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相信同修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近期连续发生的事情,让我一直习以为常的很多执着心,尤其是疑心,都暴露了出来。在法轮大法法理的指引下,通过实修,我又感受到了去掉疑心所带来的宽阔、美好的境界。

空着的座位留下的遗憾

几个月前,一个同修控告公安警察非法行政拘留、抄家。法院立案后,就在那几天要开庭。我和两位家人同修在开庭的当日到了法院想旁听,更重要的是想加持同修的正念。可到了那里,法庭却空无一人。回来后才知道,原来开庭时间改了,但我们事先不知道。

事后,我们找到了这位控告警察的同修,交流中却感觉同修对如何开庭以及整个事情好象都没什么想法,也没说什么。因为请了律师,都是由律师代办的。我心里有种失望的感觉,原先是想在同修那里获得点正念,看看同修是如何突破重重阻力、怕心,面对着极有可能再次被无端绑架报复的风险,向绑架者提起诉讼和赔偿要求的。我心里怀疑:同修这样,能开庭么?相反,我们把自己亲身实践的一些经历和意见与同修交流了。

回来后,我们三个家人同修都有类似的想法。但是我们又都坚定了一点,同修做的是正的,是对的,我们要加持同修。没多久,再次开庭的时间确定了。我的第一念出来还是挺正的:要去法庭旁听。我们约好了时间、坐车地点,一切都定好了。可是偏偏开庭的前一天,我做了另外的一些事情,感觉很累,就说要不明天不去法院了。就这样,我们仨都没有去。

没想到,开完庭的第二天,同修来家里了。我一见同修,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怎么没去(法院)?”接着又说:“专门给你们留了位置,怕你们去没座位,法庭只给四个旁听席位,还是我们强烈要求的。去了一个同修,剩下三个位置,正好是留给你们的。我心里还挺高兴,心想你们来就太好了。”我听同修这么一说,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看着同修的样子,她满面红光的。她说开庭非常成功,律师辩护的也很到位;她自己在法庭上是如何说的,也说的很好。这跟之前我们去找她,看到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同修还很感谢我们,说我们去找她,跟她说的那些话对她很有帮助,她有头绪了,就是遗憾我们最后没有去现场开庭看一看。

同修走后,我心里真是特别难受,又悔恨。我想这就是一个教训:我被同修一时的表现(有时甚至是假相)所带动了,不相信同修。这件事情中,我被同修那一时的表现障碍了,认为她不行。以至后来,没有真正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从这件事本身出发,去配合加持。相反还以看到的假相作为自己不去配合的理由。如果不是我怕苦怕累,想休息(其实隐藏的还是怀疑同修),提议说不去了,另两位家人同修,母亲和我姨是一定会按照原先的约定去的。那空着的三个座位,就是给我们仨的,然而我们却没有走到那里。那三个空着的座位,成了我们的遗憾。

不信任使自己和同修都感到痛苦

很快,母亲的行政诉讼案也要开庭了。从一开始,我和我姨就作为了母亲的委托代理人。但是临开庭前,法官突然提了很多不合理的要求,而且非常强势。我一时感到自己在法律专业知识上确实欠缺,不知如何灵活应对。考虑之后,决定请一位律师,请的就是前面给那位同修代理的律师。因为一个当事人只能有两个委托代理人,我和我姨就得退出一个。从表达能力、对整个事情的了解掌握程度各方面看,我都比我姨要强一点。

但是我和母亲商量后,决定我退出,让我姨和律师作为母亲的诉讼代理。当时我很清楚一点:这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从最开始为母亲的案子忙碌,一直到最后要开庭了,这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自己的努力和付出,到最后,把法庭作为一个舞台,去展示,这看似顺理成章,但其实不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因为我本人在不在原告席上,其实作为我来讲,都是一样的了。而我姨,一直默默的配合、加持,从一开始就高密度发正念加持我们这件事,过程中也是无条件的配合,到最后,应该把这个机会给我姨。

