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冰终于消溶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28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五月,我的儿子出生了。大姨姐在医院里陪妻子。医院负责给妻子接生的医生是法轮功学员,看见我妻子胸前佩戴着法轮章,俩人便认了同修。我妻子要求不使用任何止痛之类药物,医生完全同意。儿子出生十分顺利,母子健康,而且节约很多费用。四天后,伤口即愈合出院。这些大姨姐都看在眼里。

我家住六楼,出租车把我们送到楼下,大姨姐跟我妻子说:你先在楼下歇歇,我和妹夫先抱着孩子拿着东西上去,然后,我们再下来背你上楼。但我和大姨姐刚進屋,妻子也跟在后面上来了,進家后,妻子拿起扫帚就要打扫屋子。大姨姐吓坏了,大声喝止:“你怎么这样不懂事!肯定会落下月子病,看你怎么办?!”妻子笑笑,说:“我悠着劲呢,不会落下什么病的。”

大姨姐骂她胡闹,下严令道:“这是女人坐月子,不是闹着玩!坐月子期间,不许用冷水洗漱,不许干体力活儿,不允许看书写字,否则,得了月子病一辈子麻烦,看书坏了眼睛,会变成瞎子,这都是老人们留下来的经验教训,你们可不要逞能害自己!”妻子给她解释:修炼法轮功的人身体素质超常,有师父保护,保证没事儿,你放心好了。

但大姨姐就是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的。当然她走后,我妻子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仅干力所能及的体力活,还看书写字。因为出院十几天后,就要会计证考试,她坚持去考。谁都认为不可能考上,但她高分通过了。而且,身体越来越强壮。

大姨姐嘴上不说,但心里暗暗惊奇、赞叹。

大姨姐比我妻子大十多岁,热心肠,爱管事,从小喜欢替妹妹做主,在我们面前一直很强势,表现出那种真正作为一家的大姐的做派。她小时候当过“红小兵”,亲眼见过所谓“文革”中武斗,后来下乡当知青。经历一九八九年“六四”,目睹中共屠杀学生,对各种政治运动有种触及心灵恐惧,所以涉及可能惹到共产邪党的事情都避而远之,恐惧被成为打击对像。

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尤其胃病和失眠严重,瘦的厉害,靠药物维持着。我和妻子修炼法轮功后,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好,只要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标准修炼心性,提升道德,师父就会给净化身体,无病一身轻,何乐而不为?我们用自己受益的事实向她推荐,她并非不相信,可就是摇头摆手,不敢参与。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中共一言堂的造谣机器铺天盖地大规模诬蔑法轮功,捏造什么“自残”、“自焚”、“自杀”、“杀人”等等各种谣言。现实生活中则是“六一零”警察和社区人员上门骚扰、威胁,直至绑架、关押,不断有熟悉的人被劳教、判刑。

在此之前,家里人都是支持我们修炼的,此刻出于怕心,也都来劝我们放弃修炼大法,尤其大姨姐,直接要我们“见风使舵”避风头:“共产党让你家破人亡就是一句话,千万不要鸡蛋撞石头,千万不要犯傻自己找倒楣!”我们把明显造谣的事实告诉家人,大家渐渐明白过来,只是要我们千万注意安全。可不管我们怎么分说,大姨姐好象就相信电视上的谣言,自己曾经亲眼见证过的大法的神迹也全盘否认了,抵触中还带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仇恨。

有一次聚餐,我妻子说起电视上正播出的“天安门自焚”节目就是中共演戏骗人,完全是假的,是为了煽动仇恨,妻子说:“大法师父讲的法都是教人珍惜生命,明确说自杀是有罪的,修炼人绝对禁止;江泽民一伙就是在造谣诬蔑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人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咱家人千万不能被蒙蔽了。”大姨姐立刻发火了,大声说:“少整没用的!你不被蒙蔽,回头被抓起来,孩子还那么小,你们的日子还过不过?”

又一个星期日,我妻子去看父母,中午在里屋床上打坐,大姨姐看见了,边骂边冲过去拉她,甚至还要动手打人。那情景,即使在自己家炼炼功也让她害怕,怕招来警察破门而入,把人抓走,都吓成这样了!

