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十几年恩怨的日记本烧掉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的我,争强好胜,浑身是病,得理不饶人。修炼后的我,二十二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神清气爽。脾气好了,心胸宽了,还年轻了。感谢师父慈悲苦度,感谢大法让我脱胎换骨。

在娘家,我长的最丑,我爸爸是菜社的农民。丈夫的性格随和,不争不斗,任人摆布,他爸爸是省政府干部。我们结婚两年后,有了住房。女儿出生后,身体状况极差,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病。为了照顾这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我从卫生院转到工厂;又从厂卫生所调到化验室(因化验室可以值夜班)。那时,我是白天带孩子,晚上去上班,三天两头跑医院。敬业精神极强的丈夫,根本就不管家。面对生活的不公,我开始写“日记”了。

记得孩子两岁那年,单位开大会不让带孩子。我只得把孩子送到婆婆家(当时婆婆正在给二小叔子看孩子)。可开会时,我心里老是不放心,没等开完会,我就急匆匆赶到婆家,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到:婆婆正和二妯娌扶着未满周岁的胖孙子(因发育不好,手肌无力),左一拳,右一拳的击打我女儿的胸部,女儿一咧嘴,胖孙子一笑,打的更起劲了。二妯娌还一个劲说:“弟弟跟你玩呢”。我当时火冒三丈:啪,一个大嘴巴打过去。可怜的女儿跑到里屋哭起来。我悔恨当初,为什么要嫁到这样的家庭来?原本想:我委曲求全,孩子能在这个良好氛围的家庭中成长起来!

女儿两岁那年除夕夜,轮到我值班(前半夜),丈夫在家里看孩子。随着大年钟声,我骑着自行车快速的往家赶,45分钟之后,我呼哧带喘的推开家门:又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到:女儿正翘着脚去拨橱柜上的玻璃门(里面放着饼干),我急忙用手臂去挡,晚了!玻璃门重重的砸在女儿的脚上。大脚趾头断了!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在医院里度过了除夕夜,孩子的眼泪淌在我的心里。

初三是她爷爷的生日,为了丈夫的面子,我用自行车驮着用石膏绑着一条腿的女儿去给爷爷祝寿。爷爷第一句话就是:“腿坏了还来干什么?”我这个不懂事的儿媳又惹老人生气了!

女儿三岁时,摔劈了胳膊。五岁时,腮腺炎转脑膜炎(人家说:脑炎后遗症不是傻就是呆)。为了争这口气,我疾病缠身:心脏病、风湿病、神经官能症、皮肤病、妇女病、鼻炎、咽喉炎……为了争这口气,我又申请调到仓库当保管员,填鸭式的对孩子進行所谓的“早期教育”。我一定要把女儿培养成人,让他们家看一看!

终于盼来了这一天,女儿以优异的数学竞赛成绩:(省、市)二等奖、一等奖進入了省内重点中学,给我省了一万二千元的择校费。这时我的日记本已经写了三大本(16开2厘米厚)。而女儿的身体也已经弱到了极点。

天有不测风云,在学校运动会上女儿跳高时,摔下来,造成大腿严重骨折。为了避开学校、老师、同学及家长们的关心,我和丈夫商量:把孩子从学校附近的医院接回家中继续治疗。热心的老师和同学们还是抽空就来,而婆家无一人光顾。

婆婆的小儿媳妇進门后,和她住在一起,经常吵吵闹闹。动不动就“离婚”,婆婆为了安抚她,答应把小姑子的拆迁款给她,然后让小姑子到我家住(我家是里外屋各十一平方米)。当时因为我心脏病很重,住在娘家,听丈夫这么一说,我火冒三丈,心想,我们结婚后,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没有三天好日子过。不是有病、就是有难。他们还把这个惹是生非的小姑子弄到我身边来……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登婆家的门。

一九九八年四月,邻居借给我一本书《转法轮》,吸引了我:让人做好人,比好人还好的人。我就想当好人!可那时,我的悟性很差,着急回娘家照顾病重的父母。《转法轮》一遍没看完就还回去了。只是简单的学了四套动功,就回娘家去住了。陪护父母的空闲时间,我就炼功,不长时间,我觉的心脏不难受了,骑自行车上班也不累。就象师父讲的:“可是你会觉的一身轻,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1]这书上说的都是真的,太好了! 我赶紧回家问邻居:如何购买宝书《转法轮》。当天请回宝书《转法轮》。从此以后,有空我就学法、炼功。女儿也得法了,大法为她开智开慧,轻松的考入省重点大学,同时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从此以后她再没吃过一片药,法轮大法深深的扎在她的心里。

有一天,公公要在豪华的水上公园招待他所有的亲属,为了装点门面(证明他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美满),让我也去。女儿对我说:“不管怎样,你要忍住。”我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来到餐厅,公婆还没有来,我和女儿在一个角落坐下。一会儿,二妯娌和小妯娌簇拥着公婆進入了餐厅。女儿拽着我的手也过去了,走到婆婆跟前刚叫一声:“妈”,婆婆一扒拉把我推个踉跄,差点摔倒。女儿使劲的握着我的手,倒退几步回到座位上。

