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警察王万春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自二零零二年成立反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侦察大队以后,王万春就成为迫害寿光大法学员最凶恶的警察之一,出手打人凶狠,与寿光国保副大队长郭洪堂在城镇、乡村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学员无数,给众多的大法学员造成了无尽的痛苦、伤害,迫害的无数家庭妻离子散。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王万春被举报。

一、个人信息

王万春,Wang,wanchun,男,一九五七年一月九日出生
工作单位: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
身份证号:(明慧网存)
目前电话:13864636858

二、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事实

1、朱月娥:女,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警察绑架到邪教大队,用电棍电、打脸、打头,对她刑讯逼供,并关押到看守所一个月,并勒索钱三千元。

2、王玉芳:女,二零零三年一月,寿光市公安局被国保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警察绑架到寿光邪教大队,遭警察扇耳光并勒索钱三千元。

3、徐美新:女,二零零三年一月底,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赵春利、王万春等警察绑架到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队,警察对她刑讯逼供,用电棍电、铐在铁椅子上打耳光、打头,折磨一天后,送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并把她那时还未修炼的丈夫李尚和也绑架了,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天,两人被勒索了八千元,当时他们家实在没钱,全是到银行贷的款。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4、刘凤香: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寿光市“六一零”恶人郭洪堂、赵春利、王万春、刘祝身和一司机闯入寿光市圣城街道沙阿村法轮功学员刘凤香家,强行抄家,把刘凤香绑架到寿光市反×教侦查大队,强行搜身,搜去她身上仅有的七十五元钱,对她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高压电棍电击,打耳光。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5、王秀荣:二零零三年十月,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赵春利、马温和、王万春等警察绑架,连王秀荣不修炼的丈夫、儿子一起绑架了,都遭到了用电棍电等酷刑折磨。王秀荣被非法关押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刚出来半个月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6、张克亮、王中云夫妇:二零零五年二月四号下午四点左右,寿光市“六一零”李同忠伙同寿光市邪教侦察大队郭洪堂、赵春利、王万春、刘祝身、李汝元等十多人,到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后朴里村张克亮的老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克亮、王中云夫妇。郭洪堂、刘祝身、马温和等五、六个警察用搜到的钥匙打开了张克亮家门锁,没有任何手续,非法抄了他们的家,家具也给撬了,家里仅有的一千九百元生活费被抄走了(钱在王万春手里),孩子用的复读机也抄走了,连家中仅剩的一张煤气票也被偷走了。

非法抄家时,王中云不配合他们,为不让他们带走,她把自己反锁在洗漱间。一警察把洗漱间的房门踹烂,拽住她的长头发,一顿疯狂地拳打脚踢,用拳头狠狠地击打她的头部,王中云当场被打昏。

在非法审讯中,警察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更是惨无人道。他们把张克亮的衣服扒光,双手反铐,用电线把两腿绑紧,用张克亮的棉袄把他的头包起来,三名警察(赵春利、刘祝身、马温和)有的用脚踩着头,有的踩着腰,拿高压电警棍电击全身,且长时间地电击咽喉处、乳头和下身小便处,他们把水泼在了张克亮的头上,用电棍电击他的百会穴、头顶,将吸剩下的烟头插入他的两个鼻孔,用烟头烫后背,扇耳光,用皮带抽,拳打脚踢,这样连续不停地迫害长达十多小时。张克亮的脊椎被打断,脸肿大变形。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还差四天过新年,他们还把夫妻俩关进了看守所,这一年夫妻俩是在看守所度过的。国保大队刘祝身等还向张克亮大哥家索要五万元钱,还要了好几遍,因大哥家实在没钱。过完年正月十三,夫妻俩又被寿光六一零的李同忠和国保的刘祝身等人劫持到潍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七点半左右,王中云在骑车子上班时,被一辆无牌照黑色轿车从后面赶上来,挤倒在路边,郭洪堂、王万春等人给她强行戴上手铐,拖到车上,并搜走家中钥匙去抓张克亮。他反锁房门,他们把钥匙扭在锁孔里,郭洪堂等警察又调来消防车,用升降系统从五楼破窗而入,绑架了他。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又非法抄了家,几本大法书籍、手机一部、一个录音机、六百多元现金、一个卫星锅等被抢走。

张克亮、王中云夫妻俩被关押在寿光市圣城进派出所,一天后,又转到站前派出所,铐在铁椅子里,警察把他俩分别关在两个屋子里,四天四夜非法审讯、恐吓,国保大队副队长孙臣亮用他们家未安装的卫星锅给他俩编造要迫害的所谓证据。王中云的右脚肿的袜子都很难脱下,半边身子也不能动了,看守所拒收。孙臣亮准备拉她到医院,旁边一警察对孙说:“上什么医院,路上找个下水道井盖把她摁下去算了,谁知道?”孙臣亮又拉着她到寿光市人民医院开了假证明,对看守所人员说:没事,因为以前她就这样过,硬让看守所留下。

