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败景:舆论暴力吞噬人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一项研究表明,在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有关武汉肺炎消息的推特账户中,几乎有一半是机器人。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自一月份以来,他们已经检查了超过两亿条讨论中共病毒的推文,发现其中约有45%是机器人,而非来自真人的用户。

由于都是匿名,尚不清楚机器人背后是什么个人或团体,但研究人员卡利表示,这些推文似乎正针对美国散播消息。“我们知道它看起来象是一台宣传机器。”卡利说,并不排除中共是背后操纵者,但要证明这一点需要大量资源。

幕后黑手到底来自何处,还有待证明,然而此前的事实却摆在那里,三月十二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开在推特上叫嚣“武汉肺炎病毒是美军带入”。同时,中共调动成千上万的“网络信息管理员”(又称五毛党),铺天盖地地宣传。中共病毒攻击的是人们的身体,而舆论暴力却在吞噬中国人的心灵。

对他国疫情,从幸灾乐祸到网上狂欢

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间,中共病毒向海外蔓延,中国人居然发出这样的帖子:“冠冠加油!”接着五毛又造谣说巴西总统染病,并授予其“勇夺世界第一位确诊政要”的荣誉。

不久后,辽宁沈阳一家名为“杨妈妈粥店”的商家,突然在门口树起了一个充气拱门,上书“热烈祝贺美国疫情 祝小日本疫帆风顺长长久久”。该图片得到中国大陆网络社群的迅速传播。

英国首相病重,四十四万个中共流氓点赞。美国发病人数最高,一个中共电视台称,美国“荣升第一”。而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日本等国的疫情,都被中共官媒和五毛当成喜事,拍手相庆。

面对这些末世败德景象,有良心尚存的中国人不禁感叹:“我的祖国怎么这么多成群结队的流氓?!”

仅在数年前,北京警方召开五毛(“网警志愿者”)新闻发布会,并向所谓的“志愿者”代表们颁发证书,将他们高调推上前台,不再遮掩,并声称这是继“朝阳群众”等群众(特务)组织之后的第五支“群众力量”。有评论指出,这是中共搞运动、利用一群人迫害另一群人的惯用手段,是文革重来。

法广说,过去美国人只知道,中共培训了数以百万计的“五毛”,让“五毛”对网上任何批评中共的言论进行谩骂式的回击。自中共病毒入侵美国,美国人才知道中国还有一个“网络流氓群体”(中共国内称小粉红)。

中共的网络防火墙和删帖大军屏蔽和删掉了对美国疫情的正确报道,却任由“网络流氓”群体在网上狂欢。

利用控制的物资、利益等生活中的一切,而逼迫、诱导人们放弃对于是非的判断,助纣为虐、魔性大发,中共早已运用得驾轻就熟。


践踏国际交往准则的文革往事

在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后,“中央文革小组”公开宣称,“报纸的调子可以高于政府声明,群众的调子可以高于报纸”。这就是“大字报”为什么可以无故谩骂、栽赃陷害,以至把人逼到自杀,而不用承担任何罪责。

失去理性的言论不仅在国内,同时也蔓延向国际社会。例如:

“驻×国使馆造反派,在大街上散发‘造反有理’的传单,在使馆附近墙上张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大字标语。东道国提出抗议;

去×国援建的工程人员中的造反派,要在工地上竖起一块‘社会主义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的巨幅标语,当局不同意,他们集会抗议,与警方发生冲突,造成流血事件;

驻非洲×国使馆的造反派,在公共汽车里朗读毛主席语录,在街头向来往行人硬塞‘红宝书’和毛主席像章,对拒绝接受的群众挥拳辱骂,引起群众愤怒。”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北京十几个单位的造反派跑到英国驻京代办处门前,召集“声讨英帝反华罪行大会”,并进行示威游行,随后又冲入英国驻华代办处,放火烧毁了代办处的办公楼和汽车。英国驻华代办唐纳德·霍布森和工作人员躲进了保险库,红卫兵从迎风口灌进浓烟把他们熏了出来,全部人员不仅遭到拳打脚踢,还被迫向毛泽东画像鞠躬请罪。

死里逃生的英国驻华代办唐纳德·霍布森后来在给他的妻子的信中述说了当时的情形:“我打开门先走出来,其他人随我之后。院子里大约有五千人,我立刻遭到一顿毒打,任何可以触及我的人都用他们手中的不同武器打我。”“他们抓住我的头发拖我,揪住我的领带勒我。”“我的头上遭到重击的地方鲜血直流,被打得昏昏沉沉。”

这种公然践踏基本国际交往准则的反人性的流氓恶行,得到了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支持,六七年八月二十三日的《人民日报》报导说:“首都红卫兵和革命群众一万多人,昨晚涌到英国驻华代办处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在门前举行了声讨帝国主义反华罪行大会,并激于义愤,对英国驻华代办处采取了强烈的行动。”

这是发生在五十多年前的事。几十年来,中国大陆打开国门、大兴土木,终于成为了“第二大经济体”,然后,在二零二零年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中,中共面对危机寡廉鲜耻,魔性大发,让世人对其曾经一度充满“改良”的幻想,突然破灭。

因此,在世卫大会上才有中共的非洲“老朋友”,甚至俄罗斯、韩国等经济关系紧密的国家也同意对于武汉肺炎的起源予以真实的调查,中共四面楚歌,危机四起,国际社会正在通过这一次的灾难认清中共的真面目。

画皮剥开,西来幽灵的魔鬼本质正在现形。《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早已揭示,“共产党把‘杀’当作了一门‘学问’,一种‘艺术’,把‘杀’做到了极致”;“为了杀而去找敌人,没有敌人也要制造出敌人来杀”;“共产党怎么杀?用刀把子杀,用饭碗杀,用舆论杀”。

“杀,有几重目的。一是消灭被制造出来的敌人;二是让杀人者手上沾满鲜血,与党共同犯罪,有了原罪,不得不和共产党一条心,变成共产党的杀人工具;三是打造红色恐怖的环境,震慑所有人。这一切的‘杀’,都是为其破坏文化、败坏道德开路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