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50分钟 永恒的23天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大家好!

本文简单讲一下参与拍摄“永恒的五十分钟”影片时的感受和体悟。

新境界影视制作要拍有关长春有线电视台真相插播的电影,通过同修找到了我。在了解详细情况后,导演临时决定希望我能去加拿大参与拍摄,也可以在影片中加一个角色,让我出演当年的自己,这样会更好的还原那段历史。

说实话,听到这个,真有点惊喜,同时也有点犹豫,可能内心有显示心、求名的心,还有怕别人认为我有显示心等等不正的因素吧。几经思考后,觉得这个项目份量很重,而且当年的参与者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海外,也许这也是师尊的无量智慧,能还原那段历史的一个安排吧。或许这里还有跟师尊签约的因素在呢。如果参与進来尽自己所能,圆容好这个证实大法的项目,那么去参与,就是兑现誓约而迈出的第一步。所以决定克服所有困难,答应一定前往,跟老板请好假后,紧赶慢赶的最快只能在九月三十日赶到拍摄现场。

九月二十日在网上开始办理去加拿大电子旅行证时,正确无误填写表格之后就是不通过。如此三番五次还是不行。开始也没找自己,就单纯的以为自己正念不强,有邪恶干扰,发的正念也不纯。马上想到是求这个同修、求那个同修帮忙办理,加拿大同修要帮忙也没帮成功,我急躁的不行,我这儿的同修能办理就是不想帮忙,这对别人的依赖心、急躁心、怨恨别人的心全暴露出了,警觉中我开始找自己,除去了这几个心,去加拿大真的是纯纯净净的是为了正法项目吗?为了救人吗?不是,思想深处潜藏着:这下在电影中露脸啦、出名啦,为此还有点儿沾沾自喜呢,这不正是内心有显示心、求名的心吗?

当挖出这些不正的心时,纯净自己,去加拿大就是助师正法,兑现誓约,发出正念后,还是一样的填表,一下就通过了。

每次去执着心都会有感动,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1]的感觉,感谢师尊。

敲定能去之后,赶紧通知加拿大的协调同修,很快那边帮忙订了往返机票。往返日程定为九月三十日~十月十八日。

开往多伦多的飞机经过十三小时的航行,终于如期到达了片场。初次见到了这些陌生却又熟悉的面孔,很多都在媒体视频和影片中见过,熟悉的音容笑貌,陌生却无比亲切,因为都是师尊的弟子啊,而且在项目中都做的那么好。

我到达那天拍摄已经开始七天了。和项目组总负责人见面后,说真的我非常高兴,能看出他也很高兴,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他将我介绍给大家认识。这个修炼环境真的很好,每天集体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证实大法的项目工作,使我很快就溶到里面去了,而且每天三件事都做好时,慈悲的师尊很快又让我恢复到得法之初时的状态。

我悟到很长时间在三件事上做的不好,光学法炼功是不行的,师尊说:“有人说,师父,我最近这几年,特别是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就发现看书提高的慢了,没有象以前那样一天一个飞跃、认识提高非常快的那种非常好的感觉了。为什么现在看书就不如以前了呢?不是法不显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须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2]在这个短暂的拍摄期间我又找到这个飞跃提高的感觉,谢谢师尊,无限感恩,修炼真好。

项目组人手很紧,由于插播部份道具需要历史还原,在拍摄之余的配合工作上,我自然而然被分配到美术道具组。

这个组和其他配合小组一样都有自己承担的职责。由于刚接触这个工作,很多事都不太熟悉,小组中几位同修无私无怨的指点帮助,也使我很快适应下来。现在想想也挺感激的,只有大法弟子才有这样无私的胸怀。美术小组负责人能力很大,布景设计很快很好效率很高,节奏也很快,配合中还真磨去我自己很多的不足,从小养成的什么事都要仔细琢磨,提前充分准备,在这个快节奏中就有点跟不上趟了。好在放下人的观念后才发现其实师尊把一切都给准备好了,就等着修者自己提高才能发现。

