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制裁中共 这一次打到“七寸”

——有史以来对中共最严厉的国际制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在中国大陆,一则消息正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迅速传递: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出现在了国际制裁名单上。中共的媒体静悄悄,没有任何反应,平静之下蕴藏着紧张态势。对于中共高官的国际制裁并不是偶然与孤立的,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2017年不知名的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局长,到2018年中共武器装备部高官,再到2020年中共最高领导层,国际制裁的线路已经浮出水面。

2017年:首次以“金融制裁”针对中共官员

2017年12月美国对前北京公安朝阳分局局长高岩等人予以制裁。高岩因侵犯人权、导致中国活动人士曹顺利非正常死亡,随后被美财政部列入“恶人榜”,并给予制裁。

据报,高岩等在美国管辖范围内的金融资产资格被取消,美国人将被禁止跟他们做生意;此外,他们还被取消其领取美国签证的资格,撤销已有的美国签证。

2017年的制裁仅针对中共执行层面,但并没有触及对迫害事件负有关联责任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陶晶(正局级),以及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

以中美之间巨大的贸易往来为心理依托,中共高层以为在人权问题上美国只是故作姿态,这一次也不过是旧话重提。在一般情况下确实如此,过去的美国总统会考虑到国家利益,而对其他国家元首和最高层予以豁免。

朝阳分局局长高岩被制裁,对中层官员震慑很大,但对中共高层则未形成实际的影响。

2018年:制裁首次上升到省部级官员

2018年9月20日,美国正式对中共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中将)予以制裁。原因是该部门与俄罗斯主要军火出口商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进行了“重大交易”,而这违反了美国2017年颁布的全面制裁法案。

对李尚福祭出的是金融制裁决定:

1)拒绝给予中共装备发展部任何外国出口许可证,冻结其在美国控制范围内的财产和利益。

2)对现任中共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禁止其使用美国金融系统和进行外汇交易,冻结其在美国管辖范围内的任何财产或利益,以及禁止持有美国签证。

这是美国将制裁首次上升到省部级官员。美国对李尚福的制裁标志着美国开始打破过去墨守的边界,足以震慑中共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如果说过去可以躲在体制、制度后面执行“党”的命令,那么现在,个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2020年:中共常委、所有高官被纳入制裁议程

2020年6月1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147名议员在《强化美国以及应对全球威胁》的报告中,要求全面制裁中共,报告里的用词不是用China / 中国,而用的是中国共产党,把中共视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报告发布者说:这个报告将是(美国)史上最强的对中共进行制裁的报告。

该报告旨在“反击中共破坏美国利益、重塑世界秩序和推广替代性治理理论的行为”,代表有史以来国会对中国共产党(CCP)提出的最严厉制裁方案。

报告表示,这是有史以来国会对中共提出的最严厉制裁方案。制裁将依据美国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该法授权美国总统对参与严重侵犯人权和重大腐败行为的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

“中共是一个拥有九千万成员的庞大组织,许多中国人被迫加入中共。全面禁止中共成员的签证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报告写到,“但是,禁止中共高层领导,包括2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的205名中央委员和171名候补委员、以及中共19大的所有2280名代表及其配偶和子女在内,则是适当的。”这样的范围基本上将中共所有高官都涵盖在内。

“国会应终止对中国(中共)政府官员、现役军人、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的签证,特别是学生签证和旅游签证。”报告中说。

除了限制中共高官及家人签证,报告还提出,建议制裁中共的整个统战部官员和中共高层领导人,并点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韩正。

从2019年6月以来中共在香港“反送中”的施暴劣行;以及在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中,中共在隐瞒疫情、推卸责任的种种表现,令世界对于共产党的邪恶本性再也无法沉默。近期中共通过《港版国安法》,负责港澳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负有直接责任。

任何一个独裁者以及帮凶,在正义的清算面前,都无法逃脱法网。2011年,中共的老朋友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美国和英国分别冻结了其370亿美元和120亿英镑,意大利和荷兰冻结了90亿欧元,加拿大、奥地利、瑞典等冻结了60亿美元,法国冻结10亿美元,瑞士冻结9亿美元。

此外,大约是在2018年7月前后,美国还驱逐了五千多名伊朗高官的子女,同时冻结了他们在美的近1500亿美元银行存款。

殷鉴不远,对于所有与中共绑在一起的个体来说,全球范围内对于共产主义的清算已势不可挡。每一个人应当如何选择,应当认真思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