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道谢、道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谢谢、感谢等道谢的词语,经常听到有人说。不好意思、对不起等道歉的词语,也经常听到有人说。而在中国大陆,使用这些语汇的人,有多少是发自于心,出自于纯善的本能呢?多数或许是有求于人时,或许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时,或避免麻烦时的狡猾心态;都是为了自己,而不是真正为了别人。伪善的还自认为素质高,聪明,不得罪人,但实际内心比谁都“尖”,“老好人”是正常的有着普世价值观的社会变异后的产物,其实“老好人”谁对自己不好、谁对自己好、谁可以交交朋友、谁只是利益伙伴,内心算计得非常清楚。而自己可以为谁付出所有与全部?答案可以用三个字总结:“不可能”。

常人很难不在此列,修炼人也是被师尊从地狱捞起。曾几何时,自己也是此类,只是碍于面子不表露于色,怕别人说自己没教养、没品德、没文化、没素质等,都是“怕”字在作怪,都是“怕”伤害到“自己”,那个不愿别人去碰触的假我,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光鲜,“隐忍”却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或不对的地方。——自己全对,自己的什么都是最好,谁都比不上自己,他们统统不了解自己。这都是没有实修的体现,膨胀到最后就是爆发,什么事都怪别人。

在这一点上已经充分说明在大陆的社会环境中,党文化无孔不入的侵蚀着每个人的心灵,而人们却已木然不再自知。或许都可以舍弃生命而维护那个“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但是本性传统文化的精髓,却被党文化篡夺、变异、糟蹋,面目皆非。

在掩盖真相的社会,真理已经随着正统文化一起成了近在咫尺(心脏)却不敢奢求的、渴求的、而又求而不得的痛苦存在了,连用手摸摸自己的心脏都觉得是多余。古人常用摸着良心说话来形容可信度,用举过头顶发誓来形容严肃性,我们已然离开那个时代很久了。现在谁认真的发誓,会被嘲笑老实得真可爱、老土得真可笑。而我此刻哀默得真想哭,上天赋予我拥有这颗心,而我却不曾真正认识过,珍惜过,不是很悲哀吗?

“假、大、空”的幻象(党文化),却成了台面上的新潮,虚假的、虚伪的就是新潮,谁不同流就是打击的对象,就算真是好人也要装虚假,因为虚伪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才不会搞乱同流合污者们的社会秩序。它们要把假的演成真的,迷惑众生,最后谬论成了真理,白色到底给说成了黑色。正统文化的坚守信用换成了“一言堂”,宁死不屈调包成了“死不悔改”,好人好事是在“党的领导下”,它就是要让你与自己的良心隔离,让你有心也像是无心,无心当然不能活了,它本来就是让你死,“封神榜”中的比干其实也可以活,有上天怜悯如果相信就能活,珍惜自己不再愚昧。

今天在抄经文《佛性与魔性》的过程中,法中点悟到,自己经常怪罪于人,生活中的小事都是如此,但本人在外表上看是风平浪静,因为从小有个特点,就是事情过去就完事,慢慢自己就消化了,第二天一样开心,因为什么东西堵在心里纠结总是不舒服的,何必为难自己。而修炼了,如果也这样对待就不对,并没有把引起不舒服的那颗心挖出来去掉,而是不让它出来闹腾,因为面子这个执著心不答应,面子(求名)的心可以说是大过一切执著心,但它们的“弟兄”依然在长大,而面子与仇恨同根相系,撒旦与红魔就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洗脑,能注入人的精神中让你慢性自毁。

一直以来算是很注重学法了,自认为悟性也不差,法理也能领会一些,当然不是全部,永远都不可能领会大法的全部法理,因为大法实在是太大了,太洪大了,太伟大,太慈悲了。可总还是爱学法,喜欢学法,抄法,背法,可还是觉得有一层什么东西把真我与法隔着,总是有一层,再有一层,再有一层,还是有一层,就是“党文化”,变异的外在物质与变异的自身物质。连修炼的基点都摻杂着变异,“我”根基好、“我”善良、“我”智慧、“我”能学大法,“我”了不起。

那些自我全是假的,全是“假我”。修炼十年、二十年后还这样,到底修的谁?谁修了?真可笑呀真可笑。直到今天写出此文才如梦方醒一样,心里才开始亮堂起来,舒坦起来。如果说是被红尘的牢笼禁锢,不如说是被宠养的“假我”封闭。

有所求是修炼人的忌讳。求世间一切好的已经是错了,别人有的自己也想有,别人没有的自己也想有,别人有好的,自己也想有一份,那不是执著吗?常人的一切带不到天上。而修炼人求圆满,而圆满是什么,去天国享福那不是跟常人中既得利益一样了吗——付出必为了回报,如不回报为何付出?如果付出不为回报,那为何付出?那就是常人。想必那就是旧宇宙生命的本性。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