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法轮功 唐山丰润区恶人遭恶报


发表时间: 2020年07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开始传出,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整个社会出现稳定、祥和的局面。七年以后,江氏与中共开始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被中共长期管制、洗脑的各级中共人员和百姓,以所谓“上级指示”跟随迫害善良。

善恶有报是天理,近二十几年来,大量的恶报发生在迫害者的身上与身边,有些人不再参与迫害,可是还有一些人被中共洗脑毒害太深,加之名利的诱惑,还在无知的参与迫害法轮大法与修炼人,看不到自己面临的可怕处境。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四点,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及辖区各派出所突然出动,非法抓捕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当天被迫害致死。

面对这些还在参与迫害佛法的丰润区各级人员,大法修炼人感到惋惜。这里,根据明慧网的报道,整理了迫害二十多年来,丰润区参与迫害人员的恶报实例,由于中共各级政府的刻意隐瞒与消息封锁,实际恶报人数不止于此。希望读者能从这些恶报案例中惊醒,看清中共的本性,不再参与迫害,为自己赎回美好的未来。

一、1999年~2020年6月丰润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

1999年~2020年6月丰润区恶报形式人数统计表
地区本人遭恶报祸及家人人数
死亡(癌症、车祸、猝死等)恶疾骨折、摔伤、被砍、疾病、破财等非自报总人数死亡人数合计
丰润区202948435

二、1999年~2020年6月丰润区各部门恶报人数统计

1999年~2020年6月丰润区各部门恶报人数统计表
地区610公安系统县级以上政府乡镇政府普通世人合计
丰润区154111435

三、丰润区各级人员遭恶报实例

●丰润区副区长高月恒车祸死亡

唐山丰润区新上任的官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丰润区副区长高月恒发生车祸死亡(其妻原新区妇联主任曾多次在公开场所诬蔑大法)。同行三人轻伤。八月以来,丰润区委书记么继志等人所乘车也发生多起事故。

●丰润区区委书记刘彦华猝死

刘彦华,二零零三年三月至二零零九年二月任丰润区区委书记,后任河北金融学院副书记。在丰润区任职期间,追随中共及江泽民邪恶集团,诽谤法轮大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一日,猝死在保定市的一个饭局上。

●丰润区区委书记曹金华一人作恶累及家人

曹金华,二零零九年步刘彦华之后,任丰润区区委书记,追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二零一零年,曹金华患消化道出血,经多方治疗方保住性命。一人作恶累及家人,曹金华之妻又患卵巢癌。

●丰润恶党政府“610”小八里“转化学校”的副校长突发脑出血而亡

石爱成,二零零零年任丰润政府“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小八里成立的所谓“转化学校”(即洗脑班)的副校长。期间,石爱成丧失人性到了极点,对法轮功学员恶毒的辱骂、捆绑、毒打,对女学员流氓调戏。石爱成曾扬言:在小八里“转化班”,没有哪位法轮功学员没被他骂过、打过。更为残酷的是,他用烧红的炉钩烙烫法轮功学员孙建忠的脖子、张树成的脚,孙建忠留下了严重的伤疤。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石爱成遭恶报,突发脑出血而亡。

●丰润县小八里庄洗脑学校的恶人遭报

该洗脑学校有一名女恶警叫杨淑云,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干将,遭恶报,浑身无力,连站的劲都没了,到医院看,大夫说没病。

●杨官林镇派出所所长王秀新遭恶报 心脏病突发死亡

王秀新,历任丰润区任各庄镇、王官营镇、杨官林镇派出所所长,曾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任杨官林镇派出所所长期间,仅二零一零年,就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判刑。王秀新因此恶疾缠身,患上了心痛病,曾做心脏搭桥手术,仍疼痛不止,可其仍不思悔悟,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因心脏病突发死亡,年仅五十岁。

●丰润沙流河镇派出所三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二零零一年车祸死亡。

●丰润区白官屯镇党委书记马长国做恶,癌症死亡。

唐山市丰润区白官屯镇党委书记马长国,平日贪赃枉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就积极参与组织该镇的迫害法轮功的活动,使全镇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毒打、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马长国遭恶报,患上癌症,花费不少钱,在极度痛苦与恐惧中死去。死时,人相全无。

