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杨菊生被劳教折磨致死 三子女被迫害精神失常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52)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六旬妇女杨菊生坚持修炼法轮功,二次被非法劳教,遭种种折磨: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有一次闭了一下眼,被恶警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还被连续罚站十二天十二夜,再用电棒电击腰部,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杨菊生的儿子孙辉做过律师,二零零零年一月被绑架劳教,遭残忍折磨、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杨菊生的两个双胞胎女儿孙莉虹和孙莉萍,也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杨菊生的丈夫孙忠烟是法官,全家及祖辈没有精神病史。


杨菊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娄底市及双峰县“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人员闯到杨菊生小女儿孙莉华家,逼迫孙莉华接受他们带来的记者采访,要求她照着他们提供材料念,材料诬蔑她家因为炼法轮功而造成一死三疯,并要保证以后再也不炼了等等,想在电视等媒体上来欺骗、毒害世人,并想以此作为向上级“六一零”邀功请赏。孙莉华对此断然拒绝。

孙莉华说:“你们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还要我去说一些违心的话,我决不会那样做的。”过了几天,那伙人又来说,只要你上镜头接受采访,你说什么都可以,他们阴谋想利用邪恶人员来诬蔑配音来做诬陷材料。孙莉华仍然断然拒绝了他们的邪恶要求。最后那伙人灰溜溜地走了。

中共邪教将一家好好的三个人迫害致精神失常,造成一死三疯的悲惨结局,还图谋将自己造下的罪恶,通过威逼利诱再次嫁祸、栽赃法轮功,继续欺骗、毒害世人,无耻、邪恶至极。由此也看出所有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是如何经过造假造出来的。

一、曾经的美满之家

杨菊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家住双峰县工农南路41号,即双峰县法院永丰法庭的老家属楼一楼。丈夫孙忠烟,原双峰县法院永丰法庭审判员,为官清廉,忠厚朴实,一九九五年去世,也没有让其子女到法院抵职工作。


右起依次为杨菊生、孙莉虹、孙莉萍


孙莉华

杨菊生是几十的药罐子,曾患有支气管炎、肾炎、类风湿、骨质增生、头痛等八九种疾病,曾练过多种气功,也不见效,每天要花一百多元的医药费,而她仅有四百多元的退休金,负债累累。一九九六年杨菊生修炼法轮功后,这些久治不愈的疾病一扫而光,精神焕发,多年来再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

四个儿女也都相继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儿子孙辉,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肝炎痊愈;孙莉虹和孙莉萍是双胞胎,与妹妹孙莉华,三姐妹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全家五口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修真善忍,做好人,无怨无恨,心态平和,与人为善,全家关系融洽和睦,过得幸福快乐。

二、母子被劳教、儿子被酷刑、药物迫害精神失常

儿子孙辉,一九七零年九月一日出生,原是双峰县食品加工厂职工,后在双峰县司法局办的法律电大毕业,做过几年律师。他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多年没治愈的肝炎病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菊生和儿子孙辉依法前往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想把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好处告诉政府人员,在火车上就遭到了公安的非法盘查,被公安人员拦住,强行带回双峰县,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并非法以伙食费的名义罚款三千多元,孙辉是学法律的,知道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上访没有错,是公安人员在执法犯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双峰县“六一零”王健康,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春华等恶人采用阴谋诡计,哄骗杨菊生和孙辉说到公安局去问一些情况,然后将他们秘密绑架到早已准备好的车子上直接劫持到劳教所,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也没有任何理由。

杨菊生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邪恶的警察为了让杨菊生老人所谓转化,对她进行电棍打、连续蹲或站多少天、不准大小便等流氓式的残酷迫害。杨菊生不肯“转化”,被非法加期迫害七个多月。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的两年期间,遭恶警丁彩兰、尹彬唆使的吸毒犯多次毒打辱骂。

孙辉被劫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孙辉在新开铺劳教所期间,受到非人的残酷折磨,恶警不让他睡觉,关禁闭,一天只让他睡两小时,有时整日整夜的做奴工,派二三个“夹控”人员(恶警从犯人员挑选出的邪恶歹毒之徒),灌输诽谤大法之词,如果不依,就大打出手,抓住他的头往地上、墙上使劲撞,孙辉高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还想出各种各样的折磨花样,把他吊铐在树上,寒冬用冰冻,用针刺,用电棒电,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等等邪恶手段。

劳教所恶警酷刑摧残改变不了孙辉的信仰,就强行给他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并在他的饭里下药,致使孙辉的身心遭到严重摧残,导致其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经常遗尿,流口水等。


迫害前的孙辉

迫害后现在的孙辉

好好的年轻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劳教所达到迫害的罪恶目的后,就以“精神分裂症”为由将孙辉送回家。

孙辉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后来他在长沙打工期间,在向世人讲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密、包围、绑架;长沙雨花公安分局警察抢走他的四百六十元现金,将他非法拘留三天,期间对他进行毒打、吊铐。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孙辉在双峰县沙塘乡讲真相中再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电棍毒打,被迫害成“精神分裂”,后恶警还非法判孙辉劳教一年零七个月,所谓“监外执行”,但“六一零”人员后将他绑架到精神病医院迫害。

孙辉共八次被双峰县“六一零”人员送往双峰县梓门桥精神病医院和邵阳市精神病医院,当作精神病人治疗,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精神失常,沉默寡言,到处乱走,将家里的电视机和电灯整日开着。一次由于长时间在用电,电线发热,引发火灾,当时孙辉不在家,法院家属区里的邻居发现了,打火警电话,才将火及时扑灭,才没有烧到邻居家,但孙辉家里的箱柜门窗等全被烧掉了。

三、杨菊生再次被绑架 双胞胎女儿被迫害精神失常

孙莉虹和孙莉萍是双胞胎,一九六三年一月二日出生,孙莉虹原双峰压板厂职工,孙莉萍原双峰县饮食公司职工,她们在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修炼法轮功后精神面貌、身体状况都得到了全面改善。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母亲杨菊生在向当地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坏人诬告,被绑架到双峰县看守所,双峰县“六一零”王健康、阳紫腾(现双峰县司法局局长),公安局国保恶警陈春华为首的一群警匪非法闯入杨菊生家中洗劫,翻箱倒柜,柜子全部被撬烂或砸烂。

孙莉虹当时在家,就和这伙人理论,指出这是违法行为,恶警竟把孙莉虹也绑架到双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她受到凌辱折磨,被迫害成精神分裂症,又被勒索三百多元的伙食费。

全家这几年遭到几十次的非法抄家、威逼、恐吓、非法监控、跟踪,弟弟被迫害精神失常,孙莉萍在焦急和恐惧中也精神失常。


迫害后的孙莉虹

孙莉虹、孙莉萍精神失常后,孙莉萍靠其丈夫照顾;孙莉虹早已离婚了,靠妹妹孙莉华照顾。

妹妹孙莉华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二日出生,原双峰县供销社职工,她久治不愈的皮肤病在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炼法轮功后彻底好了。孙莉华被迫害失业,双峰县相关人员看她坚持修炼法轮功,不给她办低保。孙莉华靠在县城擦皮鞋维生,最后借钱才将被弟弟烧坏的房子修整好。

“610”及供销社人员还要挟孙莉华写保证书及诽谤大法的材料,否则不给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孙辉、孙莉虹、孙莉萍的办困难补助。

四、杨菊生被劳教迫害致死

杨菊生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被绑架到双峰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七天。恶警们用管道强行播入灌食,把杨菊生的牙齿都撬坏了,恶警还要劫持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杨菊生对公安局政保科陈春华说:“陈春华,你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你不要做得太绝了,你就不怕遭报应吗?”陈春华狂妄的叫嚣说:“我不怕报应,我就是要把你关进劳教所,我就要把你家迫害成这样。”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杨菊生被双峰县公安局国保恶警张定青等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杨菊生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一直坚决不写“三书”。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至二十七日,劳教所调动了七十个警察以及吸毒犯近二百人组成所谓“攻坚队”,分五个“攻坚点”,对二十九名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人的迫害。由副所长张燕平、管理科科长朱志刚亲自上阵;特警队队长及有关警察天天到场,负责“攻坚队”的主要恶警有劳教所纪检书记赵晋岳、教育科科长龚超连、管理科副科长王焕生、办公室主任符军,七大队(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大队长袁利华、副大队长郑霞等。

