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鲍鱼壳的故事

更新: 2020年08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每当看到厨房窗台上,放着盛有蒜瓣或炒菜剩的姜块的鲍鱼壳时,我的心里就不由得感叹,真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改变了这一切啊!

事情还得从头慢慢说起,我有个弟弟小我两岁,在家排行老三,从小脾气不好,身体状况也不太好,经常闹病,母亲比较迁就他。我们小时候由于家里生活比较困难,没啥好吃的,只要有点好吃的、好用的、好玩的东西,他就偷吃、偷拿。刚开始由于不知是谁干的,我们三人经常被猜忌。他还经常在外面惹是生非,还染上了抽烟、喝酒等不良嗜好。经常不爱去上学,把书包藏在大树上,自己去小餐馆打工。当时家里人为了能让他拿个初中毕业证,母亲就哄他上学,每天背着我们给他一个人零花钱。

母亲这么偏袒弟弟,可弟弟总是看谁都不顺眼,总是蛮横不讲理,还倔强得很,母亲说他撞南墙都不会回头,我们经常拿他没办法。父母及家人不知为了他操了多少心。从此在我的心里埋下怨的种子,非常不喜欢他。

记得有一次为了给弟弟迁户口的事(当时是因为能有个待业证,为了招工,能找个工作),其实办事的人答应给我迁户口,我主动让给了弟弟。在给弟弟办迁户口的过程中,我骑自行车载着母亲,因道路狭窄又是下坡,骑车的车速又比较快,头昏昏的,不知怎的,连人带车和母亲一同摔在马路边。母亲没什么事,只是胳膊肘和手蹭破了皮。我一头栽在有小石子的人行土道上,什么事也不知道了。最后有好心司机路过把我送進医院。我那段记忆好像没了,我反复想整个过程,一想到临摔倒的那一刻,脑袋就剧烈的疼。事后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才恢复了正常。我满脸是血,额头伤了两三处,缝了十多针,到现在还能看出来痕迹。整个脸都肿了,眼睛也肿成一条缝,鼻子、嘴巴也肿了。我的男朋友(现在的丈夫)、他的妹妹及他的朋友来看我时都没认出我,他们在背后偷偷流泪。我脸上、嘴角、鼻梁都有伤,现在几乎看不出来伤痕。因为我当时才二十二岁,正是爱美的时候,我心里那个怨呀!庆幸自己没被毁容。过后,弟弟还不领情的说:“谁叫你去给我办了?!我和妈妈一起去,用的着你去?!”甚至还说了一些叫人难以接受的狠话。我心里对弟弟又怨恨三分。心想:你不但不领情还这样恶言恶语的对我。我还差点被毁容,想起来都后怕。

我成家之后,虽然心里对弟弟怨恨,可为了孝敬父母,看在父母的份上,我丈夫和我妹妹几次给弟弟找工作并在生活上资助他。但是费心给他找了工作,干不长时间就不干了,又窝在家里,父母看了堵心。要不就几天不回家,没办法还得再给找。这样翻来覆去的周围的朋友有的都给得罪了。就这样他还自认为谁都欠他,谁都不如他好。而我从小就是个特爱面子,自尊心极强的人,每次不用别人说什么,只要一个眼神不对,我就知道自己不对了,就会眼泪汪汪。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对弟弟的怨恨心渐渐的在去,一次次的磨呀,那真是剜心透骨呀!下面仅举几例。

我和丈夫以前经营个小饭店,有一天他来到饭店,当着饭店员工及客人的面指名道姓给我一顿臭骂,他还扬言要动手打我,连饭店的员工都看不下去。我不知什么原因,我觉得很没面子,嘴里反击他几句。心里那个气呀,愤愤不平的。心想:我是你姐姐,你怎么能到我家门口来撒野,简直欺人太甚了。家不和外人欺,这不叫别人看笑话吗?后来仔细想想不对呀,我不是修炼人吗?这不是给我提高心性吗?这不是帮我去虚荣心、爱面子的心吗?我跟他一样,我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想是这么想了,但是愤愤不平的心还是往上返。

