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期间走出去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于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得法修炼。以前我全身是病,年轻时就不能上班,只好求单位领导找了个看门的轻活,一看就是几十年,一直看到退休。但是得法后我全身的病症不翼而飞,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事太多太多,下面就讲讲眼下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中我走出去救人的故事。

一、破除干扰 走出去救人

大年三十的那一天,老伴早上上班,上午就回家了,他应该是第二天回家的,我惊讶地问,你怎么就回来了?老伴说:你还不知道啊,封城了,车都停了,我是走回来的,走了一个多小时。我说真的?为什么封城啊?他说武汉肺炎大爆发了,这个新冠病毒可凶啦,好可怕哦。

我说你不用怕,心里保持善良,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病毒就不会到你身上,没事的。我安慰了老伴,原本打算出去讲真相救人的,为了照顾老伴的感受,这时只好留在家里做年饭。因为没出去讲真相救人,心里头一天都不舒服,就憋得难受。

第二天初一一大早做好了早餐与老伴、儿子一块吃了,随后我就准备出门。刚走到门边,老伴、儿子来劲了,儿子把门插上,堵在门口;老伴也跟我急:“这连城都封了,车都停了,别人都不敢出门,你还出门去?今天说什么也不让你出门,不能出去!”我说不行,不让我出去,我也要出去。他说那不行,就不让你出去。我说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我就是要出去。这么一说他更急了,飞起一脚朝我两条腿上狠命踹过来,踹得我两眼冒金星,双腿一软差点跪下去了。我清楚他是被魔操控往死里踹我,我就赶紧拖过来一个凳子坐在门边缓一口气,口里对老伴说:你今天是管不了我的,我是一定要出去的。老伴一看管也管不住,就自下台阶说:“好了好了,不管你了,那你记得把口罩戴上,回来时進门要洗手”。我说行,这个事听你的,但出去救人得依我的,我就出去了。

初一一天闯过来了,以后每次吃完早餐出门,老伴就只提醒我戴口罩,别的什么也不说。其实初一那天除了家庭干扰外,身体反应也很大,初一一大早起床就拉肚子,奇怪的是出门讲真相一上午也不拉,一進家门又开始拉,几分钟就拉一次,最后拉的都是水,总也不停。二十多天快一个月了天天都是这样,但是我天天如此,照样出门,我心想如果是邪恶干扰,我是不会配合的;如果是师父安排的,不会影响我讲真相的。

就这样做到十来天时,老伴看我天天出去很辛苦就主动做饭了。我心想,太好了,我中午可以多讲一会儿真相多救人。三餐都是老伴做,说实在的,老伴炒的菜实在难吃,也是我平素做饭总是色香味俱全,吃菜讲味道成了强烈执著,正好去我的执著,又是好事。老伴一直做了二十多天的饭,直到解封后他要上班才没做了。这给我腾出了大量时间做好三件事。

二、封闭特严时 先在自己小区救人

第十一天,我刚一出门就被新来的社区人员拦住,我问怎么了?他说:你不知道啊,现在武汉肺炎爆发了,封城封社区,都封了,不能出门。我说那怎么办呢,要买菜呀。社区人员说:物业管理帮着买,都有。我应对了一声,只好往回走,家里菜还可吃几天。八点多钟我回来了,老伴可高兴了,这回好了,看你还跑不跑。我说不让出门我就学法,我上午学法老伴也不干扰我了,只要我不出门,怎么做都行。他就默默的摘菜、洗菜、炒菜,什么都做。我就上午学法,下午学法,晚上还是学法。

到了第四天,实在憋不住了,心里很难受,我对师父说:师父呀,这是什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呀,跟常人一样在家里躲着,不出去救人,这怎么行呢?我急得眼泪直流,我就求师父让我出去救人。下午五点左右吧,学完法我就把鞋一穿,口罩一戴。老伴一看问怎么啦?我说我在家里憋得心里发慌,出去透透气。他说:好,那你把口罩戴着,到楼顶平台上去转一转。

我一到平台就看见一个老大爷在上面转悠,我就热情的与老大爷打招呼,攀谈中得知他今年六十二岁。拉了一会儿家常,就進入正题给他讲真相,他很认同,还互动式的谈出他的见解,又举些例子揭露共产党怎么怎么邪恶,我就顺势劝他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是的,最后用真名真姓退了党。把老大爷讲明了,我就下楼到院子里去转,正好碰到 一个年轻人,又劝退了,他是入过团的,又是真名真姓退的。我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都给安排好了。

有了这个开头,我心里就有数了,不能到外面去,那就在本小区讲,我们小区很大,是电梯房,都是外地拆迁户搬来的,好多人,但有的人在家里呆着不出来,有人是出来买菜的,买菜的特别多,我学完法后就先从窗子往外瞧瞧什么时候有人,我瞅准了十点半以后到十二点前好多人,我就踩着这个点,抓紧时间学完一讲法,出去讲真相,反正也不用我做饭,有菜就顺便带点菜回来,出去就跟老伴打招呼说我下去买菜啊,老伴爽快的回答好。每天上午下去,下午学完法四点多钟,也是人很多的时段,这个时候人很容易接受,我就每天出去两次到社区讲真相救人。

三、走出小区大院 再到外面去救人

在本小区讲了十来天,遇人就讲,社区干部也讲,保安也讲,出来的人都基本讲了。没出来的总也不出来,这怎么办呢?我发现社区的人好上超市,我就去超市去讲。有一天有个女的進去了,我就给她讲,她友善的对我说:“你给我讲过的,你不记得了?”我说戴着口罩,记不准了。她说就是啊,在社区里讲就是这几个人,讲来讲去都讲到了,其实都认识了,你到外面去讲啊,外面去讲多好啊,一讲完人都走了,他走了你也走了,挺安全的,老在社区讲去讲来很危险的。我说:哎哟,谢谢你,不管你信不信,希望你记住九字真言,希望你平安。她说:好,谢谢。