杨菊生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被关进强行“转化”的严管队,由二十多岁的女恶警袁佳负责对六十多岁的杨菊生“攻坚”迫害,在这里恶警袁佳对杨菊生实施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从十四日下午七时开始,杨菊生被强制立正站好,一直站到第二天上午八时,十三个小时不准动一下,稍微动一下,值班员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准睡觉,眼睛不准向上、向下看,不准合眼,只准注视前方,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恶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遭到残酷的罚蹲迫害,整天整夜的蹲着,连续蹲了一百九十多个小时,双腿肿到膝盖上,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恶警袁佳还说她蹲的不好,用脚重重的踢她,还说死了连狗都不如。

长时间的蹲、毒打致使杨菊生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同时不准大小便,强迫憋着,最后造成小便解不出,并导致肛门脱肛,大肠从肛门拖垂下来好几寸(当时由副所长赵桂保的老婆卢咏泉诊断过),鲜血直流,把裤子弄得脏兮兮的。即使这样,恶警袁佳也不允许她换裤子、洗澡。警察袁佳强制杨菊生蹲下,两手放在腿上,两脚并拢,蹲了六天六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

杨菊生女士生前说:“蹲了六天六夜,吃饭也不许站起来。脚筋痛得无法忍受,稍微动一下就招来一顿毒打。只要叫一声痛,值班员王芳就把脚上的袜子脱下来强行塞在我嘴里。他们把全身的力气都施在我身上,打得我脖子都伸不直,头昏眼花蹲不稳,不是向后倒,就是向前倒,不知摔了多少跤。他们还不许我上厕所,我只好憋着,憋的时间太长,小便都憋没了,两只小腿及两只脚肿得好大,站也站不稳。”

“他们还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我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长时间的体罚〔站、蹲、打〕致使两脚受到严重的伤害,脚板都成了紫红色,脚板硬皮开始脱落。两腿筋骨痛得很厉害,两脚麻木得没有知觉。特别是右脚腕弯不得,就拖着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跤。头上也摔了好多包。到现在已有40多天了还没有恢复,走路一瘸一瘸的。我的脚被他们迫害致残。”

杨菊生老人第二次被非法送入攻坚队,被连续罚站十二天十二夜,恶警及坏人日夜轮番对她进行迫害,又威迫她写转化书,杨菊生不写,又把她两个胳膊拉直,分别铐在两张床上,再用电棒电击腰部,致使昏死几次,造成严重伤残。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杨菊生本应该释放,说什么没有人来接,拖至三月十日才放。

杨菊生从劳教所出来后,因身体遭受到严重摧残,不能吃东西。通过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一定的康复。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双峰县“六一零”主任阳紫腾,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建良等一群恶人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非法闯入,抢走大法书籍,几年来每天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跟踪,随时闯入,非法翻箱倒柜,如果有亲戚朋友来玩,就会立即遭到盘问。县“六一零”和供销社人员及孙忠烟原工作的法院里的法官也经常来家里来做“转化”,并指使周围的邻居监视。

由于中共邪党的非法监控,跟踪,在这种恐怖环境下,杨菊生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曝光的迫害事实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湖南省司法厅管辖的三个劳教所,九所监狱酷刑虐杀了五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虐杀十九人,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虐杀十人,津市监狱六人,常德武陵监狱四人,湖南女子监狱三人。

五、610图谋嫁祸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上午,双峰县供销社副主任杨志强将孙莉华叫到供销社,说娄底市“610”要来双峰县做诽谤法轮功的三个典型材料,孙莉华是其中一个,要她接受娄底市来的记者采访,并要照着“六一零”提供的诬陷文字材料念,诬蔑孙莉华家因为炼法轮功而造成一死三疯,还逼孙莉华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中共“610”人员竟企图将他们造下的罪恶,反过来诬蔑法轮功,企图用媒体造假,继续欺骗、毒害民众,向中共邀功请赏。

