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患武汉肺炎命危 亲属相助出奇迹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这是中国大陆一位八十七岁老人的来信。老人远在美国的小儿子感染了中共病毒,持续高烧,呼吸困难,昏迷,肾功能衰竭,红血球、白血球都低到几乎为零。期间小儿子的妻子和孩子也出现感染症状。经历两个月的危难之后,小儿子神奇康复了。得知情况,老人写了这封信,由家中亲属传给明慧网

以下是老人在信中讲述的这段全家的经历:

我现年八十七岁,原在一所大学任教,后来调入市教育工会,在教育工会一直工作到退休。我一家多人,均在大陆生活,唯有小儿子李阳一家四口在美国生活工作。李阳从小就刚强、聪慧,考学、读研、留美、工作一切顺理成章,现在一家银行上班。

今年,李阳感染了中共病毒,儿女考虑我和老伴俩已年迈,小儿子染疫的事隐瞒着我们。大女儿后来才告诉我们,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李阳感染中共病毒后,高烧持续在摄氏三十九~四十度。开始去医院时,经检测,三项指标未达到住院要求,所以就回家等待。回到家继续高烧,总计约四~五天时间,身体出现四肢无力且呼吸困难,于是入院治疗。

我大女儿说:本以为住院后弟弟的病情能得到控制或出现好转,可是住院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高烧不退,靠氧气维持。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病情没有一丝的好转,也不能探视,所以一家人焦虑不安而又束手无策。与此同时,李阳的妻子、儿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疫情反应。

咋办?危难中家人想到了一位亲属。

这位亲属修炼法轮功二十余年,之前身体的各种疾病,其中包括一些不治之症,全部都消失了,至今无病一身轻。这位亲属身体的改变、心灵境界的提升,令我们家人赞叹,所以我们全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和老伴虽然未修炼,但对法轮大法信的很虔诚,老伴几乎每天都听、看大师的讲法录音录像,我还经常看大法的有关著作。现在我和老伴虽然八十七岁高龄,但身体健康状况良好,这是托大法的福,我们发自内心的感恩李大师。为此,我碰到老同事谈起话来,经常为大法鸣不平,与他们讲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做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等。

危难中,我大女儿和她大弟媳共生一念:求法轮大法师父相助!可是,如何求助呢?于是,她立即拨通电话,找到上述那位修炼法轮大法的远方亲属,说明小弟的病情及治疗情况。亲属告诉她们,叫全家人都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亲属自己则立即给师父敬香,求师尊救李阳,李阳是个善良人,都知道大法好。

说来真神,就在这之后,李阳的妻子再去医院时,护士对她说:“李阳高烧退了,但还没清醒,已在向好的方面转。”他妻子对我大女儿说:姐,家人快给我们念,求神保佑,我嗓子也有不良症状,大孩子咳嗽、发冷。

我的大女儿知道病毒已波及到李阳全家,问题很严重,于是再次拨通电话与修炼法轮功的亲属沟通。亲属嘱咐叫李阳的妻子和孩子都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真是灵丹妙药,李阳的家人一念就好了,再未出现反复。这时医院也传来信息,说李阳清醒了,但护士说:肾可能烧坏了,需要做透析治疗。接着又做了近三个星期的透析治疗,可病情没有任何好转。那位远方亲属知道后,又给我大女儿传递信息,叫李阳本人也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持续不停地念。

大法太神奇!随后医院就传来喜讯佳音:红血球增多了,可以回家做定期透析,紧接着就出院了。就这样,李阳的身体渐渐地好了起来。

我小女儿说:我职业是医生,我知道弟弟病的险情,可也束手无策……。当听到弟弟醒来时我惊喜万分,但又听说肾烧坏了须做透析治疗,我又为弟弟的命运担忧。果真透析三个星期没有效果,红血球、白血球都低到几乎没有。弟弟生命维护的太艰难,我背着父母抹泪。作为医生,我知道此病能治愈的太少,只能维持延续生命,最后走换肾的路。而在当时的疫情中,在弟弟身体微弱的状态下,走换肾的路几乎不可能,没有任何希望。就在这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弟弟身体突然出现奇迹,红血球增多了,时日不久减少了透析次数,紧接着出院了,现在越来越好。这让我们做医生的几乎不理解:难道真有神佛吗?是弟弟虔诚的念“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感动了神佛吗?是的,否则没有奇迹!我终于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我大女儿说:在我弟弟危难的时刻,在我家人百感交集束手无策的紧要关头,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希望,是亲人求助大法师父为我们排忧解难。诚心的念“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一遍接一遍不停的念……,每一次真诚的信念都迎来神奇般的效应,每一次真诚的信念都使弟弟的病情出现奇迹般的变化、好转,以致弟弟一家四口人恢复安康。谢谢大法师尊!谢谢修法轮大法的亲人及协同她的其他大法弟子!谢谢。

老人说,究竟是谁救了他?令所有的人反思,无论人看得见、看不见、认可与否,这都是事实,确实是有一种无形伟大的生命在做,这是人类望尘莫及的事。

以下是李阳本人的叙述:

我从昏迷到清醒、恢复健康,共经历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在我生命的深处埋下了深深的记忆。我经历了中共病毒的折磨,生命進入昏死垂危状态。然而,我却是超常的幸运、幸福——我醒了、复活了。

初醒时,我不能言语,不能自理,无法与大陆家人沟通。身体稍恢复后,仍无法与亲人视频,因为可怕的面容犹如死人一般,真怕老人为此担忧、伤感过度。那时自己也有一丝忧虑:身体能否恢复?

家里姐姐不断的给我发信息鼓励我,要我顽强有生的勇气,要我上明慧网找到《转法轮》,告诉我那是一本佛法真经。我无力回复,只能手势ok。姐姐仍牵挂我,催问找到没有?我含泪对姐姐说:姐,我动不了。

姐姐叫我继续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我按姐姐说的不停地念,就这样神奇就在我这出现了:本来肾透析治疗三个星期没有疗效,可此时身体却突然出现好转,紧接着就出院了。又不足两个星期,身体基本恢复如初,且脸面红光。……。

我确实是疫情中大难不死的幸存者。还不止我一人,还有我一家四口人以及我的父母,我们会用生命报答感恩上天。伟大的神、伟大的师尊,我们的生命永远属于您。

网址转载: