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轮大法好” 唤醒了昏迷的丈夫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丈夫虽然不修炼,他家族中好多人都修炼法轮大法,在一九九九年前,他看过当时所有的大法书。我和丈夫再婚后,我才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电视、报纸的宣传是在栽赃陷害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人原来都这么好。公公、婆婆都修炼法轮功,姑婆婆、表姐也在修。我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我们去参加亲戚家孩子的婚宴,吃完饭后,我因为要上班,就跟丈夫说:“咱们走吧。”丈夫说:“你先走吧,我说会儿话,一会儿和二哥一起走。”我就自己先回家了。

刚到家,就来了电话了,一个陌生人说:“你是这手机主人的家人吗?”我说:“怎么了?”他说在哪里哪里出了车祸了。我当时脑子“嗡”一下子,赶紧往车祸现场赶。

赶到现场,看见丈夫躺在那里,头上、脸上都在出血。有人说是被拉货的大三轮车撞的,三轮车跑了。我看他动不了,就又打了120,很快去了医院。

经过各种相应检查,结果是撞折了七根肋骨,一根肋骨扎進了肺里;头颅里有瘀血,而且头里边还在往外溢血。医生给丈夫输液,吊了六个瓶子;鼻子、嘴里、肺部都带着各种仪器;肺的外部肌肉切开个口,插入了管子。

肺部创伤十五天后恢复了,外插管撤了。可是丈夫脑袋里的瘀血没吸收,脑袋外边的血泡就在薄薄的肉皮里包着,好几个血泡。疼的丈夫大喊大叫,其实是他自己已经意识不清了。后来,和他说起这些事,他完全不知道。

医生说需要开颅做手术,说即使做了手术,也不能保证完全恢复,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可是不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我想可不能开颅,开了颅,那人还能行吗?我心中求大法师父救救丈夫。我不同意开颅,我说:“我们人没事,不用开颅。”医生说:“这么大的车祸,你说没事就没事啊?!脑袋里外都是血。”

我依然坚持,当天没做手术。第二天,我去找主管大夫问:“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大夫说:“可以做穿刺,把头里边的瘀血和积液抽出来,需做三、四次,可是会很疼,得好几个人按着。”我接受了。

做完穿刺后,丈夫好点了,不那么折腾了,可人还是昏昏沉沉的说胡话。又不敢让他睡着了,怕他醒不过来。他还出现高烧,三十九度、四十度,打针也不管用,用冰块冰着也不管用。时好时坏,不睁眼。我一直给他听师父讲法,求师父救他。

有时孩子们晚上让我回家休息,我就给师父上香,求师父:让丈夫脑袋里的瘀血和积液走另外的空间排出去吧。还跟师父说:丈夫要是好了,我就让他也看书学法。

真的是很神奇,丈夫的半个头顺着耳朵、半个脸的下半部份、脖子连带着膀子都出现紫色瘀血样黑紫颜色,然后慢慢的颜色变红、变浅,多日后消失。脑袋里的瘀血真的被师父清理出来了。

一天夜里十一点多,我看丈夫一直昏迷不睁眼,烧也不退,我很是发愁。实在没办法了,我就趴在床上对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看见我念,他也趴在床上念。我们俩人一块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就这样,念着、念着,不一会儿,丈夫就醒了。丈夫已经时好时坏的昏迷二十六天了,真是太神奇了!

丈夫醒来后问:“这是哪里?”我说:“在医院里,你出车祸了。”他说:“我没病,我回家看老娘。”说着自己就把输液管子拔了下来,拔下来后,就要回家。丈夫当夜一点多非要回家,我们就悄悄回家了。

婆婆已经八十多岁,跟我们一起住。丈夫到家,看见老娘就说:“妈,我没事了,好了。”婆婆看见儿子回来了,很高兴。这样在家睡了四、五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八点以前,又赶回了医院。

丈夫见到医生就说:“我要出院,我好了。”医生不理解,不让出院,怕留后遗症。我心里说:“我们有师父保护,没事。”医生不同意出院,我们又住了几天,费了很多口舌,医生才同意出院。

第二天,我上班去了,下班回来时,丈夫也下班回来了。原来我上班走后,丈夫也去上班了,我说:“你真行,竟然去上班了!”

丈夫车祸撞断七根肋骨,还扎入了肺,颅内出血,三十一天就好了。在这三十一天里,昏迷了二十五、六天,可他醒来就好了,出院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到现在五年了,和好人一样,休息时,还去女婿的厂子里搭把手干活。

我们学法,他只要不上班,就跟我们一起学。

真是念“九字真言”能救命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也不会相信啊!是法轮大法的威力让丈夫走出了这一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