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退邪党 瞬间腰不疼了

更新: 2020年06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一九五四年出生,一九九九年五月,因渴望治病走入大法修炼

那时的我身体多病,都是那种死不了、活受罪的病,而且还有附体缠身,大脑昏昏沉沉,严重时,出门就转向,有时还找不到家。

三十岁出头儿,患病的种类也逐渐增多,而且越来越严重。类风湿骨关节肿胀变形,疼痛难忍;心脏也出了问题,有时干活重了点,心脏就停跳;神经衰弱到了很糟糕的地步,头脑整日不清醒,迷迷糊糊。一年四季感冒是家常便饭,两条腿疼的走路象灌了铅一样沉,吃多少药,也只能起到点缓解作用。整天过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后来,一位中医大夫看我身体太差了,就建议学气功,问了问,都说要钱。因当时我家特困难,就没学气功。后来在打工时,结识了一位小姑娘,人很善良。她见我身体不好,就向我介绍法轮功,说炼这功祛病健身,还不用花钱,同时向我介绍了一些法轮功的情况,我当时就产生了要学法轮功的愿望。

一年后,我家隔壁就有一个法轮功的炼功点,把功送到家门口来了,而且还有人到我家,叫我去学功。当时只是觉的很幸运,炼功太方便了。如今回想起来,这应该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充满感恩!

因当时家里有事,所以第一天的课我没听上,第二天才开始听课,晚上炼的是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在抱轮时,出现了奇迹,因我有严重的双肩周炎,胳膊根本抬不起来,抱轮时那个疼啊,可我就是坚持着,不论怎么疼,别人不放下来,我就坚持着不放下来。时间不长汗就出来了,排出的汗摸一把,粘糊糊的,冰一样凉,还一个劲的从下肢往出排凉风,周身的汗毛孔都在往出排凉汗,头晕的厉害,好象随时都有要休克的感觉,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就蹲下来了。可是当时碍于面子,我还是勉强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反而感觉好多了。就这样,我坚持着炼完了第二套功法。第三天再炼功,那种感觉就没有了,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随后几天听课和炼功中,奇迹一个接一个岀现。一个多月后,身上的各种疾病几乎就没有了,附体也没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那个舒服呀就甭提了,走路生风,干啥活都不累,整天乐呵呵的,现在回想起来,还沉浸在幸福之中,有师父真好啊!

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刚开始炼功时,夏天蚊子很多,一个劲在眼前飞来飞去,往身上叮,看到别人边炼功边打蚊子,可我想到了师父的法:“你在修炼当中你自身的业力在往出发放的时候,你知道你那个血有多么肮脏吗?你知道那个蚊子给你吸走的都是肮脏的东西吗?当然了,我们在修炼的时候身体越来越健康,越来越比常人好时,可能也会有这种事。假如那个蚊子生前曾经是被你杀死的一个生命,你不得还它吗?但吸走的也绝不会是珍贵的东西。不要总是看自己怎么受伤害,怎么不想一想自己所欠下的业力怎么还呢?”[1]

于是我心想,我要听师父的话,不打它,看它能把我怎样。只见那蚊子在我胳膊上东瞄瞄、西望望,找了半天,也叮不進,然后就飞走了。打那以后,炼功时,蚊子再也没咬过我。正象师父讲的:“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2]

讲真相救人 显神奇

有一次,我给亲戚讲真相。当时她正患腰疼病,经医院检查是腰骨骨折。我向她介绍大法,她没同意学(可能机缘没到)。我见她疼的难受的样子,就给她讲真相。我从大法在大陆洪传的盛况讲起,讲到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从天安门自焚骗局,讲到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修炼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讲到我自己修大法如何身心受益得福报。然后又讲“藏字石”,天灭中共是天意;最后给她讲了“三退”的目地和意义。然后我说,为了你的安全,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她说,我就用真名退吧!我帮她声明退了团、队组织。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吃晚饭时,因她饭前吃药多,吃什么饭都吐,我就专门做了她最爱吃的疙瘩汤,可她还是吃不下。我就继续给她讲真相,她听的可认真啦。她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吃了一块雪糕,又吃了碗疙瘩汤,当她接着吃第二碗时,她忽然醒过神来,问我:咋没吐呀?我说,那是大法师父管你了,那你就接着吃吧!吃完第二碗,她就回屋了。

不一会儿,她从屋里跑出来,乐的象个孩子似的,告诉我说,她腰不疼了。当时,地上有一个浇花的瓶子,她一连弯腰拿起又放下好几次,啥事没有。她高兴的跟我说,长这么大,没这么轻松过。

然后,她跟我讲了刚才发生在她身上的神奇事。她说,当自己说出用真名退邪党的时候,就觉的从体内出去个什么东西似的,腰当时就不疼了,真的好神奇呀!

师父助我闯过病业关

记的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份,我在同修家,那天下午两点多,我在炕上坐着,怱然感觉肚子有点疼,而且越来越厉害。为了不让同修担心,我悄悄来到供着师尊法像的房间,坐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否定旧势力迫害,解体病业假相干扰,这时疼的我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下来,可我不管它,就是稳坐发正念,求师父加持。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就不那么疼了。我心想,这个关过了。就带着欢喜心、显示心,到同修面前把刚才的经过讲了一遍。

可能是欢喜心、显示心招来的吧,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肚子忽然又疼起来了,而且比刚才来势更猛,越疼越来劲儿,开始时还能坚持着自己发正念,后来疼的一阵紧似一阵,坐不住了,疼的在屋里直转圈,不知出了多少汗,两只手出汗出的都有点泡胀了似的,脸色也难看极了。

我就请同修帮着发正念,我也坚持发,后来疼的我坐不住了。一直疼到下午五点多,疼劲儿才缓和下来。我俩发完下午六点正念,就一点也不疼了。

到了晚上,前半夜还好,可到后半夜想解小手,却怎么也解不出来,憋的难受。到凌晨三点多,该起来炼功了,我心里想,管它呢,一切交给师父!于是我就和同修一起炼功,五套功法全部炼完,也没怎么难受。发完正念也没事儿,刚发完正念,就想解小手,可解出来的都是红色的。我悟到这次病业关是师父又帮我清理身体呢,同时也在提高我的心性。打那后这种症状再没出现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