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坚定的往前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当时因母亲身体不好,有人送她一本《转法轮》,我回娘家时就想看,晚上十点多钟开始看,一直看到天亮,觉的非常好,很想学。第二天和妹妹一起上街,有一个人在路上叫妹妹的名字,妹妹就跟那个人说话,突然妹妹跟我说:“姐,你不是想学法轮功吗?她就是学法轮功的,那本书就是她给妈妈的。”她就跟我说,可以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到公园去学。我带着小孩,担心起不了那么早,有点犹豫的答应了。分手时,她对着我的耳朵说:“你要想起来,就能起的来。”晚上睡觉时,想着这句话,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就是早上五点半。然后就去公园学功。就这样,接上了与师父的缘。

那时我孩子很小,我要照顾小孩,又要上班,又要做家务,非常忙。加上我性格很内向,不爱与人打交道等多方面的原因,学功以后基本上处于独修的状态。除了有时去炼功点炼功,很少与同修交流,不知道学法的重要,学法少,受无神论影响很深,没有考虑过修炼、圆满、佛道神等这些问题,只是祛病健身,不知道是要修炼。这种状态持续到九九年迫害发生。七二零以后,遇到一个同修,给我看了一些同修证实法的资料,我很受感动,觉的应该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拿了一些资料来发。

当时完全没有料到邪恶会那么坏,没有想到真有人会迫害,发资料过程中,被便衣抓到派出所。我当时懵了,不知所措,只是守住一念,绝对不能出卖同修。后来送到了拘留所,在里面接触到两位大法弟子,知道了更多关于证实大法的事情,明白了大法是修炼,是要修成佛道神。

回家后,家庭的魔难就开始了。丈夫坚决反对我修炼,父亲对我大声训斥,母亲寻死觅活的要给我下跪,叫我承认错误。我从小就听话,顺从,与世无争,学习工作都优秀,母亲说她从来不操心我,现在我却最让她操心。当时我说什么他们都不听我说,不让我说。我震惊、无助、痛苦的流泪,没想到亲人们此时竟会这样不可理喻,完全不能沟通,不能交流,现在明白他们当时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所操控。

那时我对法理解的很少,没有扎实的学法基础。面对巨大的家庭压力,还有派出所时常的“关心”骚扰,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天生不会与人争吵,在无法与家人沟通的情况下,我只有沉默。丈夫不让我修炼,只要看到我炼功,就拳打脚踢,我好几次被打的全身是伤。后来,他看我坚决不放弃,提出与我离婚。我当时看不到让他听明白真相的希望,也不知道迫害会持续多久,也想一个人来面对一切压力,不连累他,就同意了。按照他的要求,女儿和房产归他,我一个人净身出户。离婚后,他不让我与女儿见面,并威胁说要对我不客气。我当时也对他产生了怨恨。近年来,我通过不断的学法修心,逐渐放下了他对我的伤害和我对他的怨恨。其实,他当初所做的一切,是旧势力安排的,我因修的不好,没能否定旧势力。如今,十几年过去了,他已另外成家生子。后来,他多次跟我娘家人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离婚。

几年前,我在心里发正念:否定、清除、销毁、解体旧势力对我和家人的一切安排,只要师父的安排,求师父让女儿回到我身边,不让女儿在外流落、迷失。后来,前夫将我们共同的房产给了我。最近,心爱的女儿从很远的地方,回到我的身边。当初很多人怨我该争却不去争的东西,都失而复得。

在刚离婚的时候,我有时一个人站在街头流泪,感觉孤独、无助、走投无路、无人可依。曾经全心为之付出并深爱的两个人(前夫和女儿)离开我,不能见面;父母亲戚不理解,怨我不放弃大法,恨我离婚不争房产;派出所知道我离婚了,到处找我;身体出现病业表现,象严重的心绞痛或胃痛;有同修背后说我,太软弱、太懦弱,不该把女儿抛下;我居无定所,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哪里……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在梦中安慰鼓励我、点化我。一次,我梦见自己走在一条极其坎坷的道路上回家,同时还有很多人,都跟我往同一个方向走。道路的坎坷成度我从未见过,全是大大小小、深浅不一、不规则的坑和凸起的岩石,没有一块平地。醒来后我想,虽然这条路很坎坷,但是我在回家啊,心中感到莫大的安慰。后来每次遇到坎坷时,常会想起这个梦,知道这都是回家路上的事;当同修遇到魔难时,我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也尽量去帮助,因为我觉的这么坎坷的路,大家你拉我一把,我抬你一下,会走的容易些。

最近,与一个过病业关的同修交流。同修因病业关持续时间较长,一关接着一关,一难接着一难,实在承受不住,产生修不下去的念头,想要放弃人的身体,走了算了。我告诉同修这个念头和这些病业假相都是旧势力强加的,要排斥、否定、不承认、清除、解体它们。并讲了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路上,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妖魔鬼怪、美女画皮、刀山火海、陷阱诡计,都坚持往西走,决不动摇。同修听進去了,一直努力坚持着往前走。

师父在很多的讲法中,都讲过相关的法理。师父说:“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1]“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2]

迫害当初,我几乎不懂得修炼,凭着一腔热情做事,以为做事就是修炼。看到同修一天发多少资料,我也要一天发多少资料,看到别人一周发多少信,我也跟着学。结果自己处于焦虑和忙乱的状态。师父无数次的点化我,我却不悟,结果走了很多弯路,造成很多损失,令人痛心。那些年,我经常重复的做一些梦。一种梦是在大学里要考试了,我还没有看书复习,心里急的不得了。现在明白是点化我学法太少了,要快点学法看书;一种梦是考试卷发下来了,里面很多题目我不会做,就看别人怎么做的,抄别人的答案。现在明白是点化我不会修炼,修炼学别人,没有走自己的路。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逐渐明白了,深深感到师父度弟子的不容易,感到师父如慈母般的耐心、宽容和洪大慈悲。我悟到,别人做的好,我们可以借鉴参考,不一定要完全照搬;我们无论在法中有什么样的认识和体悟,都不能当作标准去要求别人,而永远只能以大法为标准。

以上个人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