没想到竟在这些初次见面的亲戚们面前丢了丑,我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我止住了眼泪,牵着女儿的手走出饭厅,去卫生间。女儿看着我说:“妈,你一定要忍住。”丈夫也出来了,呆呆的看着我,我说:“没事”。

这时,婆婆也来到卫生间,我帮她把厕所门打开,出来时,我又扶了她一把,内心平静。饭后,有人提出来合影留念。我自然要站到最后边。突然我看到前面的婆婆身子一晃要摔倒,我没有多想,一伸手,用胳膊挡住了,婆婆没摔倒。照相完毕。婆婆喊着丈夫的名字,叫他把菜打包拿回去。女儿瞅瞅我笑了。师父说:“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这以后我时常带女儿去看婆婆,婆婆再也不说女儿是大傻孙女了。

二零零二年春天拆三小(限三日内拆除违章建筑),婆婆犯愁了。住在她身边的小姑子一只手有残疾,其他儿子、媳妇都没有时间,只好让我丈夫下班后去干活。丈夫是单位后勤总务,工作很忙。我跟丈夫说:我去吧。那时,我因被中共迫害到劳教所,刚回家,身体还处于恢复期间。丈夫同意了。公婆没想到我能去,高兴的了不得。年近八十六岁的公公拄着拐一步一挪的去超市给我买水果,婆婆(和公公同龄)张罗着给我做午饭。婆婆家的小棚子可不好拆:一米深的石头地基、砖瓦结构到顶,棚子里堆满了地砖、木材等建筑材料。我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把棚子里的破烂都倒腾出来。别人家都是雇用男力工,还累的够呛,而我是个五十岁的妇女。中午,公婆睡觉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把两年没收拾过的厨房彻底清理出来了。小姑子看呆了:“大嫂,你返老还童了。”是啊!我修的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功法。师父说:“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1]“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1]自从修大法后,我无病一身轻:皮肤变的细嫩,同事都说我越来越年轻(单位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有一位二十年没见面的同事说:“你怎么没老?还是那样!”

晚上丈夫下班回来后,我俩把木柈、木条捆在自行车上,准备带回家(我住的楼房没有暖气)。十点半以后的夜晚,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骑车在前,他骑车在后。骑到一个桥头前,从后边来了汽车,嘀嘀按喇叭。我赶紧往边靠,汽车过去了。我却一下摔倒在马路牙旁边,还没等我起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后边上来一辆自行车重重的压在我的自行车上,他的车把一下就插在我的后肋叉上,我当时就不能吸气了。也不能回头。那人振振有词的说:“你看你,拐弯也不打手势”。我强打精神说:“你走吧”。那人一听,一溜烟就跑了。丈夫来到跟前把我扶起来问;怎么办?我说:“回家。”他卸掉了我车上的木柈,然后把我扶到车上,推到桥中心,我就顺势骑下去,一路下坡,到了我家楼下,他又把我从自行车上扶下来。回到家中,发现:臀部四分之三青紫色,后肋叉深紫色凹進。我让丈夫睡觉,我就开始炼功:五套功法炼完后,我呼吸正常了。

睡觉一小时醒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切点酸菜、切点肉片带着,再去买点豆包带上(省得婆婆做午饭)这都是婆婆爱吃的。当我骑着自行车来到婆婆家这栋楼时,远远就看见婆婆象小孩一样向上伸着手,跳起来,对邻居说:“我家的援兵来了!”我骑车来到婆婆面前,婆婆说:“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昨天把你累着了。给你打电话(座机,那时没有手机)想告诉你别来了,没人接。可是又盼着你来。”我高兴了,婆婆说的是真心话。这天,拆除彻底完成后,婆婆一个劲的催我進屋歇息,進屋后我刚坐一会儿,婆婆就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布袋递给我,我一看:是拆小棚子卖的破烂钱,我不要(婆婆平时对钱非常仔细),婆婆哭了:“你比我姑娘都好,你就是我的大姑娘,我有钱不给你,给谁?”

以后的日子里,婆婆经常通过丈夫给我好吃的。婆婆晚年病重的时候,几乎都是我和丈夫陪护的。有一天,我回家给婆婆包饺子,刚包完。丈夫来电话让我马上过去,我连忙用托盘带上饺子去婆家。一進屋,婆婆躺在床上对我说:“法轮大法好!”我一愣(因为平时我给她听真相广播时,她都快速的回避,唯恐别人听到) “法轮大法让我儿媳、把我大傻儿子照顾的这么好。法轮大法好!”婆婆给我一个戒指,我顺从的收下了。

大法化解了我与婆家十几年的恩怨!我的日记本彻底烧掉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