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镇赵文彪、张广田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神木市神木镇法轮功学员赵文彪,多次遭非法关押和酷刑迫害,于二零一四年黄历五月终因伤重不治,含冤离世,时年50岁左右。

神木镇法轮功学员张广田,长期以来多次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于二零一八年春季含冤离世,终年66岁。

一、赵文彪屡遭酷刑迫害伤重离世

赵文彪,男,神木县(现在称神木市)人,家住神木镇,担任某国营企业车队大车司机,于一九九七年前后得法修炼法轮功。他为人直率豪爽,待人诚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赵文彪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至少八次遭到邪党人员的非法关押和折磨。

二零零一年十月赵文彪被神木国保警察孙志龙、解增学(此二警察多次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早期迫害神木市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曾被邪党表彰)绑架,非法关押在神木看守所。期间赵文彪被双手背铐吊起来毒打,肋骨被打断。就连和赵文彪一起被关押的杀人犯都看不下去,对同监室的其他法轮功学员说:那么好的一个人,被打得真惨。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两点多,神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四、五人非法闯入赵文彪的家,强行绑架赵文彪,非法关押在神木骅山看守所40多天。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赵文彪在发真相资料时被人跟踪,当晚被绑架,在神木骅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也受到了严酷的折磨。因伤重,看守所怕承担责任,看守所让家人把他接回家。

即使这样回家后,不法人员仍然多次到赵文彪家中骚扰他。二零一四年黄历五月,赵文彪因伤重不治,含冤离世。

二、张广田生前遭受的迫害

张广田,男,家住神木市神木镇呼家圪台村,是一个热情、朴实、勤劳的老汉。他出生于神木县南乡,自幼比较贫苦,少年时学习编制羊毛毡,是一个毡匠。后来曾经挖过煤,再后来又学习泥瓦的技术,在建筑工地做泥瓦工。他是一个善于学习、有本事、辛苦谋生的打工人。

张广田在一九九七年前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乡镇书记接到上级下达的迫害法轮功指令,强令张广田必须放弃法轮功,否则就严刑拷打。张广田说:“头可以断,但是我的信仰不能放弃。”后来,张广田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遭受了很多折磨。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八日晚,张广田在神木县公安局附近的电线杆上张贴“法轮大法好”等内容的不干胶,被神木县巡警龚栓平等人绑架。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入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一次,恶警把张广田吊起来毒打。有个恶警故意冲着张广田下巴左边使劲一拳,把左边牙齿全部打掉;紧接着又朝张广田下巴右边使劲一拳,把右边牙齿全部打掉。其实这是利用专业手法,故意打掉张广田的牙齿。从此,张广田身体健康严重受损。

中共酷刑:吊挂
中共酷刑:吊起来毒打

这一次迫害中,有很多迫害者遭到了恶报。比较典型的有:(1)参与绑架的警察龚栓平,是巡警大队机动中队警察。他在绑架张广田之后一个月后的四月六日,被人用刀切断四根手筋、一根手动脉。后来,龚栓平经济破产,被当地法院宣告为失信人、老赖。(2)在张广田非法劳教期满、离开劳教所的时候,那个打掉张广田全口牙的警察,其自己的全口牙齿突然无缘无故的全部脱落。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共邪党在榆林市南郊一个旅游度假山庄成立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头目叫张中秋,陕西富平人,是邪党从渭南监狱调来的,此恶警一直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逼迫诱骗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曾被邪党司法部和有关部门多次表彰。这次,此恶人流窜到陕北,参与对榆林、神木、米脂等地的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张广田也被绑架至这个洗脑班,遭受了严重的欺骗、迫害和折磨。

张广田屡次遭受迫害,致使身体严重受损,于二零一八年春季含冤离世。张广田生前说,他多次遭到邪党不法人员的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

张广田为人忠厚老实,他多年的遭遇和被迫害离世受到了亲友的同情。有的知情警察也深表惋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