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日美英敬民与中共逼民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0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最近,山东冒进式的“合村并居”引来争议,农民的宅基地被强拆,农民被逼签协议同意收走土地,而政府的安置房并未建好,很多农民在田间搭起窝棚,网民评论:“难道搭窝棚是过上好日子?”

先看看日本、美国、英国的三个尊重百姓意愿和私人产权的故事。

日本最牛钉子户:他家菜地位于成田机场的跑道上
日本有个著名的“钉子户”叫高尾紫藤,只因他家菜地位于成田机场的跑道上,就导致了日本最大的国际航空港50多年一直未完工。

1951年,当时日本的《土地征用法》规定,政府“可以因为公共利益需要征用私人土地”,因此,不少农民的土地因修建机场的需要而遭到强征。但最终机场被迫停工。1995年,那部《土地征用法》也被废除了,意即“哪怕日本亡国灭种,政府也没有权力征收任何人的一厘米土地”。

此后,首相道歉,政府提高了赔偿标准。于是,大多数农民都搬走了。到了2005年,就只剩下高尾紫藤这一户了。

如今,东京奥运会召开在即,只有高尾紫藤搬家,成田机场才能扩建跑道,才能缓解东京国际机场的压力,才能解决东京奥运会的航班问题,但他依然不搬。而他不搬的理由也无关居住,只是考虑到“在这片土地不用农药就能种好有机农业”。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即便这个理由与老百姓的基本需求无关,日本政府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尊重。有关部门提出,要花费巨资把高尾紫藤家菜地的土壤全部平移到其它地方,供他继续搞有机农业。

但这位倔强的“钉子户”仍以“哪怕把土壤搬移到别的地方,也是不一样的”为由,一口回绝了。直到现在,他仍可在自己家中继续享受着成田机场专门为他执行的“每天晚上十一点必须关门”的待遇,因为飞机晚间起降会影响他睡觉。

在“五毛”党看来,这个高尾紫藤简直就是个不爱国、不以大局为重的“恨国贼”。而日本政府为何不碾压他,还对他俯首帖耳、毕恭毕敬?日本因此失去了什么吗?没有!正是因为人们看到一个普通农民在日本受到的尊重,才会相信日本政府能保护人民的财产,才会把一生的财富向日本转移。

即便成田机场没有豪华的跑道,即便日本用“用硬纸板造床”搞一届史上最穷酸的奥运会,也不会让自己国民的利益遭受损失,因为国民的权利应该受到保护。在这样的国家(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再底层的人也有活下去的权利,再卑微的生命也有个体的价值和尊严,再廉价的私有财产、私人物品也不会被抢夺、被侵占。然而,这些最基本、最浅显的道理绝不是一个把人民视为蝼蚁的无良政府所能认识到的。

与总统墓地毗邻的男孩
类似日本保护国民财产的例子不胜枚举,在美国有这样一个经典的故事。

1797年7月15日,美国一个名叫圣特克莱尔·波洛克的五岁男孩在爸爸的农庄里玩,不当心从一个小山崖上失足跌落而死。父亲很伤心,把男孩安葬在他摔死的地方,给他做了一个墓地。后来他离开了这个地方,将农庄(包括墓地)卖给了别人。

他对新主人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把孩子坟墓作为土地的一部分永远保留。新主人同意了这个条件,并把它写进了契约。一百年过去后,这片土地辗转经历了许多买家,但孩子的坟墓都被每个买家遵守了最初其父亲的约定,仍然留在那片土地上。

1897年,这块土地被国家收买,成为美国总统格兰特的国家墓地,但美国政府并没有迁走这个男孩的墓地,反而加以修缮。人们在哀悼总统时,也哀悼这个男孩。

这份延续了两百年的墓地显示了西方的契约精神,体现了西方人诚信的理念,从草根平民到总统,都要遵守契约精神,这是美国人权的基本价值观,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在中国,别说死人的墓穴,就是活人居住的房屋,都可以在主人不同意的情况下,被政府指使暴徒强拆。村政府与警察合伙强迫农民签字,甚至以不搬迁会影响子女教育工作等卑鄙的株连政策相要挟。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早在1763年,英国首相老威廉·皮特在《论英国人个人居家安全的权利》的演讲中就阐述过财产权不可侵犯:即使最穷的人,在他的小屋里也能够对抗国王的权威。屋子可能很破旧,屋顶可能摇摇欲坠;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淋进这所房子,但是国王不能进,他的千军万马也不敢闯进这间门坎已经破损的房子,因为这房子是私人财产,而私有财产制度的确立构成了人权的基础。

强拆与“逼签”
不仅山东,河南等地都出现过类似问题,而且这一模式将向全国铺开。“合村并居”,也叫“合村并镇”、“撤村并镇”,名义上是将生存条件恶劣、人口稀少的村庄合并到一起,这样空出来的土地可以用于新的建设。

然而,在现实中,地方官员为了完成业绩指标,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中共利用大数据已经完全掌握每一户家庭、每一块土地的具体情况,如果农户不搬迁,地方官员就和这户人家在政府、军部、学校等单位担任官职的亲属联系,让他们来劝说,如果不搬的话,要受到什么什么牵连,拿“连坐”制来逼迫人。

为何中共对于农民宅基地要大动干戈?因为现在很多地方政府财政吃紧,甚至连公务员工资都发不出来。如果有更多的宅基地腾出来,复垦后就能换取土地转让指标,最终目的是为了卖地,继续用“土地财政”供养党官。

即使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农民宅基地归集体所有,但农民享有占有及使用权,当前中共强迫农民交地的做法显然是违法的。中共建政后,采取暴力土改,消灭了所谓的地主阶级,把地主的田分田到户给农民。与中共土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日本和台湾没有流血就顺利完成土改,台湾政府借钱给农民从地主手中买到土地,而地主则晋升为工业资本家,促进了台湾工业化的发展。

中共用暴力抢夺来的土地分给农民仅仅数年,就开始了苏联式的“集体农庄”运动,农村成立互助组,农民将分得的土地入股合作社,到了大跃进的人民公社,土地从农民一家一户所有变成了集体所有,农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土地被收归国有,土地国有化从此开始。

土地国有了,农民要交公粮,但是农民却没有退休金,老而无养。有学者称,据十年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调查,从1949年到2010年左右,中国农民为国家贡献了60万亿的收益。通过工业产品的价格和农业产品收购价的剪刀差,农民牺牲了30万亿。因为国家兼并土地,在土地买卖当中低价行为,又导致农民损失了自己利益30万亿,合计60万亿。

依赖于土地生存的农民,对他们所掌握的唯一生产资料——土地没有任何话语权。近年来,留守老人,留守儿童造成的社会问题频频发生,“自杀”现象屡屡发生,然而在中共的媒体却鲜见报章,世界看到的是中国大城市与欧美一般的车水马龙,但是在这光鲜的背后,却有着一言难尽的黑暗与苦难。而在其他国家,私人财产受到的尊重是国人难以想象的。

在中共这个暴政的眼中,任何生命都能被牺牲、被碾压。在“舍小家、为大家”、“没有国、哪有家”的洗脑灌输下,中共掠夺老百姓的利益,挥霍着民脂民膏,不断制造着虚假盛世中的贫困,却让自己变成了肥硕的蛀虫。而“国富民穷”终究难以长久,当人们看破中共的流氓本质后,就会选择远离中共,远离暴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4/【认清中共】日美英敬民与中共逼民-408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