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遇害一周年祭

更新: 2020年07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是山东省沂南县法轮功学员李长芳被中共迫害致死一周年的日子,这天,多日干旱的天气,突然从凌晨开始下起了中雨,持续了大半天,局部地区夹杂着冰雹,雨水和冰雹倾泻在大地上,敲打着人们的心灵,象在诉说着李长芳的冤屈悲情,似在提醒人们莫忘中共恶党的惊天罪恶。

李长芳
李长芳

李长芳是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人,是一位善良普通农妇。为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跟村民学炼了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上六点多钟,李长芳还未开门,沂南县公安局和依汶镇派出所警察翻墙入室抢劫并绑架了李长芳,非法关押到临沂看守所。沂南县法院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非法判李长芳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李长芳提出上诉后驳回,维持原判。

非法关押期间,李长芳被摧残的胃疼,逐渐往下疼,一直发展到下身,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被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救治,主治医生刘省臣在家属的要求下,安排了保守治疗后,李长芳当天感觉身体好多了。但医院突然给她做微创手术,接着强行做大手术,医生术后说第二天早晨能醒过来,但手术后,也就是七月十二日,李长芳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李长芳是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人,是一位善良的普通农妇。法轮功在她家乡洪传时,她虽然没有文化,但当她听说“真善忍”这三个字时,心灵产生共鸣,就跟村民一起学炼。从此,她变得更善良、聪明、端庄、体贴和大方。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受到当地恶徒多次威胁,但没有动摇她对大法的神圣信仰。二零零八年,李长芳遭受了一次很大魔难。这年十一月十九日,沂南县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和依汶镇派出所、司法所在随家店王西爱家绑架了包括李长芳在内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李长芳等在依汶镇被非法扣留24小时后,被送进沂南县看守所。当时正值寒冬,李长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穿着单衣单裤单鞋,但警察剥夺了她们家人送衣服送钱的权利,也剥夺了她们与家人见面的权利。三十五天后,李长芳被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李长芳遭受了“关禁闭“、“坐小板凳”、“预警谩骂嘲讽”“看污蔑谎言电视”、“长时间做奴工”、“罚分加期”、“不能准时去厕所”、“与犯人一起加班加点干活”等折磨。身体逐渐憔悴消瘦。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她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知道了救人的紧迫性,不辞劳苦的向乡亲们诉说真相。期间,虽然遇到邪恶的骚扰,但恶徒认为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妇而已,所以她每次都有惊无险。

但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又一次魔难降临她身上,当天早晨六、七点,九辆警车突然窜进隋家店村里,几十名巡警快速下车后,立即分头扑向该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翻墙、破门而入,骚扰盘问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属,恶行长达三个多小时。当时将李长芳等法轮功学员暴力抓捕,劫持到派出所后转临沂看守所。开始对她一次次的审讯构陷欺骗。李长芳无怨无恨,慈悲化解。

当警察审问她为什么参与所谓法轮功活动时,她含泪告诉警察自己只想做个好人,没有做错什么;当警察逼问她为什么藏有所谓的资料罪证时,她含泪告诉警察那是救人的真相,不是罪证;当检察官构陷定罪时,她含泪问检察官信仰自由能有什么罪;在非法庭审时,法官强行逼迫她认罪,虽然没有律师为她辩护,李长芳始终坚持自己根本没有罪。但在610的压力下,法官最后对她非法判决。

然而,当局对她的加害远不止于此,在看守所里,她感觉身体不适,狱警见有空可钻,逼迫她吃一些不明药物,本来不要紧的小毛病,致其胃部疼痛难忍,被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救治,医生和狱警一会儿说是皮肤病,一会儿说是肠胃穿孔,狱警暴跳如雷逼迫家人签字做大手术,最后导致李长芳手术后含冤离世。临沂警方则暴力抢劫了李的遗体。

噩耗传来,乡亲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鲜活的生命,被无辜抓走几个月就给害死了,还有没有王法?曾经在李长芳手术前去医院看望她的亲朋们,没有想到那是李长芳和他们的最后见面;她的孩子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妈妈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他们而去;人们没有料到中共就这么公开的虐杀善良。

人们从医生和狱警的种种诡异言行,感到这里面有很大的阴谋,在中共普遍秘密活摘器官邪恶背景下,人们质疑当局可能对李长芳实施了这种罪恶,为什么一个微创手术突然改为大手术?为什么不叫家人拍照取证?为什么不叫家人靠近查看术后亲人身体状况?为什么不快速抢救反而强制出院?为什么被害人还有生命迹象时就给拔掉呼吸机?为什么偷抢冤死者遗体欺骗家人强迫火化?为什么家人质疑亲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时不敢回应和公开实情?

面对质疑,当局如果证明没有实施这种罪恶,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归还李的遗体给家人查看,或请独立的鉴定机构出示正确的鉴定结果,就能证明质疑不存在,但当局的反应是绑架家人,抢劫受害人遗体,胁迫在政府上班的亲戚游说家人火化遗体,恐吓家人不许曝光,抓捕李的儿子和丈夫,威胁家人支付三十万元医疗费,强迫李的丈夫签字同意火化等。同时上门骚扰威胁李的几个姑姐。

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沂南县依汶镇派出所警方窜到临沂北城区抓捕了李最小的姑姐王西爱,现在构陷她的冤案多次转到检察院,仍然不放人。当局的过敏反应和报复行为,恰恰证明了人们的质疑是对的,也佐证了临沂当局一直在参与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依据医学常识,李长芳在被做手术时,疑被摘走了肾脏等。

为了讨取公道,亲友试图控告犯罪分子,但不是被威胁报复就是投诉无门,就这样,人们在悲痛中、愤懑中、无奈中,度日如年,不觉又到了今年七月十二日,是李长芳遇害一周年的日子,这天从凌晨开始,当地大范围突然下起了中雨,苍天垂泪,让人们再次回想起李长芳的苦难和冤屈,悲愤不已,泪湿衣襟,更加怀念她不朽的人生轨迹。

是的,一个柔弱村妇的力量,与中共貌似强大的暴政,无法比拟,但她的善,照出了中共的恶,她的正衬出了中共的邪,她的不屈映出了中共的心虚,她的坚定信念完全暴露出了中共流氓无耻的嘴脸。中共虽然夺去了她的生命,却无法夺走她那高贵的人格。

面对惨案和冤屈,人们可能不止一次的发问:难道善良人的冤屈就这样无法伸张?不会的,风雨必有消停时,人间自有承平日。邪恶的表演,中共的恶行,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不过是疯狂逞凶一时,二十年来,中共的恶行早就激怒了上天,天惩恶报早就不断的降临恶人之身,目前,天灭中共正一步步走近人间:瘟疫、洪灾、地震等天灾一起袭向中共,中共内忧外患,多面楚歌,处在解体的前夜。

漫漫长夜将尽,天边已出现了晨曦。正义即将来临,那时,李长芳及千千万万受到中共迫害和虐杀的民众的冤屈,必将得到平反洗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