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预警才是常态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若干证据显示,中共在2019年12月乃至更早就知道武汉肺炎人传人,却因湖北两会及不影响过年气氛而被隐瞒、拖延不报,最后导致全世界的灾难。

当时人们习惯性地认为,17年前的SARS曾被隐瞒,武汉肺炎不应该再被隐瞒,谁知最后还是被骗了。但这并不是最后一次……

唐山地震是“正常的起伏”

7月12日一天,中国四省市发生3级以上地震,其中,唐山1976年老震区发生5.1级地震,后余震33次,京津部分地区震感明显。唐山市应急管理局工作人员称,这次地震属于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余震,“虽已过了这么多年,但当时震级比较大,再加上唐山本身的地质构造,造成了余震起伏”。

官方称其为一个“正常的起伏”,目的是让老百姓不要恐慌,但是很多人认为,以44年前的余震来解释庚子年已经发生的多起地震,并不令人信服。

无独有偶,6月26日开始,贵州省威宁县秀水镇坚强村的一个山谷,连续数天传出奇怪的声响,引起当地民众的恐慌和外界的关注。有网民说是“龙叫”,也有说是地震前兆。

7月2日,威宁官方称“无明显地震前兆现象”,要求民众“不信谣、不传谣”。话音刚落,邻县就发生了地震。7月2日上午11时11分,贵州毕节市赫章县发生规模4.5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与威宁县的距离不到70公里。

官方是否故意隐瞒?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除非你还对中共抱有幻想。重要的是人们的生命和财产。

回想44年前夺走唐山市65万生命的7.8级大地震,最令人愤怒的是,这场灾难本来完全可以避免。1976年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队给国家地震局打电话,提出震情紧急,请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立即安排时间听取汇报。但是,国震局拖到7月26日才听汇报,会后传达了领导的意见:“四川北部为搞防震已经闹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区再乱一下可怎么得了?北京是首都,预报要慎重!”

北京市地震队的耿庆国事后说:“国家地震分析预报室是一个决策部门,大震迫在眉睫,但我们过不了那道关。”“按照当时的地震水平,虽然报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时间段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7.8级,但5级以上是可以报出的;虽然报不准唐山这个确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带是可以报出的。事实上唐山地震前6个小时就出现了地声、地光,如果给老百姓打个招呼,减轻人员伤亡是可能的。”

中共官方以不造成民众恐慌为由,大难临头不预警,武汉疫情如此,洪灾如此,地震亦如此。指望中共为了民众的福祉而做决定,只能说是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

泄洪之前不预警

7月7日凌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降下大暴雨,当夜,歙县经济开发区内190余户企业和一百多个体工商户瞬间浸泡在汪洋中,电力、通讯、交通保障和自来水供应等顷刻瘫痪。黄山市强峰铝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冰峰说,当时,晚班工作人员眼看着洪水上升,一直升到胸口、肩膀的位置,电机、配电器等设备全部被淹。

疫情未去,洪灾又来,百姓苦不堪言。网民质疑,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汛期没有人值班吗?“如果提前通知他们,就不会受灾那么严重,估计是新闻都不报导洪灾的真实情况。”泄洪之前如果通知民众转移物资,也不会造成这么大损失,为什么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为什么非得要损失殆尽之后“重建家园”呢?

三峡大坝连日全力泄洪,加重了整个长江流域洪水泛滥。

6月27日,湖北宜昌遭暴雨袭击,全城淹水。市民称官方在泄洪,而事前未发预警,淹水后也没看到官方出来救援。有网民评道:“中共抢劫政权七十多年,大坝泄洪什么时候预过警?一预警必然导致大面积人心不稳,从而影响政权稳定。在中共来看,维稳是第一位的,韭菜们的生命财产值几两银子?什么时候倒过来、韭菜的命值钱的时候,那就没有中国共产党了!”

谁在恐慌?

自然灾难面前如此,经济灾难面前亦如此。

2018年9月,在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中国经济明显下行的情势下,已引起大陆民众的恐慌。中共开始严控大陆媒体报导负面的经济消息,多家财经媒体遭整肃。

据悉,凤凰网遭整肃是因为转载了《庞大的财政支出谁堪重负》、《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等文章,谈了“国退民进”等经济问题。而网易财经遭整改可能是因刊文评论“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令北京当局恐慌。

贸易战作为关乎中美两国乃至影响世界政治经济的重大议题,中宣部却不让媒体评论,官媒只能顺着中共的声音,强调贸易战对美国农民影响有多大,而无视对中国芯片企业的致命打击,一些高科技企业员工突然失业,楼房断供,正是因为信息封锁,无法获知自己所处的行业其实已经是冰火两重天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2018年9月28日,中共曾下令,要求“管控”六个经济话题。包括:经济数据不及预期,经济面临较为明显的下行压力;中美经贸摩擦影响逐渐显现;国内消费者信心指数下降;滞胀预期升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已成隐患;借社会热点事件渲染民众生活艰难。显然,中共全方位严控舆论,从数据、政策、国际、民生等各个方向来管制声音,隐瞒真相,其并不是担心中国经济下行,而是担心经济动荡会影响中共政权稳定。

所以,中共担心的从来就不是疫情、洪灾本身,也不是老百姓要过紧日子,而是中共政权在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纷至沓来时,是否还能维持自己的政权,这才是他们恐慌的。

谁的“最后关头”?

6月29日,中共“求是网”引述习近平的话称:“越到最后关头,越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

为什么说是“最后关头”?有网友说:“苦难的中国人民熬到头了!终于到了最后关头了!”也有人说,“开始读秒了,以后的每天都是‘最后关头的最后关头’!”

2020年的庚子年确实不一般,疫情在中国大陆蔓延半年未绝,5月以来至少27个省、市、区遭遇洪涝,受灾人数近3400万,经济损失至少数百亿。此外,预言中的蝗灾、鼠疫、地震一一应验,今年秋冬或许还有饥荒之虞。

与此同时,中共向世界传播疫情、强制推行香港国安法,遭到世界的抵制。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评论,中共的香港国安法等于是把香港人置于一个“大的防火墙集中营”内,这是“你能想象的最糟糕的奥威尔式噩梦”。

香港打出“天灭中共”抗议反送中。香港民主派举行初选,面对港府威胁恫吓,仍有超过50万香港市民投票。内忧外患,天怒人怨,中共害怕的不是老百姓恐慌,而是自己恐慌,害怕自己被清算。以暴政和谎言维持政权的中共,最为害怕的就是民众觉醒,所以对敢于说真话的人进行打压,而且这种打压还在升级。

结语:人心向背才是关键

7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共产主义必将失败,如同在苏联和其它(共产)国家一样。中共最害怕的其实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人民。中共钳制人民并压迫他们的自由能持续多久,这取决于中国人民。

如今,已有超过3亿5千万中国人看清中共本质,选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连中共官员都不相信共产党,它还不是走到末日了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5/中共不预警才是常态-409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