关于有线插播技术部份讲解台词,插播原理图的绘制,爬电线杆方法,以及插播操作场景,我都回忆着当时发生的讲述出来了,导演也根据这些信息做了最好的调整,为影片的逼真效果增加了很多渲染力。影片是根据两个真实事件改编而成,导演决定在影片中插播先行者都采用真实姓名,其余的角色是将历史真实事件中的人物两个两个合在一起来表现的,因此在人物角色名字上采用了真实事件中的两个人物名字中一个的字组合成的。不管历史真实事件中的参与者现在状况怎么样,在这个事件中,他们都是英雄的壮举。影片中因为要更完美的还原插播场景,部份场景、角色和对话也是为戏剧化效果而创造,所以关键的插播场景导演决定由我来完成。因为这样做能更完美的展现当年英雄的风采。我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我只是在演绎,表演好的同时也是我对当年同伴的追思与敬意。所以,那几天我甚至祈求先行者的在天之灵帮忙,尽可能让我多回忆起当年的场景,以便能更加增進影片逼真效果。

有了这个愿望后,师尊巧妙的安排,在拍摄期间就出现了众多的“巧合”。

当形容出那个有线信号放大器的样子和颜色之后,道具组的同修很快就做出来了,做得很逼真。可是没有主干线有线线缆,没有VCD机,还没有变压器怎么办?才发现要想还原历史,还有很多的道具都没有,就想怎么什么都没有啊?为此也很苦恼和埋怨。当放下这个苦恼和埋怨心后,一个同修突然跟我说以前他在一个回收站工作过。为了找道具VCD机,他先询问那里的熟人有没有老式的VCD机。被告知没有时,我在失望中又想到,还是到那里找找看有没有其它能取用的道具。结果是,有意无意中找到了变压器,接线夹子,一小捆VCD机的信号输出线,更令人惊叹的是“碰巧”又发现了能模仿有线线缆主干线的替代品,这些替代品如果都用起来,在脑海中能想象出这个效果一定会还原当年插播操作时的真实历史。

带着这几个“巧合”,在感叹师恩浩荡中我们回到了基地。

也是在介绍如何如何模仿有线线缆主干线接线环节道具后,堪称能工巧匠的同修又很快制做出来了。并且同修提议有线线缆主干线延长部份他也找到了替代品,我一看非常像,太好了。只是VCD机实在找不到类似品,只能用同修提供的其它的小VCD机代替了。这样VCD机也有了。另外一位同修按变压器的外型巧妙的做出一个道具替代品,重量轻,既能减轻演员同修的工作强度,又能方便操作。还有一位同修又按我讲的当年的模样做出了一个爬电线杆的脚蹬子道具,大家都能配合好,做事就有神助,效率极高。

我知道师尊让我来到这里应该完成哪些事,就开始在参与中留意能取用的道具。在野外片场拍摄时,“碰巧”发现有两个废弃的电线杆上分别有一个电线瓷壶可以取用,在拍摄升降车方便时,求那个同修把它们摘下来了,如获至宝。带回基地后,跟同修一商量,道具电线杆也具备条件也可以模仿出来了。

那个道具电线杆的制作费了很多力气,木匠同修用条木把大框钉出来后,我和几个同修在细节上弥补,让它更趋于电线杆的圆柱形。在打磨过程中纯粹是劳其筋骨了,用角磨机打磨时木屑灰尘很大,最后浑身沾满了木屑灰尘之后,大家都快认不出来我了。

美术负责同修又在更细致的上腻子,上颜色,逼真的道具电线杆就制作出来了。

道具电线杆被木匠同修很巧妙的架设固定之后,我开始研究还原那时的室外高压线。因为当时的电线是由多根铝线绞合的金属裸线,这个电线道具也没有啊,真没有啊。不过我倒是没有太过执着,就先放一放了。在弄VCD机连接有线输出线时,连接处无意间弄断了,这个线就是从回收站带回的那小捆输出线截下来用的,可是现在太短了,满足不了拍摄要求。得再截一段长一点的,却又一时找不到那捆了。道具组负责人推来一大捆有线输出线,我截了长度正好的一段却怎么也接不上,好像跟VCD机输出口尺寸不太一样。于是我把它放在旁边,还得去找从回收站带回的那小捆输出线,在道具箱里翻来翻去找到后很快就接上了。