虽说做了这个决定,但是心里不放心,觉的我姨容易被带动。怕她会不会这样啊,会不会那样啊。内心也随之有点焦虑了,脑子不敢闲着,时刻都在想这个案子的事情,尽我所能的想考虑的周全、周到,把可能出现的问题都想一遍,并想好应对措施。就连过节家人叫我们一起去吃饭都婉拒了,生怕耽误了时间,如果没考虑周全的话,怕有哪个地方出现纰漏。

很快律师来了,开庭前在跟法官接触时,我却觉的律师没象我想象的那样(正念强),最终还是我和母亲的坚持,才使事情没有前功尽弃,而我姨也表现的没那么坚定。这一下,我的疑心完全表露出来了。整个人進入一种异常焦虑的状态,脑子时刻在高速运转,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甚至对母亲,我都叮嘱再三,告诉她要这么说,要那么说,不要如何如何。母亲说出一句我认为不妥的话,马上我就想,这要在法庭上,不就完了么?对我姨那就更不用提了,方方面面都力求交代清楚,反复叮嘱她千万别被带动。甚至都想,实在不行还是我自己上吧。我把母亲的案子所涉及的法律条文、案子的经过、我们要怎么说等各种内容准备好,给母亲和我姨看,叫她俩学、记。

母亲是一位修炼有素的同修,在这么多年很多次直面邪恶时,正念都很强,说的有理有据,从来没摇摆过。按理说,我不该连母亲都不相信,可我就是不放心她,怕她说不在重点上。母亲看我那样,对我说:“你放心吧,我会说的,就这点儿事我还说不清么?就算我真没有智慧,到了法庭,师父也会给我智慧的!”可是她越说,我越觉的母亲怎么一点也不重视,好象很随意的样子,我心里就更急了。我姨也有点打退堂鼓说:“要不还是你去吧,你又会说,我就在下面发正念得了!”

一天早上晨炼抱轮时,那一个小时的抱轮,我心翻腾的简直快崩溃了,翻出自己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母亲这个案子大事小事都是自己在张罗忙活,压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心里那个委屈啊!觉的她俩怎么象没事人一样。就在我快受不了时,心里大喊了一声:“师父!”随即,脑海里涌现出三个字:“我相信!”瞬间,感觉自己好了很多。

我也意识到自己这个状态不对,心力交瘁,本想请了律师,应该缓解一下压力,可是事与愿违,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我对这件事尽心尽力,大家都看的见,连律师和其他家人也都这么认为,没谁否定或怀疑我所做的一切啊?可我为什么不相信我的同修呢?我不相信这个,不相信那个,怀疑怕这个不行,那个不靠谱,说到底,我是不相信师父、不相信大法!我不相信自己是师父的弟子;不相信师父讲的法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不相信同修有想要做好的愿望,师父就会加持同修去做好,做的更好,那神奇和玄妙,不是我眼前看到和我这点思想能想到的……

相信,使一切变的轻松美好

那两天,我学师父的其他讲法,刚好读到的是《各地讲法九》。明明白白知道师父就是讲给我的,我心里很激动,觉的师父真的是时刻在我身边,知道我所思所想,并且实实在在给我把怀疑、不信任这些物质在往下拿,我一下子变的轻松了。再看母亲,她在仔细的看我准备给她的材料。我姨就更认真了,老怕做不好,达不到我的要求,那些材料她认真看了好多遍,还自己思考要怎么说,怎么配合。

而这个律师,就在我怀疑他行不行的时候,刚好那天看见了他为同修辩护的整个过程,辩护词的内容,确实辩的很有力,跟我们一起去见法官时真不象是一个人啊。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在常人中都该是这样啊。

我忽然发现,不是周围的同修、律师或家人有什么问题,是自己的疑心使我看到的一切都变的不可信,而且自己对他们的不信任和怀疑,还形成了厚厚的物质,让人家非常痛苦。

当我把这些跟母亲和我姨交流后,她俩都说我提高了。我姨更是如释重负,说:“哎呀,其实我当你面没敢说,帮你做事真累,老怕做不好,达不到你的要求,其实你不那样(怀疑),我还会做的更好呢,师父会加持我的呀!”后来我姨说了她的一些想法,我一听,说的很在理呀。我以前老压制人家,使人家有什么都不敢说,智慧都被我给埋没了。我对她俩说:“我相信师父一定会加持你们,也会加持我。我相信你们,我也相信律师,我也相信法官,她明白了真相会做出正的选择。”

