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丈夫 走出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只炼了三个月,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就开始打压迫害。我因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一身的病全好了,身心愉悦轻松,我没有丝毫畏惧,依然坚定修炼。大法教我们要走回传统,因为那是神给铺好的回归天国的路,一路走来,演绎了很多故事,下面讲出几个与朋友交流。

我的童年

我出生在湖北境内的一个乡镇,有兄弟姐妹五个,我排行老五。因家境贫寒,只读了一年书,就在家带侄儿,七岁那年,带侄儿时,因吃了冷红薯和鸡蛋,心窝痛了很久,不能吃饭,也没钱医治。隔壁奶奶见我可怜,就让妈妈给我用红柚子皮煎水喝。那时红柚子皮少很难找到,妈妈就找些红柚子皮与白柚子皮放在一起煎水给我喝,也没放什么糖,喝起来又苦又涩,实在咽不下去。每次当着妈妈的面勉强喝几小口,趁妈妈一转身,就偷偷往地上倒一点。这样喝了一段时间,好了一些。

八岁时又得了一场伤寒,因没钱治就硬拖着,那时我二哥下放到农村,他回家看到我瘦得皮包骨,就立即带我到医院去看,一直拖了大半年,总算捡了一条命。因被病痛折磨怕了,从小就一心想修行,想要解脱病痛之苦。

儿子的苦难

长大后,我在县城一家缝纫社里上班,结婚后,于八二年生下大女儿。八八年年底,怀上二胎后,单位领导逼我堕胎,说只准生一个,我夫妇都想要孩子,从此躲在屋里不敢上班,单位领导来敲门,也不敢开门。这样躲到八九年生下二胎,是个儿子,我们家族亲人都喜出望外。可怜的儿子,生下来就没有受到过一天公正待遇,单位常逼我去结扎,我因多种疾病缠身,不能承受结扎手术,就用各种方式抵制。期间,两次被无理抢走粮食户口簿交到镇干部那里,断了我们全家四人的口粮,靠哥哥姐姐们每家接济一点粮票熬了过来。两次都是我二哥托关系,好不容易才拿回来的。

我儿子出生后,就只在当时的医院里打了一针结核预防针,单位只管逼我去结扎,也根本没人过问孩子的预防与保健。我们整天过得人心惶惶,加之我与丈夫都不懂预防保健知识,到儿子一岁多时,突然有一天发高烧,到医院看后打针也不见好转,第二天、第三天,发现孩子不能站了,再到医院检查,确诊为小儿麻痹症,说是没办法治疗,为了给儿子治病,我们跑了不少地方,各地的医生都是同样的说法。儿子的腿瘫痪了,这对于我们家庭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我从此再也不能上班挣钱了,只能在家里照顾幼小残疾的儿子,直到初中,都是包接包送,读高中时,他自己尝试克服种种困难,坚持骑自行车上学,我才轻松了一些。

有幸得法

我一家四口就只有丈夫的工资维持生活,是非常艰难的。我因生活的艰辛也落了一身病,严重痔疮经常便血,腹部碗口大的包块常常一鼓一鼓的,腰也直不起来。九九年四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从此无病一身轻,腹部包场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尽管邪恶疯狂迫害,但我地区一直坚持集体学法,仍然能在同修家里学法炼功,我常常把儿子带到学法点,儿子也跟着盘腿,听法,他也受了很大的益。

儿子一路学业顺利,读完大学后,顺利找到一份收入可观而又理想的工作,再后来,又找到可心的姑娘成了家,一路都是师父慈悲保护。象我儿子这种情况,多数都是家长养着,我的儿子能自食其力也是一个奇迹。是大法赐给我家这天大的福份。

一千元钱的风波

二零一八年夏季的一天,一个同修放一千元钱在我手上,让我支配给资料点买耗材用。我接过后,就包好,放在家里一个妥善的地方,不与自己的钱混在一起,因为这是大法资源需专款专用。一天,丈夫不知怎么,翻出了这一千元钱,就指责我攒私房钱,我给他解释是同修放在我手上做正事用的,他不相信,老是纠缠我说为什么放在一边,还不告诉他。其实家里的钱一直都是我管理和支配的,需要用就可以用,也不必要攒私房钱,这是从人的角度讲,更重要的我是修炼人,决不会去做这种隐瞒丈夫的事了。

