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取掉诬蔑标语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我们这的一个行政区,大大小小一百多个小区,统一发的标语,挂在每一个小区显眼的位置,将法轮功和被国家文件认定是×教的门派相提并论,显然各小区的标语都是上面统一印制的,交居委会落实各小区挂的,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被毒害。大法弟子不能允许诬蔑大法的标语挂在街上。

首先当地同修先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这些标语会在我们这个地区这样大面积的挂着?一定是我们自己有没做好的地方:讲真相虽然一直在做,但是否讲的不够明白?有求安逸之心,不够精進?找完问题,对于怎样去掉这些邪标,大家整体配合、分工合作。有的第二天标语就被取掉了。他们取掉绝大多数邪标。还有少量的标语不仅有人看守,而且不好取。有的用钉子钉在3米多高的墙上,有的用打了蜡的麻绳挂在树上,无法剪断。

同修找到了我们,让我们想想办法取掉邪标。我们想到师父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联想到去年的一次。也是一个外地的同修问我们:我们有一个同修被抓了,我们想去营救他,怎么办好?我们组的同修告诉他们:你们想直接救他救不了,你们得把抓他的人救了,他才能得救。你们就拿上两个文件。《国家新闻出版署第50号令 》及公通字【2000】39号文件,抱着一念,我们就是救你们来了,就行。”结果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对方打电话过来:按照你们说的做,同修被救出来了。

当时这个同修说回答他的问题时,想也没仔细想,随口就说出来了,是师父借他的嘴说的,师父在管。于是,我们组的同修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解体另外空间操控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社区、居委会、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因素。

来到第一个小区看到邪标。由我对门卫说:根据这两个国家文件,以及2014年人民网6月3日的内容,法轮功不是邪教,这条标语要取下来。门卫说我要跟主任说,我说好。主任来了,又跟他说了一遍。主任说一会儿我让人把它取下来吧。我说现在就取,他说好,对门卫说你拿梯子把它取下来。门卫拿了梯子取下来了。主任问我,你是哪里的?我说我就是管这个的,我把文件留给了他们,让他们仔细看看。

路过几个小区里面没有标语了,我们也進去给门卫递了文件,告诉他们以后再让他们挂这种标语不要配合,既对他们自己不好,也不符合国家的文件。有个小区的管理人员只要有人接近标语就非常警觉,也很凶,我把文件给她看后,当着她的面把标语拿走了。

来到倒数第二个小区的时候,那条标语被防疫的标语给盖住。为了防止上边的扯掉后下边的继续挂。我把文件给了门卫,并拿来剪刀要剪掉下边法轮功三个字,门卫喊来小区居委会主任。主任来了,我给他两个文件说法轮功不是邪教。他接受不了,情绪很激动,拿手机给我拍照,说放到群里去。我说不用给我拍照,我不想当公众人物。发了一念,你照不到。他仍然情绪激动,听不進,不容我细说。然后问我哪来的?我说哪来的不重要。你看这些文件是不是真的?官方下载的。他还在打电话通知什么人来,防止我走掉。看我没有走的意思,从容不迫,就放心了。我想多来点人,让更多的人知道。不是更好吗?炸锅了,大家都戴着口罩说话,我戴着口罩也大声说。后一想,他不了解真相,我不能对他显得对立,要态度平和,让他安定。旁边有个挂牌网络员拍照并录音。我说要录音录完整,录不完整说不明白。这时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干部,我慢慢的祥和的对她说,这是国家出版界最高执行机关——国家新闻出版署,废止的第5批无效文件的命令性文件,新闻出版署署长柳斌杰还签了名。其中第99条和第100条这两个序号是废止新【1999】933号和新出技【1999】989号这两个文件的命令性文件。前者是1999年7月22日发的,后者是1999年8月5日,都是在刚刚打压法轮功时发的文件,文件的内容各是什么。她又问我这个废止文件是什么时候发的,我指着署长柳斌杰的签名下发时间说2011年3月1日。又详细给他介绍了公通字【2000】39号原文,公安部——国家安全最高行政机关,公安抓人,公安都没定成邪教的还抓捕。所以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就发文(司法解释中第15条)由上级公安机关自己认定证据(文件我也带上的)。她没有怀疑。然后说了周永康和李东生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这期间有几个不明真相的业主,问:“你从哪来的这些文件?”“你哪来的?干什么的?你还到过哪些小区?”我告诉他们,都不重要,你们看看这两个文件是不是真的。我也想搞明白,为什么不执行?她说是乍一听,我也听不進去。对我说你再跟我说一遍,才听明白。她关心的问我:你还没吃饭。我说我愿意和你做朋友,她说我也是,互留了电话。大家都说从来没见过这两个文件,我说我是在做好事让你们了解真相。这时杨主任过来,态度平和了,可能是网上的人回话了,上网查了文件是真。杨主任说:是好事,你怕啥呢?我说我没怕呀,只是不想让你们摄像,我不想当公众人物。不知在他们群里有什么反应,在现场起了轰动效应。

