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新唐人电视 武汉亲人明真相得救度

更新: 2020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七日】这次武汉肺炎汹涌而来,席卷全球,闻者色变。我们姊弟三人,我的弟弟一家住在武昌水果湖重灾区,妹妹一家住在汉口杨汊湖重灾区,我家和父母都住在湖北疫区,小区都有重症患者全家隔离的。我们这个大家庭,在这次大劫难中,看新唐人电视,進一步明白真相,得到法轮大法的保护,平平安安。感恩法轮大法!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

一、因为被迫害,亲人怕听大法真相

我母亲和我家三口都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打压,我被绑架关押两次,第一次绝水绝食七天才闯出来,我丈夫被撤职离岗,品学兼优的孩子被迫退学。诉江后,我家被限制自由,不办港澳通和护照,坐火车被铁路警察拘留盘查。弟弟更是火冒三丈,不敢说邪党一个“不”字,就怪我害了自己,耽误了孩子。

我们姊弟三人都是从农村读书考学跳出农门的,没有关系和后台,弟弟和妹妹都是老实人,凭着自己的努力学习,勤奋工作,才跻身大武汉的,不容易,所以他们很珍惜现在的工作和家庭。“人往高处走”,这不就是常人的追求么?弟弟他们虽然亲眼看到我丈夫修大法延长了二十多年寿命,看到我一家身体健康,他们还是怕。有一次,他提干,他单位到我单位搞社会调查,我单位领导要我写“不修炼法轮功保证书”再给他的档案签字盖章,我当场拒绝,让他单位的人事科长把他的社会关系中“姐姐、姐夫”一栏去掉不写。

这么多年,他对法轮功讳莫如深,噤若寒蝉,不敢看不敢听。幸好修炼大法的母亲常在他身边,七十岁了,体检各项指标都很健康,身体上也多次出现神迹。在母亲的再三劝说下,几年前,弟弟声明退了党团队,也不干涉母亲学法炼功。弟媳本来退了团队的,后来又入了邪党,特别迷信现代科学,一家人经常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闹闹。弟弟去年做了大手术,脾气更加暴躁,我和母亲暗暗着急。我们姊妹一年到头也就见个一两次面,见面除了嘘寒问暖,也没什么共同语言。

妹妹早先看过一遍《转法轮》得了福报,教的学生居然高考单科考了个满分。一九九九年迫害后,妹妹就再也不敢提法轮功三个字了。我被绑架到省洗脑班时,她费了很多劲找到了汤逊湖洗脑班,给我送衣服,又被洗脑班的恶人恶警煽动欺骗,说了对大法不好的话,回来后,咽喉炎,高烧四天。

后来,她做甲状腺瘤手术时,我去医院看望,给她讲真相,她答应念九字真言,答应退团退队,切下的瘤子是良性的,恢复的很好。

好了以后,妹妹又把修炼大法甩到耳后,上计生环,引起妇科不规则出血,环下不来,医生决定下周一给她做微创手术取环。周日傍晚,我给她打电话,叫她念九字真言,她不信。我严肃的说:“你比我小五岁,生活条件比我好,负担比我轻,我的身体跟你比比,谁的好?不花钱、不受罪,就诚心诚意的念九个字,你试试。你觉的我‘痴迷’法轮功,即使我是傻子,那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的人都是傻子吗?”这次她听進去了,也念了。结果周一医生最后试一次,很顺利的就把环取出来了。

好了以后,她又觉的那是偶然的。这两年,妹妹得胃病,长期吃中药。我给她拷贝了大法音乐的TF卡,让她放在手机里听,她不听,去网上下佛教的音乐,去练气功。我一跟她讲,她也不说我,就是不接话。母亲说她,她也是这样。妹夫先前也退了团队,问他后来入党没,他只是笑而不答。

