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困难 做真修的大法弟子

更新: 2020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一八年底走入修炼,当时在墨尔本读大四。到今年五月份,才仅仅修炼了一年半的时间,我感到很荣幸在我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走入大法修炼,否则,我可能穷尽一生对人生的意义都了无头绪。

二零一九年,我并没有经历过太多严峻的考验。由于我的工作正是我的专业,同事也非常友善,我的修炼环境一直都很平稳顺畅。我每周六都可以参加大组学法,周日可以和同修们集体炼功,参与墨尔本中央商业区的面对面讲真相活动,那段时间我把常人工作和做三件事的时间平衡的很好。但在中共病毒疫情开始后,我经历了三个难关,过关中,我找到了自身长期存在的执着。

困难一:安逸心与对亲情的执着

疫情开始后,我很担心我的处境,很多航空公司都取消了国际航班, 很难买到回国的机票。我的家人在越南,我也不是澳洲的永久居民。我这个想回家与家人团聚的念头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执着。我时常感到焦虑,有时晚上会感到像有东西压在我脖子上一样无法入睡。那种感觉就像被装進了一个没有氧气的盒子里。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都会用师父的法来提醒自己:

“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

我悟到只要我还生活在人中,就会受苦。尽管我不留恋澳大利亚,但是我渴望回越南的想法,恰恰反映出了我潜意识里还是把人世间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家。我能否战胜对疫情的恐惧,是我修炼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想清楚后我感到平静了许多。我决定留在澳大利亚,随其自然,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回越南。

困难二:怨恨心与片面看问题

最近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个心性考验。我在澳洲一直寄宿在姑姑家。有一天,我去厨房做饭,吃完饭后洗锅时没能把平底锅洗干净。因为这件小事,姑姑非常生气,还打电话给我在越南的家人抱怨。我感到很委屈,因为我一直都尽力的把家务事做好,比如每周日去公园炼功前,我都会把地擦干净。我甚至主动要求帮她付一部份家庭开销,还经常打扫房子的卫生。所以当听到她抱怨我说的那些话时,我感到很难过。我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打断她,并在心中默默回想师父的讲法:

“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1]

我试着向内找,因为师父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应该先找自己。然后我就悟到:我之所以会为这件事情生气,正是因为我还不够善。只要别人有一次对我不好,就会使我忽略掉他们曾经对我的好。因为师父说过神看人的生命,不只看人的一生,而是从他生命的整体上来衡量一个人。经历了这一关之后,我对师父讲的这段法,有了更深的理解:

“所以有的人所说的遥视功能,就是看他自己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东西。当他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就不是这样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那是威力无比的东西。”[1]

我悟到,只要还是人,就无法像走出世间法以后那样,直接去看事物。我不能像佛一样,用神通法力去看到事物的本质。所以,当我看到别人做事不合我意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是这个人整体生命的一小部份,并且只是反映在我空间场范围之内的一小部份。

困难三:所有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以及讲真相的活动都取消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有一些不正确的想法,比如认为真相点取消了,我就可以在讲真相救人方面放松自己了。幸运的是,当我在Sonant上学法的时候,我听说墨尔本大纪元正在增加中共病毒特刊报纸的印刷量。周围的同修都很重视这个讲真相的项目,我随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开始在我附近的街区发送报纸。

我有报纸的电子版,我决定把电子版发给我之前的大学老师。通过师父给我的智慧,我写了一个可以自动发email的计算机程序,每封信收件人的名字都可以根据需要做调整。由于疫情的影响,学校不能正常运行,我以校友的身份,给学校二百多位教授及工作人员发了关于中共病毒的真相。收到的反馈都很正面。一些人对我表示感谢,告诉我他们会读完这份报纸。

在我去街区发报纸或大面积发email之前,我都会尽量遵守有关垃圾邮件的规定。一开始,我很担心常人会不理解。但是,我意识到我的这种怕是不符合法的。如果我是一个觉者,我怎么会害怕呢,更何况我还是在做一件最正的事。我的理解是,这种怕本身也是旧宇宙在坏灭最后时期的一种表现。当正法结束后,新宇宙中会充满正念,人们也会正念正行无所畏惧。

我也想借此机会向大纪元、新唐人和其他媒体的同修表达我由衷的感谢。我悟到众生只有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自己的位置才能得救。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利用中共病毒疫情向更多的常人讲清真相,揭露中共的邪恶。另外,我看到大纪元的新闻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如:脸书)被标记为假新闻。我意识到这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邪恶会用尽一切手段把人毁掉。常人面对着很多给他们制造假相的负面因素,同时也面临着利益与情的考验。我对他们的处境感到很难过。师父说:

“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1]

我希望我的交流可以帮助同修增强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让我们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不忘自己的使命,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使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