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救我回归大法修炼

更新: 2020年06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在大学毕业后的十年里,我浸泡在常人名、利、情的大染缸中,有意无意、随波逐流的放纵自己各种执著心、欲望,心性道德下滑着,离修炼越来越远,甚至在最后处于放弃修炼的边缘,与小时候修炼之初的精進状态是天壤之别。

感恩师父慈悲不放弃我,二零一九年,我回归大法中。最近一直想向明慧网投稿,但担心自己之前掉在常人中的经历,不正的因素影响到同修。我最后还是决定写出来,希望有相似经历的青年大法弟子以我为戒,千万不可在色欲、名利上犯错,错过珍贵的修炼机缘。

一、十年的修炼懈怠,我远离了大法弟子的标准

一九九六年,我九岁,和妈妈一起得法,在妈妈的引导与拥有公开修炼的幸福氛围下,修炼的很精進。一九九九年大法在中国大陆遭到迫害后,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我在初中接触到学校、社会中不好的风气,修炼渐渐懈怠,学法也不是很入心,虽然跟随妈妈同修参与到证实大法的進程,但修炼之路走的磕磕绊绊。

大学毕业后,为追求“独立”,和父母同在一个城市,但有几年是分开住的。距离上,离妈妈同修远了。而我所在的行业加班非常严重,几乎一周六天,每天十二到十六个小时被工作占据。那个阶段,我很少学法,很少上明慧网,仅靠着在修炼之初打下的一点基础,用脑中存留的一些“怎样做个修炼人”印象维持着自己在常人生活中的行为。可大陆社会道德普遍急速下滑,全民疯狂的追逐金钱和享乐。而我修炼懈怠,无法抵御常人社会的污染,在近十年里,从一个安静、内敛的修炼者逐步变为追求名利,追求所谓幸福生活的常人,各种欲望和执著心滋生增长。

二、执著于年龄与婚姻,“情”魔瓦解我作为修炼人的道德标准

从小我生活在父母和睦,氛围温馨的家庭。学生时代,受漫画、电视剧的影响,也开始向往能够有“甜蜜”小家庭的生活。这颗向往情的心隐藏很深,为了让自己心安的享受常人生活,于是决定只找常人对像,即使平时吃吃喝喝、看电影、去旅游、说常人话也可以找理由算作符合对方的常人状态。我欺骗着自己,盗用了大法“符合常人状态”的要求,掩盖自己不真修的人心——觉的修炼太苦,没有对正法必成的信心,一手抓着人紧紧不放。而我潜意识中,明明感觉到“情”是我要过的“死”关,不放下情,我就无法真修。但我有意无意的逃避这个问题。

到了二十七岁,我没有谈过恋爱。常人家人着急、施压,我和家人矛盾越演越烈,甚至到了一谈论此话题就针锋相对,不欢而散。周围的朋友为我支招,包括她们的“成功案例”,可那些都是道德败坏的“行为”,她们甚至表示,在当今社会,不那样做,是不可能走到结婚地步的。我表面上认为自己肯定不会那样做,但执著于结婚和强烈的“情”魔控制了我,听多了,看多了,潜移默化的心已经动摇了。

这期间,我常常看常人偶像剧和情感文章,想入非非,和一些男生有过暧昧的言行举止。因为对婚姻求而不得,人的情绪很苦闷,像被一种负面物质缠绕,陷入其中。这些行为已经完全违背修炼人的道德标准,已经不自觉走到了旧势力安排之中。

三、“情”魔把我拖入毁灭边缘

二十七岁,我“一定要结婚”的想法非常迫切,掺杂着“情”“色”“欲”“证明自己是有魅力”的状态下,先后交往过两任常人男朋友。在自己的好奇心(那段时间看美剧,受到剧中黄色情节的影响),和他们承诺会与我结婚的情况下,顺水推舟做了违背道德的不齿之事。那之后,我的内心很痛苦纠结,也很抗拒这种行为,但我似乎被当时的状况挟持,似乎只有配合他们,才能换取我想要的婚姻,没有多久就分手了。

做了如此羞耻之事,犯下深重罪业,我跪在师父法像前,痛苦的痛哭,毕竟大法在我心中播下过修炼的种子,我知道自己犯了天条犯了大错,想悔过,但年龄越来越大,家庭社会压力也大,“要不要结婚”对我来说,是要不要彻底放弃对所谓美好生活,放弃人心羁绊的最重要的一步。

