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青年大法弟子修炼、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叫阮平善,英文名字叫Prashant。我是一名旅居加拿大五年的科学研究员。我在十五年前得法。那时我母亲修炼法轮功已经两年了,我看到母亲在那段时间的变化,以及我们家的氛围是怎样变的越来越和谐、美好,尽管我的父亲不接受修炼,但我看到了母亲是怎样耐心、忍让的处理好这个事情。于是我开始日常的学法并且在明慧网上学习师父的讲法。我很快理解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于是我开始每天发正念,并和母亲一起参与讲真相活动。

当我完成在印度的高中学习后,我去了新加坡读大学。我在新加坡呆了六年时间,然后以博士生的身份来到加拿大。这段时间里我在新加坡参与了不同的证实大法的项目,比如合唱团、英文大纪元。

过去五年在蒙特利尔,我参加了许多由当地大法弟子组织的不同活动,包括神韵推广和天国乐团,带给我非常丰富的经历。

学习用中文学法

从我开始修炼起,我就非常重视学法。因为我不是中国人,以前我只用英文学法。我感到为了能直接阅读和听懂师父讲的原话,我应该努力学习中文。因为这是在十年前,所以没有那么多学中文的网络资料。于是我就用一个字典软件来学《转法轮》的每句话里的每一个单词。刚开始这看上去是个很难达到的目标。但是我坚信,师父用中文对所有众生讲法,那么中文这个语言就是属于所有众生的。我只是在找回我生命的天赋。这个理解帮助我加强了继续学习中文的决定。四年后我可以以正常的速度阅读中文《转法轮》,这使我能加入任何中文学法小组。

从这以后,我很快的能够学习师父其他的著作,例如《洪吟》、《精進要旨》以及各地讲法。我时常有这样的经历,在修炼中一些关键时刻,我会切实听到师父相关的诗在脑中回响。一次,在非常艰难的过关中,我在脑中听到了“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1]。还有一次,在决定是否去其它城市参与神韵交响乐的推广时,我听到了“法正去阴罹”[2],帮我认识到去其它城市参与推广是非常重要的。

讲真相

在新加坡我第一次遇到从中国大陆来的人。我的同学里一半以上的人直接从中国来。给中国人讲真相是一种独特的经历。提到法轮功的那一刻就像人群中出现了炸弹一样。我能感到,给这些被中共直接毒害,并与中国大陆有直接经济利益,亲属也在那的人们讲真相将是很有挑战的。然而,我和一些中国同学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即使当我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不太接受,我仍一直保持善念,友善的对待他们,并与他们在学校项目中合作。

在蒙特利尔给中国学生讲真相和在新加坡是截然不同的体验,很多人很支持法轮功,另一部份人不反对,但害怕因为和大法弟子接触而被迫害。我的实验室曾经有一个来自广州的访问学者,他在我们大学里和很多中国教授交了朋友。他很惊奇的发现我修炼法轮功,就向我了解更多有关法轮功在海外的情况。我给他讲过真相以后,他跟他所有在我们大学里的朋友都谈论了法轮功。这给我展示了讲真相就像连锁反应,给一个人讲真相可以影响更多的人。

一个我在新加坡认识的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现在来到了美国,并且到蒙特利尔来见我。他留在我这的时间里,我们再次有机会讨论关于法轮功的话题。我发现这么多年后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变的更愿意打开心胸。他完全赞同法轮大法是好的,并说希望江泽民快点死去,这样能使迫害早日结束。我们俩和他的另一个朋友一起在蒙特利尔游览,那个朋友是一个本地大学的前任中国学生学者协会主席。当我们一起走过中国城的时候,我们到真相展板前停留,并谈论自焚伪火和三退。我可以看到,因为这么多年来不断的接到真相资料,这两个朋友都在内心逐渐改变了对法轮功的态度。这给我展现了同修们多年来长期坚持不懈讲真相的意义。在离开蒙特利尔前,我的朋友在我的公寓里给师父的法像拍了一张照。看到他走向光明的未来让我内心无比感动。

