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21年 华府学员中使馆前烛光守夜(图)

更新: 2020年07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明慧记者站美国华盛顿DC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集会,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夜幕降临,他们点燃手中的蜡烛,悼念二十一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图1~4: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举办集会和烛光守夜,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图1~4: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举办集会和烛光守夜,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关进监狱,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精神折磨和经济敲诈,甚至活摘器官。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盖,这些数字仅仅是实际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

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集会上讲述了他们的亲身经历。来自大连的三姐妹——王春荣,王春英和王春彦都曾是事业成功人士,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们事业被中断、身陷囹圄,总计被关押十六年半;兰州大学博士生谭晓荣和丈夫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夫妻二人被判劳教,当时两岁的儿子失去了父母的照看;二十一年的迫害占据了九零后女孩王玺生命中的大部份时间,这场迫害让她和弟弟在童年和少年时期就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痛,但她相信象她父母一样为信仰和正义而抗争的法轮功学员是当今真正的英雄;前吉林建筑师赵庆凯多年来目睹妻子和两个姐妹因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他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经历过居无定所、颠沛流离、妻离子散的生活,他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认为中国人只有退出中共才有希望。

二十一年来,在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向世人讲清真相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善良民众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中国民众已超过三亿六千万。

大连三姐妹身陷囹圄长达十六年半

来自辽宁大连的王家三姐妹,各自拥有一份成功的事业——二姐王春荣是大连信诚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三姐王春英是大连中心医院主管护士师,四妹王春彦拥有一家贸易物流公司。她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受到赞誉。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非人政策。三姐妹多次被非法抓捕判刑,刑期总计达十六年半。王春荣的会计师事务所陷入瘫痪,七十多名员工失业;王春英因多次遭受酷刑折磨,导致上肢萎缩,至今左手发麻、手指根皮肤发黑;王春彦公司业务停滞、声誉受损,仅二零零一年被抓捕时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一百三十万元人民币。

'图5:王春彦、王春荣、王春英三姐妹'
图5:王春彦、王春荣、王春英三姐妹

在集会上,王春荣回忆了三姐妹在一九九九年初秋去北京上访的经历。“我们姐妹三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深知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好的”,因此三人不约而同地想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她们在北京遇到了大连的法轮功辅导员陈真利和孙连霞,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回到大连后,先后被迫害致死。孙连霞是二零零零年年一月被迫害致死的,遗体停放在王春英工作的医院,王家三姐妹闻讯赶到太平间,看到孙连霞的遗体面目皆非、后背全是伤。

王春彦说,二十一年以来,她认识的法轮功同修中有二十一人因迫害失去生命,多人被长年非法监禁。近日,又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大连市国保警察有预谋的统一绑架、非法抄家事件,又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大连被迫害致死。

王春英曾被两次关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历经五年多的酷刑折磨。“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魔窟里,每个月都要在认罪认错的考核表上签字,我拒绝签字,被大队长张春光、教导员李明玉、等六名恶警察强行铐在两张双人铁床的中间,右手被铐在铁床上铺的铁栏杆上,左手被铐在铁床下铺的铁栏杆上,人蹲不下也站不起来,被手铐紧紧铐住的双手,很快就肿起来了呈黑紫色,然后警察用脚使劲的踹床,直到踹不动为止,我被抻的紧紧的,全身象撕开了一样。警察不时的晃深深卡在手铐内的双手,疼痛更加剧烈,象在切开的刀口上再撒上一把盐,疼的撕心裂肺,当时沈阳的气温是零下十七~十八度,但我浑身大汗淋漓。”

酷刑演示:抻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抻铐

“在这其间警察还反复逼我签字,拒绝就继续铐,一直到下半夜一点半他们才把我放下来,整整铐了十六个小时,手肿的象馒头呈黑紫色,手腕、手背十几处皮肤被手铐磨破了,流得血都干涸了。在马三家每个月都要面临着拒绝签字被酷刑的迫害。”

