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造假外宣六大套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日】中共大外宣有个口号叫“讲好中国故事”,但是在这个所谓“中国故事”叙事里,人们远听不到天人合一的中华神传文化故事,近看不到民国将士洒血御侮的真实历史。不仅如此,一切揭露中共暴政与谎言的真相,如土改、文革、六四、法轮功真相一概都是禁区,甚至连国际持续聚焦的香港抗暴、台湾斥共运动,中共都绝对消音。

“讲好中国故事”只不过是按照党的意志量身订造的外宣化妆品,中共本以为将这个西来幽灵披上东方文化的外衣,就可以行骗全世界了。在武汉肺炎疫情大外宣中,中共为了脱罪,维护“伟光正”形象,六大攻略齐上阵。机关算尽,不成想恰误了党命。

1. 虚假信息:“下三滥的手段”
中共疫情数据自始至终饱受世界诟病,4月份,中共不得不调高武汉死亡数据。世界能相信吗?《纽约时报》4月9日的报道称:“甚至是像伊朗这样的友好国家的领导人,对中国通报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均提出了质疑。欧洲的一名高级外交官警告,中国对欧洲大陆的援助是为其地缘政治野心打幌子,而巴西的一名官员则暗示,这场大流行病是中国‘主宰世界’计划的一部分。”

对内掩盖,对外则是攻击。除了发动五毛、网络水军外,中共还动用了外交官和特工甚至军队系统大举制造各种国外疫情假消息。

《纽约时报》4月22日报道援引美国官员称,3月中旬,中共特工人员在数百万美国人的手机和社交媒体上散播“特朗普政府即将封锁整个国家”的假消息。这些信息在48小时内被广泛传播,以至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过Twitter发布声明,称它们是“假的”。

德国马歇尔基金争取民主联盟的中国分析师马特·施拉德评价中共的做法是“下三滥的手段”,他说中共在文革、2019年香港大游行及台湾选举中都是用过这种手段。

中共还利用联合国WHO组织谭德塞的发言,多次向世界传递虚假疫情信息,目前已遭到全球谴责。白宫网站上罢免谭德塞WHO组织主席的签名请求已过百万。

2. 推特外交:自我吹嘘与嫁祸西方
中共许州官放火却不许百姓点灯。推特被挡在了防火墙外,中共外交官员却可自由注册使用,将它作为党的外宣武器。中共外交系统通过个人推特软性手段欲实现对中共的自我吹嘘与对西方的强硬嫁祸。

自由亚洲4月28日刊文《100天疫情推特战:从中国外交部推文解读大外宣布局》,该文统计了华春莹(@SpokespersonCHN)、赵立坚(@zlj517)、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MFA_China)3个账号于2020年1月1日至4月10日在推特的发文数据,共计4,574笔。文章分析,这些推文有如下特征:

1~2月期间推文以“中国抗疫成果”和“正能量”为主体,而刻意弱化、淡化不断增长的确诊数目;四千多推文中只有167条是“疫情说明”;2月20日后,推文从“疫情重灾区”向“伸援大国”转向;过去100天,中国(共)外交部发言人推特持续强化“命运共同体”和“国际合作”讯息;3月12日,赵立坚将病毒来源嫁祸到美军,中共外交部含“批评”意涵推文中,近8成对象是美国政府;台湾抗疫信息遭冷处理。直到4月3日,才首次提到台湾,且是冷色调语言;推特大外宣将对内维稳,增强民族主义情绪作为关键功效。

但是中共这种战狼式外交成功了吗?对于中共的推责,4月27日,特朗普表示有“很多方式”让中共担责。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伦敦政经学院理念(LSE IDEAS)研究员唐斯特(Charles Dunst)指出“越来越少国家对中国的大外宣买账”。就连中共曾不惜大撒钱收买的非洲亲共小兄弟们,也纷纷加入反共行列,尼日利亚、南非等非洲联盟政府日前强烈批评中共不人道对待在广东的非洲人。

3. 医疗援外:假恩假惠假人道
从背后将一个人蓄意推跌进河里,再假惺惺的到他面前把他“救”上来,这样的“恩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中共早在2月就通过海外留学生、华人社团等个人和机构将国外的20亿只口罩买走寄回国,3月中旬,国外疫情爆发后,中共再输出口罩装扮“恩人”。中共对内宣传说是向国外捐赠医疗物资。但谎言很快就被揭穿。唐斯特指出,中国这些所谓的“捐赠”已在很多场合被证明根本是销售。同时,许多医疗材料都有重大瑕疵不堪使用。很多国家的领袖,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领袖,都已看穿中共所谓“人道主义”的表象,并试图追究该政权的责任。

对于中共的“抗疫外交”目的,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一针见血地说:“外国政府的防疫措施普遍被给予负面评价,以突显本国政治制度的所谓优势。而这种政治制度的特点就是不会犯错误,因为它不允许犯错误。本来,这种宣传伎俩在西方只会沦为笑料。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不得不提请各方注意,这里大喊‘抓贼’的那位,恰恰是目前震撼全球的疫情的部分症结所在。”

