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1343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四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我们四个同修在一起学法时被县国安绑架,并被抄了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十天,后取保候审回家。在后来的半年里,我被公、检、法人员多次传唤、提审,身心承受到了极限。由于有没去掉的怕心和没放下的亲情,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没能做到全盘否定迫害,在公安局承认制作了大法资料和真相币等,并传给了其他同修。在检察院和法院,我又违心的签了“认罪认罚书”,抄写了他们准备好的“三书”。我痛悔自己没能做到放下生死,没能坚定的维护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逼迫和高压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所写的“认罪认罚书”、“三书”等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尽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良娟 2020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到北京证实大法,回到当地后,街道居委会让我把大法书都交出来,不然就到家里去搜查。因为怕被他们把所有大法书搜走,我就交了一本《转法轮》。为了使大法书不明显,不易被人发现,我把所有大法书的封面和书中师父的法像以及法轮图形都撕下来烧了。后来觉的还不安全,我就把所有的大法书放到朋友家,结果朋友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所有书给卖了。由于怕心重,我一错再错,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严正声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损失,从新修炼,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陈会然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因受邪党的毒害,曾放弃了修炼。去年我得了心脏病,大出血,胸部长了三个包,在生命垂危时,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迹出现了,长包的地方象被人吹了一口气一样,就消失了,身体恢复了健康。我明白,师父一直在管着我,还给我修炼的机缘,我万分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走出去讲真相,多救人,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苏华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初的一天,两个警察上门找我,说什么上头有文件帮我清掉档案,今后儿孙参军、考大学就没有问题了。然后他们帮我填表,叫我签字。我当时糊涂了,不清醒,就签了字、按了手印。他们之后又拿出一张“承诺书”,我又按了手印、签了字。我痛悔不已,怪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去掉根本执著,怕心、私心重,对师父、对大法犯下了大罪。严正声明:以上我的签字、按的手印和所谓的“承诺书”统统作废。我一定认真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冯志方 2020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迫害初期的某一天,我和一同修正在我家二楼学法,片警来了,拿着一个什么表格叫签字。同修下来说不签,不签警察就不走。我为了打发警察走,也没看是个什么东西,拿过来就签了,连同修的我也代签了。打发他走后,我还说了句:咱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能让他总来干扰咱们,只要他走就行。当时我觉的自己很聪明,现在认识到错了,我应该严肃对待这件事了。我严正声明:以前我给邪恶签的字全部作废。我一定在法中归正自己。

于清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够,执着心多,我在一次给世人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抄家,并被当地公安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他们叫我签“不炼功”的“保证书”。因害怕被关押,我在他们准备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想起来我很后悔,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抓紧时间学法,去执着,做好三件事,做个真修者。

姚秋元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6月4号政法委及县政府的两人来到我家,他们说把你这个名消了吧?我心里想消就消了吧,我的名字不能在邪恶手里,后来他们就走了。后来我和同修切磋才明白,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和要求。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有师父说了算,其它的什么也不是。在此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一修到底。

王银娥 2020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2019年5月,我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遭国安绑架。由于学法不够,怕心作怪,我配合了邪恶,并在邪恶的“取保候审书”上签了名,把包里剩下的三个护身符也扔了。我深深痛悔,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王瑜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6月4日下午2点钟,司法所找我去谈话,随后让我写了“保证书”、“揭批书”。由于正念不足,平时实修不到位,脑子中人念多,我就写了“两书”。写完后,我心里特别难受,悔恨不已,师父苦度我这么多年,我却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严正声明:我写的“两书”全部作废。从今后我要好好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犯下的罪过。

汤荣娟 2020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6月初单位要求每人填写邪党搞的“网络安全法”手机问答卷与“企业资料管理制度”手写答题,自己没有仔细阅读,就配合提交了。回家后与同修交流,同修悟道,只要是邪党搞的哪一种形势,大法弟子都不能参与。我自己也认识到,这样做不对。特此声明我提交的手机“网络安全法”问答卷与“企业资料管理制度”手写答题作废。

周振民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7年9年25日被非法抓進看守所,在里面背叛了师父和大法,写了“三书”,给大法造成损失。后来,我又被非法判刑,抓進监狱,又写了“五书”。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严正声明:我在看守所和监狱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阎凤英 2020年5月29日


严正声明

因母亲户口落在我家,今年5月街道居委会找到我,让我代母亲写“三书”和其它东西。由于怕心重,我代母亲签了“三书”等。事后我非常懊悔和难过,当时没有正念正行,对不起师尊、对不起母亲同修。严正声明:我代签的“三书”等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走好今后的路,弥补过错。