王春英回忆道,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是她在马三家的最后的一个“七二零”,经过两个月的精心准备,她将一条两米长、一尺宽的横挂在了马三家二楼的红墙外,上书“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

王春英说:“我们用行动告诉世人、告诉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无论怎样的酷刑迫害,都改变不了大法弟子对‘真、善、忍’的正信,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迫害最终都将失败。”

博士生进京鸣冤 夫妻被判劳教

在人们的印象中,知识分子因为“思想问题”被送入农场强迫劳动改造,已经是半个世纪前的历史了。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仍在当今的中国发生。

二零零一年元旦,兰州大学博士生谭晓荣和丈夫带着两岁的儿子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多个警察拳打脚踢拽上警车。回到徐州后,夫妻二人再次被抓、被抄家,孩子无人照看,在全国各地的几个亲戚家流转。夫妻二人在被关押数月后,分别被判劳教一年半。

'图6: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谭晓荣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图6: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谭晓荣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劳教所的卫生和饮食条件极差,还给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了两个互监,不但二十四小时监控,而且任意打骂侮辱。女人也要做重体力劳动,如翻地、砍树、沙子装车等,很多可以用机械或耕牛完成的工作也要用免费的劳力来做。

谭晓荣说:“任何一项普通的劳动,在劳教所里都可以变得非常残酷,因为他们要求极快的速度,定量要求很大,强迫到极限,比如装满一车沙子,要求十分钟完成,要每分每秒都拼命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快快。否则有更残酷的折磨等着你。”

谭晓荣曾被罚站四天三夜,腿疼浮肿、头晕迷糊。当时还有一位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玉,被罚站达半年之久,已经不能站立,处于随时昏迷的状态,而两个互监强拉着她跟着跑步或劳动,如果打瞌睡,会被大喝、重击、踢腿,或用牙签扎眼睛。

劳教所还专门给法轮功学员抽血、量血压,当时谭晓荣不明所以。几年后,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爆出后,谭晓荣才明白劳教所的目的。

与谭晓荣同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侯有芳被活活打死,另一名二十八岁的学员宋彦昭在男队被迫害致死。中共对这些消息封锁得极严,即使是关押在一处的人也不知内情。

她说:“我所经历的一切,跟其他同修比起来,非常的轻微。我所知道的其他同修遭迫害的情况也是冰山一角,多数是从其他人口中得到的零碎消息拼凑起来的,或者根据一些迹象推断出来的,完整的是出来后看明慧网得知的。中共的邪恶超乎想象。”

“九零”后女孩:父母坚持信仰与正义 是真正英雄

'图7: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王玺在集会上讲述了自己在幼年就经历迫害。'
图7: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王玺在集会上讲述了自己在幼年就经历迫害。

“二十一年,占据了我生命中大部份的时间,正是因为这场迫害,让我还不长的人生就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痛。”“九零”后女孩王玺现在是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公立小学的教师。在她七岁那年,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曾经幸福的四口之家落得家破人亡。尽管历经种种磨难,一家人对于“真、善、忍”的信念不曾动摇。王玺说,她理解父母对信仰的坚持,并为此感到自豪。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因为印刷大法资料,我妈妈的印刷店被抄,我爸妈,两位员工还有三位同修一起被绑架,所有值钱物品全部被抢走,折合人民币十几万。当时只有八岁的我独自在家边哭边等,却一整晚都没人回家。”

被释放几个月之后,王玺爸妈决定去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刚到天安门广场,他们就打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紧接着他们就被一群警察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爸爸的眼镜被警察捣碎,整个脸被打得鲜血直流,后来他们被拖到一个大巴车上,送到了海淀看守所。经历了六天的刑讯折磨,他们被遣返回了老家潍坊。”

因为不放弃信仰,她的父亲前后被关押八年之久,母亲长年流离失所,屡次被抄家。“年幼的我,在本应该无忧无虑的童年,也因这一场残忍的迫害,经历了无人诉说的痛苦。”

