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才能溶入整体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事情起源于几天前,我的打印机坏了。开始,想通过学法修心,打印机能自己好,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打印机还是没有好。

一天晚上,我骑车去找一位同修,想找她问问,有没有哪位同修能修打印机,结果才出门不久,就下起大雨,又只能返回。

回家后,自己上天地行搜索了应对办法,可是面对打印机,无从下手。又在天地行相应版块里发了贴,询问该怎么办,很快得到了回复,和自己搜索的一样,只是自己看了也不会修理。

又在一天晚上,再次找到了同修,结果她吞吞吐吐,说了半天,才听明白,技术同修只懂电脑,不会维修打印机,打印机出故障,同修们基本都是各自抱到修理店修理。

之前她带我去过一个门店,当时疫情期间没有开门,但是我能找到地方。当时在同修那里,自己就朝她发了一通火,指责她说话含糊其辞、没头没尾,让人听的莫名其妙。

回家后,心里仍有些放不下,那时并未意识到是自己依赖心、懒惰心、显示心太强,愤愤不平。早上晨炼时,都翻出这个同修的种种不是,气的够呛。

可是打印机毕竟要修,就这样,和家人同修一起骑车,把打印机送到修理店,以前有同修给修理店的老板讲过真相,他很快给我修好了,修理费收的也不高,就这样,高高兴兴的抱着修好的打印机回家了。

回家后,看着打印机快乐的工作起来,才发现,从打印机出问题到自己送修十天的时间,自己都处在一种等、靠、要、怨、气的状态,求师父让打印机自己能好,靠同修谁能来给我把问题解决了、或者最好谁来帮我送去修,向别的同修要打印好的真相币,而且理由理直气壮——我的机子坏了,打不了,伸手要是正常的;怨同修没有给我实质性的帮助,我的打印机还是坏的;为出现了这个问题生气,打乱了我“正常”的修炼状态……所有的一切,都是维护着“自己”怎么舒服,“自己”怎么付出最少、收益最多,不要影响了“自己”。等真正自己走出去,把打印机修好了,才发现问题的解决方法很简单,就是放下自己,把向外看、向外找的心转回来看自己。

这件事情虽小,但对我的触动很大,因我是“八零后”,从小自私自利,修炼后,在实修方面做的非常差,身边的家人同修、其他同修都处处谦让我、迁就我,使我养成了很强的自我,凡事都要以自己为中心,所有人都要围着自己转,修炼中的事、证实法的事情,要按照自己说的做,其他人必须无条件配合,有什么事情了,自己明明能解决,就爱使唤别的同修去做。现在想想,同修们的心性是真的很好,从来不跟我计较,很多时候都帮我做了,还要经常面对我阴晴不定的脾气,给同修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和伤害,真是对不起这些同修们。

那晚对那位同修发火,看似是对方的表达方式不合我意,实则是我多年来形成的强烈的自我遭到了冲击,我心里来气。我一直有一种高高在上之心,总觉的象维修打印机这种“下等事”怎么能由我来做?所以我很飘,不实。这种心理多年来一直伴随着我,即使同修们都无条件的配合我,按照我希望的做,但是我内心却一直有种挥之不去的孤独,总感觉自己好象就是没有溶進大法弟子这个整体里,虽然看似表面我和很多同修们一起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情。

修理好打印机的第二天,我自己去电子市场买了一些存储小设备,而之前,我都是伸手向同修要,后来同修说她那里没有了,我心里琢磨来琢磨去,就在盘算着找谁去要,或者让谁给我买点。电子市场曾经是我最怕去的地方,又闷又热,人又多,东西又多又杂,还要看,还要比价格,还要试设备……我想起来就头痛。而这次,我自己去买,还很顺利,在电子城里也没有感觉到烦躁。回来的路上,我想起有一次坐公交车遇到一个同修,那时已经是傍晚了,他说那天他来电子城,到傍晚回去了。我心里还暗暗窃喜:还好自己不是搞技术的,否则要经常来这种地方,一呆就是一整天或一个下午,多累啊。可是这次,我自己亲自去了一趟,才发现,修炼是很玄妙的事,对于葫芦外面的人,永远也不会理解葫芦里那个更加广大、神奇的世界,不放下自我,不放下自己固守的东西,只会把自己封闭起来,使自己孤立无助、固步自封。就我自己在电子市场里的感觉,与我之前一直固守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第三天,我拿着笔记本到另一位同修家里,她家有一部台式电脑,配置很高,而且网络也好,我两台电脑一起操作,用了四个多小时时间,下载了《永恒的五十分钟》这部电影。可是此前,我还专门叫人带话给别的同修,让他来找我,心想他肯定会下载这部电影,我就不用那么麻烦的一个一个文件的下载,将近三百多个文件。他来就能把下载好的这部电影拷贝给我,我不是就坐享其成了么?唉,多么冠冕堂皇、为私为我的表现啊,真是都形成习惯了,自己都不以为然,一遇到事情,自动進入这个思维模式。

