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修炼大法 我做到了以德报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我原是某市市政府直属机关的官员,今年六十五岁了。一九九五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看了《法轮功(修订本)》后,只去法轮功学员的炼功点上学炼了三个早晨的动功,折磨我三十年的一身疾病就全都好了。自那天开始,二十五年来,我再也没有吃药、打针、去医院,为国家节省几十万元的医疗费,人还越活越年轻。家人、同事、亲朋好友、认识我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我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和讲真相,被非法拘留两次,职务也被撤销了。每月只发给我原工资的十分之一,即一百三十元。市里还要求层层级级对我進行监视。单位一把手为保乌纱帽,欺骗造假,在单位私设牢房,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非法关押我二十多天。

我的前夫是在政府工作了十几年的副局级干部。邪党为了让他仇视我、恨我,故意在处分我的全市局级通报大会上,把我前夫安排在第一排座位,拍了特写镜头,并在电视新闻中播放。同时播放了我在派出所被非法审讯的场面,反复播放了多天。

前夫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他受不了这巨大的精神压力,受不了邪党对我及家庭方方面面的迫害,又随着社会败坏乱象的侵蚀,逼着我离婚,且未给我分文,不管儿子、不要家,摔门而去。那年儿子上大学二年级。一时间,政治上的高压,经济上的迫害,前夫的背叛,社会的压力……真是百苦一齐降。

在那段痛苦煎熬的日子里,我天天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泣,请求师父指点我该怎么办?整晚整晚的睡不着时,我就打坐学法。有一天,读到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想我有师父有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就听师父的话,修“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上班早去晚走,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天天主动打扫办公楼和卫生间。本来是各科室排班做卫生,后来他们都不用做了,因为我俩都做完了。其它时间我就到各科室讲真相,再后来在大街上讲真相发资料。我学法、抄法、炼功,真正体会到了溶入法中的殊胜和美好。

后来因我讲真相,恶警要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十几年中,我和儿子不断的租房、找工作,日子过的十分窘迫。还经历了前夫偷卖我的房子,老房拆迁的纠纷。我始终心怀真善忍,不计较个人得失,善待他人,坚持讲真相救人。就这样我脚下的路越走越宽,越走越顺。

后来儿子在省城买房,结婚成家,又在深圳买房买车,我又有了孙子。我还要回了邪党扣发的养老保险和退休工资等等。我并没有特意追求物质利益,也不执着这些,但是师父都给我安排好了,并在我身边点悟我、保护着我。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如何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修好自己,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

前夫在家是长子。离婚后我独自抚养儿子,还赡养他的七十岁的老母亲,我与前夫的舅舅、弟弟、妹妹保持来往。前夫的母亲去世后,每年清明节我都寄钱给前夫的弟弟代为祭奠。他们家人都说我行孝道。

就在我与前夫离婚十年的一个午夜,儿子在外省打电话来说他姑姑告诉他,他爸病重在老家市医院住院,儿子要我代他去看望他爸爸。

第二天,我就从省城往老家赶,在乘车路上的四个小时里,往事历历在目:当年在我受邪党迫害时,他找了个小三,给她买房,儿子懂事明理没怪罪他,他却得寸進尺,不给我钱也不管儿子,不要家,连他七十多岁的老娘都不管。就连前夫的舅舅也说我:“太傻了,没用!”要派我儿子及他们家的几个堂兄弟去前夫那里打架,舅舅说,出了问题他承担法律责任,但被我制止了。

刚离婚的那些年,有些人说我炼法轮功炼傻了,居然不向前夫要精神损失费、赔偿费等等法律规定对方应给予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只得了个住了十五年的旧楼房。特别是在我流离失所期间,他还把我的旧房子都卖了,而我还得照管他的老娘……想啊想,气恨、委屈、抱怨、伤心痛苦的泪水流了下来,心想:见到他把他痛骂一顿也不解恨!

猛然间发现:我怎么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常人了?师父教导:“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2]

于是转回来想:当年在我受迫害时,前夫也受到了间接的迫害,精神上的压力、面子上的过不去、社会上的流言蜚语、亲朋好友的不理解……他是个普通人,不修炼,是很难挺住的。加上社会道德下滑、世风的败坏,他保不住晚节。我们离婚时,我不吵不闹,分文未得,自己带着儿子,照顾他的老娘,忍让、宽容的处理好与他和家庭的关系。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如果不是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我不可能走过来的呀!

在这万古不遇的大法洪传的时代,我与他能结为二十二年的夫妻,是多大的缘份啊!这时,我泪流满面,只觉的他被污染、陷的越来越深,他也是受害者。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见他背对着我走向泥潭,慢慢的越陷越深。我大声的叫喊着他的名字,他就是不回头。醒后,我泪水流个不停,只觉的他真可怜……

第二天,我找到前夫住的病房。他患心肌梗塞,发病时不能说话,不能动。他的朋友告诉我,自从他有外遇跟我离婚后,那人把他的存款、工资全收了,他自己连吃个早饭的钱都没有,都是偷拿那人衣袋里的零钱。他的舅舅不让他弟弟、妹妹与他来往,只让他弟弟妹妹与我走动。那人要他买商品房、装修,什么费用全记在他账上,等他还款还的差不多了,那人甩了他!

他见到我说着哭着,最后说:“真的是对不起你!”他还说,住進医院快二十天了,大热天的没洗过澡,不能动,也没人照顾他。我当时很平静,没有气和恨,只觉的他太可怜了。

从医院出来,我立即骑自行车去几公里外找到他在农村的大妹妹。他大妹妹热情的招待我,说了许多感激我的话,我把她哥哥的情况和她说了,并请妹夫到医院给前夫送饭,帮前夫洗澡。

那两天我打电话给儿子,商量请个护工照顾他爸爸的事,又在我自己的弟弟家做好饭菜和肉汤,送去医院,陪护着他。

早几年我已帮他退了邪党。这次就又跟他讲了因果报应的道理。对比他与我分开后这十年双方的境况:他一无所有,我和儿子什么都有,我告诉他:“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知道了人生的真谛,修心向善,无怨无恨,是大法师父慈悲的给予了我这一切,我才能饱经魔难仍然幸福快乐。”

我劝他,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有美好的未来。他听的很认真。

那天晚上我去买了个播放器,下载了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及大法音乐《普度》、《济世》,还打印了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征文给他送去。他说:“眼睛花了,看不见。”我又去买了副眼镜,还带了耳机、护身符,告诉他播放器的操作方法。

第三天,我又去找他舅舅,告诉舅舅前夫想去省城大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因为没那么多钱没去成。他舅舅说通知他弟、妹五家,在一个星期内帮借五万元。结果没一个人肯借,都不搭理他。前夫的舅舅说他也没办法。我又马不停蹄的去找同学想借钱帮前夫做手术,同学不想借也不愿借给他。我手里只有两万元存款,我跟儿子说了帮他爸爸筹备手术费的情况,儿子说不足的钱他想办法解决。

等到第四天,我再去医院看前夫,一進病房,他就高兴的大声说:“昨晚算是睡了个好觉,醒了,播放器的电刚好用完了。好好哇,太熨帖了(方言,就是舒服的意思)!”我告诉他:“只有大法能救了你,你就坚持听吧、学吧。”

一天,我又到医院去看他,却在大街上碰到了他。他说:“我好了,不用开刀做手术了,出院了。”把两万元钱还给了我。我告诉他:“是大法师父救了你,你经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保平安,会有好的未来。”他说:“谢谢你了。”

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叫我这样做的。要不是修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你,你也不会有今天。”

这些年来,我帮他家族的四代十七家三十三口人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