二零零一年,父亲被判劳教三年,为了保护母亲不再被抓,十岁的王玺只能一个人从潍坊坐几个小时火车去青岛李村劳教所探望父亲。非法劳教结束后,父亲回到原单位工作,原本是深受学生爱戴的大学英语老师,却被单位安排看大门和打扫学生宿舍。

二零零七年,父亲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时原本一百八十斤体重被折磨得只剩一百三十斤,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二零一五年,王玺到美国读书还不足一个月时,五十岁的父亲骤然去世。

王玺在集会上说:“我的爸爸就在这场迫害中永远离开了我,我多么希望他也可以这在这里,和我一起大声说出中共的邪恶行径。更让我难过的是,时至今日,灭绝人性的迫害还在中国继续,还有更多善良的人在酷刑折磨中失去生命,更多的家庭经历着家破人亡的惨剧,而这一切,本不该发生。”

“在中共的集权统治和教育体制的洗脑下,人们都认为政府说你错,那你就是错;政府抓你去坐牢,那你就是坏人。纵然我从不认为爸爸妈妈是做错了事的坏人,但年幼的我也曾一度对他们坐牢的事感到自卑和难以启齿。后来,我终于明白,在如今这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像他们一样愿意为了正义和信仰去抗争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是值得我骄傲的人。”

前吉林建筑师认清中共 “三退才有希望”

'图8: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来自吉林的建筑师赵庆凯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图8: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来自吉林的建筑师赵庆凯参加在中共驻美大使馆前的集会。

一九九九年,吉林省建筑师赵庆凯正处于开创事业和筹备新婚之中,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镇压,让他陷入妻离子散之苦。目睹身边亲人无辜遭受迫害,让他彻底明白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性,他认为“拒绝中共,三退才有希望”。

赵庆凯的妻子马春霞一家三姐妹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冤狱监禁,他的岳父在三个女儿陆续被抓后,一夜间白了头。

为了逃避抓捕,儿子六岁那年,春霞独自一人坐上南下的火车。赵庆凯说:“离别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法形容!我搂着六岁的儿子放声痛哭,原本幸福的家,在中共的暴政高压下,使我们夫妻就这样活生生的分离了。”

六年后,一家人在美国得以团聚。在自由的环境中,赵庆凯和儿子也走入了法轮功修炼,身心受益,找到了人生真正的目的。

回顾人生前四十年的经历,赵庆凯说:“中共这个西来的共产主义幽灵在杀害我们华夏子孙。”他希望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能了解法轮功真相,远离中共,退出党、团、队才能获得希望。

拒绝中共 与善良同行

'图9: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葛敏在集会上呼吁良知尚存的人们远离中共,与善良同行。'
图9: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葛敏在集会上呼吁良知尚存的人们远离中共,与善良同行。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葛敏在集会上说,法轮功指导人修心向善,同时强身健体,引导社会道德回升,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而西来幽灵共产党崇尚“假、恶、斗”,本质就是与“真、善、忍”为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波及到社会各个角落,民众被中共的造假宣传洗脑迷惑,无端仇恨法轮功,一些人甚至成为中共帮凶。中国社会变得金钱至上、信仰缺失,道德一日千里急速下滑。

二零二零年初爆发了武汉肺炎,中共隐瞒疫情,给全世界造成巨大的灾难,中国大陆以外感染逾一千三百万人,已造成至少五十七万人死亡,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追责声浪此起彼伏。处在内忧外患、四面楚歌中的中共,仍然没有停止打压法轮功学员。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零年上半年,又有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去世,其中十五人是在中共的监狱、看守所、派出所非法关押时被迫害致死的,还有五千三百一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警察绑架骚扰,一百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葛敏说:“做恶时无知,可以给予希望;当希望的出路已在眼前,仍与中共邪恶为伍,等待自己的只有绝路。迫害还没结束,但已在尽头,希望良知尚存的人们抓住这最后的时日,给自己选择生的机会,这个机会稍纵即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