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修炼路 感念师尊恩

更新: 2020年07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得法修炼的老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炼,每前進一步都得益于师尊的点化、督促、加持和看护。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内心的感恩和感慨无法用人的语言说清,在这里叩拜师尊对弟子的救度之恩。

两年前,我曾经做了这样一个梦:梦中我在外边走着,天空中下着雨,这种雨不是由雨水构成的雨,而是由密密麻麻的小幸运星构成的幸运雨,非常平静的下着,感觉非常祥和,非常美好,我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由几个大大的幸运星构成的大幸运环,一下子斜挎在了我的脖子上,随即我醒了。

我悟道:大法洪传,福泽一切众生,每一个生逢这个时代的生命都是幸运的,那些密密麻麻的从天而降的小幸运星构成的幸运雨,那不是师父和大法在福泽苍生吗?而我们,大法弟子,得到那大幸运环,更是师尊赐予我们的宇宙中前所未有的大幸运,师父给予弟子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写几段修炼中的经历,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同时与同修一起体悟修炼的幸福和美好,与世人分享修炼的超常及玄妙。

一、重回修炼,我的世界亮堂堂

我是带着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修炼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由于得法时间不长,学法和修炼基础都不扎实,在压力下向单位交了不炼功的保证,并上交了几本大法书。虽然内心知道大法好,但逐渐的混同于常人之中。离开大法半年多的时间,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肩周炎疼的晚上睡觉不敢翻身,疼痛难忍。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因为憋尿排不出去而几次去医院导尿,有时排一次尿得半个小时,一滴一滴的挤,排一次尿往往一身汗,苦不堪言,吃了大夫开的促進膀胱收缩的药,有时又尿急憋不住,冬天棉裤都尿湿了,上班时只能靠着暖气站着,还怕丢人没法跟别人说。大夫说这个毛病是功能性的,没有啥办法治,随着年龄增长只能越来越重。西医看不好去看中医,家里面因为天天熬中药,满屋子汤药味。中午休息时间去医院针灸,看着长长的针吓的紧闭双眼,每天针灸的过程都让我心惊胆战。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天天跑医院有些绝望的我,又突然萌生了想修炼的想法。其实是师父不肯放弃我,促使我下定决心走回来。我问自己:别人不让你炼你就不炼,你到底听谁的?别人说不好你自己认为这个法好不好?当我毫不犹豫的把熬完的和没熬的汤药全部都倒掉,从箱底拿出珍藏的没有舍得上交的《转法轮》,还没等看呢,那天下午我排不出去尿的症状瞬间好了,一趟一趟去卫生间排尿,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排过尿了,其实那天我并没有喝多少水,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尿。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又管我了,我又回到大法中了。其实迷中的我们只是表面不知道,师父何曾撒开我们的手?为了我们能够得法修炼,生生世世都在看护着我们,为我们消业,为我们承受,为我们平衡生生世世的渊怨,为我们铺就得法回天的路。师父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

而且,重回修炼,我的生命似乎有了重生的感觉,我感觉好开心啊,好快乐啊,好喜悦啊,说不出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啊,那是来自生命本源的喜悦和幸福。我感觉我的世界都亮堂了,我感觉我的世界天清体透。

二、站对基点,病业假相瞬间消失

大概是二零零四年左右的几天,我嗓子疼的厉害,类似扁桃体发炎的症状,腮帮子也肿了,连咽一口唾液都疼痛难忍,说句话都费劲,吃饭就更不用说了。家里未修炼的丈夫说:赶紧吃点消炎药吧,要不严重了,扁桃体都得摘除。我不动心,知道这是假相,没当回事,该上班上班。

可是日复一日不见好转,我身边的同事总是关心的问我咋样,天天关注我,询问我的情况。一天晚上,我心里寻思:师父啊,弟子知道是消业,弟子能够忍受,可是同事都知道我炼功,我也给他们讲过真相,我这么多天一直不好,真怕让世人误解,给大法抹黑啊。当时也就是这么一想,然后就躺下休息了。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我的嗓子就彻底不疼了,消肿了,好了。我当时就悟道:一夜之间症状全无,是因为我的基点站对了,我考虑的是证实大法,考虑的是世人得救,而不是求师父给自己消灾解难,所以师父就帮弟子了,利用这个事儿,第二天我又進一步向丈夫和同事介绍了大法。