我在同修家里下载这部电影时,同修忙着出去买菜,老问我要吃啥,换以前,我大概会说我要吃什么吃什么,这次我说你做啥我吃啥,啥都能吃。同修说:“嘿,你進步了,不挑了!”同修忙忙活活的在厨房里做饭,也不来打扰我,让我安心做我的事。五点多,同修就把饭做好,还很用心的做了好吃的菜,烧了汤,我很感动。

同时我看了《永恒的五十分钟》这部电影,也让我很震撼,我问自己:谁是主角呢?每个大法弟子都是主角呀!谁做的最好呢?每个大法弟子在他的位置上尽心尽力做了他做的,就是最好。哪有什么你高我低、这个事高贵、那个事低贱之分呢?就象插播这件事一样,有协调买耗材、设备的,有找人、联络的,有租房、做饭的,有研究技术、再把技术教给大家伙的,有学了技术亲自去实践的……每一个人都不可缺少呀!最终在师父的加持下,成就了这么伟大的一件事——长春有线电视网三十二个频道、几十万用户、几百万观众、五十分钟的法轮大法真相!

电影下载好后,我也给这个同修的电脑里拷贝了一份,同修很高兴:“我也能看了呀!”之前同修在明慧上看,老是缓冲,特别卡,这次下载好了,就能流畅的看了。我看着同修朴实的样子,心里很感动,以前还觉的她就是做些不起眼的事,心里有看不起人家的心,可这时觉的同修特别的了不起,默默的做着在我看来不起眼的事,配合着我所谓的“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且还经常谦虚的说自己是“小和尚”,就是要多吃苦。我呢,估计潜意识里一直以“大和尚”自居。

第四天,我又自己下载了《希望的声音一》、《希望的声音二》,我想尽快把这些考到小设备里,送给常人看。当同修来找我拿资料时,我把东西拿给她,还让她也回去看看,她说她要邀约上她全家人一起看。她也很高兴,因为大家都期待着看这部电影和明慧最新的视频,并尽快把这些送给常人呢。她接过资料时一直说谢谢,以前,我嘴里虽说着:“不用谢,谢啥,都是该做的!”其实心里想的是:你当然得谢我,知道我做这些多么不容易吗?这次我没有证实自己的心了,听她说谢谢,心里是另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我们哪生哪世结的圣缘,在师父正法这万古不遇的伟大时刻,相聚在一起,为了实践我们共同的誓约一起助师世间行,是大法的洪恩让我们有这份众生羡慕的殊荣,我们都应当谢谢师父,而我也当尽心配合同修,放下自我才是啊。我对她说:“你发资料比我强,这是事实,你要多少(资料),我就保证你多少,这个保证的了!”同修以前多少都有些顾虑,这次她说好,并要了很多。

我再想起那个曾对她发火的同修,心里感到很内疚,虽然走时向她道了歉,但是还是给人家造成了伤害。我想起了同修的优点:有事找她,她都能放下自己的事很快就赶来,有问题找她,人家尽所能提供帮助,协调联络,说话温柔,不象自己尖刻、嗓门大、手势多。

第五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还有好多人,在广阔无边的大海上滑行,速度很快,我们都是用的功能,没有坐船,旁边有人说:“你看那大海,真是无边无际啊!”我放眼望去,真是蔚蓝的一片,看不到边。在梦中,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海的博大和广阔,连清凉的海风吹面时的舒爽都十分清晰。这时有人往海的中间滑去,而我不敢离海岸太远,怕回不来了,最后我们都到达了目地地,我还跳起了舞。

学法时,我想起了这个梦,我想造就万物的大法包容着我们。而我,还有所有的同修们,就是这大法中的一个个粒子,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真正的美好,恰恰不是抬高自己,在自己构建的高人一等中孤芳自赏,而是把自己放到大法中,溶進大法里,和大法在一起。真正的配合,不是叫别人配合自己,听自己的,围着自己转,事成之后还认为自己是主要功臣,别人都是边角料。而是放下自己,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独立去完成,不麻烦别人,不给别人造成困扰,同时还能帮助别人去做他们需要的事情。包括听取别人的意见,听别人把话说完,尊重别人所做的所付出的,对别人说话语气和缓,不咄咄逼人,别人为自己做了什么,真心的感谢,不总把决定权捏在自己手里,别人做了决定后,自己来调整改变自己的时间或安排,配合别人的决定。

这样的改变,使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整体的力量,我觉的自己真正的溶進了大法弟子这个整体里,我的臂膀伸的很长很长。我也体会到了,每天早晨在全球统一时间晨炼,这也是配合整体,四个整点发正念,也是加持整体。自己在大法中精進,做好三件事,也是在配合这个整体。我遇到技术问题,向天地行提问发帖,每次总是很快就收到回复,大家都在积极帮我解决问题,我有法律问题向公义论坛提问,也是得到了非常热心和中肯的回复,尽心的给我解决。这些不都是同修们默默的配合吗?

今生,能够和象刘成军、梁振兴、刘伟波等等这样的插播勇士们成为同修,在一部大法里,我真的太荣幸太自豪了,还有和所有的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的、知道的、不知道的同修们在一起,大家都在做着自己应该做的,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力量,心里充盈着温暖,不再孤独。我要怀着这样的谦卑、感恩与温暖在最后的日子里尽我自己的努力,做的更好。

近期一点修炼体会,不当之处,希望同修们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