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大法和师父 老母亲受恩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我的老妈妈是个有趣的人,年逾八旬,家人亲朋都喜欢与她打交道,她说话不乏味,宽容待人,多记着人家的好处。老母亲胆子也小,通常天黑一个人就不下楼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凡事有兄长护着,从小就胆小。我对母亲说过,她的胆子小,该是和她自己的成长经历也有关系:母亲出生于地主乡绅家庭,整个大家庭在共产邪党发动的历次运动中没少受罪;嫁给我父亲后,也因我爷爷被划为地主成份,全家人都吃了不少苦头,那种对邪党运动的恐惧也深植于母亲内心。

当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母亲是惧怕的,怕邪党的淫威,怕的是灾难可能随时降临到家人头上,她没有反对过我修炼,只是希望子女都平平安安,历年的邪党运动已难以让母亲再承受更大压力了。我常年在异地工作,要与父母讲清楚真相并非易事,记得当时选择了一些真相内容复印成单页,寄给他们,以便他们对迫害情况能有所了解或认识,却招致父母的严厉斥责,他们在电话中厉声呵斥我少不更事。其实呢,我也已过而立之年了。

当我择机试图与父母讲清真相时,对邪党运动深深的恐惧感使他们拒绝听,也不敢听,特别是母亲,滴水不進。我苦恼如何才能使他们明白真相。在学法过程中体悟到,生活中我自己的一言一行,也是真相的一部份。所以平时尽量多关心他们的生活起居,每每从外地回家,顾不上自己休息,尽可能帮他们料理好家务卫生,多陪他们,常和他们谈谈自己待人接物的一些看法,比如:善待他人、多忍让、多宽容。父亲曾对母亲说:闺女真是不惜力啊。意思是我尽心尽力真心关心他们。有段时间他们到我所在城市小住,父亲更对我刮目相看,他难以相信这个“小老巴子”(家里受宠的最小孩子)是如何学会把生活料理的如此井井有条的。这些是母亲后来转述给我的,听得出来,她语气中也为我感到自豪和充满佩服。

慢慢的,我回去看望他们时能自然的提到一些学法炼功的话题了。看到我晨炼后,母亲甚至主动对父亲说:我看到闺女早上锻炼的,就是几个动作,没什么的。她的意思是没有什么象邪党宣传的那样可怕。甚至在我心生懈怠时,母亲还会说:那你早上该要锻炼的吧,我不影响你噢。

二零一五年的一件事,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母亲在家里代我整理师父法像相框玻璃,因为客观原因,玻璃碎了(出于安全考虑、具体原因这里暂时不写吧)。当时,她搬动包裹着相框的棉胎时,只听到棉胎里哗啦啦的碎玻璃声音,就赶紧打开棉胎,再小心翼翼的拆开严密包裹好相框的牛皮纸,戴上棉手套,一丁点一丁点的把细小玻璃碴捡出来处理妥当。母亲一边清理一边诚惶诚恐的、敬重的对师父法像说:大师啊,不是我打碎玻璃的噢,请您不要怪罪我噢,我这是把碎玻璃给捡走的噢。母亲告诉我时也是用同样的口气学给我听的。

早些年,我告诉父母平时多多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益处,母亲欣然要了一张护身符存于小钱包中,我提醒她忘记时拿出来看看念念。后来她说:不需要看,我都记在心里了。又念了一遍给我听。母亲还经常提醒患病卧床的父亲:你躺那没事,就多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不要偷懒啊。

二零一六年末,父亲安详过世后,母亲一个人生活。哥嫂不让她独自在家睡觉,便轮流回家陪伴她。母亲不愿麻烦儿女们,就每天傍晚自己跑路到哥嫂家睡觉,次日早上再回自己家。

二零一九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母亲和去上班的二哥一起下楼准备回自己家,突然一瞬间大脑不受控制跌坐于柏油马路上,紧挨在她身边的二哥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去扶住她,母亲却意识清楚无大碍。第二天早上,在小哥家里,又一次瞬间不受控制跌趴在卫生间门口的小凳子上,可巧的是有一厚沓卫生纸叠撂在小凳子上,所以也没有磕碰到哪儿。哥嫂随后带她去看医生检查,除了手掌、尾骨表面的肌肤淤青外,膝盖、股骨并无大碍,医生说是老年人的毛病,小脑萎缩、脑梗的一些症状引起的情况吧。我电话中提醒母亲不要忘记念九个字(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说:我一刻都不会忘记呢,没有一天不念叨的。母亲早年就骨质疏松,还没退休时,在到我工作城市的第一天,轻轻滑倒踝骨就裂了,现在这么大年岁,两次失控跌倒,表面皮肤淤青发黑,说明摔的不轻,但骨头关节都没事儿,又都适逢有家人在身边照顾。要不是她常念九字真言、得大法护佑,八旬老人两次摔倒,说不定什么后果呢。

还有一件事,也神奇:家里的抽油烟机用了很多年,已经老旧,二零一九年夏秋的一个中午,母亲准备炒菜做午餐,还没点火,笨重老旧的油烟机整个掉落在灶台上,烟机掉下来的时刻,母亲刚好走到灶台的一端,她一点事儿也没有,也没怎么吓着她。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哥嫂帮手装修我在家乡的新电梯房,装好之后母亲就能住到条件更好的新居了。看進度原本认为中国新年之前未必能装好,如果赶不及新年之前搬,就计划干脆等新年之后再搬了。腊月里大家都配合着哥嫂,紧赶慢赶,在新年前两天、亦即腊月二十九,收拾布置好,和母亲一起入伙、搬新居。紧接着,传出了武汉肺炎爆发、很多地方各种各样的封锁、限制,长时间造成民众诸多生活上的不便。家人都说幸亏老母亲年前搬入新居,生活起居受到的影响很小,减少了很多家人照顾的不便。

世事或许没有太多的巧合、偶然呢,大法师父说:“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1]母亲最初害怕邪党运动,不敢听真相,慢慢的接受真相、明白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真相,敬重大法师父、敬重大法,存敬畏之心,才能得大法保护,安享晚年。

真希望更多世人能明白真相,得到法轮大法的福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