参与神韵推广

当我第一次参与蒙特利尔的神韵推广时,好像每一天都安排了新的关。例如,当我忙着去接待另一个顾客时,前一个顾客失去了耐心并离开了。还有一个顾客告诉我因为我的法语不够好,他宁愿拨打订购热线买票。但是当我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卖票时我能更自信的面对各种不同的情况并把握好。从商场回家时,我经常会感受到我的本体在转化。这让我意识到神韵推广和个人修炼是紧密相关的。

长时间的在商场里也给我加强主意识的机会。我理解到在商场里推广神韵就像古代的士兵一样。当士兵奔赴战场,他们也许只有很少的时间在战斗。更多的时间里他们可能在行军或是原地站立不动等待命令。如果他们在站定时太放松或是和朋友们聊天,那么在关键时刻他们很难立刻集中注意力并运用他们所学的所有技能。因此在商场里的时候我会把自己当作执行神的旨意的战士。

参与天国乐团

二零一五年我加入蒙特利尔天国乐团成为一名小号手,并和乐团一起表演超过一年。我很快的学会了所有的乐团演出的乐曲,并在拿到我的乐器一个月后第一次参加游行表演。有好几次,当排练时,我感到身体里一些不好的物质经过我的嘴被拿走。小号是一个非常消耗体力的乐器,而且我发现演奏乐曲中的高音时非常具有挑战性。有一次,我在演奏高音时脖子受伤,需要一个星期恢复。我向内找发现是我心里太急于尽快达到乐团的标准造成的。

夏天结束后,我们在冬天有两个游行。每次游行的一周前,我就开始每天发正念,清除干扰人们来看演出的邪恶因素。圣诞游行时,气温降到零下十摄氏度,没有阳光。当游行开始后,我很感动的看到尽管天气寒冷,来看游行的人非常多。因为乐团制服套装不包括暖手的手套,演出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手指活动起来很困难。因为我对寒冷天气不太适应,我开始有些担心,也在想我的手是不是正在起冻疮。在那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诗《洪吟二》〈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風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着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想着这首诗给了我力量,我悟到师父赐予我演奏小号的技能,我的手指天生就应该是在正法时期证实法用的。

之后我参与了同样是冬天的渥太华的圣帕特里克节的游行。游行前一天,我出现了感冒的症状,看上去第二天我可能没办法演出。我到师父法像面前,说:“不论发生什么,我愿在明天游行演出。请师父帮我。”当我参加游行的时候,所有的症状全部消失。也很幸运的是还好我去了,因为当时只有另外一位小号手。

完成博士学业

在过去五年里,我在完成我的博士学位的过程中,也遇到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发现我所在学院里很多教授和学生因为工作压力很容易生病。在这一点上思考后,我意识到是对竞争的执着影响了他们的健康。作为修炼人,我一直努力的看淡竞争,并在研究工作遇到困难时保持冷静。我的博士论文答辩异常的困难。一排六个考官公开的针对我的研究進行了超过三小时的严格提问。整个过程中我保持冷静,并清晰的对我的研究成果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最后所有的考官都公开表示我的研究给他们深刻的印象。另一个博士生告诉我这是她见过的最难的博士论文答辩,我在整个答辩过程中能一直保持沉着让她感到很惊奇。其实是因为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并把答辩的结果看淡,我才能做到这一点。一个弟子的人生是师父安排的。因为师父的恩赐,我能够在博士毕业后立刻拿到一份工作,而这刚好发生在中共病毒导致所有学校关闭的一个月前。

我知道在修炼中我还有很多执着要去,在我的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这条路上师父指引着我的每一步,我坚信我能修好并跨越一切难关。

谢谢您,尊敬的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坚定〉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除恶〉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