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身体温热时 被中共毁“尸”灭迹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一直施行着元凶江泽民制定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酷刑折磨致死、药物摧残致死、活体摘取器官,都是常用的肉体上消灭的方式。

为了鼓励和掩盖罪恶,江氏还配套制定了“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政策,所以,全国很多地方都发生了警察将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直接拉去殡仪馆,强行火化的事件。

从明慧网披露的诸多事件中看到,一些法轮功学员被火化时,身上还有余温,也即是说,人还是活的,警察就迫不及待地将他们毁“尸”灭迹了。

年仅二十八岁的李梅

法轮功学员李梅,于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被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那时她还只有二十八岁。她被一大群警察拖到殡仪馆强行火化时,家属发现,她的身体还是热的。家属哭泣呐喊,却被警察强行带离。

李梅
李梅

就在两天前,一直不被允许探视的家属,突然被当局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去看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李梅。在层层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每个家属都被双手架着,单独进去探视。说是探视,其实只是远远地望一眼,就被带出了。家属看到,李梅脸部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绕,脖子以下被盖住。家属没能多看一眼,就被带离了医院。

二月一号下午,省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政法委、公安局、劳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再次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在105医院。家属上了车,车却开到了殡仪馆。受骗的家人这才知道李梅“死亡” 的消息。这群人不许家人拍照、摄像、录音,并说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

这时李梅的“遗体”已经在数九寒冬里停放了十五个小时,姐姐去给她换衣服,却意外发现,李梅身上还是热的,顿时惊呼:“人还没死,身上还热,怎么能火化?!”亲属们也悲愤地质问公安:“难道现在连活人也火化吗?你们自己摸摸。”女警一脸不信地伸手去摸,结果象触电一样缩了回去,惊恐得声音都发颤了:“真是热的!”说着,都躲进一间屋里不出来了。

家属发现李梅的下巴有一道两寸多长的裂口,缝伤口的线还没拆,已经干巴了;肚子上有好几个烟头大的伤痕。在场的人都流下泪来,有的泣不成声。哭泣声中,有人低沉地喊道:“天理昭昭!天理昭昭!”

李梅的父亲质问道:“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这些官员和警察却只是窃笑,不作应答。难抑悲愤的老人流泪呐喊:“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

家人们只被允许草草地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带离。不久,李梅的姐姐李军被杀害灭口。

重庆退休税务干部江锡清

江锡清是重庆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被国安绑架,之后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该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管迫害, 威逼放弃信仰,施以酷刑折磨。

江锡清和妻子
江锡清和妻子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江锡清,那时,六十六岁身体健康的江锡清还好好的,谁知不到二十四小时,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称江锡清突发“心肌梗塞”,已死亡。

在江锡清老人被放到殡仪馆的冰柜里七个多小时后,子女们被警察带去告别遗体,却突然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都还是热的!于是他们对现场的警察惊呼道:“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儿女们想为父亲做人工呼吸,但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一行二十多人强行把他们拖出冻库大门,随后老人被活活火化了。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张凯律师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李春富律师,受江锡清儿子江洪宾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

从披露出来的重庆西山坪劳教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非人迫害手段来看,人们几乎都不用再问下面的问题:警察为什么要强行火化活人?为什么不让律师参与?警察到底想掩盖什么?

活人火化,这草菅人命的暴行,这远远超出人性底线的罪恶,靠着元凶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和中共邪恶机制的配套作用,就这样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在光天化日之下,赫然发生着。参与者有各级政府官员和各层公安警察,势力之大,百姓比之如蝼蚁,所以这罪行几乎遇不到任何阻力地在全国很多地方相继发生。明慧网上还有大量案例。

襄樊法轮功学员刘伟珊,算是死里逃生的一个。二零零二年,刘伟珊被武汉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刘伟珊被秘密转移到襄阳市航宇系统364航空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在这期间,襄阳市“六一零”人员及364航空医院党委书记樊智勇,下令把刘伟珊拉到殡仪馆火化,不料被殡仪馆人员发现人还活着,心脏还在跳动,拒绝火化,刘伟珊这才免于被活活烧死。

淮安法轮功学员张正刚的遭遇可谓惨烈。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他在淮安看守所惨遭非法毒打,造成头部重伤昏迷,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医生救治完,在张正刚还有心跳、血压的时候,突然闯进四、五十名公安,将医院的走廊、病房戒严,强令医生拔掉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警察一拥而上,推开家属,抢走张正刚,将他强行送去了火葬场。年仅三十六岁的张正刚就这样被活活火化了。

当人们在反思纳粹的焚尸炉为什么能躲过文明世界的目光悄然运转的时候,能否想到,事隔半个多世纪,另一个相似的邪恶会在地球上的某一个地方再度兴起,重新开启对人类文明的嘲讽之旅?应该说,这是一场更无底线的邪恶,因为它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实施抢人、焚烧活人的罪恶,连躲避都省去了。

中共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中,还有一、两百种酷刑和活摘器官,每一样都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嘲讽和败坏。

当二十年来,人们对这个邪恶视而不见,并且为了各自的利益与之把酒言欢做着各种交易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正是在与魔鬼共舞,做着邪魔的帮凶?

是的,中共就是这个恶魔,是全世界都来抛弃中共的时候了,只有抛弃中共,才能重建世界文明的秩序,才能找回做人的尊严,才能重新踏上人类文明之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