我们也就开庭的事做了交流:修炼人没有敌人,我们在法庭上,和被告不是对立关系,我们不是要战胜他们,打败他们,而是应该真正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他们不过是在乱世中,生命迷失了,才会随波逐流,协同邪恶做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通过这件事,他们能接触到大法弟子,能有缘听闻真相,在这件事上做出正的选择,有未来,这才是我们做这件事的初衷。

之后,法官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也不提之前的那些无理的要求了。接待我们时都笑容满面,仿佛之前的事从来没发生过。被告也很快提交了他们的材料,从材料内容来看,并无多少恶意。而周围的家人同修们都在积极努力的配合这件事,律师也在为开庭做准备。

我心里特别的轻松和舒服,我忽然感到:相信,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胸怀。不是因为有什么前提条件了,达到自己的所谓标准了,因此才去相信,而是真心的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大法,相信师父,相信自己是师父的弟子,相信一切都是伟大的师父在看护着、安排着。象日升月沉、岁月流转、行星的运行一样,创世主创造并主宰着这一切。

在一个雨后的傍晚,我在自己家的阳台上,看到了不远处天边出现的一道彩虹,七彩纷呈,绚丽美好。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且是在家里看到彩虹,我内心是一种轻松的美好,第一次带着这样欣赏且肯定的目光来看待周围的事物,感到自己已然溶于万物之中,感受生命可以如此轻盈和美丽。

坚信师父,相信同修,自己才敢于担当

虽然我怀疑一切,想掌控一切,操心一切,要让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标准和要求来,可是我却最不愿、也不敢担当。这是在我放下疑心之后,同时油然而生的一种责任让我意识到的。所以我以前的表现就是面对矛盾和冲突或者是突如其来的变故时,习惯性的不当机立断,总要先缓下来,过一段时间之后再做决定,认为这叫作稳妥。而基本上最后的决定都是要由母亲同修定夺,但是在她决定前,我却强力要求她做出我要的决定,而不想为这个决定最终会带来的后果负任何责任,狡猾的躲在背后,怀疑一切,却又要控制一切。对社会、对每一个人那种强烈的控制欲,管天、管地、管人、管人的思想,深入每一个毛细血管,无孔不入。可是从来不为任何负责,不敢对任何负责,也没对任何人或事负过责。

我本身的疑心加之在邪党社会、党文化下的洗脑灌输,使怀疑成为了常态,因此提防、戒备、紧张,内心没有轻松过,没有好好欣赏和信任过周围的人和事,所以我以前身边很要好的朋友有时都会生气我为什么就是不信她们。我小心翼翼、甚至是谨小慎微的在这个社会里生活,每做一个决定都思前想后,生怕出了这个问题,或者是招致了其它的问题。因此,母亲以前常说我象个小脚老太太,小步小步的挪步子,做事不够坦荡、不够爽快。

难怪,我时常觉的累,按照我的年龄,我也不该是这样啊,何况一个大法弟子,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怎么会是这样呢?怀疑一切其实也包含了最重要的一部份——对自己的怀疑和不确定。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根本上还是对师父与大法的不信任,所以才有以上那些变异又矛盾的心理和行为表现。

真心感谢师父通过这些事让我明白,又从法理上点化我,让我学会信任,让我的心变的开阔、坦荡。

没两天,法官打来电话说有可能要延期开庭,是我接的电话,但是当时还没最后确定,法官也试探的问了我们当事人的意见。换作以前,我肯定会说:“你等一下,我回电话给你,等我们商量一下。”但这次,我很坦然但是很肯定的对法官说:“我们当事人的意见是如期开庭。”法官说:“好,但是最终要法院决定。”

通过这事我发现我改变了,虽然只是一个看似小小的决定,但是我却在极短时间内综合了我们这个团队大家之前的意见和目前的准备情况,因此我做出这个决定并为这个决定负责,我不想再狡猾的逃避责任,把风险推给别人,我应该有所担当。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