在看守所期间,王中云只能天天躺着,上厕所时由三人架着去,生活不能自理,右大腿外侧肌肉变形,象扣了个碗一样突着,即使这样还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最后非法劳教一年(因被迫害的偏瘫症状,劳教未成),张克亮被非法劳教一年,押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因两次迫害被抓而打断的腰伤,劳教所拒收。

7、杨文彪: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郭洪堂带领国保和洛城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洛城街道法轮功学员杨文彪家中,强行抓捕并非法抄家,其后,又将杨文彪的妻子也抓到派出所,女儿吓得大哭,家中年迈的老人被惊吓。

在洛城派出所被非法关押的三天三夜,警察王万春等三人轮番对杨文彪酷刑折磨、逼供,被摁倒在水泥地上,反铐手铐,用直径约四公分的刺槐木棍(带着刺)打他的脖子、肩膀、双手双脚,头被打的起了很多大疙瘩,身上皮肉被打破,渗出鲜血,全身又肿变黑,他们用脚狠踹他的后背、肋骨和大小腿,整宿不让他合眼,这样的折磨持续了一天。

第二天,他们又变换了更残酷的折磨手段,把他的双脚固定在椅子腿上,手被反铐着,一个警察坐在椅子上,迫使他无法移动一点,然后用一米多长的木棍,一头担在肩头,中间系一根绳子,绳子穿在手铐上,用脚蹬住后背,用力向上提木棍的另一头,直到杨文彪疼的晕死过去。醒来后,又用脚踩着木棍在小腿上擀来擀去,直到他再次晕死过去。

第三天,他们又用高压电棍电击他,把水泼到他的头上电击。扇耳光,用袋子蒙头后猛踹,拳打脚踢,三天下来,整个人面目全非,虚弱不堪。杨文彪一瘸一拐艰难的走进看守所时,他的脸肿大,脖子和手背上满是伤痕,当他要脱鞋子时,袜子竟然被血粘在脚上无法脱下。他忍痛把袜子撕下,两脚大拇指的指甲盖都脱落下来,惨不忍睹。最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到山东省监狱。

8、韩莲凤及张照宇夫妇: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国保大队郭洪堂、王万春、孙臣亮等约二十名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韩莲凤及张照宇夫妇暂住的寿光市台头镇某宾馆内。警察们将张照宇当场绑架,韩莲凤和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张照宇妻子后来又被绑架)。韩莲凤走脱十多分钟后,在路上被追来的警察们劫持。警察们将她双手反铐关进台头镇派出所,国保大队警察王万春问她叫什么名字,韩莲凤不告诉他,王万春气急败坏的打她耳光,不知打了几十下,直到他打累了才肯罢休。

当晚八点多钟,警察们将韩莲凤拉到了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连续一周给她戴着手铐、脚镣进行殴打、刑讯逼供,不准她睡觉,给很少的饭吃,有时一天就给一个小馒头。警察们逼她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一警察拿来一根很粗的木棍,另一警察嫌太细,又换一根更粗的,那警察还嫌细,最后搬来碗口粗的大木柱,放在了韩莲凤的双腿上,警察王万春恶狠狠的对她说:“你说不说,你如果不说,今晚我要把你的肠子、心从你的嘴里擀出来……”韩莲凤拒不配合,只是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警察们不但不听,还不停的逼问、威胁她,最后她说:“你们既然不听真相,你们怎么个擀法,你们正面擀,我就躺下;反面擀,我就翻过身去。”

警察们一看她不但不说,还不害怕,没谱了,最后就把大木柱给搬下来了。这时一警察说:“你们学法轮功的还叫我们恶警,你看我们长的像恶警吗?”这警察随手指了一下刚出去的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孙臣亮说:“你们叫他恶警,你看他长的像恶警……”

在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被非法折磨了一星期后,韩莲凤又被非法关押到寿光市看守所。到看守所不到两天,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又去提审她。提审她时不在提审室,把她关在看守所院子南边一排平房的小屋子里,戴着手铐,坐在铁椅子里逼供。好几拨警察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这样又整整逼供了她五天。后来,警察们又开着车拉着她让她找曾经租住过的地方,看到她不配合,和他们兜圈子找不到,警察孙臣亮就用一根管状铁砍她的肩部、后背,用拳头捣她的脸,警察李汝元用拳头砸她的背部。韩莲凤被送回看守所监室的时候,瘦得脱了相,满脸青紫,头发蓬乱,胳膊、后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国保大队的警察们不但绑架了游会福、韩莲凤、张照宇夫妇四人(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后来又被绑架),抢走了他们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一体机、资料及大量耗材、三千多元的生活费,还抢走了电动车三辆、三轮摩托车一辆。过后,他们的家属去要车,国保大队的警察们坚决不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