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法轮功学员1~4月遭迫害情况简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二零二零年一~四月期间,宁夏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如永宁县公安局再次将构陷九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被提交到检察院。另据不完全统计,四个月当中至少有19名(20人次)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绑架抄家、非法拘留、短时拘禁、骚扰等方式的迫害,具体情况如下:

一、永宁县九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九日,银川市永宁县公安局、辖区派出所大批警察出动,绑架了当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劫掠。十二月下旬,朱海燕、陈波、谢南方、纳琴、肖燕芝、姜春梅、王秀花、孙芳惠、孙芳红九人被永宁县公安局非法构陷到西夏区检察院,遭非法起诉,公诉人是王静。

此后,西夏区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将该案退侦。永宁县公安局补充“证据”后,在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再次将构陷案提交到银川市西夏区检察院。九名法轮功学员从去年九月十九日被绑架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至今,已超过七个月。

朱海燕女士,现年46岁,原永宁县环保局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修炼后鼻炎、肩周炎、眼疾、胆囊炎等病都好了。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姜涛三次遭非法判刑,共坐冤狱十二年半,此次被绑架关押了三十七天取保候审回家。姜涛因屡遭迫害,从一个身体健康的小伙子,变成高血压、时常头痛、头发苍白、视力听力下降、记忆力减退、身体虚弱的“小老头”。

二、三人被冤判

1、中卫市中宁县法轮功学员孙建锋先生被冤判六年四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卫市中宁县法轮功学员孙建锋先生在家中被中宁县公安局的一伙人绑架抄家,关押在中宁县看守所,后被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中卫市沙波头区法院对孙建锋非法开庭后未宣判,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法院诬判孙建锋六年四个月。

孙建锋今年48岁,是兰州铁路局银川供电段职工,此前曾遭多次迫害。一九九九年,被绑架到中宁县看守所关押,遭扎绳子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半,延期半年;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劳教期满后,因拒绝单位的“转化”迫害被单位监控了近两年;二零零七年一月被单位纪委、保卫处及公安、六一零等一干人从宿舍绑架到兰州邪恶的龚家湾洗脑班,遭野蛮灌食、灌不明药物、冬天铐在雪地里冻、背铐在禁闭室的床头五十多天、有次上吊铐长达七十二天;二零一二年三月,被中卫市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后被秘密诬判五年半;二零一八年九月底前后,因控告银川监狱迫害的责任人,遭中卫市国保人员报复,被绑架关押十三天。

2、银川市西夏区75岁的法轮功学员蒋红英女士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蒋红英老人被银川市西夏区某派出所及西夏区国保大队的李兰、马瑞、李学勇等五人从租住的房子绑架,关押到银川市看守所。当天被绑架抄家的还有石嘴山市(在银川市居住)法轮功学员刘翠梅。关押期间,老人出现病症,警察通知家人将她接回。八月二十三日,老人被非法批捕;八月三十日,警察再次将她绑架,非法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西夏区法院在没有通知蒋红英家人的情况下,对蒋红英非法庭审。当庭没有宣判。大约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前后,西夏区法院诬判蒋红英四年。其后,老人被劫持到宁夏女子监狱关押。因预防中共肺炎,宁夏被封城,直到三月份才传出老人已被劫持到监狱的消息。

这是蒋红英老人第五次遭冤狱迫害。

蒋红英老人,原系宁夏水科所职工。身世特别坎坷:4岁父亲去世,6岁被卖给别人当童养媳,23岁母亲去世,43岁时大儿子为救人献身(时年27岁,是烈士)。悲惨的人生经历,使她身患顽疾。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蒋红英老人几十年的顽症都好了,给国家节省了大笔医疗费,而且道德提升。一九九八年中国南方遭遇洪水灾害,蒋红英老人将省吃俭用积攒下的五千元钱寄给了红十字会,留言是:“是大法师父让我做好人,我才寄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蒋红英老人因不放弃信仰,此前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共四年,四年间单位不给发工资;被非法判刑两次,一次四年,一次两年三个月、勒索三千元;因遭迫害,单位分配的房子没有参加房改,拆迁后居无定所。

二零一四年年底,蒋红英老人被绑架、非法判刑后,银川市社保局非法停发了她的养老金,她被迫将关押期间领取的养老金返还,社保局才开始发养老金。二零一四年年底被绑架关押在银川市看守所期间,曾出现半身不遂等病症。

3、银川市西夏区法轮功学员宋梅女士被诬判一年(缓刑一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银川市西夏区法轮功学员宋梅女士(50多岁)遭西夏区国保大队李兰等人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审讯三天后才放回家。警察审讯她时,还给上了老虎凳。宋梅回家后,李兰等人时常骚扰她。后来西夏区公安分局将宋梅构陷到检察院。二零一九年,西夏区法院对宋梅非法开庭。二零二零年一月,宋梅被西夏区法院诬判一年(缓刑一年)。公安恶人给宋梅戴了手环定位监视她,并威胁如果摘下手环就将她送到监狱。

