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纪念碑前传真相 高贵精神获赞誉(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李静菲美国华盛顿特区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国首都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传递法轮大法真相,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二十一年的迫害。

'图1~5: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国首都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下炼功,传递法轮大法真相,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二十一年的迫害。'
图1~5: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美国首都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下炼功,传递法轮大法真相,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二十一年的迫害。

华盛顿的七月酷热难耐,法轮功学员顶着烈日炼功,有的学员手持“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横幅,静静传递着他们的心声。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年年来参加华盛顿的反迫害活动,走过了二十一年,昔日的莘莘学子如今已步入知命之年,当年的中年人现已年逾古稀;有些人因坚守“真、善、忍”信仰,向民众传递真相,在中国大陆身陷冤狱,遭受迫害。一些西方人也加入了炼功的人群,修炼大法带给他们健康和快乐,他们希望大洋彼岸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也能自由地修炼。

法轮功学员传递真相 民众感恩

'图6: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两位游客蔚山(Jweshan)和希尔(Shea)感谢法轮功学员传递真相。'
图6: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两位游客蔚山(Jweshan)和希尔(Shea)感谢法轮功学员传递真相。

“他们太高贵了,所以我们过来一探究竟”,来自佛罗里达州的两位游客蔚山(Jweshan)和希尔(Shea)被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的场面吸引过来。第一次听说法轮功的蔚山说,他们已迫不及待想浏览法轮大法网站,了解更多,我们要了解更多迫害真相,尽我们所能帮助他们。希尔补充说:“我知道中共限制信仰,但不知道程度如此严重。‘真、善、忍’是普世价值,我们在生活中都应遵循。”他们感谢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们真相。

史密斯和太太半年前从阿拉巴马州的亨茨维尔来到华盛顿,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他说,这段时间他多次见到法轮功学员打坐炼功。史密斯说他以前在媒体上看过有关法轮功的报导,但那只是媒体的一面之词,很多时候甚至被媒体误导,他很高兴能有机会和法轮功学员交谈。他认为,兼听则明,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我们都能心怀‘真、善、忍’,那就太好了”,史密斯说。

来自中国东北的游客洪先生迫切地询问法轮功学员是否有中文真相资料。他说,中国人看不到真相,能翻墙的毕竟只是一小部份人。中国人的处境很艰难,共产党控制了社会各个领域,民众为了生存,被动地接受中共的谎言毒害。他希望尽早推倒阻挡中国人了解真相的防火墙。

母亲讲真相再被绑架 儿子要求中共立即放人

二十一年来,中国大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冒着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的危险,用各种方式揭穿中共欺骗民众的谎言,坚持不懈传递真相。

三十岁的马晨是大华府地区一家公司的软件工程师,他第一次来参加“七.二零”反迫害活动。今年五月二十七日,他的母亲王春梅在云南省开远市向当地民众讲中共病毒疫情真相,送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时遭举报,随后被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草坝镇看守所。

五十七岁的王春梅是红河州个旧市人,云南电网公司红河供电局退休职工。马晨说,这些年里,他的妈妈因告诉人们真相,屡遭中共拘捕迫害,每隔一两年就被抓,次数多得他都数不清了。

'图7:大华府地区的软件工程师马晨要求中共立即释放他的母亲王春梅。'
图7:大华府地区的软件工程师马晨要求中共立即释放他的母亲王春梅。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妈妈半夜跟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当即被抓了,当时爸爸出差,我经常去爷爷奶奶家住,挺难的,就算她没被抓的时候,都随时有人监视,出门有人跟踪。我去上海上大学时,警察不让我妈去送我去学校,最后她送我去昆明机场,这一路都有警车跟着我们。我上大学期间,警察还威胁我妈,如果不放弃修炼,就开除我。”

“从小在父母不能俱全的情况下,我总是生活在恐惧之中,感觉跟同龄人都不一样,这种心理的阴影对我的成长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马晨说:“妈妈已经被关押了将近两个月,我要曝光邪恶,营救我妈妈,中共必须立即释放她。”

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当中,马晨这样的情况并不只是个例。父母因坚持信仰而被中共非法关押,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恐惧与伤害。

马里兰州一所社区学院的编程教师于析雨和马晨是同龄人,来自河北廊坊市。于析雨从小由母亲于敬一人抚养长大,于敬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中共发动迫害后,于敬被三次抓捕,两次抄家。