还有一次是因为母亲离世的事,他说都是因为我没处理好,都是因为我。我们一家三口和朋友吃饭,正好他赶上叫他一块去。这家饭店是在我办公的楼下,是租我们公司的房子,我正好负责整个大楼各租家的收费(租金、水电费及其它费用)。我们公司员工经常到这家饭店吃饭,我和饭店人员都比较熟悉。我和他之间隔着我的儿子坐着,他吃着吃着,手隔着儿子指向我又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简直咒我死。对面坐着我丈夫及丈夫的朋友他都全然不顾。我当时脸火辣辣的,简直就像被重重的打了一掌。满饭店的人都往这瞅。我轻轻的解释了几句,简直不让我说话,要不是隔着儿子,他一巴掌就打过来了,一边吼一边说:“看在你懂事的儿子面上,我就不打你了。”“你看你那个德行,还不如你儿子。”我丈夫叫着他的名字,问他:“你想干什么?小点声。”我没做声,心里那个委屈。含着泪在忍。心想:这么多人叫我怎么抬起头?以后还怎么工作?别人会怎么看我?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这情、这爱面子的心、这虚荣心、这自尊心、这……

有次姑姑来我这小住一段时间。在弟弟和弟妹一再邀请下,姑姑顺便想上弟弟家去看看,弟弟和弟妹来我家接姑姑。姑姑让我陪同一块去,看在姑姑的面子上,我不情愿的一同去了弟弟家。去了我就张罗摘菜、帮厨。弟弟不同意,我就择完菜坐在沙发上陪姑姑聊天。席间,弟弟不知因为什么话题不对劲。又开始唠叨起来:“说你来了什么也不干就等着吃饭。”……越说越来劲儿,越说声音越大,横挑鼻子竖挑眼。我想又开始过关了,千年谷子万年糠,是你的不是你的全都来了。我又忍到极限了,我想放下饭碗走,可是姑姑在这怎么办?我当时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我这辈子再不会到你家来,也不会端你家的饭碗。请你记住我说的话。”我眼泪实在忍不住了,我委屈的哭了起来。姑姑越劝我,我越伤心。完全把自己当成常人了。过后想起师父讲的韩信能忍胯下之辱,自责自己:还没叫你这样,你就受不了了,简直还不如个常人,能配得上修炼人吗?有什么放不下的?过后怨恨他的心又上来了。有一段时间都想不与弟弟往来了。心想:“反正父母都不在了,就不和他来往了。”他简直伤透了我的心。

知道是自己不对劲儿,但是就是放不下,通过慢慢学法,理顺过来了。心想:这些不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吗?他不是帮我提高来的吗?我怎么还往外推?是不是我们前世有什么恩恩怨怨?有什么我欠的债要还?师父说:“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1]。我想我怎么做才能化解他对我的怨?我首先得扭转观念,不是他不对是我不对。我小时候就不喜欢他、怨恨他、这不是妒嫉心吗?帮助别人还想求别人感恩的心,想要有个求回报的心。自己虚荣心、爱面子的心那么强。他三番五次的帮我提高,我总往外推,多好的机会都错过了。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对他的怨那么深,那么久远,他明白的一面能感受不到吗?师父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想起师父讲过不爱你的敌人你都圆满不了的法,更何况他是我的亲人。

我主动给弟弟打电话,主动关心他,邀请他到我和丈夫经营的山庄来喝茶、聊天、避暑、来吃饭、顺便带些绿色水果及蔬菜给家人吃。刚开始给他打电话叫他来,他比较尴尬,不太好意思。叫了他几次后,比较随和了,每次也给我们带点吃的、用的。我们先表示感谢,再委婉的告诉他:“不要带东西了,这什么都有,我们是一家人,不必客气。”他和我们谈话变得相当客气,不时的检讨自己以前的过错,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还给我赔不是。要知道在以前这事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破天荒、不可能的事。我知道是我的一些不好的心去掉了。我提高上来了,我这边理顺了,他也改变了。正像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3],我们忙时他有时主动帮忙。我们不忙时,他和弟妹一块来我家吃饭,他成了我家的常客。几乎每次来我都打开新唐人电视给他们看,我们一起就餐、一起观看、一起议论。我送给他真相宝宝台历,丈夫怕他反对,不让我给。我递给他,他高兴的说:“我喜欢。”虽然以前三退过,真相不太接受,尤其弟妹,现在都变了。他非常理解我修炼,他知道我几乎每天出去。他和丈夫风趣的说:“又要去上班了?”我回来时,他说:“下班了?”疫情期间他还打电话开玩笑说:“封小区不能天天出门上班了,得想办法给我姐开个复工证明。”

有一次,弟弟自己一人来我家吃饭,带来一个大鲍鱼,说是特意给我带来的,说是别人送给他岳父家的,纯野生的,每人一个,他的那份没舍得吃,放在冰箱,特意给我留的。我非常感动,不是因为这只鲍鱼。而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去掉了那么多不好的人心,把心放宽了,能慈悲对待周围发生的一切。师父帮我化解了我和弟弟的恩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