三、两人被绑架抄家、取保候审

1、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赵林先生被非法抄家、取保候审

三月七日下午,银川市法轮功学员赵林先生在街上讲真相时被人诬告,银川市兴庆区解放西街派出所警察将其绑架。当天下午,银川市兴庆区国保大队邹海军带着几个警察押着赵林到住处抄家劫掠,三月八日凌晨将赵林放回。三月八日上午,解放西街派出所警察通知赵林家人给赵林办了取保候审,国保人员做出“等疫情结束后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决定。

三月九日早晨,银川市国保大队一张姓警察(约四、五十岁)带着第一次到赵林家抄过家的几个警察再次到赵林住处搜查。此后,兴庆区公安局企图将赵林构陷到西夏区检察院,目前情况不明。

2、固原市隆德县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女士被非法抄家、取保候审

三月七日,固原市隆德县法轮功学员陈淑琴女士(56岁,大夫)被隆德县国保大队王胜强带人抄家绑架。王胜强等人将陈淑琴劫持到固原市看守所企图关押,看守所拒收。国保人员办了取保候审后,陈淑琴回家。陈淑琴女士二零零九年曾被绑架坐冤狱四年。

四、七人次被绑架抄家、拘留或短时拘禁

1、石嘴山市惠农区法轮功学员余德贞女士讲真相被绑架

一月二十四日下午,石嘴山市惠农区法轮功学员余德贞女士(50岁左右)在离家不远的文景广场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治安联防队的人员抓住,并叫来警察将她俩绑架到惠农区南街派出所。国保大队来人给余德贞做完所谓“笔录”后,下午六点多钟又拉着余德贞到家抄家,将十几张真相内存卡,师父法像、两部手机劫掠走了。其后,余德贞被劫持到石嘴山市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

2、石嘴山惠农区法轮功学员齐菊荣女士在北京被绑架当晚回家

近年来,石嘴山惠农区法轮功学员齐菊荣(女,80岁左右)老人多居住在北京市的女儿家。三月的一天,齐菊荣老人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市一个小区给世人讲真相时被诬告,遭警察绑架抄家,还被威胁要刑事立案,两人于当天晚上安全回家。齐菊荣老人二零一八年曾被绑架抄家,短时拘禁。

3、银川市永宁县法轮功学员杨京赋被绑架抄家,当日回家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银川市永宁县望远镇法轮功学员杨京赋被永宁县公安局望远镇派出所警察张斌、骆浩峰等人闯入家中绑架,抢走了电脑。杨京赋家中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一岁多,一个三岁多。当日,杨京赋回家。

4、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郭文燕女士被绑架抄家,当日回家

四月二十九日,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和黄河东路派出所的一伙警察拿着搜查令,到金凤区法轮功学员郭文燕女士家敲门,郭文燕的丈夫不给开,警察后来直接用万能钥匙打开门实施了绑架抄家,没搜出什么东西。当晚,郭文燕从黄河东路派出所回家。据说是因为郭文燕微信被监控遭绑架的。

5、石嘴山市史梅兰、余德贞、陈翠萍被绑架抄家,当日回家
四月三十日早上十点左右,石嘴山市惠农区法轮功学员史梅兰、余德贞、陈翠萍在惠农区水城民生片区讲真相、贴真相不干胶时,国保大队和园艺派出所的几个便衣警察突然出现,将她们围堵在楼道里,强行搜走了身上带的不干胶,还说是有人举报了。
中午,警察分别劫持着三人到家非法抄家,翻得非常仔细。三人家中的师父法像、大法书、手机电子书等私人物品被劫掠。下午,三人都被拉回派出所做笔录,直到七点多才被放回。

五、八人被骚扰

三月一日,银川市金凤区黄河东路派出所所长带人到法轮功学员秦永顺、李培花夫妇家骚扰。当时预防中共肺炎封城还未解封,他们拿着几个口罩,以“送口罩”为名,问的却是:你们还炼不炼功?等等。

四月份,银川市西夏区的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孙雅娟夫妇,蒋姓法轮功学员遭电话骚扰。参与骚扰迫害的是宁夏公安厅反“邪教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骆建、西夏区国保大队李兰、西夏区西花园居委会工作人员等。

四月中旬,银川市西夏区某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单季宁女士家骚扰恐吓,不让她给别人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

灵武市法轮功学员严英、徐燕等人也被警察上门骚扰。

奉劝宁夏多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人员,看清天象,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如果继续跟随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剩下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6/宁夏法轮功学员1-4月遭迫害情况简述-404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