这时派出所车来了,下来两个警察。我向他们挥挥手,表示我在这儿,就朝他们走去上了车。又对一个警察说这两个文件。他说关你X事。我说:“不讲理,不讲法。那我跟你们所长讲。”我说我讲理懂法,我帮忙找律师。别人给我让我弄清楚。他说××党就是好。我说那共产党的腐败制度好不好?不吱声了。他说通知你儿女。吓唬我,知道一般怕牵连儿女,我说找什么儿女。问我在哪住。我说了离他们很近的一个区, 他们知道那是一个高档小区,儿子房子在那。我说一会儿我把真相告诉你,你就明白了,你在干坏事。他又说:所长不是你想见就见的。我说不就是个所长吗?那么伟大。他说就是伟大伟大,他管很多所,开始开玩笑了。我说那也不过是个所长。他说我们所长在台面上搞接待。到了派出所,先在电脑上查我的身份证,这边指了个警察说他就是所长。其一,所长一般不坐台值班,而且是周日;其二不像。我让他知道我也不是好骗的,随便哄哄就完了,我说怎么知道他是所长?说真话。这时, 他让我取下口罩。为了防止拍照。我说疫情期间天天宣传要大家要戴好口罩。他说对照一下身份证,我拉下了口罩。然后他说你走吧。我想这么快就让我走了,我话还没说完呢,又一想同修还在着急等着我,还有一个小区没去呢,就把两个文件和人民网2014年6月3日的公安部重申内容给他们放在桌上,笑着对他们说。好好看看,我等着你们给个说法。四个警察都站着,眼睁睁的目送着我走了。

出来后我通知同修来接我。同修一直在发正念,一个同修对我说:“你之前还说想上派出所去送文件。把你送到派出所,你正好交文件给他们。”我说,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安排的。

接着我们去了最后一个挂有邪标的小区,同修去了如入无人之境,一看标语挂的起码有三米高,用钉子钉在墙上的。怎么取呀?去把车子开过来,站在车上取才行。她向四周边走边观察。突然发现了一截很长的塑料水管。旁边还带着一段弯管。同修用手一拔,居然拔出来了。她拿着管子钩下横幅,卷起来就走了。我们试想过很多场景,怎样去掉。结果是这么简单,这么顺利。

还有两个小区地址不详,导航找不到。当地同修落实清楚后,我们又过去一次。第一个小区的标语,用很结实的麻绳绑在树上。我和同修分头行动,我拿这两个文件,去和小区的管理人员讲。法轮功不是邪教,这种标语不能挂,另一个同修想剪下标语,但绑标语的麻绳打了蜡,根本剪不动。同修直接剪掉标语上“法轮功”三个字。第二个小区比较大,走动的人也多,标语用了6颗钉子钉在三米多高的墙上。去取标语的同修先试了试,用棍棒戳不下来,有点打退堂鼓,想晚上再来。我想不行,来一趟很远。我们的时间节约下来,还要做其它事情。不管怎样,我先去和门卫说。看看他能不能配合取?我和门卫讲的时候,同修看到门口的装修店里有拆下来的合金条子,长度够,可以随意弯曲,上面还有钉子。他趁我给门卫讲的时候,带進了小区,用上端弯曲的条子想把标语钩下来。但标语紧贴墙壁,弄不下来,试了几次都失败。同修着急了,心里求师父帮忙。突然灵机一动,用有钉子的一端,钩住标语不放,把标语弄下来了。

事后,我们仔细总结了整个过程,当我们在做事的过程中念头一不在法上,有做事的心、有怕心和欢喜心时,就会遇到常人中的一些麻烦,而且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念头一正,有众神相助,有师尊的加持,轻而易举就办成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