弟弟家和妹妹家的孩子小时候放暑假时,在我家读过一遍《转法轮》和《洪吟》,都去过香港和海外。孩子比较单纯,现在都在读大学,尤其是妹妹的孩子悟性很好,妹妹带他去台湾旅游时,遭遇台风,妹妹吓得要命,孩子对她说:“怕什么呀,你忘了家家告诉你的九个字吗?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呀!”这孩子得福报,爱读书,考上了名牌大学。俩孩子都已退团队。

我父亲七十多岁了,文化局的二级单位退休的。一生为邪党写写画画,因为是邪党的宣传部门,他单位很多老同事都很不幸,一个单位就我姊妹三个读书出秀,别人基本上穷困潦倒,而且寿命不长。

我家族中,爷爷、大伯、二伯都没活过六十岁。我们得法后,父亲得了很多福报,晚年身体还比年轻时好。父亲七十多,生活能自理,还能写字画画,做饭洗衣。有一年腊月二十八,折磨他多年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又犯了,父亲讲禁忌,不愿到医院过年,我就让他用MP3听天音歌曲,一中午就好了。

又过了几年,母亲到武汉照顾孙子,父亲独自在家,美尼尔氏综合症又犯了,我用手机放大法音乐《普度》给他听,让他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一中午就好了,然后再也没犯过。父亲对邪党又怕又恨,担心我们被迫害,每天早晨起来就骂江蛤蟆。

这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基本情况。由于我们自己修炼有漏,被邪党迫害,导致亲人不敢听真相,我也很内疚,总想找机会跟他们讲。没想到,时不我待,这次武汉肺炎总算让他们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二、看新唐人电视和大纪元网站预警

我家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我们不看邪党的电视报刊杂志,那都是维护中共统治、欺骗老百姓的洗脑工具。它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诽谤大法,毒害世人,为自己粉饰太平,歌功颂德。我家不看这些垃圾,我们看新唐人电视和大纪元网站,这里的资讯是真实可信的。

早在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新唐人电视中就有武汉肺炎的报道,十二月底,台湾就开始登机检疫。那时,父母亲还准备了过年的物资准备到武汉弟弟家过年呢!我家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手机都被监听,人被监视居住。我看到武汉肺炎疫情后就让母亲到武汉口头转告弟弟和妹妹家,注意防备。可是弟弟妹妹都不以为然,还告诫我不要信谣传谣,危言耸听。我知道他们天天被邪党洗脑,心里知道大法好,又怕邪党迫害,只能自欺欺人。

二零二零年元月上旬,我在微信家庭群中提醒弟弟妹妹,他们没有回应,弟弟还发了一个转载,意思是叫我不要乱讲。母亲的忠告他们也没听進去,母亲只好把读大学放了寒假的孙子先带回老家。

元月十八日,弟弟突然打电话,紧张的问我,老家有没有流感?我说,有!流感很严重,甲流、乙流都有,小孩子很难幸免,同时又提醒他武汉肺炎的事,告诉他台湾已经在防疫了。他低声说,别到处说,注意安全。说好元月二十一即腊月二十七在我家团年,那天弟弟一家和父母早早来了,才得知他家已于昨天回老家,猫在家里没吱声。弟弟奋斗大半生当了一家国企的科级干部,他都没有得到官方的任何提醒。他压低声音面告我:这次肺炎不寻常,他协和医院的同学告诉他快回老家,尽量不要到医院去。他就趁着过年假跑回来了。看着弟弟又黄又瘦的脸上满是恐惧,我心生一丝悲悯:这次一定要好好看真相啊,真相才是希望啊!