这时我望着电线杆,电线瓷壶已经架好了,可是没有电线啊,怎么办?不经意间我低头一下看到我放在一边的那个尺寸不对的有线输出线,惊奇的发现这个线缆的漆包皮里竟然是金属网的,无论从外形粗细上竟然跟高压铝制线很相似,而且它又有一大捆,是的,真有一大捆。把外表皮拔除后这不就是电线替代品吗?因为道具电线杆需要架设很长的电线,“碰巧”这已经有了一大捆。就这样电线也有了啊。这么“巧合”啊?真的是巧合吗?

有个同修曾说过,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巧合也是巧合,可是那么多的巧合又巧合的凑在一起,那就是安排了啊。

是的,这几天紧凑的“巧合”使我悟到,这一切难道不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无量智慧的如意安排吗?其实师尊把这一切的一切早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啊。

道具准备好后,开始拍摄了,望着这逼真的还原场景,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心里有点酸楚,泪水湿润了我的双眼。此时我心里在想,天上的那些曾经的同伴看到这场景也一定会欣慰了吧。

这个电线杆道具得用在两个场景拍摄,一个是出去测试VCD那场戏,再一个就是刘伟波小组真正插播的那场戏。仔细考虑之后跟导演提出在两场戏中,这个道具电线杆最好是稍稍改动一下,以免发生穿帮。导演觉得应该这样,就交代给美术组负责人了,那个负责人也同意,并提出改進方案。可是当要拍摄第二场戏,我提醒那个负责人时,她盯着我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问我:那你说你让我应该怎么办?我刚要说话被她立刻打断,这样问了我两次。这下我有点急了,反问她,你不是已经做好改進方案了吗?怎么问我让你怎么办呢?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不对了,这个争斗心出来了。后来拍摄组用别的办法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

拍摄期间大家都很努力,也都吃了不少苦,有时拍摄到后半夜两点多。各个协调小组鼎力合作、演员同修们的倾力演出、导演和制片的精制把关、后勤同修们为了配合好拍摄工作辛苦的熬夜……。成绩是大家共同协作配合的结果。

为了达到效果最完美,同一个戏得反复拍好几遍才能过。现在大家也都看到了影片的效果。其实在资源紧张,拍摄档期时间少,众多的干扰,层层困难阻挠下,能拍出这样的效果,在这个世上只有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加持下才能做到。世上唯一净土中的大法弟子才会以苦为乐,不计个人得失。出演刘成军的同修曾经对我说过,再苦再累时就想一想,和那些先行者所经历的相比,这点苦算什么,忍忍就都过去了。

可能拍摄期间节奏很紧,时间也就过得很快,很快就接近尾声了,回想经历的一幕一幕,以及拍摄效果又那么真切的还原了历史,入戏中仿佛回到当年的那段时光,悲壮的历史让我心酸,几次热泪盈眶,影片杀青那天我哽咽的说:感谢师尊,也感谢剧组,拍摄的这部影片让全世界知道了以前那么不容易的事,让全世界知道了那些英雄们的壮举……

参与这段正法项目的经历,从中让我悟到:正法洪势中,当需要我们做出选择,迈出那一步的时候,能不能走出来是兑现誓约的最关键。

当年得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向世人发真相传单揭露迫害,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当有线插播需要配合的时候,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当大法项目再次需要你的时候,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等等等等,每次让我们迈出那一步时,我们能不能走出来?

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用巨大的承受付出在等待着,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哪怕有一线希望都给我们机会。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精進吧,迈出关键的那一步,快跟上正法進程,兑现神圣的誓约,圆满跟师尊回家。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给我机会分享这段经历。以上是在经历中的浅悟,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