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的出笼与中共的祸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2020年6月27日,湖北宜昌市遭遇洪水袭击,整城一片汪洋大海。现场网络视频显示城区水位竟然淹没过轿车车顶。一辆正在前行的电动车主,被洪水冲击后,手抓住了街道的铁栏杆,胯下电动车随着湍急的水流瞬间甩出去十多米远。宜昌市文旅局已发布紧急通知,关闭所有涉水景区。

自6月以来,长江流域及珠江流域的十多个省遭到暴雨侵袭,南方很多地区已成洪涝重灾区。中共6月下旬宣称三峡、葛洲坝、溪洛渡、向家坝4座水电站正在全力拦洪蓄洪发电,27日的宜昌水灾系暴雨所致,亦即天灾。

但据港媒《东方日报》6月25日报道,中共国家及长江防洪防汛总指挥部近日已下令三峡紧急往葛洲坝泄洪,以防三峡大坝崩溃。宜昌位于三峡下游,因此,外界纷纷质疑中共偷偷泄洪,导致了宜昌的巨大水患。

也就是说,宜昌水灾,似是天灾,实为人祸。这就不得不提及,中共党魁江泽民当政期间强行上马的长江三峡工程。这项工程,半个世纪以来曾备受争议,是遭到中国顶级水利水电专家极力反对的人祸工程。

一、连苏联专家都反对的淹重庆建水库方案

1954年长江发生特大洪灾,武汉被洪水围困将近两个月。中共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突发奇想,要建立一个巨大水库,将1954年冲出长江防堤外的1000亿立方米水装起来。林一山将想法汇报给了毛泽东,1955年,水利部提出牺牲重庆、淹掉重庆,在三峡建水库,解决湖北洪水问题的方案。因为方案太荒唐,连苏联专家都持反对意见。

1956年,毛畅游武昌,写下了“高峡出平湖”的诗句,显然,毛泽东对这项以淹掉重庆为代价,建立三峡水库的“大跃进”工程动心了。

1956年夏,林一山在《中国水利》杂志发表了两万字的论文,称要建立235米高的蓄水大坝,将1000亿立方米水象装进水缸一样装起来。并希望一年就能建成。那意味着什么呢?大半个重庆市和四川沿江十几个城市将被淹掉,200万人口要迁移。

此方案遭到了当时的电力工业部部长助理兼水电局局长李锐的坚决反对。李锐写了《论三峡工程》寄给《人民日报》。但因毛泽东有意向建三峡,此篇批评三峡工程的文章被压了下来。

二、担心成西方“敌人”目标而搁浅

1958年中共南宁会议上,也就是中共发动大跃进的党内动员会,林一山和李锐就三峡问题公开辩论。“御前辩论”结果反对派李锐胜利,毛泽东决定暂时不修建三峡工程。个中原因是,李锐在谈到三峡工程移民困难、也会严重影响全国电网运行等种种危害后,提及了工程的国防问题,容易成为攻击目标。这无疑击中了毛泽东的心思。林李二人辩论时,毛插话道:“这样的工程当然会吸引敌人注意,决不能遭敌人破坏。”

淹掉重庆、牺牲重庆及十几座城市这个人民生计、财产的巨大代价,对中共来说无足轻重。但对于意识形态中的“西方敌对势力”的攻击,却抓住了共产党人的注意力。于是,荒唐的狂想被搁置,重庆和十几万城市暂时保住了。

毛尽管没有修成三峡,但始终醉心于“高峡出平湖”的浪漫奇迹。在其1970年12月26日生日时,终于搞了个葛洲坝工程。因为这也完全是个政治工程,图纸还没设计好就开工,中途被迫停工两年,建成后又很快出了事。

三、水利专家黄万里指出“三峡高坝祸国殃民”

黄万里为黄炎培之子,1957年被中共打成右派。1937年,从美国归国后,他曾对长江上游进行考察,考察后他得出结论,长江上游的卵石年移动量不少于一亿公吨,三峡大坝建成后会把好田毁掉,长江在四川的四分之一流域将沦为泽国,生态面貌完全改变,航运也会遭到破坏。

因此,黄万里不断上书中共,著文《长江三峡高坝永不可修的原由简释》。80年代,黄万里曾在市政协会上正式提出反对修建三峡的报告提案:“三峡高坝祸国殃民,请决策停修。”

然而,因坚持直言上书反对三峡工程,黄万里在清华大学很受排挤。2019年7月,其女黄肖路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父亲黄万里曾经给中共中央领导写过6封信。黄万里说,给中共领导人讲半小时的课就能让他们明白利害关系,但中共从来没有给过这个机会。

黄万里更指出反对建三峡大坝的主要原因是:“自然地理环境中河床演变的问题,和经济价值中所存在的客观条件,不允许一个尊重科学民主的政府举办一个祸国殃民的工程。”

黄万里并预言如果大坝被建,终将会被炸掉。

如今,黄万里曾预言的三峡大坝将带来气候异常、地震频发、生态恶化、水患严重等12种灾难性后果,已经应验了11项。最后一项“终将会被炸掉”也恐将为期不远。

四、三峡不是科学问题而是中共自身的问题

李锐和黄万里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两大元老。最终,他们都深刻的意识到了:三峡问题其实质不是科学、民生和经济问题,而是中共自身的问题。

李锐说:“(中共体制中)正确的意见被否定,错误的意见吃香;对人才的使用是淘汰好的,启用坏的。”

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言:“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

五、“三峡大坝总设计师”梦见自己永堕魔道

素有“新中国第一代水电人”、“三峡大坝总设计师”之称的已故中共两院院士潘家铮,曾经一听到有人反对三峡大坝就非常恼火。他和钱正英等人是铁杆的三峡大坝建设支持者和建设者。