为宣传中共对世界的“贡献”,中共还利用凤凰卫视媒体代理人王又又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借记者身份提问之际,陈述中共的“抗疫外交”功劳,遭到了特朗普总统的现场诘问与戳穿。

4.党求感谢:国内国外两砸锅
3月正值武汉肺炎疫情严重时期,中共在国内国外前后脚,以自诩“恩人”的姿态,要求人们对其感谢。中共新华社3月4日转发 “黄生看金融微信公号”评论文章,标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遭到世界舆论反击。3月中旬,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居然要求武汉市民感谢党和政府,同样遭到国内民众的强烈批评,中共不得不改口称疫情防治须感谢武汉人民。

而在此前的2月,以及3月,中国外交官曾两度要求美国威斯康星州参议会议长罗斯通过决议赞赏中共对抗疫情,罗斯回应中共是“疯子”,并草拟决议文,谴责中共蓄意对外误导疫情讯息。

4月,这样的外交笑柄又在德国再现,德国媒体《星期日世界报》4月12日报导,中共外交官最近试图游说德国官员,请他们公开赞扬中共的防疫措施。然而德国外交部已在3月建议政府各部会,不要满足中方的要求。

为获得抗疫领袖地位,中共可以创造精神病型外交策略,一边战狼式咆哮,一边厚脸皮跪求打赏。这是人类正常的政府吗?

5.市场威胁:原形毕露凶相出
全球化市场自从将中共纳入一员之后,无异于引狼入室。全球经济一体化成了魔鬼的诱饵。

4月20日,澳大利亚朝野两党一致呼吁政府就武汉病毒起源进行独立调查,莫里森政府应要求在当日启动组建皇家独立调查委员会。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表示对中共的透明度担忧已达到最高点。她称,由于中共隐瞒病毒的严重程度,令世界各国失去应对疫情的黄金时间。

武汉病毒起源问题似乎成了中共此次疫情叙事中的命门与死穴,外界触碰不得。对此,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澳大利亚坚持这样做,可能引起中国消费者杯葛。成竞业语带威胁:“(中国)消费者会思考为何要购买澳大利亚出产的红酒和农产品。”

中共的态度说明了两个问题:如果中共心中无鬼,会如此过度反应吗?中共用市场绑架国际政治与外交,非常地不道义。如此大国,越“大”世界越不安宁。

对于中共的威胁,澳洲并不买账。前澳洲前工党领袖比尔·肖顿表示:“中国(共)在全球的质疑中,一直闪烁其词,不敢正面回应。中国(共)政府如果就如他们所说的是清白的,就应该允许全球开展此次病毒源头的调查,没有必要阻挡,用经济威胁。调查对他们也是有利的。”

6.柔性外宣:以歌传谣遭棒喝
中共外交系统有句口头禅,叫“外交无小事”。这倒并不是说,中共在国际交往中严格恪守国与国之间的约定,事事处处尊重他国。事实上,恰恰相反,中共这里表述的是要精于算计,即便是外交小事上,也要算计周全,不失时机的将党的形象推销到全世界。

在这样的吹牛也要打好草稿的中共外交策略指导思想下,笑话与滑稽随之而来。为标榜援助菲律宾抗疫成功,中共驻菲大使黄溪连近来用中、菲双语填了一首歌《海的那边》,歌词中意含菲律宾政府感谢连连。

中共外交官为将“自我吹嘘政治”更诗化,歌曲中写了这么一句“我和你在同一片海,守望的爱陪伴”。该歌曲演唱视屏影片上传至Youtube,16万人次表达不满,点赞仅2000多人次。很多菲国网民留言“西菲律宾海是菲律宾的”,要中共“滚出西菲律宾海”。此前的4月18日,中共国务院刚宣布,在西沙群岛与南沙群岛分别设置海南省三沙市“西沙区”、“南沙区”。而菲律宾也声称对上述两群岛享有主权。

中共趁世界疫情危机,欲在南海谋主权,网民们声称中共大使的歌曲是在传播关于菲国领土主权的谣言,纷纷给予强烈抵制。

结语:中共是魔鬼 其目的是毁灭人类
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已造成了300多万人的感染,20多万人的死亡。美国前白宫顾问班农表示,武汉疫情在美国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越战阵亡人数,战争会用几年,而现在只用了10周左右。

而中共却在大外宣中将自己疫情始作俑者的角色洗白,摇身变成抗疫英雄与环球领袖,并欲让全世界对其感恩戴德。这不正是魔鬼的秉性与手段吗?

正如《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指出:“共产主义造成的战争、饥荒、屠杀、暴政虽然触目惊心,但其危害却绝不限于此。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与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产主义与人性、人的价值和尊严为敌。”

远离中共就是远离魔鬼撒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