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神奇故事

更新: 2020年05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我今年五十八岁,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法轮大法的二十三年里,我亲身经历了大法的超常,亲身体验了修炼大法的幸福。伟大的师父时刻保护着我和我的亲人,师父为我家化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难。师父的洪恩无以回报。

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在我和家人身上出现了许多奇迹。在这里写出一部份,以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证实法轮大法的威力无边。希望当今受“武汉病毒”威胁的人们赶快醒悟,摒弃谎言,齐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存正气,走出劫难,愿天下家家户户都了解大法真相,得福报。

满身病痛一扫而光 抑郁症烟消云散

听母亲说,我自小体质就弱。结婚后,由于家穷、辛苦,孩子又多病,日夜操劳,身体得不到补养,渐渐就落了一身病。患有偏头痛、胃痛、腰痛、痛经、尿道炎、严重痔疮、心悸气短、心律不齐、头晕、晕车症、手脚麻痹、长期失眠等。每逢风吹雨淋,都躲不过感冒。总之是弱不禁风,成了个药罐子。

最致命的是,在长期遭受病痛折磨的同时,又受丈夫在外边赌、嫖做坏事的打击。那时我还没学大法,不懂正理,只会操劳、不会调心。啥事都自个闷在心里,从不往外说露一点,就渐渐的,形成了可怕的抑郁症。喝中药喝的牙龈全黑了,可病却不见好。种种苦难使我都不想活了,背了人就哭。

就在这生死关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我家,我有幸得大法了。那天我双手合十,虔诚的接过《转法轮》,就坐在沙发上看。句句入心,书中的法理震撼的我一边看一边惊呼:“哎呀!多好的道理啊!这就是我需要懂得的道理啊!”一阵阵哽咽,总想哭。我忘记了吃午饭,家人也没叫我吃,他们也没吃,都坐那陪着我。

到第四天,解大便就非常顺利,不痛又不出血了。我患有严重的痔疮,每排一次大便都非常痛苦,出很多血,吃药也没用,真是可怕。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把痔疮给清理了,可我当时还没学炼功动作呢,这痔疮就不痛不苦的彻底好了。

紧接着,一天下午三点多钟,我的膀胱炎急性发作,小腹越来越痛,症状比以前来的还凶。痛的我浑身颤抖,眼冒金星,头晕想呕。我知道是好事,就咬牙忍住,一声不吭,该干啥干啥。到了晚上,隔几分钟就要排一次尿,排的很少,但排出的都是血,我没有害怕,坚强的忍着,到第三天晚上,一切都恢复正常了!打那后,尿道炎就一去不复返了。

接着,师父陆陆续续给我去掉了腰疼、手脚麻痹,特别是现代医学药物无法解决的忧郁症、失眠,我变的神情舒畅,吃饭饭香,睡觉觉甜。

接着我就到炼功点学五套功法,看师父讲法录像,回家有空就学《转法轮》,炼功。在那些日子里,学大法使我明白了宇宙中存在着因缘关系、六道轮回、不失不得以及相生相克的理。师父讲:“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1]这使我明白并想通了我自己人生中为何出现那么多的苦难,随即感到身体舒舒服服,浑身是劲,心里很亮堂。忽然觉的处处、事事都变的美好起来了,以前那些焦虑不安、担忧恐惧、悲观厌世的不好心理统统都消失了,从而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整天乐呵呵的。

就这样,在师父的清理和调整下,使我受尽苦难的满身病痛,就象处处灰尘被一扫而光一样,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的抑郁症如风吹一般烟消云散。从此我丢掉了药罐子,由一个病怏怏的人变成了一个精神饱满的健康人。没有病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真像脱胎换骨一样,那种幸福美妙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丈夫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自从我走入大法修炼,我的家人虽然没有修炼,但都受到了师父的保护,人人都有自己的神奇故事。

二零零五年,我被中共非法劳教后回到家,孩子哭着跟我说他爸爸遇险差点回不来了。我从丈夫那里了解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二零零四年早春的一个晚上,一个客户出高价,请丈夫用大三轮车帮他拉一头小牛仔。由于天黑、下雨路滑,绑在车上的小牛仔又不断的挣扎,车子就时不时的摇晃。当车子行驶到一段盘山路上时,突然连人带车翻到了山下,车和牛都压在了丈夫的身上。可神奇的是,丈夫竟然没有受伤,还把车子从身上推开。

那路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路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他身上没电话也没带手电筒,天又下着雨,他竟奇迹般的一个人,摸黑把大三轮车和小牛仔都从山脚下拉到路上,还把牛仔完好的送给了客户。回到家已是凌晨。

第二天,丈夫跟孩子说了他历险的经过。孩子听到爸爸说:“是师父保护了爸爸,不然你们就见不到爸爸了。”孩子心酸的一边流着泪,一边感恩师父救了爸爸。

师父给小儿子拿掉了专家无法治愈的病

师父不但帮我去掉了所有的病,为我调整身体,也帮孩子清理身体。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

小儿子两岁多时,得了“小儿肺门淋巴结核”,这种病的症状是:反复持续发烧,咳嗽不断,整晚出汗,厌食。几年间不知住了多少次医院,吃了多少药。当时医生说,孩子已经用到大人的针剂量和药物了,而且大多是国外药,不下这么重的药又退不了烧,可这些药的副作用很大,会伤害肝脏。即使这样,这药还得继续吃。我每月都得按时带孩子到省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请专家复诊,每次都要透视拍片,孩子被病痛折磨的非常虚弱,一家人都操碎了心。