●唐山市丰润县不法之徒车祸身亡

赵风金,男,二十六岁。在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县泉河头乡土地管理所工作。二零零一年中国新年期间,去北京抓捕和毒打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其心之残忍、手段之恶毒令当地百姓闻之色变。三月十一日,全体镇政府工作人员去左家坞镇喝“庆功”酒,其中的赵风金在晚上八点左右骑摩托车回家,途中撞到了一辆正在路边修理的载重货车后面,当场死亡,掀去了半边脸。

●丰润沙流河镇副书记杨景祥遭恶报,喝酒时突然死亡

丰润沙流河镇副书记杨景祥四十六岁,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时非常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初喝酒时,突然死亡。

●丰润沙流河镇大张屯村大队书记死于车祸

丰润沙流河镇大张屯村大队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八月这个大队书记遭恶报,死于车祸,据说被车拖得腿和脸上的肉都没有了。

●丰润区白官屯镇迫害大法的不法人员遭现世现报

丰润区白官屯镇往川村村长王桂成,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积极协助配合恶人的迫害法轮功,举报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告诉他迫害好人必有报应时,他说:“我啥时候死啥时候算!”仍然坚持迫害。几年前,王桂成遭恶报,突发脑溢血,变的痴痴呆呆,生活基本全靠人料理。

●丰润区白官屯镇工作人员季存喜,谩骂大法创始人,撕毁大法真相标语,看守法轮功学员时,连厕所都不让去。季存喜于二零零四年恶报,患上莫名其妙的疾病,住院几日内死亡,受尽痛苦。

●丰润区白官屯镇工作人员李计军,参与协助610、洗脑班看押法轮功学员,逼迫、利诱、恐吓“转化”学员,给恶人带路。他结婚几年,妻子怀孕两次都失败了,家庭中缺少有孩子的欢乐。

●丰润区丰润镇饶家头村治保主任饶汉康遭恶报 肺癌去世

丰润区丰润镇饶家头村的饶汉康,一九九九年期间,任大队治保主任,听信邪党宣传,跟随邪恶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上面来人,他就跟着绑架法轮功学员,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表面听,但内心不信,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他在村里的广播中喊只要村里再出现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把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都抄了。同年,又带着610人员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三年多。

二零一零年,五十八岁的饶汉康去医院检查是肺癌晚期,无法再医治,四月份,痛苦去世。

●丰润区岔河镇高坨村大队书记李佐全爱女李琳因煤气中毒死于家中

李佐全,丰润区岔河镇高坨村大队书记。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李佐全与丰润区岔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照单带头跳墙进入本村法轮功学员杨国光家,绑架并抄家。三月十七日早晨,李佐全的爱女李琳因煤气中毒死于家中,年仅十六岁。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一夜之间竟离开了人世。村里人说是其父作恶祸及家人,害了女儿。

●丰润区燕子河乡副乡长郭云合做恶 殃及家人

丰润区燕子河乡副乡长郭云合(二零零二年初调丰登坞镇任副镇长)在燕子河乡任副乡长期间,追随江氏邪恶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邪恶嚣张。亲自动手打法轮功学员,并亲自带领派出所人员抄家罚款。郭云合遭恶报,殃及妻子得了脑出血,花了十五万元还没治好。

●广播诬蔑大法 卢国义遭恶报闹怪病

卢国义,唐山沙流河镇吕家洼村书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带领“610”七八个人到两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以来,多次广播对大法不敬的话,每广播一次,家里不管是妻子、儿孙就有人闹怪病,都很严重,花很多钱,不广播就没事。他自己也得了胃出血。

●丰润浦庄子村民王金猛参与作恶气管被割开

丰润浦庄子村民王金猛,六十八岁,由于把法轮功学员贴的“真善忍”进行涂改,王金猛遭恶报,落得个把气管被割开,后死亡。

●丰润区老庄子镇党家庄村党广玲车祸死亡

丰润区老庄子镇党家庄村党广玲之子杨杨,二零零一年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抓到丰润县看守所遭到迫害。在二零零三年春,党广玲横穿马路时,被“三友”车轧了两遍,血肉模糊。

●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 丰润区尚古庄村村民韩凤喜猝死

韩凤喜,丰润区尚古庄村村民,受中共邪党蛊惑蒙蔽,紧跟恶党,助纣为虐,多次撕毁法轮功真相传单,还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日下午,韩凤喜发现法轮功学员给世人发真相年历,他当众抢去,用火去烧,未燃,便又用手去撕,还恶语辱骂。时隔八天,十二月九日,韩凤喜遭恶报猝死。