在大陆,年轻的常人能接受恋爱对像是大法弟子的很少,而选择和年龄相仿的大法弟子处对像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一方面周围接触不到同龄同修,另一方面和异性同修接触时都非常注意,不会生出“情”这种物质)。我选择大法还是选择常人生活之间犹豫不决。心里的阴暗物质使我变的阴郁了,没有真正的痛改前非。

而接下来的两年,我到了三十岁。“一定要结婚”的执念让我焦虑偏执,我思想完完全全被旧势力控制,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强为,只要有人提出愿意和我结婚,我甚至可以负担他们生活开销,或不干涉他们与其她女生交往,思想比常人还常人。在此期间,先后经历了两个男生表示愿意与我结婚,他们同样提出不道德的要求,我没同意,但默许了一些很不好的行为,后来很快就分手了。

近十年,“情”把我拖入无底黑暗深渊,一而再再而三的巨大打击像溃了堤的洪水,把我冲垮了。一方面不敢向妈妈同修曝光自己的行为,无法回到大法中,一方面精神和身体出现很大问题,类似常人“抑郁症”的状态。我很多次想到“自杀”,但我有一念:“大法那么正那么好,我死了会给大法抹黑。”就是这一念,维持着我活下来。

四、追逐“名利”,师父救了我,险些失去生命

在这同期,随着我工作资历的积累,生出了在公司职位和待遇上的攀比心,伴着“情”的巨大魔难,我又陷入对“名利”的极度追逐。

特别是近两年,工作中我自恃能力强,处处争强好胜,处处压制同事,伤害了很多人。为了获得公司当年最大的项目,明知自己资历不够,却想方设法把项目拿到手。周围很多同事包括总监都想参与進来或与我交换项目,我为了保住对项目的掌控权,又把他们排除在外。每天活的很累,从早到晚争争斗斗,战战兢兢,害怕自己利益受到损失。很难理解,以往对名利淡薄的我,曾经主动把自己奖金让出来分给同事的我,这期间却如此势利。当自己整体状态掉下来,各方面都混同了常人。

巨大的工作强度和精神压力,导致一次在公司,我突发心脏剧痛,身体无法动弹,无法呼吸,剧痛使眼泪一下子涌出来,那一刻觉的自己差点“走了”,我抱着不敢相信试一试的心,在心里念着“我是大法弟子”,因为我知道自己早已不配称为大法弟子了。大约一分钟,我渐渐恢复呼吸,是师父救了我!恐惧中我一路哭着走回家(离公司很近),妈妈接到我的电话,急忙赶到我的住所,我们一起发正念,身体当时很快就恢复了。即使这样,因为害怕公司里有对我身体状况的流言而失去项目,我立刻又回公司上班。

后来,凭借这个项目,我跳槽到行业内全国排名前五的公司,在区域集团任职专业经理。三十岁出头的我,似乎达到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随之而来是更加繁重的工作,我痛苦不堪,想逃离。可深陷名利的枷锁,我无法放手。

五、艰难祛除“情”魔,走出困境

巨大的情、名利的魔难叠加在一起,长期极度糟糕的状态使我濒临崩溃的边缘。脑袋、心脏、胃部疼痛;时而有类似“皮藓”的症状;失眠、噩梦、睡眠中喘不上气;极度敏感、暴躁、喜怒无常;听到男性说话的声音,恐惧到身体打颤,痛哭。这时,妈妈同修计划带我去看心理医生。

二零一九年,在一个机缘下,我下决心辞去工作,搬回家住。这前后,我也向妈妈同修袒露了我所犯的色欲关,想回归修炼。现在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的安排,在最后关头不放弃我、挽救了我。

回到家后,我删掉了微信、QQ、视频、听歌、财经的各种软件,远离人中信息对我的影响。妈妈同修常督促我学法、炼功。我开始参加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小组,近二十年没有见面的同修,现在年纪都大了,我心里很感慨,但感觉还是那么亲切。