这次来家吃饭,当然要抓紧机会。我打开新唐人电视,正在放武汉肺炎的新闻。一家人都专注的看着,我边做菜边发正念,心想:快看新唐人,只要你看,你就能明白!他们吃了饭,接着看完《笑谈风云》,弟弟对这个节目很感兴趣。我马上趁势将装了大法真相的移动盘给他,说这里有《笑谈风云》的录像,带回家插在电视或电脑上看吧。

我告诉他们,新唐人有七个台,全世界都看得到,报道真实,节目质量高,主持人和节目制作者都是炼法轮功的。弟弟一家都去过香港,知道大法洪传的盛况。看了电视后,又羡慕台湾的青山绿水。弟媳去过台湾旅游,我就告诉她台湾有七十万人修炼大法,很多传统的东西都保存了下来。她也表示赞同。

吃了饭,我就找机会给弟媳讲退党,这时隔壁同修也来了,她也跟着讲,弟媳还在犹豫,后来我分析她是害怕,只是笑笑没有答应。

三、生活上关心照顾,伺机讲真相

弟弟妹妹离开老家多年,人生地不熟了,这次又是逃难回来,都躲在家里熬过十四天,吃饭都和老人们分开,怕感染,怕邻居知道,怕社区盘查,像过街老鼠一样,真是可怜。我就穿上雨衣戴上头盔口罩跑前跑后的,找关系帮他们买酒精、买口罩、买感冒药、买日用品,送米面粮油,肉类蔬菜,封城后就趁早晨四五点钟送去。他们两家人都很感动,不敢跟我见面,光接东西。

听母亲说,弟弟和侄儿每天都发烧,弟媳每天咳嗽,是流感症状。药店已经不准卖奥斯他伟了,感冒药也不卖了,连快递都停了。妹妹家也是发烧。他们又怕是感染了,又怕上医院去检查被隔离。我打电话又给弟媳讲了一遍退党才能避难,她说好复杂,我告诉她,心里退,不找组织不对外宣讲,她明白了,连说:“我心里退,心里退。”第二天,她就不咳嗽了,一家人体温也正常了。

妹妹家母亲送去了《明慧画报》,又嘱咐了他们念九个字。他们也退烧了,不咳嗽了。妹妹元月九日发烧去了武汉中心医院,就是李文亮那个医院,她的同事七日去的感染了武汉肺炎,她却没事。弟弟和弟媳元月份也去过协和医院,他们都去过病人最多的地方,没有戴口罩,没有做任何防护,多危险啦!

四、天天看新唐人电视,妹夫退党

三月初,我地被政治“清零”解封了。妹妹因为家住路边怕吵,我就让他们一家三口到我家新房住。

我们帮他们安顿好,新房子绿化好,管理规范,安静舒适。妹妹又想让孩子在那里上网课,餐饮业都关门了,没地方吃早饭。我刚好想让他们看看新唐人电视,就邀请他们每天到我家吃早饭。

我每天早晨变着花样做早餐,因为殃视总是造谣说我们光炼功,不干活。妹妹一家来吃饭,看了《谈古论今话中医》,妹妹边看边找穴位按摩,看了《天庭小子小乾坤》和《悠游字在》,感叹儿子小时怎么没看到这么好的节目,看了神韵演员的舞姿,眼睛都放亮,看了《世事关心》,想着主持人的英语太棒了!总之,每个节目都喝彩。

最奇妙的是,我们听了《约在春天相见》这首歌,感动的流泪,这首歌已被邪党封了,一般人很难有机会看到,没想到,妹妹好几次来时,电视都在放这首歌。看着熟悉的家园,妹妹、妹夫眼睛湿润了……

那天妹夫要独自一人回武汉上班,我下载了《危难时刻》,用电视放给他们看,妹夫看的很入神,基本上跟着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看前,我问妹妹妹夫入党没?她这次跟我说了真话:入了。我说,快叫他退出来。她说,退吧。看后,我问妹夫“把党退了吧”,妹夫说:“退,退,退。”妹妹家小区到现在还有很多武汉肺炎,还有跳楼的,单位也有。我说,你别害怕,你三退了,念九字真言,走到哪儿都平平安安。

这次武汉肺炎期间,弟弟妹妹两家人真正认清了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发自内心的与邪党决裂。我为他们的觉醒感到由衷的高兴。他们在大劫难中,找到了希望,选择了光明。

感谢师尊!只有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才敢讲真话!救度世人,功不可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