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610头目郑奎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自二零一五年郑奎继李太平任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六一零头目以来,不遗余力的迫害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一些法轮功学员给他写了真相信,劝他认清形势,守住良知善念,不要听信谎言,别做邪党的替罪羊,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可他听不进良言,仍然迫害赣榆区法轮功学员。日前,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郑奎被举报。

一、郑奎个人及家人信息

郑奎(Zheng,Kui),男,1966年出生,2015年任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手机:15251236000 家里座机:0518-86289399
家庭住址: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小冈村
妻子:张丽(Zhang,Li)退休在家。
女儿:郑闳 (Zheng,Hong),在南京工作

二、郑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连云港市“六一零”对实名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大抓捕行动,郑奎不仅亲自部署了对赣榆区实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还亲自带领赣榆公安局国保人员到赣榆区柘汪镇,坐镇指挥国保恶警及当地派出所警察抄家抓捕那里的法轮功学员。

这些人所到之处,翻箱倒柜,如土匪进村。他们上门时,并不说出为什么事而来,而是直接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出示所谓的传唤书,对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动用武力直接绑架到赣榆区公安分局,问讯为什么控告江泽民、谁写的、谁组织的、谁提供的模板。然后分别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进行非法刑事拘留和以“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危害社会”进行拘留,这次行动共绑架了十五人,他们是:秦入萍、仲为瓒及儿子一家三口,霍西亮、魏入秀夫妇,盛芝梅、苏爱清、王发芝、葛艳云,刘桂美、刘善美、杨芳、陈玉华、霍介芳、张学阳。其中霍西亮和张学阳被非法关押在赣榆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秦入萍、魏入秀、葛艳云、刘善美、刘桂美、杨芳分别被拘留十天,苏爱清、盛芝梅、陈入(玉)华分别被拘留十二天,仲为瓒父子俩因身体原因被关押一天一夜第二天放回家、王发芝因高血压被拘留所拒收回家。霍介芳被逼按黑手印才被放回家。城头镇的刘要娟被迫流离失所。

1、高传斌、仲伟玲夫妇被迫害

仲伟玲女士,小学教师,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劳教两年。老伴高传斌曾为中国军队建设做出过突出贡献,训练出很多名神枪手、神炮手以及爆破手,无论在部队或地方上一直是先进典型(南化集团公司干部廉政标兵),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多次被绑架、遭劳教、判刑,被迫害得九死一生,不但几近残废,退休时被扣除十七年军龄及副营级干部待遇,现在每月连吃饭钱都不够。

二零一五年,夫妇俩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九月十五日,连云港诉江法轮功学员遭大面积绑架、抄家,仲伟玲家那天两次被公安包围,天黑了又两次上门骚扰不成,之后骚扰不断,两个儿子家也被恶人闹得不得安宁,夫妇俩居无定所、有家难归。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中旬,仲伟玲老家修房子,家里有农民工干活,她接到一个电话说买门的事,叫她十五日到赣榆区厉庄镇,就这样她那天还未进村就被绑架、构陷。仲伟玲当日被劫持到连云港看守所非法关押。厉庄派出所指导员梁文生还两次进看守所叫仲伟玲答应给好处就放人,不给好处就判刑。家里要人,一位纪委副书记说:“这件事一年前就定好了,作为赣榆第一大案处理,谁也要不了人。”

在非法关押、审讯中,仲伟玲身体遭到严重摧残,出现严重的糖尿病,两腿不能走路,满口牙脱落,她在求救书中说:“我在看守所受到生不如死的折磨。”仲伟玲被罚站、不让睡觉,狱警还唆使犯人对她拳打脚踢。仲伟玲被迫害的变了形,还被强制干劳工活。她曾被包夹一汽水瓶子打昏死,看守所不但不追责凶手反而说仲伟玲装死。残酷的迫害导致仲伟玲多病缠身,看守所每天指使犯人将仲伟玲按到地上强行灌药,致使仲伟玲神情呆滞。

在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来,赣榆区公、检、法相关人员明知仲伟玲请了张赞宁律师,却不通知律师、也不通知家人,隐瞒和欺骗家人,欺骗仲伟玲本人,多次说证据不足要放人,两次延期处理,多次暗地开庭。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秘密开庭,仲伟玲当庭讲真相,要求无罪释放;主审法官岳仁龙说:“看来是抓错人啦,但我们没有权放你。”仲伟玲被冤判三年,家人追问法官岳仁龙时,岳仁龙无奈地说:“我也无法平衡”。(因为这背后一直有六一零的鬼影在操纵,郑奎是直接责任人)