我开始学法,却看不到法中的内涵,炼功感受不到机制像在做体操,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在黑暗中或粪池中,要么发洪水,要么房屋倒塌,还有人群(众生)被恶人屠杀而跪在地上向他们的主求救,或者莫名的从梦中惊醒。一次看到法中一段话,明明小时候都能悟到的法理(记忆中已经记下来),现在反复看那一段话,怎么看都只能看到表面文字的意思,我离儿时的修炼层次都掉的很远很远了,我难受的哭了,该怎么办啊。

一天我状态不好,没有去学法小组,妈妈同修学法回来,跟我说:“同修说你带修不修。”我听了心里一下像炸弹爆炸了,一团火冲上脑门。之前我状态不好时,妈妈同修也说过很多次“不再把我当作修炼人”,其实这些话让我心里很难受。而这次连学法小组同修也这么觉的,那一刻我心里失望透了,心里怨恨,我逆反的说:“那我就不”,“不修”这两个字咬在嘴边,硬没说出来,我明白,如果说出来高兴的是旧势力,我就没办法回到大法中了。其实同修们说的对,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真修自己,而我的愤怒正是因为自己虚伪的一面被揭开,面子上过不去。

这时,我回归修炼半年过去了,身体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善,但阻挡我真修的情的物质一直在,我却逃避不愿修去,一种很沉重的感觉缠绕着我。我跟自己说“既然要修炼,这次就好好的把情和各种执著去掉吧!”于是,我断掉了一个暗暗喜欢两年的男生的所有联系,每天也专门针对去除自己的情、色、欲发正念半小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虽然盘腿坐着没动,但身体像被一双大手从背后推着往前快速的奔走,而每一次针对性的发完正念,感觉周围黑色的壳就去掉一层,脑袋和心里明显清亮一些,轻松一些,人也不那么迷糊了。而且这期间,左眼角一直有法轮的光圈在旋转,白天也很亮;晚上睡觉,一身一身的淌汗。我知道这是调整身体,师父在管我了,在鼓励我。

长期因为浸泡在名、利、情中产生的巨大思想业,这时接近疯狂的压制我。思想业在我脑中和睡梦中反映出来的不仅是情、还有暴力、恨、狠、一些非常恶的念头。我明白是自己之前犯下的罪业太大。为了去除色欲心,我尽可能的回避和男性接触、说话、甚至不去看他们。每次整点发正念,思想业的黑色物质像千斤重物压在身上,思想业充斥脑中,甚至让我记不起发正念的口诀。为了能够默念口诀,我得使出全身的气力来控制身体和思想,但也仅仅能压制住思想业力不翻出来,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念正念口诀。这种情形持续了接近一个月,那种感受真的很难说出来,很无望。一次发完正念,身体沉重的浑身出汗,瘫坐在地,我哭了,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好啊,怎么这么难啊。”很神奇的是,再之后思想业大部份去除了,我能把握自己的思想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消去了。

然而,旧势力没有放弃对我思想上的迫害,考验着我的正信。一天,很突然的,我失去了所有关于大法,和我曾经修炼中的感受,没有了关于修炼的记忆,想不起什么是修,怎么修,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最严重的是,我从身体到思想都是这种感受,就像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大法的常人,好像修不修是件无所谓的事情,人整个被抑制住。我困惑,明明前一天,我感受大法的美好,师父的慈悲,也一直决心回归修炼,为什么现在是这种状况?我似乎明白,这就是我之前不珍惜大法,如果被打回常人,失去师父给我的一切之后的状况——罪和业大到失去修炼,失去了和大法的联系,却茫然无知无畏。那段时间,大概有两、三个星期,思想中只有微弱的一丝念头:“这样是不对的,这个状态不正常”。而我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在脑袋中搜索到这个念头,因为当时就是“打回常人”的状态。终于,假相解除了,修炼的正念回来了,是慈悲的师父又救了我一次,这次真的是非常的危险,离失去修炼机缘只有咫尺,我也明白,不能再靠感觉、感受修炼。

