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科技人才被中共黑户二十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郑旭军,男,四十三岁,一九九一年,福州大学本科毕业,一九九六年,获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

一九九九年一月,郑旭军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郑旭军曾赴中国驻英使馆,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

郑旭军回国后,因修炼法轮功,遭受重点迫害,二零零零年,被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非法开除,单位人员有意转丢他的北京户口,导致他长期没有户口,成了黑户,二十年来一直无法正常生活、工作。

郑旭军多次要求学校和西三旗派出所恢复正常户籍,学校和派出所都坚持称:他们没有错,没有责任。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郑旭军坐地铁遭遇非法搜包,翻出法轮功真相资料,警察给他套上黑头套,秘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遭受七个月的强制洗脑,由多个武警轮班看守,不让他说话、睡觉,郑旭军遭到毒打,头发胡子很长,不给理发。

二零零二年三月,郑旭军被非法劳教两年,由北京调遣处转到团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昌平区国保警察将郑旭军和妻子苏南绑架到昌平区洗脑班,后送看守所,并分别非法劳教,郑旭军劳教两年半,又经北京调遣处“卖”到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夫妇分别关押在男女劳教场所。在这里,郑旭军遭受长期罚站、不让睡觉、奴工劳动、殴打、电击等酷刑折磨。郑旭军从劳教所出来后没有北京户口,被迫流离失所。

郑旭军妻子苏南,第二炮兵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原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参加了和平上访,被单位停止工作,每天做她的“转化”,大会小会批判,用生存权威胁。

当年七月二十日,苏南再次上访,被关禁闭,因为不“转化”,单位向其家人施加压力,还将她的父母从老家四川叫到单位做“工作”。

一九九九年十月,苏南再次上访,又被关押十五天禁闭;十一月,她被转到河北省宣化一个仓库招待所,隔离禁闭五个月,单位从外地找来一哲学教授实施“转化”迫害。隆冬腊月,地处塞外的宣化异常寒冷,地面积着厚厚的雪,常常刮起呼啸的西北风,苏南每天半夜坚持在零下二十度上下的室外炼功。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不放弃信仰,苏南被强行复员,送回原籍四川。

二零零零年, 苏南只因携带法轮功资料被非法抓捕,并判刑三年。苏南曾因拒绝迫害,被铐在窗户上达四十余天,饱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八年,苏南被绑架,转押到马三家劳教所后,被强制劳动,逼迫看诬蔑法轮功的东西,强制“转化”。出狱后,苏南因身体严重损伤,只能由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老父亲照顾生活。

二零一一年,苏南的母亲外出给不明真相的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恶意举报,被非法抓捕到绵阳城郊派出所。绵阳市警察和绵阳科学城国保大队警察到苏南父母家非法抄家,苏南因害怕被抓,从家中窗户跳出,摔断左腿和左脚脚跟骨,非常危险。

郑旭军到妻子苏南父母家中,照顾苏南。郑旭军照顾苏南一年后,回到浙江金华地区武义县柳城乌西畈村、郑旭军父母家中,不料绵阳科学城警察到浙江金华武义柳城乌西畈村,伙同浙江金华、武义和柳城乌西畈的警察、610,到郑旭军父母家中非法抓郑旭军。郑旭军从家中跑出,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一五年二月,绵阳科学城国保大队警察打电话给浙江金华,金华、武义柳城和乌西畈村警察、610、街道和村委会一帮人到郑旭军父母家中非法抓郑旭军,致使郑旭军年迈的父亲受惊吓而住院。

二零一五年七月,郑旭军父亲病逝,在出殡的葬礼上,警察又去非法抓郑旭军,没有抓到人,致使郑旭军家人精神上受到巨大伤害,郑旭军年迈的母亲因思念儿子,多次住医院,郑旭军的妻子苏南左大腿骨折和左脚跟骨粉碎,长达七年,患骨髓炎绝症,生命垂危,后来才慢慢康复。

现在苏南在年迈父母家中,生活困难,而郑旭军母亲及家人更是思念郑旭军,精神非常痛苦,而绵阳和绵阳科学城以及浙江金华不法人员从没有放松对郑旭军家人和苏南亲人的监控,一直在找郑旭军的下落,企图非法抓捕郑旭军。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残酷迫害,现在郑旭军仍有家不能回,过着艰苦的流离失所的日子。

郑旭军和妻子苏南遭受的迫害,详见:《洗脑班:企图消灭人的灵魂的魔窟》《致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领导和老师》《原二炮干部被迫害致残 丈夫、母亲均遭苦难》

相关单位电话:下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