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重塑人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七十六岁的女大法弟子,退休前在地级市的处级单位工作,是国家公务员。从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佛法。二十多年来,在大法法理的指引下,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一个满身业力、有着各种执着心和烦恼的常人,成为一个身体健康、心灵不断被净化和提升的修炼者。

二十多年,在生命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可正是这短暂的瞬间,生命在法中被洗净、重塑。下面将自己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写出来,和大家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右肺中叶不张”病不翼而飞

想想自己修炼前的几十年,哪一天不是为那个“名”而奋斗着?为了得个一官半职拼命的工作,为了出人头地拼命的学习,为了得个好影响拼命的打造人际关系,一切都是为了得到那个“名”。在一九八三年三月份,我患了“右肺中叶不张”的病。当时的症状是白天晚间都不停的干咳,而且还能咳出血,嗓子沙哑,白天吃不好饭,晚间睡不好觉。

当时思想压力还很大,那时我一个人领着俩孩子过日子,孩子的爸爸在外地当兵,一年只有一次探亲假,在有病期间只能靠年迈的老母亲帮我照看两个孩子。我一边上班、一边抽空去看病。在当地比较有名望的医院都看遍了,药也没少吃,半个多月也不见好转,于是单位派两名同事领着我到省城医大一院、医大二院、二零一医院,最后到省肿瘤医院查病确诊。经专家确诊为“右肺中叶不张”症,是由于炎症引起的。

专家建议为防病变,建议把右肺中叶拿掉,我没同意。带着诊断结果回到当地医院住院治疗,每天打点滴,还熬着大剂量的中药喝,住了一个月出院了。以后每年春天都得去医院治疗一个月,平时靠吃中成药维持,那时别说是上高层楼,就是在平地走路急了或在拥挤的人群中呆着,胸口都覚得憋闷。连续治了五个年头,才张到百分之七十,据医院权威人士讲,这右肺中叶可能不会全张开了,于是我也不治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我开始修炼法轮佛法。同年十一月份,在我丈夫住院期间,我顺便做了一下胸透,惊讶的发现我的右肺中叶全张开了,当时我得法修炼还不到半年时间,竟出现了这样的奇迹。

随后,左腿关节炎、气管炎、咽喉炎、胃肠炎、神经衰弱等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性格也变的平和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德。

我现在有了健康的身体,良好的心态,充沛的精力。从二零一二年春开始,我孙女不需要我照管了,我就开始独居了。我的生活起居不但不用儿女照顾,还帮助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最近几年,大儿子在我这吃午饭(因大儿媳单位供午饭,大儿子单位没有伙食),二儿子在我这吃晚饭(因二儿媳减肥不吃晚饭,二儿子上下班又从我这经过)。

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是大法使我精神状态好了,身体好了。现在单位同事看到我,都说比上班时还年轻了,好象更有精神头了。修炼前,有人说我看起来比大我四岁的姐姐还老,可现在却有人说我比我妹妹还年轻。

写到这,我要由衷感恩师尊,感恩大法。是师尊给了我“向内找”的修炼法宝,使我身心受益,使我脱胎换骨,重塑了我的人生。

二、坚信大法 重伤不治而愈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因路滑又下了一场大雪,外出时一不小心,在马路牙子边上摔了个仰八叉,全身重重的摔在了水泥路面上。我立刻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没事。我想得站起来呀,可是一动腰部、臀部和左腿就象针扎一样疼。挣扎了十几分钟,才勉强站起来。

站起来后定了定神想快点回家,可是一步也走不了,一动右半身就象针扎的一样疼痛,迈不了步。给儿子打电话怕他们送医院走常人的路,于是我凭借记忆给住在附近的甲同修打了个电话,让她到出事地点接我回家。甲同修很快找了一辆出租车,她扶着我,我忍着剧痛艰难的坐上了出租车。

晚上儿子儿媳下班回来后要送我去医院,说只做一下检查,他们心里好有个底。我告诉他们我有师父管,什么问题也不会有,这对我们修炼人来说是一种干扰的假相,是对我们信不信师、信不信法的考验。儿子儿媳虽然还没修炼,但不反对我修炼。最后儿子和儿媳说:你自己做主吧。

在头七天时间里,坐不住、躺不下,躺下后又坐不起来,每次起来时都得拽着拴在暖气管子上的绳子,还得尝试几次才能起来。站着好受点,但站时间长了又觉的累。平时去卫生间不到一分钟,可那时需几十分钟,是一脚前一脚后的挪着往前走。为了不给孩子找麻烦,所以我尽量少吃少喝,后来又出现了便秘和牙周肿痛等病业假相,因嘴张不大,所以连水都不能喝。

亲朋好友来看我时都说摔的很重,说有个老太太摔伤的部位和严重程度基本和我一样,住院做了手术,好几个月才出院,半年后还拄着拐杖走路,你也是六十六岁的人了,可要重视呀,最好去医院看看,治疗一下,省得留后遗症。我给她们讲述了大法超常的实例。

儿子儿媳在家照顾了我三天,第四天攆他们上班去了。在家里,我加大了学法和发正念的力度,第七天开始炼功,第四套功法因弯不下腰而炼不到位,静功也坚持不了多長时间。二十天后勉强能炼全了,虽说还不能完全到位,但一天一个样。

一个月后,我和甲同修沐浴着“五一三”法轮大法日的春风,每天下午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开始出去时左腿还不太听使唤,左上腿的前面时不时的还鼓起一个小肉包,我也没放在心上,十多天后症状全消失了。

这件事虽然已过去十几年了,现在想起来,就象昨天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亲朋好友也都说:摔的这么重竟没吃药打针,没做任何处置就好了,都感到这大法也太神奇了。

三、在严重的病业假相中坚信师父坚信法

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回家后,觉得小腹右侧里边好象有个东西在乱跳,我也没太在意,也没害怕。过了几天,从前胸右侧腰部到后背的脊柱处,逐渐的长满了水泡,一个连着一个,宽度有两寸左右,不是很规则的。我当时认为是在修炼前,后背做过火疗,现在可能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开始时也不疼也不痒,我照样做着我该做的三件事。

到十天后,泡开始出黄水,后来又出血水,患处也感觉到肿胀。在学法小组上午集体学法两手捧书时,右胳膊总是感觉很吃力。特别是到晚上睡觉时就更困难了,什么姿势躺着都不舒服。这时心有点不稳,不知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我才和同一学法小组的甲同修说了此事。她看到我身上的表象后说,凭我做过保健医生的经历看,这就是医院说的“带状疱疹”,老百姓说的“蛇盘疮”。并告诉我说这个病在常人看来是个很重的病,咱们是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它什么也不是,是假相,我帮你发正念。

这个病业假相持续了一个多月,由开始时出淡淡的黄水,然后出血水,最后结痂到自动脱落,脱落的东西象手指甲大小和硬度的东西,然后露出嫩肉,这些嫩肉接触衣服也很不舒服,不管它怎么表演,自己由开始时的不懂,也不太在意;到中间时心有点不稳;再到后来的坦然放下;全靠师尊的教诲。

我这次闯病业关的体会是:当痛苦到极限时,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一定要坚如磐石,不能随着思想业去想,那时候,身体痛苦和思想业是一齐上的,正念差一点都过不去。如果心中时时想着师尊讲给我们的法理,遇到的任何问题都用法来衡量,向内找,不断的去除内心中的执著,把遇到的关难当成自己提高的机会,把痛苦当成好事,即消去了业力,又能提高心性,升华层次,这是符合宇宙正法理的,就不会受旧宇宙法理的制约。旧势力抓不到理也就不敢对我们继续迫害了。

我这次所过的病业假相关,也充分体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和不修炼的常人得病的症状基本相似,他们却是疼痛难忍,有的花了上万元钱治病,有的还是离世了。可我没去医院,没用常人的任何偏方,没花一分钱,也没有常人那种难熬的疼痛感,我每天照常做着三件事,我周围的人谁也没有看出我和以前有什么两样,她们基本都不知道。我只是加大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和救人的力度。我也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替我承受了痛苦。

前些年,由于自己只注重修炼的形式:学法、炼功、讲真相,只注重做表面的事情,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并没有真正懂得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所以遇到了好几次的关难。最近几年我才开始重视心性修炼,同时又找到了自己许多没有修去的人心。目前,我在不同程度上还存在着一些执著心,党文化表现非常多。自己从有记忆开始一直到在邪党机关退休,都被邪党文化污染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被灌输着邪党文化的变异观念,现在自己必须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去清除。在剩下不多的修炼时间里,我唯有更加精進。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