师尊在《洪吟三》中写道:“俗圣一溪间 進退两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云烟”[2],只有真正走在修炼路上的人,才能体会到修炼的玄妙和神圣。

三、信师信法,女儿身上显奇迹

我女儿从小就跟我学法修炼,两、三岁的时候就能背下很多首《洪吟》中的诗句,而且对法还能正悟。记的有一次发烧了,幼儿园老师打电话让我提前接她回来。我悟性差,不放心,路上就问她:妈妈带你去医院吧?她说:妈妈,我不去医院,师父给我消业。看着孩子坚定的神情,我放下心来。

一次,女儿脸上长了黄皮疮,这次真是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黄皮疮长在上嘴唇和鼻子中间的皮肤上,越长越大,每天脱掉一层痂,就又出一层黄水,黄水流到哪儿哪就又长一层疮,越长越大。开始我还正念很足,可是慢慢越长面积越大,情况越来越严重,连脸蛋上都有了,我的心有点不稳了,孩子毕竟还小,她到底算不算真正得法修炼了呢?万一长满脸,一个女孩闹个一脸疤,将来长大了怎么办,得多丑?犹豫之中我去药店买了药膏,回来给女儿抹上,可是没想到越抹药膏,黄水流的越多,疮的范围越来越大。我开始醒悟了,跟孩子商量,这药膏还抹不抹,最后我们娘俩断然决定:不抹了,扔掉,把心一放到底,一切交给师父。结果,第二天早上,我再看女儿的脸,原来长疮的地方全部定痂,而且干干的,不再出黄水,几天以后,外边结的这层痂全部脱落,里面露出了粉粉嫩嫩的皮肤,跟脸上的皮肤一模一样,一点疤都没留。

修炼真的是严肃的,修炼中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修炼人能不能正信的考验。当你放下人念,无条件的做到信师信法的时候,奇迹就会出现。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四、同学退党,体内邪灵被清除

我有个同学,是邪党体制内的人。记不准是零六年还是零七年了,她给我打电话,说来我们本地的一个大医院看病了,问我能不能帮她找个好一点的大夫,或者是找个医院的熟人或朋友帮忙看病。我觉的她来找我,帮忙是应该的,我通过同事帮她联系了一个医院的大夫。但我觉的更重要的是我要给她讲真相、做三退。我忙完工作急急忙忙去医院找她,看她由两个家属搀扶着,在医院走廊坐着等我呢,感觉她有气无力,说话都没大声。我细问问情况,她说头晕、恶心、无力、站不稳,感觉天旋地转的。我就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及退党的重要性,她是党员,当时她听明白了,没有犹豫,同意退党,就在她表态同意退出共产邪党的一瞬间,她告诉我她明显感觉到从她脑袋里“嗖”的一下出去一个东西,至于是什么她也不知道。然后她不晕了,有劲了,也不用别人搀了。

当天下午,她就回宾馆收拾东西坐汽车回家了。看来她有病的症状全都是共产邪灵搞的鬼,当她发自内心退出邪党的时候,师父就把她体内的共产邪灵销毁了,清除了,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她的病好了。在这以前我也曾经帮亲戚、朋友、同事做过三退,可是在常人空间这么立竿见影的起作用,我这还是头一次看到,太神奇了!

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坚信了退党的重要性,明确了劝三退的重大意义。师尊在《洪吟三》中慈悲的呼唤众生:“天地两茫茫 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 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4]。世人啊,当大法学员劝你三退时,你可千万要珍惜机会啊,认同法轮大法好,退出邪党,是你走过灾难,走入未来的保证啊。

以上我回顾了几段修炼中的往事,类似这样的事情,每个大法修炼者都实实在在的经历着,实践着。每每回首往事时,心中都充满了对师尊的感恩,因为我知道,这些神奇和神迹的背后,承载了太多师尊为弟子和众生的承受和付出,更是师尊无边法力在人间的体现。

“真体年少寿无疆 身无时空掌天纲 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 了结正法显本尊 洪恩威严镇十方”[5]。每次恭读师尊的这首诗,心中都五味杂陈。作为大法修炼者的我们,还有那些迷中的世人,我们拿什么能回报创世主为众生所承受与付出的亿万分之一?师父说:“我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和你们不一样,因为我就是来做这件事情的。要说我要什么呢,我只要大家那颗心,修炼的心,向善的心。”[6]弟子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再次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一念〉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找真相〉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还原〉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