六、修去消极心理,在大法中放下自我

经过一年艰难的去除名、利、情、色、欲的过程,我知道这次自己要真修下去的。虽然我已经想明白、也能正面面对过去发生的种种事情,但因为曾经在色欲的难中反复犯错,巨大的羞耻心,无法原谅自己。特别每次学到关于这方面师父的讲法,我都羞愧的坐立不安,脸上火辣辣、暗自流泪。“不配修炼大法”“无法修成”的消极想法时常出现,我明白,这是由于我还不够坚定的原因。相比能在大法中修炼,就算羞耻心让我再难过,我也要修炼。相比“能不能修成”,大法教我做人,做修炼人的道理,就算最后我只能成为一个“点”,我也要做一个白色的“点”,也不要做黑色的“点”。我反复告诫自己,不要消极,要抓紧赶上来。

七、归正言行,去除所谓年轻人的不好习气、习惯

回归修炼后,才发现自己在常人中以年轻人为借口形成的很多不好的习气、习惯,都是严重阻碍修炼的,必须要修去的:

1)高消费、提前消费。我在工作小有积蓄后,受到常人各种不正的文章鼓动,比如“对自己好一点”,“高品质生活”等年轻人享乐当下的观念,我购买奢侈品,购买几处房产,花钱大手大脚,不仅浪费了有限的资源,这种物欲也膨胀了我对名利情的执著心。后期经济的压力也直接导致我不良的精神状态。现在,我的开销满足基本生活就好。

2)常人中的休闲、娱乐活动。哪里开了好吃的餐厅,新上映的电影,网红打卡的景点、展览会,我都要去游乐一下,和常人朋友几乎周周聚会,对人中的焦点话题乐此不疲,往人中钻,浪费大量时间,放纵执著心。现在我控制不贪吃、不贪玩、少谈常人中话题。

3)常人中时髦的风潮。这几年,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健身。我知道体育锻炼和修炼是相反的两个方向,但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体态更好,力气更大,与同事有更多话题,公司举行运动会成绩更好等等,报名健身。包括流行的插花、绘画、钢琴、搭配、心理、手工皮具等常人课程,我也咨询或参加过。现在看来,所谓的美丑、精致生活、圈层社交都是受常人观念影响,修炼人是不在其中的,师父给我们的身体、智慧、走的路都是最好的。

4)懒惰懒散。在人中时,自己十分贪睡,回归修炼的这一年,刚开始早上懒床起不来炼功。我为了早起,搬到客厅睡沙发床,一来沙发床比较硬不容易享受,二来妈妈同修起床炼功,我听到动静也就起来。而后,我睡沙发床一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睡在花丛里一样幸福,也不觉的床板硬了。现在有三个月基本每天都能三点半起床和妈妈同修一起炼功了。

5)与妈妈同修的间隔。我对妈妈的情,妈妈对我的情都很大,当发生矛盾时,我把原因归为两代人之间的代沟,互相不理解,而减少了交流。其实不自觉被旧势力加大了我和妈妈同修的间隔,我更少的接触大法,离修炼越来越远。我周围以前在小时候得法的小同修,长大后,许多在外地求学、工作、成家,离家里父母同修远了,有的修炼状态不如从前。我想不能仅仅把父母同修当作父母,他们还是最亲近能看到我们问题的同修,是带我们走進修炼的人,在修炼上多听取他们的意见。

身在大陆,我很少能接触到青年同修,几年才能见到一次。但听到修的好的青年同修们都在精進着,我感到了鼓励和温暖。记得一次我在向公司一位负责人讲真相,他很开心的说:“之前面试过一个很优秀的男生,他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给我讲了真相。我想录取他,可惜他去了××公司(行业内全国排名第一的公司)。”听到这,我非常的佩服这位青年同修,在大陆,在关系到自己事业的面试下,都能向陌生人坦荡的传播大法真相、救度世人。

而我在情色欲巨大魔难的经历,希望有类似魔难的同修以我为戒,千万不可沉溺其中,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可放任自己,铸成大错。情、色、欲对修炼者来说是一条无法回头也没有结果的路,即使只是一丁点“情”的开头,不把握好,一步步不知不觉中偏离修炼人的标准,最终才知道离大法有多么远,回归修炼的过程又是一场艰难的魔难,但荒废的时间和修炼,错过要救度的众生,真真切切的失去不再有了。

现在,我身体、精神上不正的状态已经没有了,人也变的心态平和,和一年前判若两人。感恩师父慈悲挽救了我。一定要珍惜修炼的机缘,珍惜助师正法的这最后宝贵的时间。

如有所悟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