孙莉华对此断然拒绝,她斩钉截铁的说:“你们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还要我去说一些违心的话,我决不会那样做的。我以前一身皮肤病,到处治也没治好,修炼法轮功以来,十多年也没复发过,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

杨志强见孙莉华不配合他们,无计可施,便说:“那你走算了。”随后杨志强打电话给娄底市“610”,“610”员说:“随她怎么说都行,只要她接受记者采访。”杨志强又找到孙莉华擦皮鞋的地方,对她说:“今天下午两点钟,你到你弟弟孙辉住的家里等着,在那里,娄底市的记者对你来采访,随你怎么说都没关系。”

孙莉华没搭理他。孙莉华没有被他们的这些伎俩所欺骗,知道这是一个阴谋,有了她的镜头,再配音、造假诬蔑法轮功。下午她既没到她弟弟家去,也没在擦皮鞋的地方,杨志强不断打电话给她的丈夫,问孙莉华是否在家,她丈夫说不知道去哪里了。

傍晚六七点多钟,孙莉华刚回家,杨志强又打她丈夫的手机,她丈夫让她接,杨志强在电话中说:“孙莉华你哄骗我,下午两点没到你弟弟那去。娄底来的那两个人现在住在宾馆里,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到宾馆里去接受采访,你去了,我们不会害你的,会解决你弟弟的病退工资。”孙莉华说:“中共没一句真话,都是欺骗老百姓的,要解决早就解决好了。我不会相信你们的。”杨志强见她不同意,便又翻脸道:“你们家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们不会帮你的。”挂了电话后,过了一会儿,娄底市那两个男的,一高一矮,都是三十多岁,突然闯到孙莉华在国土局(她丈夫在国土局工作)家属区的家中,孙的丈夫说:“采访你的人来了。”孙莉华见他们来了,二话没说,甩门而去,那两个人最后无趣地走了。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双峰县供销社的贺有德又将孙莉华叫去,说娄底市及双峰县“六一零”迫使他们,要孙莉华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要她代弟弟孙辉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及放弃修炼等的诬陷法轮功的材料,孙莉华断然拒绝,说:“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你们剥夺人的信仰自由权利是违法的。”贺有德说:“这是上面的指示,你不写,以后你家的困难我们就不管了。”孙莉华说:“你们要不把我们家迫害成这样,我不会找你们要一分钱,现在我们家的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丧失劳动能力,连本应得的低保你们还要扣押吗?你们该解决的困难还是要解决,你们无权扣押。”孙有德理屈词穷,哑口无言。

娄底市及双峰县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不但不忏悔自己对杨菊生一家迫害的恶行,反而想诬陷法轮功,利用造假宣传想继续毒害民众,作为自己在邪党里升官发财的“政绩”,完全丧失人的良知底线。俗话说“宁搅三江水,不扰道人心”。迫害修佛修道人,必遭天谴。根据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湖南省参与迫害的人员中遭到恶报总人数为841人;祸及他人总数为119人;恶报死亡总人数为237人;公安、司法系统恶报总人数439人,其中死亡82人。

双峰县当地人也说在所有机关单位中,只有公安局那几年来出的怪病多、灾难多、离奇死亡多:双峰县公安局一个四十几岁的公安人员在车祸中被撞死;一个四十几岁的公安人员有游泳时淹死;一个四十岁的警察在外面和女人鬼混,夫妻之间闹架,妻子将丈夫几刀砍死了,然后自杀了;公安局一伙警察(三个以上)开车在往返歌舞厅的途中撞到一棵大树上,全车人全部丧生,都是三十岁左右。双峰县公安局指导员李志强的儿子在高考中考了六百四十分,考上了重本,最近却溺水身亡;双峰县看守所所长突然暴毙,时年四十多岁。

中共自篡权以来,血雨腥风,运动不断,杀地主、杀资本家、杀中共自己队伍中还有良知的人、杀知识分子、杀学生,杀的都是精英,中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传统的儒释道文化、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毁掉,空气、水等自然环境被毁坏,现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中国之所以出现今天无官不贪、各种社会乱象、天灾人祸不断,完全是由于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所引发。

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维护善良,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