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去色欲心的体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出生的,自幼随家人修炼法轮大法,现在在海外读大学三年级。感恩师尊慈悲救度,看护我在大法中成长,给予了我健康的身体、好的学习成绩与无限的福份。

我有幸在大法项目中结识了一群优秀的青年同修,经同修姐姐D介绍,我和同修H相处了。见面的第一天,D告诫我们不要辜负这段大法缘,应该互相督促、合作,发挥更大的救人作用。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自己决定相处的方式,不能混同于常人的情情爱爱,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坦荡的走好修炼这条路。

我和H也下决心共同精進,把握好自己。但是,半个月以来,我暴露出了许多变异的观念、强烈的色欲心以及各种险恶的执着心。通过学法、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与身边的同修交流,我才如梦初醒,深感后怕、悔恨。

在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中,我自以为保守、传统、眼光高,一直能拒绝常人放任自流的男女关系的诱惑。我在理性上知道,歌曲《中土情怀》里“窗明几净裙装素,教子相夫案齐眉”那种相敬如宾的平淡,才是正统的关系。可是当切切实实的恋爱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按照现代的变异观念行事。和H相处时,我心里对照着常人言情影视剧的场景以及常人朋友的经历,陶醉于这种温情、依赖、甜蜜,还觉的美滋滋。

相处的第三天,我们仿佛一下子就从合作共事、互相尊重、礼让的同修沦为了热恋中的常人情侣,相处时有很亲密的身体接触,任由色欲心控制自己,还在心里安慰自己,谈恋爱就是应该这样。享受了恋爱的感觉之后,我们也会一起学法、炼功,错以为并没有偏离法。后来,我觉的我们应该调整日程安排,先保证学法、炼功,再做其它的事情。但自己的正念象三分钟热度,一过后又冒出了色欲的念头。

其实,调整修炼和过常人生活的先后顺序,是在避重就轻、舍本逐末:先谈恋爱再学法,那是带着隐藏很深的狡猾与愧疚之心在补救;先学法再谈恋爱,是给自己的放纵行为上保险、打保票。我们还觉的自己和常人朋友们相比,把握的不错。只要绝不逾越性解放的界线,平时的打情骂俏、随便串门、牵手、拥抱等等都是理所当然的。

师父说:“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1]

我这才意识到,传统文化中男女相处的约束已经被我抛在脑后,自己就是“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1]的人,没有把自己溶于大法中,根本不是真正的修炼人。我立即给H发消息道歉,由于自己法理不清、修炼不精進、不修口、对神传文化了解太浅,给我们的空间场招来了许多败物。无论什么时候,H都应该首先是我的同修,其次才是我的男朋友。和常人相比,我们所谓做的好的地方,按照高层次的标准,其实差劲透了。

在这最后关头,我们选择走到一起,我就必须对我们俩的修炼负责。作为女生,我更应矜持,提醒他男生女生相处的边界,不被虎视眈眈的旧势力钻色欲的空子。H也认识到了我们相处时出现的大漏,提醒我要多学法、快快在法中归正自己。

隔天见面,H说他在大量学法,还有针对性的阅读了明慧网上有关色欲之心的交流文章。他已变的十分平静,和我礼貌相处、注意分寸。可是我自己学法没有跟上,并没有割舍掉对他的依赖心,一下子不习惯了。我还是像前几天那样去拉H的手,他却巧妙的开玩笑,避开了。当时,我竟然生出了妒嫉心、怨恨心、委屈感,简直像庙里的大和尚看到了开功开悟的小和尚一样愤愤不平。我心想,之前在他贪图玩乐的时候,我还提醒他要保证学法炼功。明明是我主动点出了我们俩相处时的问题,现在他却做的比我好多了,还突然对我这么疏远。

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直到集体学法时,读到师父的诗词:“蓝天上飘去的云 请把我的心愿带给亲爱的人 我要与她共同精進共同耕耘”[2],才瞬间放下心结,豁然开朗。我和H在当地神韵演出帮忙时相识,这是多么神圣、纯洁的法缘,我却没有走好这条路。看到H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上来,我应该替他感到高兴,以此激励自己、和他比学比修才行。

学完法之后,同修姐姐D看到我状态不佳,又语重心长的和我们聊了许久。她说,她像珍惜弟弟妹妹一样珍惜我们,看到我们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放纵色欲的严重性,她特别害怕,生怕自己当时的撮合毁了两个年轻同修。听到她真诚恳切的话语,我痛心疾首、追悔莫及。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回到家中,我也开始大量学法,抄下有关去色心的段落反复诵读。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意识到,先前愤愤不平的委屈心态并不是我,那只是我空间场中的色魔得不到满足、没有得逞,感到气急败坏。我静心发正念清除色魔干扰,全面否定这些不好的思想。可是有时我和H相处的场景还会在我脑海里回放,让我感觉既懊悔又留恋,干扰我发正念。

师父说:“如果你能够分清自己,你在想:这不是我,你想吧,我自己要入静,我看你能够乱想到什么时候。把它当作是别人的思想。你要真能够找到自己分清它,这样的做法也行。”[4]“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5]

我要清除这些假我的思想,不能让这些败物把之前的画面往我脑子里反映,我得让自己的主意识清醒起来。再次见到H时,我明显的感受到,之前黏糊糊的物质场已经被拿掉了,我们的相处与其他同修并没有什么两样。看到他站在那儿,我知道这是以后要和我一起走下去的同修,心中却基本没有了占有欲、意乱情迷的低能感受。我们既不需要整天黏在一起,也不用因为之前走偏而抱着过份的顾虑与怕心不敢见面。我的心清净多了,真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舒畅。

师父说:“人们在医学上认为是瘾好神经被刺激了、很发达就是中毒了,其实不是。是什么?在你身体里,时间长了,积累了一个和你形像一模一样的你,却是那个东西构成的,控制了你。”“当然了它可能不干别的,它就对毒一定要吸。没有了、不吸不行。为什么呢?因为它已经活了。活了之后呢?大家知道,你不吸呢,你的身体是新陈代谢的,它也会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它就死了。它不想死,所以它要你一定去吸,把它吸的更强壮了。”[6]

去色欲心可能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还会出现反复。比如近几天,我们打电话耽误了很长时间。我的体悟是,在之前的亲密接触中,在另外空间里也形成了一个色欲构成的身体,现在它已经饿蔫儿了、奄奄一息,但还在指使我去翻看之前的聊天记录,通过我和H的电话交流,补充能量,垂死挣扎。因此,我在平时说话时更要注意,不说勾起执着心的话,解体色欲构成的身体,不给它留空子。

我也和H约好,不能放松警惕,看到对方不正的地方,应该毫无顾虑的及时提出来。作为同修,要放下爱面子、怕人说的心。如果在提醒对方时有迟疑、犹豫,那其实是怕被销毁的败物在阻挠我们,是它们感到害怕。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们一定要多学法、走正路。

在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时间里,弟子一定要精進实修,抓紧时间多救人。

希望我个人层次上的浅陋认识能为其他青年同修提供借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带上我的心愿〉
[3]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