那年“奥运”过后的一天,我妻子送人一本《九评共产党》被举报了,派出所警察再一次绑架了她,关押到当地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那期间,妻子的奶奶去世了,葬礼上,亲戚们问起我妻子,当时已经八十多岁的岳母原本一直在恐惧中隐忍,此时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其他人都谴责共产党冤枉好人,迫害好人。旁边的大姨姐看在眼里,受到了刺激,葬礼过后,她带上我儿子来到劳教所见我妻子,见面后没有一句安慰,却对我妻子破口大骂。说什么:“你写份不修炼的保证书就能回家,为什么不写?你们修炼真善忍,宁可被劳教,怎么就不能服个软?你让别人为你担心操心,你自己受罪,不是傻是什么?!”

隔着劳教所会见室的玻璃,被剪了短发的妻子,苍白瘦弱,对外面暴跳的大姐和含泪的儿子依然微笑着问她:“到底是谁的错呀?”大姨姐一下子不言语了。

外面的人渐渐知道了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事,也传出了妻子在里面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打骂欺负的事。冷静下来人们也从另一角度想:“炼法轮功不做坏事,做好事,什么错什么罪都没有,却遭受如此迫害,有道理吗?这不是耍流氓吗?”这样,中共和江氏一伙的邪恶一下子被人认识到了。

我妻子被加期两个月,在非法关押了二十个月后回家了,她拒绝写任何“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因为没“转化”,回家后继续被“六一零”恶徒、警察跟踪和监控。因为被监控、跟踪、骚扰都成家常便饭了,所以渐渐也就不怕了,继续给接触到的人讲真相,揭穿中共的谎言,让人不要再上中共的当,受中共的骗,“善恶有报”,不要招来上天的报应。

为此,我们利用一切条件,大量制作和发送各种真相材料:法轮大法的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盘、《九评共产党》等真相书籍。

尤其对大姨姐一家,当面讲不听,就把真相资料邮寄给她,或挂在她家门把上,或者悄悄放到她家里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一长,她和姐夫也看了不少真相资料。尤其大姐夫看了《未来人的神话》这张光碟后,明白了。但大姨姐表面上还是不相信,不让我们说有关修炼的话。

她真正被触动,是在我岳母病危的时候。岳母年纪大了,身体一直不好,岳母和岳父暗中信奉着一种祖传的道门,烧香磕头,求神仙保佑。本来老俩口儿有机会了解法轮大法,但中共一开始迫害,加上大姨姐的态度,他们也不敢听真相了。

后来岳母病重,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得了胆囊癌。住院一段时间,治疗无效,医生说不行了,让回家。临终老人疼得厉害,用上杜冷丁等麻醉品,还是不能缓解。此时,我妻子就跟她说:“妈,你都难受成这样了,你听我一句吧,你就跟我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好吗?”这时候老太太说:“你只要让我不疼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啊!”

她们就一起念“九字真言”。第一天,她们一起念,老人不再疼得嚷嚷了,念了二十多分钟,老人慢慢睡着了。醒来后,又继续念。一遍接一遍念,奇迹就这样发生:杜冷丁不打了,不喊疼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也变的有规律了。老人哭起来了,眼泪不停的流,说:“没想到法轮功这么灵,我要是早炼你们这个功就好了!”

一个多月后,老人离世,走得平静、安详。眼睁睁看着母亲的变化和生死过程,给了大姨姐极大的触动,对死亡的恐惧使她忘记了对中共的恐惧。二十年多年来,一直蒙盖在她心灵上的坚冰终于溶化了,法轮功的神圣与美好终于唤醒了她!

在岳母的葬礼过程中,有机会大姨姐就主动引起有关法轮功的话题,用她自己的方式郑重表达了对大法的歉意,还让我妻子帮她退出红小兵。现在她不仅自己虔诚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且有机会就告诉别人:“千万别信报纸电视里的,法轮功说的才是真的。”她去看望亲戚朋友,只要我妻子有时间,她就把妻子叫上,说:“你快跟人家说说‘九字真言’……”

大姨姐的变化使得整个家庭摆脱了恐惧和不祥和的气氛,她自己的身体也强壮起来。每当说起大姨姐的变化,我和妻子都感慨万千,心里充满感动。

大姨姐的醒悟竟然迟来了二十年,蒙盖住她的心灵的坚冰如此难以消溶,若非亲身经历岳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很可能失去宝贵的机缘,留下难以弥补的生命遗憾!

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恩赐给我们如此巨大的机缘,大姨姐终获新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