以其专家的学识、科学经验及多年的考察论证,潘家铮非常清楚三峡工程的危害性。他曾列出了三峡工程的“20罪状”:淹没大量土地、树林;侵犯人权的移民迁居;诱发地震;淹没文物古迹;恶化水质;妨害通航;垮坝风险,等等。因此,潘家铮曾在《三峡梦》中写过自己做过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在“国际生态环境法庭”上受审,他因主持设计建造三峡大坝而被判“开除人籍,永堕魔道,发往阴司地狱,去受凌迟之苦。”

黄河长江是中华民族龙脉的象征,因此中国人也被称为龙之传人,如果长江真的是一个生命,在江中建坝,无异于拦腰屠龙,不只是祸害百姓,破坏自然,造下的千古罪孽无可估量。

自古以来,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孕育出的君君臣臣,凡遇天灾人祸,从来都是面对皇天俯首忏悔自己施政不德之处,检讨朝纲是否于民怀柔,是否忤逆天意,是否背离民心,罔顾先圣先贤的教悔。故有史上商汤祷雨的美谈,汉武帝发轮台罪己诏之典故,就连亡国之君的崇祯朱由检也诚请道家张天师驱疫避祸。

然而中共的无神论和斗争哲学迷惑和毒害了中国人,将“人定胜天”的狂妄,“改造自然”、“征服地球”的政治运动口号当作了行动的指南。

潘家铮的思想后来是如何转变的呢?有三个支撑点:一是,科学万能,人定胜天;二是,不能因为有20条罪状就不建大坝了;三是,反坝势力主要是依托西方反对势力。于是,他“代表中国人民”宣称:“绝不允许江河自由奔流。”

多么的狂妄和不明智!那“20条罪状”本身就是科学论证的结论,最后竟被中共阶级斗争的意识形态要求给否定了。

潘家铮在参与工程建设之后,亲历了移民状况。他记述道:“那里简直像面临大瘟疫和大战役的前夕,遍地狼藉,一片混乱和凄凉。”他也曾忏悔道:“我们确实对不起移民。”

罪孽还不只是这些。三峡工程的上马,里面包藏着多少肮脏的政治角斗与权钱交易,留下的祸害如同一把悬在长江流域居民头上的利剑。

六、江泽民上马,三峡工程作为政治交易

人们都知道,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1999年7月,中共和江泽民狼狈为奸,对拥有亿万修炼者的法轮大法发动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至今还在持续。21年的迫害中,数十万人被非法投进监狱和劳教所,无数家庭被摧毁,还发生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行——国家性的有组织的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为了绑架民众仇恨法轮功,不惜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江泽民在位期间,中共的政治生态和司法环境处于有史以来的最低点。

江泽民制造的另一场巨大人祸就是三峡工程的上马。

江泽民是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到了北京之后,为了稳固权力,力推三峡工程。期间不顾黄万里和李锐的上书反对,威胁二人闭嘴。

三峡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在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一书中揭示,三峡工程建设是江泽民上台后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江泽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峡是什么东西也许他还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过以后,他第一个在国内视察的就是三峡工程,他到那里去表态支持三峡工程。”

据其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忆,1992年,江泽民指示七届人大强行通过上马三峡的议案,表决结果出来后,李锐在住所后面的一条非常窄的夹道里徘徊,感叹“怎么得了,怎么得了……”1996年,三峡已上马一年,李锐仍通过朱镕基上书江泽民,希望能够停工,江泽民威胁李锐,要他“照顾大局,以后不要再提反对的意见了”。李锐去世后,中共抄走了他北京家中书房里的所有书籍和文稿。

王维洛揭示:“在全国人大(1992年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害怕有过半数的代表不支持三峡工程决策。然后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后投票比例和党员在人大代表当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以67%的赞成票通过了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的决议,成为中共人大有史以来最低的赞成率。

胁迫全体党员支持三峡上马,这和江泽民后来迫害法轮功的手法如出一辙。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中有六个反对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暴跳如雷,以不迫害就会“亡党亡国”为理由,强行让迫害政策通过。

七、三峡工程成为江泽民集团的圈钱工具

2012年4月,大陆财经网发文《安邦咨询:三峡工程正在成为一个无底洞》,称三峡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

王维洛博士在另一篇文章《三峡集团的反扑——夸大效益,不谈损失》中提及,三峡工程投资中的1800亿元是老百姓缴纳的三峡基金。但百姓至今本息全无,中共根本没有兑现承诺。2014年5月,更有陆媒报导,自1994年三峡工程始建20多年来,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逾5000亿元人民币,但百姓连用电方面的便利都没有享受的到。不仅如此,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年年频发。

2013年6月,中共审计署公布,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共被查出76起违法和经济犯罪案件,涉案人数达113人,违规金额达人民币34.45亿元。有消息人士爆料说:三峡集团的巨额资金被挪用去开发房地产,圈来的钱大部分都流向了江泽民集团。

中共巡视组和审计署也承认三峡工程已经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侵占国有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污腐败,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从2019年至今仍在蔓延的武汉肺炎疫情,到香港的反港版国安法抗共暴运动,到美国对中共高官的制裁法案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追责,天灭中共的节奏越来越快。还在为中共站台、做中共帮凶的人们,如不悔改,余日不多。被中共欺骗和迷惑的人们,应抓紧上天给予人类的最后的机会,认清中共,从内心抛弃它,获得新生,迎来未来。

主要参考资料:
1.李锐:《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
2.韩磊:《关于三峡的一场“御前辩论”》
3.李楯:《潘家铮与三峡工程》
4.自由亚洲:《李锐黄万里儿女回顾父辈反对三峡大坝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5/三峡工程的出笼与中共的祸国-408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