2、于斌、寇苏红夫妇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于斌,男,赣榆区班庄镇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因为拒绝邪恶的转化,被从洗脑班转到看守所非法拘禁,期间被邪恶之徒强行绑架游斗,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末,于斌和妻子寇苏红再次被绑架、关押,后寇苏红被放回家,于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因不“转化”,二零零六年,被当时三监区入监队队长韩步顺指使恶人折磨,并被架着在操场上拖着跑,致使于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许多天不能动。于斌为此上告恶警韩步顺,未果。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于斌在家里,突然于斌被强行破门而入的警察再次绑架并疯狂抄家,赣榆“六一零”和国保以抄出的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对于斌进行非法拘禁在赣榆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上午,在赣榆区法庭非法庭审于斌,在庭审期间,公诉人谢共祥对于斌的公诉根本不能拿出相关法律中的任何条款和法规。于斌自我辩护道:在中国大地自共产党建政以来,就有这样一群流氓祸国殃民,害死了八千多万人,无视人民的生命,这样的组织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是一定要铲除的。谢共祥诬蔑于斌“破坏法律实施罪”,于斌和当庭律师让其拿出证据:于斌怎么破坏法律实施的?谢共祥无言以对。律师当庭辩护道:所谓破坏法律设施,必须得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能行使和操控相关法律实施的人员,才能有这样的犯罪机会,而于斌一个因坚持信仰而失去工作的普通公民,他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因此这个罪名不成立。

七月十四日,法院因证据不足,把于斌案件退回检察院,并通知了律师,当于斌的家属去检察院找谢共祥要人时,谢先是以要出庭为由不理睬,后被家属拦住,才说案子没退回检察院;家属又打电话问法院的孙建忠,他只回了句“没退”就挂断电话。

后来得知,检察院于八月十日又一次将案卷移交法院,到十一月份法院竟下达判五年的判决书,于斌不服判决进行上诉,结果连云港市“六一零”操纵市中院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把于斌劫持到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因于斌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至今仍在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六月二十一日,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于斌的母亲王穆霞和妻子寇苏红因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分别被赣榆区国保大队恶警温世杭等人绑架,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几本大法书和两个播放器抢走。

在绑架于斌的妻子寇苏红时,于斌的女儿指着国保警察说:“你们怎么这么坏!把我叔叔抓走了,把我爸爸抓走了,昨天把我奶奶抓走了,今天又来抓我妈妈,他们都是好人,没做错什么,你们为什么抓好人啊?”一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家庭,十几年来在亲人一次次遭受严酷的迫害( 这孩子出生时爸爸正在被非法关押后来又被劳教、判刑),从小到大都是在恐惧中生活,这是一个孩子从内心发出的悲愤的怒吼,是啊,为什么要抓好人,为什么要判好人啊?!

3、更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概述

法轮功学员霍西亮因控告江泽民,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中午被绑架、非法抄家,随后赣榆区公安局及六一零人员以家里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为借口,对霍西亮非法刑事拘留后又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在二零一六年六月赣榆区法院对他非法判刑三年,判决书上也是只字不提诉江之事,更不说绑架和抄家的理由。霍西亮不服判决,上诉到连云港市中级法院,结果中级法院不顾事实和法律,维持原判。

赣榆区法轮功学员孙丽琴(燕),一个年轻小姑娘,在上海打工期间,只是在网上和朋友聊天时讲真相劝三退被恶人举报,却在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被赣榆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上海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张学阳,男,因诉江在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抄家后关押在赣榆看守所,因身体残疾,看守所不收,第二天办了取保候审,就这样,六一零和国保连个残疾人也不放过,还非法判刑三年,因身体原因,监外执行。

法轮功学员钟惜彩夫妇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去走亲戚,途中在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柘汪镇边防队人员抓走,后被转赣榆区公安局并被非法抄家,其丈夫因体检心脏供血不足被放回来,钟惜彩后被非法判刑九个月,出狱时被迫害的身体虚弱,记忆力严重减退。

闫广娥,女,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因为身体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腊月二十五),去集市赶集时和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公安绑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一个多月。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在集市上讲真相救人时遭人恶告,又一次被国保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后被关押到连云港市看守所时,出现三高病业,被勒索一万元后,取保回家。二零一八年八月份,赣榆区法院非法庭审后,对她非法判刑六个月,在送往连云港市看守所时因血压太高被看守所拒收,可是赣榆区六一零仍不甘心,在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腊月初二)被劫持到监狱继续迫害。

王霜穆,男,赣榆区班庄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王霜穆和于为环因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被六一零操纵班庄派出所恶警劫持到赣榆区公安局遭国保恶警非法审讯并非法抄家,后以王霜穆家有真相币为由非法判刑一年半,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十一监区(严管监区)遭受严酷的迫害。在洪泽湖监狱里,教改科副科长翟洪举和十一监区副教导员纪庆军及狱警张元盛(私下被称为打手)轮番上阵逼迫王霜穆“转化”,逼他写所谓的“四书”,因为他拒绝“转化”,遭受了多次被喷辣椒水,两次被捆束缚衣达一个月,还被包夹张正峰、戚伟(均是暴力犯)用钉子和圆珠笔尖戳大腿,每次都被戳得血淋淋的,还逼迫他每天坐小凳子,只允许用尾椎骨坐在凳子上,其它部位不能靠,否则就会挨包夹打。

王霜穆被折磨得双腿骨头发凉、发麻,时常没什么知觉,出狱时已快五月份了,他还得穿着老棉鞋,老棉裤。

二零一七年五、六月份,在“敲门行动”中,赣榆地区在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不同程度的上门骚扰,一些学员还被逼迫签保证书,并被非法录像。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 赣榆区青口镇的刘善美和一姜姓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柘汪镇仲湖村也有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抄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