刘华阳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大法以后,在中共邪党的高压迫害下,家里人对大法不理解,听信了邪党的宣传,也跟着不让我炼法轮大法,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因为我当时没有放下情,说了“我不炼了”的话。严正声明:我以前说的“我不炼了”的话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树霞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9年12月7日我被绑架到公安局。由于有怕心,我在警察的威迫下,在他们写好的所谓“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的修炼留下遗憾。我很后悔,这是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扎实造成的。严正声明:我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

周永仪 2020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我们四个同修在一起学法时,被国安警察非法劫持到公安局,后被多次审问。由于我们怕心重,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做了“保证”等。现在我们都认识到错了。严正声明:我们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淑、朱克嫦、宋雪莲 2020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用身份证经同修在网上实名控告江××后,派出所连续打了好几天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去了后,警察核实是不是我签的名,我的怕心出来了,没有承认,说不知道有这回事,并在一张表上签了名,就回家了。严正声明:我所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论和签字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

王忠久 2020年6月3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在街上挂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树挂被绑架。过程中,由于产生了私心,怕失去安逸的生活,为了保全自己不受伤害,我违心的在“取保候审”上签了字,真是可悲至极,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闫显宗 2020年5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强迫在“监视居住”的文件上签了名、按了手印,还在被非法审问的文件上签了名、按了手印。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我签的名、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兰 2020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17日下午,同修们在我家里学法时,警察破门而入,将同修绑架到派出所。由于执著太多,人心过重,我配合邪恶签了字。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勇猛精進,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挽回损失,跟师父回家。

张大翠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诉江案中向“两高”投寄了被江泽民迫害的信件。在回访时,因怕心和求安逸心,我说“没有炼法轮功”。为此声明:以前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律作废。今后认真学法,归正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走师父安排的路。

潘洪强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被跟踪,2020年4月30日我被国保大队绑架到公安局,当天被释放。5月份我被叫到派出所,又被骚扰了几回。现在声明:在此期间我所说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坚信师父,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跟师父回家。

陈秀萍 2020年6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转化过程中邪恶对我说的歪理我相信了,在不知不觉中我偏离了大法,还远不自知。现在经过同修的指正,我才意识到大错特错。现在我声明在转化过程中我所做、所写诋毁大法的一切言论统统作废。在今后正法过程中,做好每一步。

庄洪爱 2020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大法前,因为怕修炼的女儿遭受更大的迫害,在无知中做过对大法不敬的事,还要小外孙女给女儿写信要她转化,也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在此郑重声明:以前我所说、说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真心修炼大法。

周淑珍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多次被迫害,在监狱里自己承受不住折磨被“转化”了,违心的写了“四书”。出狱后知道自己做错了。特此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金鹏 2020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7年,有两名公安人员到我家骚扰并照像,问我过去是不是炼过法轮功,由于怕心,我说“不炼了”。说完就后悔,知道自己错了。现特此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宋艳春 2020年4月7日


严正声明

2019年警察到我家骚扰,强迫我在他们现场写的文字上签名,我不认字,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内容,又正念不足,警察威胁我时我就签字了。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签的字作废。紧随师尊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申德华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儿子被邪恶迫害后,我担心邪恶之徒来抄家把书抄走,因为害怕,我就把书烧了。现在明白过来很后悔。现在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弥补过错,我一定站在大法一边,宣传大法,维护大法。

刘忠翠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先后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迫害。在此期间,我按的手印、指纹、签名以及所说、所做、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我声明全部作废。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董林桂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在大学期间,我在学校胁迫下,因为怕心重,在“反邪教”的红布标上签了字。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助师正法,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杨憑 2020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里4次写过“五书”和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就走师父的正法之路,持之以恒的坚定的走好今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张学英 2020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看守所里,邪党利用亲情叫我写了诬蔑大法的话,就把我放回家了。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环英 2020年6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被迫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扎扎实实的好好修炼,加倍努力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夏秀玲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本人曾经签过“不再修炼”的字,说过“不再修炼”的话,现我声明作废。从今往后,一定认真学法、炼功及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完成使命。特此声明。

赵亮亮 2020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下我被强迫在“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上签的名字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孙立英 2020年6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说过“不学、不炼”的话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维护大法,助师正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邢秀珍 2020年6月1日


严正声明

我被迫害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声明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

郭旭东 2020年6月15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