我得法的第二天上午,我和同修一起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孩子们也坐在我身边。刚听了一会儿,小儿子就开始出风疹,一连出了三天。三天都伴随着发烧,头一晚高烧到40度,第二晚39度,第三晚就降到37度多了,第四天一切正常。奇怪的是,头两天体温那么高,孩子却象没事一样,吃的好、睡的香。而我几乎没睡,一个小时给孩子量一次体温。我对他说:“你发高烧呢!”要带他去看医生,孩子却说:“不,不去。妈妈,你老说我发高烧,我没觉的发高烧呀!”我想是不是师父帮孩子祛病呢?

一个多月后,孩子再度发高烧,并咳嗽不断,比前几年刚得结核病时还来的凶。我通晚通晚的不睡,坐在床头读法,每隔一会儿给孩子测一次体温。孩子由开始体温39度,逐步飙升到42.5度,并且持续了几个晚上才慢慢的降到了39.5度左右。孩子这次发烧持续了十七天,烧的嘴唇全起了白泡,舌头白白的。可神奇的是,孩子每晚依然正常入睡,只是吃饭少了点。

一开始我就要带他上医院,可孩子就是不去。叫他暂时不要去上课了,等身体好了再去,可孩子说:“妈妈,我没事,我能去上课。”就这样,孩子照常上学,每天都是哥哥一手帮他提书包,一手挽着他的胳膊回来,问他难受吗?回答说不难受,就是脚软。我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眼泪流个不停。孩子才六岁啊!几年来被病痛折磨的已经非常虚弱了,如今却变的这么坚强。他说他在学“真、善、忍”,做好孩子呢。 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帮孩子清理肺结核病灶了,是师父保护着孩子,我默默的感谢师父。

孩子体温渐渐的降到了37度多。一天晚上,孩子咳得很厉害,我就让孩子半靠在被子上,一口一口的喂他吃点稀饭。孩子忽然说:“妈妈,我想听师父讲法。”我马上打开录音机,放了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给他听。听着听着他就睡着了。两天后孩子体温恢复正常,不咳嗽了,一切都正常了,只是瘦了一些。但很快就长回来了。

让我家花了不知多少钱、医院治了几年都没治好的“小儿肺门淋巴结核”,慈悲的师父在短短的十七天里就给孩子彻底清除了。

大儿子的那场车祸 震惊了所有的人

二零一二年,大儿子大学毕业后考取了汽车驾照,为了熟练开车技术,领了驾照就暂时在他舅舅开的厂子里当运货司机,专上夜班。

二零一三年底的一晚,儿子在下半夜送完最后一趟货,开车回厂时,已是凌晨四点多。临近工厂的一段路很直,儿子以80公里的时速在靠边的车道上行驶着。由于长期上晚班很累,儿子开着开着车,竟然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等他惊醒时,透过挡风玻璃看见的是一片尘烟翻飞,根本看不到路面,车子在剧烈的颠簸着往前猛冲,听到发电机“轰轰”声爆响。他猛踩刹车和打方向盘,但都失灵了,车子已经完全失控,他惊恐万分……

就在这危险关头,车子突然被什么卡住了似的停了下来。他颤抖着打开车门下车一看,眼前的景象令他终生难忘。天啊!车子横着卡在了路基上,车头被撞的不成样子了,机头还冒着烟,车门全变了形,总之车子已经报废了。

等回过神来再看周围,他吓呆了!

原来就在他睡着后,车子冲上了路边的绿化带。绿化带上到处是花草树木,水泥电线杆和铁柱路灯林立,而且都参差不齐、相互距离非常近,车子当时以80公里的时速在这片绿化带上狂冲猛撞了近70米,撞倒了好几棵小树,又撞坏了几棚牡丹,其它小花绿草更是被辗的一塌糊涂……

可奇怪的是,车子竟然一次也没有撞上水泥电线杆和路灯铁柱,也没撞着大树,只有一棵大树被刮掉了一大块树皮。特别是那根粗壮的路灯铁柱,跟被撞倒的那几棵小树是处于同一直线上的,而且距离很近。绿化带又窄,车速又快,按理是不可能绕过路灯铁柱的,可车子就是奇迹般的穿了过去,没撞上。如果以当时的车速撞上铁柱,又正好对着儿子的驾驶座,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舅舅闻讯带着一班员工赶到事故现场,一看那场景即刻惊出了一身冷汗!说他自己开了这么多年的车,都不曾见过这般恐怖的景象。大伙见车子在这么窄的绿化带上,居然没撞到电线杆、路灯铁柱及大树,都觉的太不可想象了。特别是我儿子在这么惊险的情况下,毫发未伤,都啧啧称奇。他舅舅十分的庆幸,虽然车子毁了,可人身安全!他说:“真是有神护啊!”

他舅舅是明白大法真相的,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是个善良人。他的车的驾驶室里一直都放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在这起突发事故中,他也跟着受益了。是师父保护了儿子,又一次为我家化解了一次大难。

每当回忆起我和我的家人在这些夺命的病痛和危险中得到师父的救度,感恩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