●唐山市丰润区孙跃顺死于怪病、肺癌

二零零四年夏,孙跃顺看到了真相材料后,恶意举报到镇里。镇里610邪恶之徒共来四人,在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很多东西,有电视机、录音机、影碟机,把法轮功学员抓上警车并非法关押。孙跃顺因此遭了恶报,二零零四年其人得了肺病,二零零五年十月死于怪病、肺癌,时年六十七岁。

●监视、跟踪、举报法轮功学员 唐山市丰润区曹贺新患癌症死亡

曹贺新,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女过庄村人,其人污蔑大法,自家设立监视点,密切监视、跟踪、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一月,曹贺新遭恶报,患癌症死亡,在发现癌症后,仅三个月时间就死了。

●毁坏大法资料 丰润区丰润镇饶家头村村民遭恶报

丰润区丰润镇饶家头村村民饶汗金,参与蹲坑迫害法轮功学员,与同村的李树才一起,捡大法资料拿回大队烧。二零零七年,五十九岁的饶汗金遭恶报,因脑出血去世。二零零九年,年仅四十六岁的李树才出车祸死去。

●唐山市撕毁大法标语传单的人遭恶报

唐山市丰润区大树村有个外号叫“合适”的人,因听信中共邪党对大法的造谣宣传,仇视大法,与其妻长期撕毁大法标语和真相传单,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讲真相,她就是不听。一次,二人在家中包饺子,包完后,妻子到外屋去煮,好长时间没有动静。“合适”出屋一看,妻子的双手在开水中煮着,身子趴在锅台边已经不省人事了。送去医院抢救,住了几个月医院,花了十几万块钱,人没死,却落下了残疾。

●丰润区岩口乡比古岫村村民马俊廷作恶殃及家人

马俊廷,丰润区岩口乡比古岫村村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恶意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他的儿子立刻患精神失常,跳进自家水窖,差点死亡。

●撕毁大法真相资料 妻死儿病女自杀

唐山市丰润区前泥河村村民郭朝旺,男,七十岁左右,中共邪党党员。由于受邪党教育毒害较深,听信中共谎言宣传,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压法轮功开始,仇视法轮功,看到法轮功学员发的真相资料就撕毁,法轮功学员多次善意跟他讲真相,劝其不要这样做,这样对自己不好,他拒不接受,还阻止家人听信;送到他门口的真相资料当着众人的面就撕毁了;法轮功学员发到别人门口的真相资料他挨家挨户收走,然后撕毁,见到法轮功学员贴的不干胶他也去撕。

郭朝旺一直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心劝阻,多年的恶行招来报应,不仅他自己连家人也跟着遭殃。二零零三年夏天,郭朝旺的二女儿喝了灭草剂(农药),才三十岁就命丧九泉。随后郭朝旺的儿子又得了糖尿病,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就靠每天打胰岛素维持生命。郭朝旺的老伴也曾撕毁真相,二零一零年她得了肺癌。

法轮功学员为救其一家人,跟他们讲真相,郭朝旺横加阻挠,他老伴也不听不信,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去世。此外,三年来郭朝旺养鸡赔了一大笔资金,鸡场开不下去了,七十岁的他只好打工去了。

●撕真相标语 女孩遭报应

一天,唐山丰润常庄乡的三个女孩放学,在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个女孩看到电线杆上的法轮功真相标语,随手撕坏了,可是没走三、四米,就摔在地上。两个路人对她讲:“不能撕这些标语。你看你刚摔跤,就是遭报应了!”

今天的人类历史已经翻到“天灭中共”这一页,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出现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大法所犯下罪恶的报应。因为迫害法轮大法,中共罪恶弥天,所有中共组织内的人与为中共站台和中共走的近的人,都将遭到天谴。

现在人类出现的各种灾难以及将要出现的灾难,都是对中共邪教迫害法轮大法所犯下的罪恶的报应。那些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各级人员,面临的结局将更可怕!

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与还不清醒的人赶快清醒,因为历史的巨变就在眼前,上天给予你们醒悟、赎罪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请抓住这最后拯救自己的机缘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