但丈夫基本不可理喻,再解释也没用,我就感到很委屈,心想怎么这么窝囊呢?平时对他一再忍让,他这是得寸進尺了。也是平时一直对他有怨恨心,这次就大爆发了,心想,就当我没有修炼,今天一定要出这口气,就提高嗓门跟他干了起来:“怎么?我把钱放在哪里,为什么一定要跟你说?你见我什么时候攒过私房钱了?!”就这样与他大吵了一通,然后就跑到一百多里外我姐姐家“消气”去了。俩姐姐都住在本县的同一个乡镇上,只相隔几户人家。俩姐姐都是修炼大法的,见我去后,就跟我一起学法交流。

期间我也向内找,认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不应该与丈夫同样对待,这事是来帮我提高心性的,怎么就没守住呢?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下决心修掉怨恨心、妒嫉心、争斗心等诸多的人心。

过了十来天,丈夫就好言去接我,说以后不干扰我修炼和讲真相,不与我吵架等等之类的话。我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谁知侄儿为我不平了,说:“姨,姨父一接您就回去,这不白跑出来了吗?趁这次整就把他整服,免得以后又欺负您。”我就平静的给侄儿解释说:“我是修炼人,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这次吵架也有我的原因,当时忍一忍退一步海阔天空,也就没这事了。”侄儿见我这样说,也表示能理解了。

家庭磨砺

因我公公爱喝酒,丈夫很小的时候就常给他父亲去打酒,时间一长,他就半路上偷偷喝上一两口,慢慢有了酒瘾,十八岁左右,就开始天天喝酒了。结婚后,常常是不吃饭都可以,但是酒一定要喝,通常能喝二两半斤的,遇有客人时,边喝边聊能喝上一斤。每顿都必须得给他备好几盘下酒菜,然而他又挑剔说这不好吃,那不顺味的,动不动就发脾气。他从不吃剩菜剩饭,因此我每顿都得吃剩下的饭菜。

好在丈夫一直支持我修炼,九九年中共迫害后,也从不反对。但丈夫有些习惯实在令我难以忍受,比如直到现在从不做一丁点儿家务,也不讲卫生,有时刚拖完地板,他从外边回来,不换鞋就将满屋踩得脏兮兮的,东西到处扔从不归位,一天到晚都要帮他收拾,我简直就象一头常年拉磨的驴从来没有停歇的时候,有时令我身心非常疲惫。而且,丈夫象个女人一样,要求我时时对他关怀备至,喝酒得陪他说话,一顿饭能吃上一个小时左右,吃完我来收拾餐桌碗筷,每顿都这样。哪天身体不适,不能喝酒,就拿我撒气,我若没对他问寒问暖,就呵斥道:“我今天酒都没喝,你没看见啦?!”

尽管丈夫百般挑剔,我依然处处体谅他,尽量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但有时也着实厌烦他耽误了我宝贵的修炼时间,可转念一想,每个人的脾气秉性都是与生俱来的,哪能都一样呢?尤其丈夫一不满意,张口就指责我说:“法轮功怎么这样啊?”我就好言劝他:“你怎样说我都行,你不能说对法轮功不敬的话呀,这样对你也不好啊。”可他权当没听见。我就告诫自己:好好修吧,修出大善大忍,修出看众生都苦的大慈悲心,丈夫身体不好,也没过上什么好日子,生活的重担对他压力也很大,喝酒也许是为了解愁呢,这样日复一日增加对丈夫的理解与包容。

去年丈夫痔疮复发,需天天用药水洗、涂药等等,他往往洗了的药盆,自己都不倒,都是我来收拾。今年过年期间,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到处封城封路,儿子媳妇隔离在家,有两个月没能去上班,丈夫的这些行为儿子天天看在眼里,时间长了,他心里很是不平。有一天,趁他爸爸不在时,他认真的对我说:“妈,您怎么找这么一个老头子,居然过了这么多年,怎么没与他离婚呢?要换了谁都过不好,早就与他扯开了。”儿子的意思我若与他爸分手了,那才痛快呢。我笑笑平静的对儿子说:“几十年了,妈妈也习惯了,因为按照大法的要求,女人要做到温柔善良,相夫教子。”此时,儿子用敬佩的眼神久久望着我,没再说话,我想这就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吧。

我常常想:只有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才能让我提升境界,做到不计不恨。感恩师父传给我大法,让我走上返本归真的路;感恩师父安排我历经百般磨砺,炼成真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9/善待丈夫-走出家庭魔难-405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