经这位女士这么一提醒,我想是呀,她讲的也是事实,是应该出去了,我正盘算着如何走出本社区到外面去救人。想着想着就来到社区物业管理处,那天给管理人员也讲的差不多了。我就又到社区售菜点去看菜,我一看水果的标价,就说这个水果怎么这么贵呀?营业员说;“呵!贵?你到超市去看看?超市比这还贵。”我说哎哟,超市我去不了啊。他说能去呀,从今天开始,每个人可以出去两个小时。

第二天八点多钟我就出去,一到小区门口看见好多人在那刷绿卡,量体温,我就大大方方的往门外走,也没人问我,也不给我量体温,也不要我刷绿卡,我就顺利走出去了。一出门看外面没什么人,我就在那里转,看见武汉超市门前好多人啰,我也想進去,一進去保安就拦住要我刷绿卡,我说社区都让我过,刷什么绿卡呀。他说那你就找社区写个证明。我说社区写吗?他说写呀,叫他写他就会给你写的。我说那好,我回去就找社区写,不过关了两个月了,今天你就让我進去吧,明天再来就给你带证件。他说那不行,我就只好退出来了。退出来我想,今天可不能白出来了,我就到武汉超市附近两个小超市,小超市也是要证件,我还是那个话,说关了两个月了关苕(武汉方言:傻)了,也不知道你们要这个要那个的,今天就开个绿灯让我進去吧,下次来就给你带证件来。小超市比大超市要松一点,保安说:好好好,進去吧。進去看见里面好多买菜的,我就选择时机一个一个的讲,一直讲到十一点多钟要回去发十二点正念了才赶回家。

第二天找社区开证明,一到社区工作人员就说:真不凑巧,办证的人刚出门,您早来一分钟就碰上了。我说那怎么办呢?什么时候回呀?他说那还不知道呢,办事嘛,事办完了才能回来,这样吧,你把手机号留给我,他一回来我就给您打电话。我说好,那就太谢谢你们了。我就把老伴的手机号留给了他,回去后一边学法就一边等电话,可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半也没接到电话,我就下楼找社区,社区办事的人一见我就抱歉的说:哎哟您来了,真对不起,我们把您的事给忘了。我善意的说:没事,你们工作太忙了,很辛苦的。他问我带身份证没有?我说没有,他就让我赶快回去拿,我一拿来他就立刻给我办了。

第二天早上,我心想这次带着证我就可以到超市里去了,出门要身份证我也有。没想到出门时社区又不问我,又直接出了门。我就到超市去,第一天去真是顺利,人也挺多,所讲的人都能接受。十二点前回来,回来小区又不问我,也不量体温,我天天就这样出出進進,每天回来就买一个菜两个菜提在手上。小区里有人发现我天天自由進出,就很羡慕的问我:哎哟,你是不是每天都能出去买到便宜菜呀?你是怎么天天都能出去的?我说到社区写个证明就可以让你出去了。他们说到社区去找过几次了,就是不给开,现在开不了证明了。我一听就明白了,就没再做声了。

我就一直拿着这个证出出進進十一天,也没人问我。谁知第十二天出门却被保安拦着了:站住,刷绿卡。我说我不会刷。他问有证明吗?我说有,我就把十一天前开的证明给他看,他拿着一看就大声说:“你这是什么证明?早就过期了,要当天的证。”说着就气呼呼的给我撕了个粉碎。我说这也没写要当天的证啊,我也不知道啊,也不能怪我呀。他好象反应过来了,因为疫情期间管理实际是一派乱象,就说:哦,我知道了。不过他还是不依不饶,把我熊了一顿:“回去!不许出门!”我想不能硬顶,就只好回家了。

回家后我就想,这十一天都蛮顺利的,今天怎么遇到这个事啊?我悟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师父赐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那我今天就坐下来静心找一找,这一找啊,我明白了,就是因为这十来天出出進進太顺利了,他们(保安)象没看见我一样,出门也无人问。而且别人开不到证明,我就能顺利开到证明,心里不知不觉中生出了欢喜心,被魔钻了空子。我赶紧向师父认错:师父,弟子错了,要是没有师父保护弟子出门進门哪有那么顺利啊?弟子只是有出去救人的愿望,师父就都铺垫好了,弟子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此时我发出强大正念:再也不要欢喜心了,它是假我,灭掉它。第二天早上八点来钟,我再到社区开证明,又很顺利的开到了。

我拿着证明乐呵呵的想:今天可是当天的证明了。我兴冲冲来到小区大门口,还是昨天那个保安,奇怪的是他今天好象变了个人似的,也不找我要证明,也不量体温,见我出去还客气的送我:慢走啊!我就礼貌的回了声谢谢,回家时他又满脸笑容的迎接:欢迎回家!我又礼貌的回了声谢谢。回到家后,我真是感慨万千:自身归正了,周围的环境也跟着归正了。修炼可是非常严肃的事,不能掺進半点人心,在纯净的心态下做事才是最神圣的啊。

修炼二十多年了,苦于不会写字一直没写交流稿,感恩师父安排同修帮我,同修让我讲出自己的故事录音下来,再让同修帮助整理,我很高兴,这是第一次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要勇猛精進,直至圆满,跟师父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3/武汉肺炎期间走出去救人-408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