那年,我因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回来关押到看守所二十多天。孙子病重了,又要住院,没人照看。儿子急得四处奔走,托人给派出所的警察送钱、吃饭、买好烟,想尽办法营救我回家。儿子手里拿着孙子的住院通知书来到看守所接我时,第一句话就说:“妈呀,快回家吧,孩子又犯病了。”

一進家门,看见小孙子蜷曲着在床上躺着,身上的肋条象洗衣板似的,面色枯黄,有气无力的叫一声奶奶,眼睛里流出了眼泪。丈夫因担心我,整天哭,不吃饭,也瘦了一大圈。丈夫说:“自从你走后,我的心,整天揪成一个团,也照顾不好孩子。孩子的白血病严重了。”看到儿子手里拿着住院通知书面目焦急愁苦,强忍着,不想在我面前流露出痛苦的样子,我就对孙子说:“孙子,咱不住院,咱以前多次住院也治不好,你就跟奶奶一起学大法吧。”孙子答应了。

我就带着他去学法小组学法,刚开始去的时候,为了他能安静不打扰大家学法,我就给他买很多小食品,我们学法他就在旁边听,每次都能跟着听完。逐渐的他也能读《转法轮》了,也跟着我炼功。有个星期天早上,我炼功没叫他,我想他上学挺累的,让他多睡一会儿。可等我炼第二套功法时,不经意睁眼一看,孙子站在我身边炼功呢。

孙子上学被同学欺负,总挨打,但是他从不还手,回家就和我哭诉。我就说:“师父在《转法轮》里不是告诉咱们吗?要忍,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韩信是个大将军都能受胯下之辱,你是个小学生,被同学欺负打几下,就受不了了?”

有一次孙子挨欺负,当时忍了,但回家实在受不了。進家门放下书包,躺在地上打滚哭。我就说:“孙子,修炼就是苦啊,被人欺负还不能还手。可是师父讲过不失不得的理啊,他骂你,打你,也许你前世骂过人家,打过人家。这一世人家找你,才打你骂你,这也许是你以前造的业,能不还吗?再说了,他打你,骂你,你受了欺负,承受了痛苦,他给你德,给你德多好啊,能长功。你应该高兴啊,怎么哭呢?”见孙子还哭个不停,我就哄孙子:“要不这样吧,你不想要德,你就打奶奶吧,你打奶奶,你把你同学给你的德都给奶奶,奶奶要德好长功,你也出了气,你看行不?”孙子还是哭,我就用激将法说:“孙子啊,修炼这么苦,总挨欺负,忍不了,哭不停,要不你别修了,做个常人得了。”孙子哭着说:“不!我修!”

随着学法、炼功、修心性,孙子的病一天天减轻,到十一岁的时候,就彻底好了。但是对孙子的考验却是没停,有一天,孙子放学回家正哭呢,他妈来电话,得知孩子是在校受了欺负,就问孩子:“你奶知道这事不?”听孩子说我知道,就让我接电话,质问我:“孩子在学校总受欺负,你怎么不管?你怎么不找老师、找家长?”我说:“我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如果你觉的孩子在我这里你不放心,你就把他接走。”听我这么一说,孩子的妈妈就不说话了。她就打电话找孩子的老师,班主任老师根本不相信一个那么壮实的大男生还能被女生打。但是老师看到我孙子撸起袖子,露出被抓、被咬、被掐、被挠的满是伤痕的胳膊时,老师惊呆了,对全班学生说:“以后谁也不许欺负他!”可孙子还是照样挨打,男生、女生都欺负他,几乎每天都挨打,直到初中毕业。

孙子十四岁那年放暑假,他妈妈来电话,和我说想接孩子去她所在的城市玩几天。孩子回来和我说:“我妈领我去医院看病,抽了一管子血。”我心里明白,孩子的妈妈不相信孩子从八岁起没打针、没吃药,就是通过修炼大法就治好了白血病,所以才偷偷带孩子去医院检查的。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她就给我打电话说:“等孩子初中毕业把孩子给我,行不?”我说:“行,你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想要孩子天经地义,你想什么时候领走都行,我没意见。”孩子的妈妈因为孩子有病治不了,放弃了孩子,找一个没结过婚的小伙成了家,想再生一个健康的孩子,没想到找的男人却不能生育。如果我不修炼的话,我不会把孙子给她。

孙子初中毕业就被他母亲接走了,但是过了一年,孙子又跑回来了,和我说:“奶奶,虽然我妈妈家很有钱,生活条件比咱家好,继父也对我好,说以后家产都给我,指望我给他养老送终,可是我还是觉的你这里好,当初我有病,她不管我,看我病好了,就要我。我不想去他们家,不想养他们老。”我就劝孙子从她妈妈的角度考虑,常言道:“百善孝为先”,大法弟子得听师父的话,做比好人更好的人。后来孙子又回到她妈妈身边,如今他妈妈在海滨城市给他买了车和房子,孙子也有很好的工作。孩子与妈妈和继父和睦相处,非常幸福。这也正如师父的《论语》所言:“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