'图8:来自河北廊坊市的法轮功学员于敬和女儿于析雨。'
图8:来自河北廊坊市的法轮功学员于敬和女儿于析雨。

于析雨说:“一到了敏感日子,警察就到家里抓人,最恐怖的一次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妈帮我把自行车从楼上搬下来,我刚要骑上自行车去上学,一帮警察就扑过来把我妈按倒在地,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呆了,等我反应过来,我妈已经被押上警车抓走了,随后警察又到我家抄家。”

她回忆:“还有一次,警察半夜来撬门,企图抓我妈,趁我睡着了,我妈从二楼跳窗逃脱了警察的抓捕。”

“我周围跟我同龄的孩子几乎都经历过这些,有的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了父母。这种恐惧和痛苦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于析雨说。

修炼法轮大法 西方人内心产生共鸣

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这些年当中,越来越多的西方人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走入修炼。

二零零一年,罗伯特·斯坦纳森(Robert Stenerson)的太太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感受到太太身体带的能量,这让他开始探寻大法。“我在天主教环境中成长,也接触过其它西方宗教,但从未让我的内心受到触动,法轮大法让我的内心产生共鸣。”

'图9: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罗伯特·斯坦纳森(Robert Stenerson)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
图9: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罗伯特·斯坦纳森(Robert Stenerson)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

斯坦纳森是美国联邦政府承包商,他说,修炼前富足的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感,修炼后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快乐。“到了我这个年纪,身体都会出现一些疾病,背痛等,但我感觉身体的脉络打通了,身体健康,没有病痛,好多年都不用去看医生了。”

“我修炼后身心发生了改变,思想里没有了不好的想法或对别人的成见,我周围的人也感受到了我修炼后的变化。”

斯坦纳森说,他的朋友和同事都很感激他分享法轮大法的真相。“美国主流社会的民众大多都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是他们不会谈论,不予理会,现在大家都会主动找我来了解中共干了什么,具体是怎样操作的。”

'图10:德裔美国人纽曼(Bjorn Neumann)和女儿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
图10:德裔美国人纽曼(Bjorn Neumann)和女儿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

德裔美国人纽曼(Bjorn Neumann)拥有一家小企业,他每年都带着全家人来参加“七.二零”反迫害集会。“我们在这里可以自由修炼,可是在大洋彼岸,人们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受中共的迫害。”

纽曼说:“中共已渗透美国,企图摧毁美国社会和立国之本,美国全方位受到共产邪灵的邪恶攻击,共产邪灵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越来越显露出来。”

他最后说:“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和平理性反迫害,守住‘真、善、忍’,这是理性的做法,作为法轮功群体的一员,我感到很骄傲。”

逆境中坚守良知 树立道德丰碑

走过这二十一年的反迫害历程,昔日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如今已步入知命之年,增添了一份睿智和沉稳。

'图11:美国政府雇员崔爱东过去二十一年来每年都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反迫害活动。'
图11:美国政府雇员崔爱东过去二十一年来每年都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反迫害活动。

回想起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美国联邦政府雇员崔爱东说:“那时我在北卡读书,开车来华盛顿呼吁停止迫害,暴晒后皮肤火辣辣的痛,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以为我们呼吁呼吁,中共就能让法轮功学员自由修炼,每一年我都是怀着同样的心情来到这里,希望尽早结束迫害,一年一年在期盼着,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场迫害能持续二十一年。”

'图12:法轮功学员邵欣博士'
图12:法轮功学员邵欣博士

一九九九年,二十六岁的邵欣还是亚特兰大乔治亚理工学院的博士生。邵欣说:“经过二十一年的坚持,如今已有拨云见日的感觉,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清醒过来,周围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善恶的天平已经翻转过来,这场迫害即将走到尽头。”

'图13:美国华府法轮功学员薛斌(右一)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七.二零”反迫害活动现场。'
图13:美国华府法轮功学员薛斌(右一)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七.二零”反迫害活动现场。

薛斌曾是中国农业部的官员,九十年代初来美留学,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

薛斌说:“回顾二十一年来,每到‘七.二零’,我都感到心情很沉重,那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而法轮大法只是教人向善,做好人。”

他说:“每年七月,华府天气炎热,气温经常高达一百多华氏度,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聚集在这里,唤起世人关注这场迫害,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省吃俭用,攒足路费,就是为了在这一天能够来到美国的首都,呼吁停止迫害。”

薛斌并说:“今年很不寻常,中共病毒的大流行使得大家的生活方式都改变了,天灭中共呼声四起,可以看到中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只要中共一天不停止迫害,我们就不会停止反迫害。”

静静矗立的华盛顿纪念碑见证了法轮功学员走过的这二十一年反迫害历程,他们展现的理性平和,善良坚韧树立起一座道德丰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